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聯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座上古秘境莫非藏有什么了不得的造化?”

  蘇奕問道。

  寒山夜宴排名前三者,可進入一座上古秘境中潛修。

  而商青娉則是商氏一族最有希望競逐前三名的人選。

  不排除一些競爭對手所在的勢力,為謀奪進入那座上古秘境的機會,而選擇提前下狠手。

  商青娉道:“那座上古秘境,位于寒山深處,其內蘊生著紫霄星界最原始的混沌力量,在其中潛修,不止能感悟到紫霄星界的周天規則,還能夠讓自身修為得到快速蛻變。”

  按照她的說法,那上古秘境,堪比是一個證道界王境的寶地!

  在過往歲月中,每一次獲得寒山夜宴前三名的角色,起碼有一半都是在那座上古秘境的潛修中,一舉證道界王境!

  “原來是一個能夠沖擊界王境的造化,怪不得呢。”

  孟長云輕語。

  在星空深處,界王境是最巔峰的存在,可數量也最少。

  原因就是,證道界王境太難了,不止需要自身的天資和底蘊足夠強大,還需要時機和氣運!

  殘酷點說,上百個玄合境大圓滿皇者中,都不見得有一人能踏上登天之路,成為界王!

  故而,對任何皇者而言,若能擁有一個沖擊界王境的機會,任誰都不可能錯過。

  甚至,為此不惜付出一切代價!

  蘇奕也微微頷首。

  前世,他獨尊大荒多年,看似風光,可修為一直滯留在玄合境大圓滿地步。

  為了探尋登天之路,他付出不知多少時間和心血。

  而擁有觀主的閱歷之后,讓蘇奕更是深刻意識到,縱使在星空深處,登天之路,也絕非隨便哪個玄合境皇者能夠登臨!

  而當這樣一個機會,擺在紫霄星界七大古族面前,那種競爭注定殘酷無比。

  接下來的時間中,蘇奕又了解了一些商氏一族的事情。

  最終,他心中一嘆,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商氏一族沒落了!

  當初,商劍樓在的時候,商氏一族是紫霄星界第一古族!

  甚至因為商劍樓的關系,讓商氏一族在星空各界都赫赫有名。

  凡談起紫霄星界,必談商劍樓。

  凡知曉商劍樓威名者,皆知道其來自商氏一族!

  可如今……

  商氏一族早已不是當初的紫霄星界第一勢力,哪怕底蘊猶在,可威勢已遠不如前,只能躋身紫霄星界七大古族的行列中。

  這一切,和商劍樓的隕落分不開關系。

  簡單而言,商氏一族因商劍樓而名震天下,也因商劍樓殞命而走向衰落!

  “不管如何,這次自當幫這小丫頭一把。”

  蘇奕拿出酒壺,默默飲了一口。

  當初,他曾帶著商劍樓,在那黑湮風帶萬毒廢土中證道界王境。

  也曾指點商劍樓在劍道上的修行。

  雖無師徒之名,卻有傳道授業之誼。

  兩天后。

  寶船穿過黑湮風帶,抵達星空深處!

  星空深處浩瀚無垠,有上百個星界,以及無數大大小小的世界位面。

  紫霄星界便是其中之一。

  這一方星界,談不上頂尖,更無法去和排名前十的星界相比。

但在很久以前  ,也曾走出過像商劍樓這樣震爍星空,名揚天下的傳奇劍修。

  在星空深處各大星界之間,皆有界域傳送陣。

  若不想辛苦跋涉,也可以選擇花費星脈靈晶,借用界域傳送陣穿梭在個各大星界。

  不過,價錢極為昂貴。

  一般的修士根本承受不起。

  在蘇奕他們抵達星空深處后,為了趕時間,便通過界域傳送陣直接返回了紫霄星界。

  “少主,族長傳來消息,讓我們直接前往天云世界。”

  才剛返回紫霄星界,鴻伯就從隨身攜帶的一件秘寶中,看到了商氏族長傳來的消息。

  商青娉黛眉微蹙,滿臉愁容。

  明天晚上,寒山夜宴就將在天云世界的寒山之巔拉開帷幕。

  而她身上的傷勢,沒有一絲好轉的跡象。

  這若是參與到寒山夜宴的論道爭鋒中,怕是沒多少機會去爭奪前三名的名額!

  商青娉深呼吸一口氣,道:“鴻伯,你傳信告訴我父親,宗族內若藏有至陽仙露這等神珍的話,盡快送到我手中。”

  “是!”

  鴻伯領命。

  “你還不曾踏足玄合境,就是有機會在寒山夜宴上躋身前三名,進入那座上古秘境,可短時間內也沒有機會去沖擊界王境,為何要這么著急?”

  蘇奕忍不住道。

  他之前一直沒問,可現在看起來,商青娉卻似是極為在乎這次的機會。

  商青娉搖頭道:“我不是為了沖擊界王境,而是必須要躋身前三名。”

  “為何?”

