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飛云樓的駐地,位于一座占地百畝的莊園內。

  此時,在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宇內,一場豐盛的酒宴正在進行。

  紅袍光頭男子,位居主座。

  他是飛云樓的掌權者,名喚鐵鷹。

  “來,我先敬各位一杯,感謝各位相助我飛云樓,擒殺大敵!”

  鐵鷹笑著舉杯。

  列席酒宴上的,乃是黑蓮門、天星教、千魔宗這三大頂級勢力的掌權者,跺一跺腳,便能讓黑湮界震三震。

  “鐵道友無須客氣,有人膽敢在城中殺害你們飛云樓的皇者,這簡直是無法無天,必須殺之而后快。”

  黑蓮門掌權者魏尚奇笑呵呵說道。

  他高冠古服,柳須飄然,是一位玄合境后期皇者。

  “過往那些年,天青城何曾發生過如此惡劣的事情?對付此地角色,自當以雷霆手段,一舉滅殺。”

  天星教掌權者余峰淡淡開口。

  他身影枯瘦,眼窩凹陷,臉龐冷硬。

  “鐵道友可曾摸清楚對方的底細?”

  千魔宗掌權者朱近墨沉吟道。

  他一襲藍衫,容似青年,可修為則是在座最強的,擁有玄合境大圓滿修為。

  只差一步,便可證道界王境。

  “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皇者,實力極為強橫,若非如此,我也不必勞駕各位派遣高手來幫忙。”

  鐵鷹笑道,“不過,這次我們出動足足上百位皇者,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除非界王境大能出手,以如此陣容,足可橫掃黑湮界。”

  他舉起酒杯,道:“來,我再敬各位一杯,等今日事成,鐵某……”

  剛說到這,大殿外傳來一道哭喪似的急促尖叫聲:

  “大人不好了!我們的人全都……全都死了!!”

  伴隨聲音,一個老奴,噗通跪在大殿外,如喪考妣。

  大殿內熱鬧的氣氛頓時變得死寂沉悶。

  正自觥籌交錯,言笑晏晏的那些大人物,都停下手中動作,一個個露出驚疑之色。

  都……死了!?

  這是何意?

  鐵鷹眉頭皺起,眸子中泛起一抹冷厲血芒,喝斥道:“天還沒塌,慌慌張張,成何體統?站起來說話!”

  那老奴連忙爬起身體,渾身哆嗦,顫聲道:“大人,咱們出動的一百一十三位皇者,皆慘死在如意樓前……”

  還不等說完,鐵鷹、魏尚奇、余峰、朱近墨這四位天青城頂級勢力的掌權者,皆如遭雷擊,一個個愣在那。

  上百位皇者,全死了!?

  須知,這一次行動才剛開始不到半刻鐘,他們擺設的這一場宴席,也才剛剛開始。

  本打算一邊飲酒,一邊靜候佳音。

  哪曾想,等來的卻是一個驚天噩耗!

  “完了,這次我們怕是招惹了一條過江龍!”

  黑蓮門手腳發涼,臉色難看。

  上百位皇者,全軍覆沒!

  這無疑意味著,對手擁有絕對碾壓的實力,否則,斷不可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就辦到這一步。

  也斷不可能會讓人連逃都來不及!

  “鐵道友,你這是要害死我們嗎!”

  天星教余峰憤怒,氣得將酒杯狠狠摔在地上。

  “我……”

  鐵鷹也懵了,正欲解釋什么。

千魔宗朱近墨已沉聲道:“諸位,事情已經發生,當務之急,是趕緊行動起  來,起碼……也要先活下來!”

  說著,他已長身而起,朝大殿外行去。

  可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

  “這地方倒是不錯,綰兒,我們姑且在此盤桓一段時間如何?”

  緊跟著,一道甜潤軟糯的聲音響起:“綰兒聽公子的安排。”

  眾人下意識抬眼望去。

  就見大殿外,不知何時來了一群人。

  為首的是一個青袍少年,旁邊跟著一個清麗如畫的紅裳少女。

  再往后,是一個如若老仆般的角色,以及一個渾身染血血漬的道袍老者。

  這自然是蘇奕一行人。

  已經走出大殿的朱近墨見此,心中咯噔一聲,暗呼不妙。

  他故作淡定,第一時間繞道,決定避開這一群突兀出現的陌生人。

  “站住。”

  孟長云淡漠出聲。

  朱近墨心中一顫,卻逃得愈發快了。

  直接施展空間挪移秘術!

  可下一刻,他軀體就被鎮壓,狠狠砸在地上。

  地面石板龜裂塌陷。

  附近花花草草都被破壞,泥土飛濺。

  大殿內的鐵鷹等人見此,都不禁倒吸涼氣,完了,這次的敵人竟都已經殺上門來!

  蘇奕吩咐道:“我們還要在此清修一段時間,別破壞了此地。”

  孟長云連忙賠笑道:“是小老孟浪了,待會一定親自把這地方收拾干凈。”

  “鄙人朱近墨,黑蓮門掌事,過往歲月中一直在為‘靈霞星界’萬煉妖山做事,還請前輩開恩,饒我一命!”

  朱近墨驚恐開口。

  “靈霞星界?”

