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極樂天 寒山夜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泉眼汩汩流淌,神性氣息蒸騰。

  眼見蘇奕拿著玉瓶走過去,姚雪禁不住道:“那幽玄神漿根本不是任何寶物可以容納,你這是做什么?”

  商青娉和長袍老者也困惑。

  正如姚雪所言,幽玄神漿這等神物,一旦被收集,瞬間就會失去所有神性力量。

  正因如此,商青娉才會在此地閉關。

  “你說的不錯,但我恰好知道一門秘法,可以將其禁錮,然后再裝走。”

  說著,蘇奕掌指間法則流轉,化作一個玄妙的漩渦,抵在了那一處泉眼附近。

  頓時,宛如珍珠似的幽玄神漿被源源不斷吸納起來。

  眾人皆吃驚,面面相覷。

  這是什么秘法,了不得啊!

  很快,那泉眼內的幽玄神漿被蘇奕抽取一空,涓滴不剩,足足裝了有十斤左右。

  而后,蘇奕收起玉瓶,對商青娉道:“你們商氏一族,可藏有至陽仙露?”

  商青娉遲疑道:“應該……有吧。”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罷了,我和你一起去一趟你們宗族,到時候,若有至陽仙露,你身上的傷勢,自可輕松解決,若沒有,只能另尋他法。”

  商青娉頓時明白,要治好自己的傷勢,至陽顯露才是關鍵!

  姚雪則狐疑道:“沈牧,你該不會是想用這種方法進一步接近青娉吧?可以啊你!”

  蘇奕:“……”

  商青娉抬手敲了一下姚雪的額頭,道:“我都受傷成這樣了,你還開玩笑!”

  姚雪撇了撇嘴,不吭聲了。

  商青娉面朝蘇奕,白皙絕美的俏臉一片鄭重之色,道:“那就有勞道友了,不管最終結果如何,我自有報答。”

  蘇奕沒有多說什么。

  他自然不是為了什么報答。

  不過,有些事情,還是不提也罷。

  當即,一行人離開山谷,朝外行去。

  蘇奕吩咐道:“老孟,我們去商氏一族走一遭。”

  “是!”

  孟長云肅然領命。

  姚雪眨巴著眼睛道:“沒看出來,你身邊還有老仆跟隨,身份不簡單啊。”

  蘇奕笑了笑,沒有理會。

  商青娉則若有所思。

  這萬毒廢土,就是界王境人物進來,也會在于諸多意想不到的麻煩。

  可沈牧主仆二人,卻毫發無損地找到這處峽谷,注定不可能是尋常人物。

  穩了穩心神,商青娉道:“鴻伯,我們出發吧。”

  “好!”

  長袍老者袖袍揮動,祭出一口寸許長的寶船,騰空而起時,寶船倏爾變大,化作十多丈長,船體呈黑色,覆蓋著諸般神妙的大道圖騰。

  “鎮靈舟,這件寶物果然還被商氏一族著。”

  蘇奕眼神泛起一絲恍惚。

  這件寶船,是很久以前他贈給商劍樓的,憑借此寶,可輕易穿梭在類似萬毒廢土這樣的兇惡險地。

  無疑,商青娉等人之前就是乘坐這艘寶船,抵達這片峽谷。

  “道友,請。”

  商青娉邀請蘇奕、孟長云上船。

  很快,一行人乘坐寶船,破空而去。

  半刻鐘后。

  寶船離開萬毒廢土,而后沿著黑湮風帶,朝星空深處的方向掠去。

路途上,商青  娉和蘇奕略一攀談,便開始靜坐歇息起來。

  姚雪陪伴在一側,那被稱作鴻伯的老者則在駕馭寶船。

  蘇奕則坐在船尾處,拎著酒壺自飲。

  孟長云默默佇足蘇奕不遠處,眺望沿途的景致。

  氣氛很安靜。

  “青娉,那家伙看著人畜無害,實則渾身透著玄乎,你可不能不防范。”

  姚雪傳音提醒,“并且,他出現的時機也有問題,我懷疑……這家伙肯定別有企圖!”

  商青娉漂亮的眸不著痕跡地看了蘇奕一下,這才傳音道:“你放心,我心中有數。”

  姚雪想了想,傳音道:“還有,寒山夜宴就要開始了,而你這次沒能突破玄合境,怕是得多做一些其他的準備。”

  商青娉雙手悄然握緊,眼神卻變得有些黯然,輕嘆道:“沒有破境倒也罷了,如今我還負傷在身……怕是幫不了宗族多少忙了。”

  姚雪柔聲勸慰道:“你啊,壓力別太大,盡人事聽天命便可。”

  說到這,她話鋒一轉,“更何況,若那姓沈的家伙,有辦法幫你療傷,這自然更好。”

  商青娉點頭,道:“如今之計,也只能如此。”

  “你等著,我再去摸摸那姓沈的底細,看看他究竟是什么來頭。”

  姚雪說著,正要起身。

  “別!”

