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九陰玄脈 故人后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孟長云怔然,一個皇極境的角色,竟要他們離開?

  這若擱在以前,他早一指將其彈飛出去!

  不過,孟長云很清楚,自己如今是仆從的角色,很識趣的沒吭聲,眼觀鼻鼻觀心。

  事實上,也不能怪那長袍老者沒眼力。

  蘇奕一身氣息內斂,就是界王境人物都無法看出其修為。

  而孟長云身為仆從,哪敢高調?

  他就是站著,都不敢和蘇奕比肩,立于蘇奕身后一側,一副卑微恭順的老仆姿態。

  這等情況下,長袍老者自然不可能知道,他面對的是兩位何等恐怖的存在。

  蘇奕打量了那長袍老者一番,眼神微微有些異樣,道:“你來自商氏一族?”

  長袍老者一怔,驚詫道:“閣下如何看出的?”

  蘇奕眼神微妙,自語道:“果然如此。”

  他之前就奇怪,為何有人能尋到這里。

  現在已經明白了,對方來自商氏一族,是商劍樓的族人!

  一時間,蘇奕心緒有些微妙,道:“我恰好知道,商氏一族的至高傳承乃是‘太陰九轉經’,故而一眼便認出。”

  長袍老者動容,道:“閣下好眼力!”

  也是此時,孟長云才知道,對方竟是九陰劍魔商劍樓的族人,內心不由吃驚。

  蘇奕忽地問道:“莫非,你們宗族又出現了身懷‘九陰玄脈’的后裔?”

  長袍老者眼眸悄然收縮,明顯驚疑。

  他并未回答,而是拱手請教道:“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沈牧。”

  蘇奕隨口道,“放心,我并無惡意,而是知道,此地所誕生的幽玄神漿,對身懷九陰玄脈的商家族人,有著不可估量的好處。”

  頓了頓,他認真道:“若是可以,我想見一見此人。”

  他內心微微有些激動。

  哪怕是在商氏一族,九陰玄脈天賦也極罕見。

  不是因為數量少,而是萬千年難得一見!

  商劍樓還活著的時候,就曾說過,在他之前的一萬九千年里,商氏一族不曾再出現過任何一個身懷九陰玄脈的人。

  而在他之后的三萬年間,僅僅只見到一個身懷九陰玄脈的族人,遺憾的是,這個族人血脈殘缺,并不完整。

  由此,便可想而知,這九陰玄脈何等稀罕,簡直就是可遇不可求。

  而如今,竟有商氏的族人出現在此地,分明是要煉化幽玄神漿,來淬煉和挖掘自身那九陰玄脈的潛能。

  這自然讓蘇奕振奮。

  對于商劍樓的死,一直是他前世的一個遺憾。

  若能在如今進行一些彌補,自然再好不過。

  “不妥。”

  長袍老者搖頭,“我家少主正在閉關的緊要關頭,斷不能被人打擾。”

  “你家少主?”

  蘇奕道,“他叫什么名字?”

  長袍老者道:“商青娉。”

  蘇奕訝然:“女子?”

  長袍老者困惑道:“閣下既然能識破老朽的來歷,怎會不知道,我家少主乃是宗族當代最卓絕的天之驕女?”

  蘇奕笑了笑,“我離開星空深處太久,對你們宗族的事情,的確已不甚了解。”

  忽地,山谷內響起一道清冷的聲音:

“鴻伯,發生了什么事  情?”

  伴隨聲音,霧靄繚繞的山谷入口,走出一個身段婀娜高挑的女子。

  她身著紫衣,明眸皓齒,肌膚雪白晶瑩,鴉青色的秀發高高挽成發髻,美麗動人。

  長袍老者微微躬身見禮,傳音告訴紫衣女子這里發生的一切。

  聽罷,紫衣女子唇角泛起一絲玩味笑意,“鴻伯,我心中有數了,你且退下。”

  說著,她徑自朝蘇奕走過來,漂亮的鳳眸上下打量著蘇奕。

  旋即,她雙臂輕輕環抱胸前,雪白的下巴微抬,似笑非笑道:“倒是一表人才,難得的是,還能找到此地來,本事也不小。”

  “不過,避免彼此難堪,我希望你能就此止步,莫要再把心思用在青娉身上。”

  說到最后,紫衣女子認真提醒道,“再糾纏下去,可就討人嫌了。”

  孟長云愕然,眼神古怪,這小丫頭是認為,觀主大人在追那個商青娉?

  蘇奕若有所思道:“你和商青娉是什么關系?”

  那長袍老者上前介紹道:“道友,這位是寒霜星界古族姚氏嫡系后裔姚雪姑娘,也是我家少主的至交好友。”

  古族姚氏?

  蘇奕思來想去,也沒想到和這個宗族有關的事情。

  “現在,還請你們離開吧。”

  紫衣女子姚雪輕語,態度一直不溫不火,從容矜持。

  蘇奕笑了笑,沒有再理會這個看起來態度矜持,實則骨子里寫滿孤傲的小丫頭。

  他扭頭看向那長袍老者,道:“你家少主此來之前,可曾煉化‘至陽仙露’?”

  長袍老者一頭霧水:“道友這是何意?”