  蘇奕想了想,道,“我記得,靈霞星界第一道統是‘青云劍齋’,那萬煉妖山相比青云劍齋如何?”

  朱近墨渾身一僵,頭顱低垂,道:“沒……沒法比……”

  蘇奕哦了一聲,頓時沒了興趣。

  星空深處,浩瀚無垠,分布著百大星界。

  這靈霞星界,處于外圍地帶,論修行勢力的底蘊和影響,遠無法和排名前十的星界相比。

  至于這靈霞星界第一道統青云劍齋,只能算是個底蘊古老一些的一流勢力而已。

  宗門中,充其量有一些歸一境界王坐鎮。

  “閣下難道是青云劍齋的高人?”

  鐵鷹禁不住問。

  “多嘴!”

  孟長云冷哼,抬手一按。

  鐵鷹雙膝砸地,跪倒在那,膝蓋骨龜裂淌血,唇中不由發出吃痛的悶哼。

  他臉色煞白,駭然失色。

  其他人也被嚇到,太強勢了!

  鐵鷹乃飛云樓掌權者,過往歲月中,就如同這黑湮城的一方主宰般,無人敢惹。

  可現在,被人隨手鎮壓!

  再看看朱近墨的慘狀,余峰和魏尚峰這兩位大人物渾身都不受控制地顫栗起來。

  “誰能告訴我,為何這一年來,要針對玄黃星界的修士進行捕殺?”

  蘇奕問道。

  那些人的目光,下意識都看向了跪在那的鐵鷹。

  鐵鷹額頭直冒冷汗,道:“回稟前輩,在下也是奉命行事,聽從‘北斗星界’云虹道宗的安排。”

  蘇奕眉頭微挑。

  北斗星界,足可在星空深處排名前十的一方古老星界。

  而畫心齋,便是北斗星界的主宰!

  至于云虹道宗……

  蘇奕努力回憶,終于想起來,當初在落星海之戰中,曾有一批依附在畫心齋麾下的強者出現。

  那些強者中,有一個界王境人物,似乎就來自云虹道宗。

  不過,當時人數太多,蘇奕也不曾理會,以至于沒能第一時間想起來。

  “事情雖是云虹道宗安排,但注定也和畫心齋分不開關系。”

  蘇奕自語。

  一年前,落星海之戰落幕,而后,這黑湮界就發生了針對玄黃星界修士的捕殺行動。

  這自然不是巧合。

  換而言之,這極可能是畫心齋當初慘敗之后,把怒火統統宣泄在了玄黃星界修士身上!

  “畫師沒出息,這畫心齋也沒出息,不敢報復我,卻拿無辜之輩出氣,著實讓人瞧不起。”

  蘇奕想到這,再問道,“尋常時候,你是如何去和云虹道宗的人聯系的?”

  鐵鷹露出苦澀之色,道:“回稟前輩,在下根本不夠資格主動去和云虹道宗聯系。”

  “不過,他們曾和在下約定,每隔半年,就會派一位界王境大能前來,前來帶走那些被活擒的玄黃星界修士。”

  說到這,鐵鷹心中一動,道,“前輩,如今又一次半年之期將臨,不出意外,云虹道宗必會派遣界王境大能前來!”

  孟長云冷笑,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們?”

  鐵鷹連忙搖頭,顫聲道:“前輩息怒,在下萬萬不敢!”

  “公子可還有要問的?”

  孟長云恭敬出聲。

  蘇奕搖頭。

  他已明白來龍去脈。

  孟長云請示道:“公子認為,這些人該當如何處置?”

  一句話,讓全場氣氛愈發壓抑。

  余峰和魏尚峰兩人,皆似承受不住那等壓力,齊齊跪在地上,惶恐求饒。

  這一幕幕,看得道袍老者心緒起伏,感慨萬千。

  那些個大人物,明顯久居上位,且道行高深,屬于皇境中的頂尖人物。

  可此時,卻一個個如喪家之犬,惶惶不可終日!

  忽地,一道吊兒郎當的聲音響起:

  “老家伙,你身為同壽境界王,卻幫你家主子欺負一些皇境角色,可就太下作了。”

  遠處墻頭上,忽地出現一道瘦削身影。

  此人一襲玉袍,腰懸雙刀,面容如若青年,眼眸充斥著桀驁不羈的野性。

  他雙臂環抱在胸前,眼神斜睨孟長云,唇角掀起一抹輕蔑嘲弄的弧度。

  隨著他出現,這片天穹忽地暗淡下來,一股凜冽肅殺的威勢,如潮水般,蔓延全場。

  界王!?

  鐵鷹等人膽寒,這才意識到,那老仆般貌不驚人的家伙,竟是一位界王層次的大能!

  更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明知道那老仆是一位界王,卻有人站出來,毫不客氣地進行諷刺!

  這是否意味著,對方……極可能也是一位界王?

  就是蘇奕他們都微微一怔,沒想到這等時候,會冒出來一個不速之客。

  “你是何人?為何要摻合進來?”

  孟長云冷冷開口。

  他眼眸微凝,察覺到這身著玉袍,腰懸雙刀的男子氣息很危險!

  “我?”

  玉袍男子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塵世一過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ps:金魚爭取明天來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