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嚇壞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如意樓女掌柜的確生氣了。

  就在剛剛,她接到消息,得知了發生在城門附近的那一場血腥風波。

  并且,飛云樓的人已經找上門,毫不客氣威脅,若敢庇護那個兇手,就是在和飛云樓作對!

  這等情況下,如意樓女掌柜也被激起怒火。

  她這才意識到,那揮金如土的家伙,竟把如意樓當做了避難所!

  這簡直就是把他們如意樓往火坑里推!

  “你這是什么態度?”

  道袍老者臉色難看,“作為客棧,迎來送往,哪有交了錢之后,忽然攆人的?簡直豈有此理!”

  蘇奕好整以暇地飲了一口酒。

  傾綰撇了撇櫻唇,感覺這相貌美艷的女掌柜,著實討人嫌。

  孟長云面無表情立在那,只抬眼看了看蘇奕,見后者沒有什么表示,他也默不作聲。

  “我還沒跟你們算賬呢,還跟我講道理?”

  如意樓女掌柜眸子冰冷,“告訴你們,如意樓是我的,我讓你們離開,你們就必須離開!”

  在她身后,那些強者神色愈發不善。

  “走吧。”

  蘇奕從軟榻上長身而起,朝外行去。

  傾綰和孟長云連忙跟隨其后。

  道袍老者怔了怔,不由沉默了。

  強龍不壓地頭蛇。

  這如意樓畢竟是天青城第一銷金窟,據傳有著極強大的靠山。

  那位自稱名叫沈牧的前輩,顯然也清楚這一點,決定忍氣吞聲。

  “算你們識相。”

  眼見蘇奕他們離開,如意樓掌柜神色緩和許多,提醒道,“你們的房費可不退,就當對我如意樓的補償了。”

  三千星脈靈晶,這對如意樓而言,都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尋常時候,很難碰到這樣的豪客。

  眼見蘇奕他們這般配合地離開,如意樓掌柜自不會主動奉還這筆錢財。

  蘇奕笑了笑,沒有理會。

  孟長云則眼神憐憫地掃了那如意樓掌柜一眼,沒有說什么。

  “走,去看熱鬧!飛云樓的力量,早已將封鎖這片區域,只要他們出去,注定有死無生。”

  如意樓掌柜輕移蓮步,施施然行去,“對了,待會戰斗發生時,你們給我守好大門,決不能讓那些家伙逃進來。”

  “是!”

  她身后那些強者轟然應諾。

  暮色時分。

  如意樓附近的街巷,原本無比繁華熱鬧,可此時,卻變得冷清空曠,幾乎看不到多少行人。

  當蘇奕他們走出如意樓大門,一股鋪天蓋地的肅殺之氣撲面而來。

  街巷上,樹木搖晃,落葉飄零,如血暮色鋪在鱗次櫛比的建筑上,平添三分壓抑蕭瑟的氛圍。

  仔細看,附近那些建筑上,早已立著許多身影。

  足有上百之眾,各自鎮守一方,將方圓千丈區域完全封鎖。

  他們身上彌散出的氣息匯聚在一起,直似狼煙沖霄,黑云壓城,讓人直喘不過氣。

  “這等陣容,都能輕松獵殺皇極境存在了……怕是只有我大荒玄鈞劍主那等劍道巨擘,或許才有機會殺出重圍……”

  道袍老者倒吸涼氣,神色難掩驚駭。

  他廝混在黑湮界多年,可還是頭一次見到上百皇一起出動的陣容!

  長云眼神古怪。

  這家伙恐怕是很久以前就已經抵達這黑湮界,否則,哪可能會說出這般……荒唐的話語?

  傾綰人很善良,柔聲安撫道袍老者,“老伯,這些都算不上,你莫擔心,也無須害怕,你就當……嗯……他們是死人好了。”

  道袍老者:“???”

  他差點不敢相信耳朵。

  之前,那沈牧身邊的老仆,就已經狂到沒邊。

  可現在看來,沈牧這邊這女伴,也不逞多讓!

  如意樓大門內,女掌柜和那些強者皆在冷眼旁觀,當看到飛云樓擺出的陣容時,他們也心驚不已,背脊發寒。

  也愈發慶幸,及時把那些人轟走。

  可當聽到傾綰的話,女掌柜他們都差點笑出來,死到臨頭,還自我安慰,不免也太滑稽。

  “我家大人有令,若爾等束手就擒,可免一死!”

  遠處,一個銀袍男子憑虛掠空而來,儀態倨傲,神色冷酷,“否則……必讓爾等生不如死!”

  聲音如驚雷,滾滾激蕩四野。

  那附近區域中,上百位皇者氣息肅殺,目光交匯而來,讓得氣氛愈發壓抑。

  “公子,請允許小老出手,滅殺這些小魚小蝦!”

  孟長云躬身行禮,肅然開口。

  蘇奕嗯了一聲,道:“留個活口。”

  “喏!”

  孟長云領命。

  他內心早蠢蠢欲動,一群皇者而已,竟敢蹬鼻子上臉,何其找死!

  “道友,你可千萬小心!”

  道袍老者禁不住提醒。

  孟長云愕然,旋即笑道:“只要你待會別被嚇到就行。”

  說著,他縱身而出。

  “老家伙,你這是……打算送死?”