  商青娉連忙阻止,“冒然打探事情,只會惹人反感,你就老老實實呆在著陪我好了。”

  姚雪撇嘴,不以為意道:“一個來路不清楚的家伙罷了,也就你才會這般重視。”

  話雖這般說,她最終還是沒有行動。

  “那位沈道友可遠非你我想象的那般簡單。”

  商青娉想了想,提醒道,“萬毒廢土深處那處峽谷,一直被視作是我商氏一族的機密,就是在宗族中,只有我父親和一些老輩人物知曉。”

  “可那沈牧卻找到了那里,這絕對不尋常。”

  說到這,商青娉沉吟道,“等回到宗族,我會找個機會,親自跟父親談一談此事。”

  姚雪怔了怔,道:“你心中有分寸就好。”

  數個時辰后。

  孟長云忽地察覺到什么,不動神色地傳音道:“公子,有人在暗中跟著我們。”

  蘇奕嗯了一聲,道:“應該是針對商青娉而來,你去查一查,若有問題,直接殺了。”

  “喏!”

  孟長云領命,轉身離開這艘寶船。

  這一幕,讓姚雪產生警覺,道:“沈牧,你身旁那位老仆是要去做什么?”

  商青娉和鴻伯也都把目光看過來。

  “有人在暗中跟蹤。”

  蘇奕坦然道。

  此話一出,眾人皆吃驚,有人跟蹤?

  “當真?”

  姚雪狐疑。

  蘇奕沒有搭理她,目光看向商青娉,道:“你最近是否遇到了什么麻煩事情?”

  商青娉蹙眉思忖半響,搖頭道:“沒有。”

  “也罷,等老孟回來,問一問便清楚了。”

  蘇奕隨口道。

  “那……我們是否要停下來等他?”

  商青娉問。

  “不必,繼續趕路便可。”

  蘇奕道。

  鴻伯深深看了蘇奕一眼,便駕馭寶船朝前掠去。

  半個時辰后。

孟長云  返回,依舊是那副謙卑恭敬的老奴姿態,貌不起眼。

  這讓商青娉和姚雪皆有些疑惑,這樣的老仆,難道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而此時,孟長云傳音稟報道:“公子,查清楚了,共有三人,兩個玄合境后期修為,一個玄合境大圓滿修為。”

  “他們皆來自一個名叫‘極樂天’的刺客組織。”

  “這次是接到任務,專門為對付商氏一族那位大小姐而來。”

  “可惜的是,這些家伙的神魂內被人種下禁印,在小老進行搜魂時,他們便斃命了。”

  聽罷,蘇奕挑眉道:“你可知道這個名叫‘極樂天’的刺客組織?”

  “略知一二。”

  孟長云想了想,道,“大概是三萬年前,這個刺客組織崛起于世,干了不少轟動的大事,據說曾成功刺殺過界王境人物!”

  “這個刺客組織也很神秘,關于它的一切,都是一些傳聞,一般人也很難聯系到他們。”

  蘇奕道:“這么說的話,這次能夠雇傭極樂天刺客的人,可不簡單。”

  孟長云點了點頭。

  誠然,對他們而言,三個玄合境刺客根本不夠看的,毫無威脅可言。

  可這樣三個刺客,已足以對界王境之下的角色產生致命的威脅!

  “你們究竟在說什么?”

  不遠處,姚雪忍不住問道。

  蘇奕吩咐孟長云,“你來說。”

  孟長云點頭,目光看向姚雪、商青娉,言簡意賅道:“已經查清楚了,暗中追蹤的人,是來自極樂天的三個刺客,他們這次的任務,是刺殺商姑娘。”

  極樂天!

  刺客!

  商青娉和姚雪齊齊變色,寶船上的氣氛悄然壓抑下去。

  就是正在駕馭寶船的鴻伯,臉色也變得驚疑不定。

  “青娉,你可知道,誰會喪心病狂到不惜雇傭極樂天的刺客來對付你?”

  姚雪眉頭緊鎖。

  商青娉搖了搖頭,眼神中盡是困惑,“最近這段時間,我可從不曾惹出任何麻煩。”

  姚雪心中一動,“會不會是有人不想讓你參加寒山夜宴?”

  商青娉俏臉明滅不定,“不好說。”

  “寒山夜宴?能否詳細說說。”

  蘇奕問道。

  商青娉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驚疑和困惑,把寒山夜宴的事情娓娓道來。

  所謂寒山夜宴,就是紫霄星界七大古族所發起的一次宴會。

  每隔千年舉辦一次。

  屆時,七大古族的大人物,皆會攜帶各自宗族中年輕一代最頂尖的一批子弟赴宴。

  在宴會上,七大古族年輕一代的弟子,會用論道爭鋒的名義進行角逐。

  最終排名前三者,不止可以得到來自七大古族的豐厚獎勵。

  并且,還有機會進入一座上古秘境中潛修!

  商氏一族乃是紫霄星界的七大古族之一,這一次也會參與到寒山夜宴中。

  而作為商氏一族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商青娉則被視作是商氏一族最有希望躋身前三的人選!

  了解了這些,蘇奕不禁皺眉。

  一場宴會而已,哪怕七大古族為了爭奪前三名,也不至于鬧到要雇傭刺客殺人。

  多大仇,多大怨?

  ps:第二更晚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