  蘇奕挑眉。

  商青娉抿了抿唇,眸子泛起一抹復雜之色,道:“因為只有躋身前三名,我才有資格……嫁入古族藍氏,成為他們少族長的……道侶……”

  說到最后,她絕美的玉容已盡是凄然。

  孟長云一怔。

  堂堂古族商氏的少主,年輕一代最耀眼的天之驕女,且還身懷九陰玄脈這等逆天的天賦,所做這一切努力,竟是為了嫁人?

  這無疑顯得很荒唐。

  蘇奕也很意外,不禁深深看了商青娉一眼,道:“莫非……有人逼迫你這么做?”

  商青娉搖了搖頭,她抿唇不語,似不愿再談此事。

  “你們是不是認為,青娉很勢利?”

  姚雪則忍不住道,“錯,她之所以這么做,是為了幫自己的宗族!”

  “這是何意?”

  蘇奕若有所思。

  “姚雪,別說了。”

  商青娉出聲阻止。

  姚雪眸子泛起疼惜之色,道:“青娉,反正他們也會前往寒山夜宴,遲早也會知道的,我可不能讓他們看輕你,也不能讓他們認為,你為了攀上古族藍氏的高枝,才如此作踐自己。”

  說著,她目光看向蘇奕,把其中的真相說了出來。

  真相并不復雜。

  最近這千年歲月中,商氏一族的處境一天不如一天,每況愈下,麾下的勢力和地盤,更遭受到其他古族的蠶食和瓜分。

  更嚴重的是,三百年前,商氏一族碩果僅存的一位歸一境界王,在閉關破境時差點走火入魔。

  雖然最終活下來,可也遭受無法修復的道傷!

  這件事,引發紫霄星界轟動,也給商氏一族的威望和權勢遭受嚴重的打擊。

  接下來這三百年中,商氏一族的處境愈發不堪了。

  到如今,別說是其他六大古族,就是紫霄星界一些二流勢力,都敢不把商氏一族放在眼中!

  在前些年的時候,商氏一族的老人曾提出,想要通過聯姻的方式,讓商青娉和古族藍氏的少主結為道侶。

  如此一來,兩族便可形成同盟,商氏一族也可挽回一些頹勢。

  事實上,商氏和藍氏的關系一向不錯,在以往歲月中,兩族之間交往密切,兩族中的一些子弟更早已結為道侶。

  可在這件事上,卻遭受到商氏族長的堅決反對。

  并且,商氏一族那位歸一境老祖也發話,認為商青娉身懷九陰玄脈,斷不能嫁到古族藍氏!

  于是,這件事就這樣被擱置下來,沒有人再提起。

  可就在去年,商氏一族連遭禍事,不止所掌控的地盤被一些敵對勢力不斷吞并,宗族中更折損了許多高手,元氣大傷。

  當時的處境,絕對可以用內憂外患,風雨飄搖八字來形容。

  在這等情況下,商青娉主動提出,希望為宗族分憂,提出要和古族藍氏聯姻!

  最終,連她那身為族長的父親都拗不過,只能答應。

  于是,商氏一族派遣使者前往古族藍氏,商談此事。

  古族藍氏并未拒絕,但卻提出,商青娉想要成為他們藍氏少主的道侶,必須在寒山夜宴的論道爭鋒上,展現出足以配得上藍氏少主的才情和實力,起碼也要躋身前三名!

  如此,古族藍氏才會和商氏一族談一談聯姻的事情。

  了解這一切,蘇奕不禁輕聲一嘆。

  商氏一族竟都已沒落到這等地步了?

  否則,焉可能會寄希望用聯姻的方式來改變自身處境?

  這是蘇奕完全沒想到的。

  “古族藍氏和商氏一族的關系不是很好嗎,為何在聯姻這件事上,卻還提出這樣的要求,會否是故意刁難?”

  孟長云忍不住道。

  姚雪皆是道:“不,自從商氏一族的處境一落千丈后,古族藍氏便漸漸疏遠了和商氏一族的距離。”

  孟長云頓時了然。

  宗族和宗族之間,擁有是以利益為紐帶。

  當彼此的地位和勢力漸漸拉開距離時,彼此的關系也注定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般密切!

  這就是現實。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

  他目光看向商青娉,道:“你想幫宗族分憂,改變宗族的處境,這份用心實屬難得,但……選擇用聯姻這種方式,卻殊為不智。”

  商青娉睫毛微顫,低頭不語。

  姚雪則不悅道:“站著說話不腰疼,在當今紫霄星界,商氏一族的處境已經可以用‘舉目無親’四字來形容,若有其他辦法能幫到宗族,青娉怎可能選擇委屈自己?”

  蘇奕隨口道:“這件事,我來解決就是。”

  “你?”

  姚雪愕然。

  一直沉默的商青娉怔了怔,明顯很意外。

  鴻伯則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ps:嚴重卡文,狀態極其糟糕,以至于更新晚了,跟諸君說聲抱歉,還請擔待一二。

  今晚金魚會重新梳理一下劇情大綱,認真琢磨一下接下來的劇情。

  明天的更新,都放在晚上6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