  遠處,一個身著戰袍的男子驚詫道。

  在場其他皇者也都神色各異。

  之前,蘇奕和孟長云的對話,被他們盡收耳中,尤其當聽到,孟長云視他們為小魚小蝦時,不少人都禁不住樂了。

  而現在,見孟長云一個人站出來,那如意樓的女掌柜等人,也都不禁好笑,這老奴才,倒是真不怕死啊……

  孟長云身影騰空,眉梢間浮現一抹睥睨之意,淡看四周,“說實話,你們這些小角色,加起來也不夠老夫塞牙縫。”

  聲傳全場。

  眾人皆一怔,差點不敢相信耳朵。

  “無須廢話,先殺了這礙眼的老狗!”

  遠處,銀袍男子動怒,下達命令。

  “是!”

  當即就有一群皇者迫不及待站出來,橫空殺來。

  足有十多人,威勢遮天蔽日,壓迫得虛空亂顫。

  僅僅遠遠望著,就讓人膽顫心驚。

  蘇奕則在飲酒,都懶得去看一眼,低聲和身旁的傾綰閑談,暮色如血,映在他頎長的身影上,卓然脫俗。

  也襯得傾綰身影曼妙綽約,若謫仙子般動人。

  道袍老者則無法淡定,心都懸在嗓子眼。

  就在這一剎,孟長云出手了。

  僅僅隨手一按。

  天地劇顫,虛空塌陷。

  十多位皇者尚在半途,他們的軀體和手中的寶物,皆轟然爆碎。

  翻掌之間,抹殺十多位皇者!

那霸道的一幕,讓所有人都  被驚到,臉上的神色凝固,心神駭然,什么情況!?

  “所謂蚍蜉,當如是也!”

  孟長云一聲冷笑,身影一閃,展開殺戮。

  隨著他每一次揮手,便有一群皇者炸開,血水染紅青冥。

  根本無人可阻,也無一人可擋!

  縱使強大如玄合境層次的角色,在孟長云手底下,也顯得不堪一擊,和殺雞宰狗都沒區別。

  一時間,就見這萬丈乾坤間,一群又一群皇者炸開,形神俱滅,像綻放的煙花般,此起彼伏。

  又像下了一場滂沱血雨,混雜著破碎的寶物和斷肢殘臂。

  慘叫聲、哀嚎聲、驚恐尖叫聲和那血腥的死亡景象交織在一起,勾勒出一幅煉獄般的畫卷。

  這儼然和屠戮沒有區別!

  而這,就是界王的威勢。

  凌駕于眾皇之上,彈指摘星,舉手拿月,號稱一方星界的霸主。

  在界王面前,世間那些強大的玄合境大圓滿皇者,都和螻蟻沒區別。

  當然,蘇奕是個例外。

  也正因為蘇奕太過特殊,以至于當初無論是在落星海之戰、還是在仙隕禁區內,不少界王境角色都栽了跟頭,并付出性命為代價。

  僅僅九個彈指。

  戰斗落幕,除了那銀袍男子被活擒,其他上百位皇者,皆橫死當場,無一例外!

  天地間血霧彌漫,那些街巷的建筑,許多都已塌陷坍圮,空氣中兀自有毀滅氣息在滾蕩,在這如血暮色中,愈發令人心悸。

  道袍老者傻眼了,整個人呆滯在那,腦海空白。

  之前,他還認為,孟長云這樣一個貌不起眼的老仆,言辭太過張狂,還曾為之擔憂。

  可現在才意識到,這根本不是張狂,而是對這個老仆般的角色而言,滅殺那些皇者,的確不費吹灰之力!

  “公子,此人當如何處置?”

  孟長云拎著拿銀袍男子,前來復命。

  “對他搜魂,查一查飛云樓的情況,然后殺了。”

  蘇奕隨口吩咐道。

  “喏!”

  孟長云當即出手,對那銀袍男子搜魂。

  噗通!

  如意樓大門處,那位女掌柜雙膝一軟,跪在地上,驚恐哀求:“妾身有眼無珠,還請各位前輩莫怪!”

  在她身后,那些強者也都慌了,忙不迭跪倒,一個個嚇得六神無主,渾身都在發抖。

  上百位皇者,如草芥般被收割!

  這血淋淋的一幕,的確把他們嚇壞了,恐懼難安。

  蘇奕背對如意樓大門,沒有回頭,目光看著遠處那瑰麗如火的暮色,自顧自拎出酒壺,飲了一口。

  還別說,這黑湮界的黃昏,別有一番壯闊之美。

  傾綰則撇了撇唇,拿了公子的錢財,還把公子攆走,而今才知道后悔,無疑已經晚了。

  “前輩,還請您高抬貴手,饒恕妾身一次,妾身愿將畢生搜集的財物全部呈上,只求前輩能網開一面!”

  眼見蘇奕不開口,如意樓的女掌柜愈發惶恐了,凄聲哀求。

  “做錯了事情,就該付出代價,依我看,這如意樓……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

  蘇奕依舊沒有回頭,他收起手中酒壺,袖袍一拂。

  一道劍氣從天而降。

  千尺高的如意樓,轟然塌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