  紫衣女子姚雪則露出不悅之色,這家伙,還打算繼續糾纏下去?

  還真是……不死心啊!

  難道他認為,自己的態度不夠強硬?

  卻見蘇奕揉了揉眉,輕嘆道:“麻煩了。”

  剛說到這,山谷內忽地產生一陣劇烈的力量波動。

  緊跟著,一道痛苦的悶哼聲遠遠地傳來。

  長袍老者和姚雪齊齊色變,顧不得他想,第一時間朝山谷內沖去。

  “老孟,你在此候著。”

  蘇奕說著,也已邁步朝山谷中行去。

  孟長云佇足原地,陷入沉思。

  跟隨在蘇奕做事已有一段時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觀主大人如此主動地去做一件事。

  “看來,觀主大人和九陰劍魔商劍樓的關系絕非一般,正因如此,才會愛屋及烏,對今天的事情很上心。”

  孟長云暗道。

  山谷內。

  霧靄繚繞,絢爛的神輝氤氳。

  一口泉眼正在噴薄泉水。

  那泉水極神異,像灑落的透明珍珠似的,泛著淡淡的青色,神性氣息彌漫。

  這便是幽玄神漿!

  一種在星空深處都堪稱可遇不可求的神物。

  而此時,一個身著墨色衣裙的女子,跌坐在泉眼一側。

  她臉龐絕美,冰肌玉膚,氣質清冷孤傲。

  可此時,她臉色卻異常蒼白,眉梢眼角盡是掩不住的痛苦之色,那曲線起伏的嬌軀,都在微微顫抖。

  唇瓣處還在淌血。

  “少主!”

  長袍老者揪心,第一時間取出一瓶丹藥,遞了過去。

  青娉姐,你這是怎么了?”

  紫衣女子姚雪也憂心忡忡。

  那墨裙女子,正是商青娉。

  她擦掉唇角血漬,拿過丹藥吞了一顆,這才苦澀說道:“失敗了……”

  此話一出,長袍老者喟然一嘆。

  姚雪則柔聲安撫道:“只要人沒事就好,別氣餒,以后定然有機會破境的。”

  “她可不止是破境失敗,還被幽玄神漿的力量侵蝕一身的九陰玄脈,若不化解,一身天賦力量必將就此廢掉。”

  蘇奕從遠處走來,眼神微妙。

  這商青娉身上,果然擁有和商劍樓一樣的九陰玄脈天賦!

  不過,此女的修為談不上多厲害,只有玄幽境層次。

  無疑,她之前是打算借助此地的幽玄神漿,強行破境至玄合境。

  “你怎么說話呢?”

  姚雪蹙眉,冷著臉喝斥蘇奕。

  長袍老者內心也有些不悅,沒看到我家少主都傷成什么樣子了,還這般冷言冷語,簡直招人嫌。

  “他說的不錯。”

  商青娉神色凄然,幽聲一嘆,“只怪我貪心,操之過急,試圖在寒山夜宴開始之前踏足玄合境,以至于……”

  話未說完,她眼神都暗淡下去。

  長袍老者和姚雪面面相覷,那家伙竟然說的是真的?

  “這位道友是誰?”

  忽地,商青娉似冷靜下來,眸光看向蘇奕這個陌生人,有些困惑。

  姚雪驚訝道:“他不是你身邊的追求者?”

  商青娉以手扶額,苦笑道:“姚雪,莫開玩笑,我可不認得這位道友。”

  姚雪認真說道:“可他卻一路跑到了此地,還對你的事情了若指掌,如此費心積慮,哪可能不是對你有意思?”

  商青娉:“???”

  蘇奕啼笑皆非,這女人還真是會浮想聯翩啊。

  長袍老者干咳一聲,道:“少主,這位是沈牧道友,之前曾一眼識破老朽的來歷,并且,似乎對幽玄神漿也有所了解。”

  商青娉不禁吃驚,從地上起身,見禮道:“商氏一族后裔商青娉,見過道友,就是不知道,道友是如何看出我身上的傷勢?”

  蘇奕隨口道:“沒有吞服至陽仙露,以你的道行,煉化幽玄神漿這等神物,必會遭受反噬。”

  “至陽仙露……”

  商青娉眼神恍惚,自語道,“我隱約記得,父親好像談起,曾祖父早在證道界王境時,曾搜集過這等神物,只是……宗族那些老人可都沒說過,要煉化幽玄神漿,需要先吞服至陽顯露……”

  而此時,長袍老者心中一動,連忙對蘇奕道,“道友既然能看出我家少主遭受的傷勢,是否也有解決之法?”

  “對啊。”

  姚雪眸子發亮,看向蘇奕,“沈牧,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若能治好商青娉身上的傷勢,說不準就能虜獲青娉的芳心呢。”

  商青娉:“……”

  她一陣頭疼,狠狠瞪了姚雪一眼,道:“姚雪,休要再亂說!”

  說著,她又朝蘇奕歉然道:“道友別介意,姚雪她……”

  蘇奕笑了笑,擺手道:“無須多說,我還是開得起玩笑的。”

  他取出一個玉瓶,來到了那一處泉眼前。

  眾人的目光都不禁被他的舉動吸引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