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飛云樓懸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不遠處街巷一側,用鐵鉤懸掛著一排密密麻麻的身影。

  足有二十多具,男女老少皆有,皆渾身負傷,血淋淋的,像豬樣一般,被鐵鉤刺穿軀體,懸掛在那。

  繁華的街巷,卻出現這樣一幕血腥景象,一眼看去,觸目驚心。

  “這些來自玄黃星界的皇者,不免也太倒霉了,像牲畜般被懸掛在那示眾,簡直生不如死。”

  “處置他們的人,就是要他們生不如死,以儆效尤。”

  “那玄黃星域的修士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會被這般針對?”

  “不清楚。”

  ……附近區域,一些修士在低聲議論。

  皇者,擱在一些世界位面,已是宛如神明般的存在。

  可此時,二十多個皇者,像牲畜般被懸掛在那示眾!

  這想不引人注目都難。

  “那些……都是玄黃星界的修士?”

  傾綰星眸睜大,俏臉微變。

  孟長云下意識看了看身邊的蘇奕。

  卻見蘇奕神色平靜如舊,連眼神都沒有一絲波動。

  可這種淡然的儀態,卻讓孟長云心中一陣壓抑。

  這天青城誰敢如此大膽,竟敢專門針對玄黃星界的修士下毒手,簡直找死!

  忽地,蘇奕邁步來到一側區域。

  這里的墻壁上,張貼著一道醒目的懸賞通緝榜單。

  “凡活擒玄黃星界玄照境皇者,可得三百星脈靈晶。”

  “活擒玄幽境皇者,可得八百星脈靈晶。”

  “活擒玄合境皇者,可得三千星脈靈晶!”

  “死人一律按一百星脈靈晶估價!”

  落款:飛云樓。

  蘇奕瞇了瞇眼眸,四下打量,卻發現除了這一道懸賞榜單外,再沒有其他懸賞榜單。

  無疑,這一切完全是針對玄黃星界的皇境修士!

  “老孟,你去打探一下這則懸賞令的事情。”

  蘇奕隨口吩咐道。

  “公子稍后!”

  孟長云連忙領命。

  其實,根本無須多麻煩,孟長云隨便找了個路人,就將事情盤問了出來。

  大概是一年前,天青城頂級勢力飛云樓忽然宣布,在整個黑湮界通緝玄黃星界的皇者!

  那張懸賞榜單,就是當初貼下。

  在這一年中,凡是混跡在黑湮界的玄黃星域皇者,儼然成了過街老鼠,被血腥通緝和鎮壓。

  如今被懸掛在那示眾的二十余位皇者,僅僅只是一部分,其他皇者都在這一場追捕中戰死!

  “一年前……”

  蘇奕眉頭皺起。

  那不正是落星海之戰剛落下帷幕的一段時間?

  “原因時什么?”

  蘇奕問道。

  孟長云低聲道:“回稟公子,小老問過了,至今無人知曉原因,就連一些替飛云樓做事的強者,都說他們只是奉命行事。”

  蘇奕點了點頭,道:“接下來,你去打探一下這個飛云樓的底細,我和傾綰先去找個客棧落腳。”

  “喏!”

  孟長云肅然領命,匆匆而去。

  “公子,你……不救救他們么?”

  傾綰低聲問。

  蘇奕笑道:“非親非故,我為何要救他們?”

  “您……您可是……”

  傾綰正要說什么,蘇奕已搖頭道:“綰兒,你不懂。”

誠然,他是  稱尊大荒的玄鈞劍主,而今,更被奉為玄黃星界宛如神話般的存在。

  可這些,終究只是虛名罷了。

  并不代表,任何玄黃星界的修士遇險,他就得出手相助。

  更別說,蘇奕可不會忘了,當初在落星海一戰,面對來自星空深處的各大巨頭勢力的威脅,當時許多觀戰者為了活命,甚至哀求他主動去赴死!

  雖說蘇奕早清楚人心險惡,人情涼薄,自不會計較這些。

  不過,他自有行事準則,斷不會意氣用事,隨便摻合與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呃……”

  傾綰低下螓首。

  蘇奕揉了揉少女的腦袋,溫聲道,“世事險惡,人心叵測,擱在玄黃星界,還有數不盡的血雨腥風,離開了玄黃星界,可不能因為大家都是玄黃星界的修士,就把他們當做自己人。”

  傾綰乖巧地點頭道:“綰兒記住了。”

  蘇奕笑了笑,道:“走吧,先去找個客棧歇一歇。”

  過往一個月一直在星空中跋涉,讓蘇奕也感覺有些困頓,想好好放松一下。

  但很快,蘇奕就佇足,一把攬住傾綰纖細的腰肢,放在了自己身后。

  傾綰愕然,旋即耳畔就傳來蘇奕的傳音:“乖乖待著別動。”

  傾綰星眸微凝,意識到情況不對勁。

  而后,就見無聲無息地,懸掛在那示眾二十多具皇者,憑空消失不見。

  傾綰一呆,有人在暗中營救那些皇者?

  “哼!”

  一道冷哼如悶雷響徹。

  這片街巷虛空中,空間驟然塌陷,四分五裂。

  一道身影隨之踉蹌跌落出來。

  仔細看,這身影是一個穿著道袍的老者,胡須花白,手托一個青銅寶塔。

  他在跌落的第一時間,就挪移虛空,朝城門處掠去。

  伴隨著一縷沉渾刀吟,一道雷霆所凝練的刀氣乍現,橫擋前路之上。

  道袍老者臉色頓變,朝另一個方向掠去。

  “老家伙,你逃不掉的。”

  一道輕笑響起,光焰流轉,一條火紅的長鞭朝道袍老者劈來。

  直似火龍從天而降!

  道袍老者已來不及閃避,只能硬撼。

  砰!!!

  震耳欲聾的爆鳴聲中,道袍老者身影踉蹌倒退,周身氣血翻騰,腳下的地面都轟然塌陷,泥土迸濺。

  而幾乎同一時間,在道袍老者不同的方向上,分別出現三道身影。

  一個手握紫雷戰刀的蟒袍男子,威猛懾人。

  一個嬌媚如火,肌膚如雪的美婦人,手拎一條纖細如拇指的火紅長鞭。

  一個身影干瘦的黑袍老者,手握一桿龍頭拐杖。

  三人甫一出現,恐怖的威壓隨之彌漫而開,籠罩這片區域,牢牢鎖定那道袍老者。

  附近區域中,尖叫聲不斷,那些行人皆驚駭逃竄,遠遠避開。

  蘇奕沒有逃。

  他和傾綰立在那一道懸賞榜單前,恰好立在戰場外圍處,就如拿尺子量過一樣精準。

  佇足此地,既不會被波及,又能清楚觀戰。

  這自然是蘇奕有意為之。

  那手握火紅長鞭的美婦人,似察覺到什么,不由多看了蘇奕一眼,旋即就收回目光。

  “這些當街示眾的皇者,還是有一些用處的,這不,終于逮住了一條大魚。”

  美婦人笑瞇瞇說道。

  “玄幽境修為而已,談不上大魚。”

  手握戰刀的蟒袍男子微微搖頭,似有些失望。

  “這段時間,敢偷偷潛入天青城的玄黃星界的獵物,只有他一個,已經很不錯了。”

  手握拐杖的黑袍老者慢條斯理道。

  說話時,他們三人朝道袍老者步步緊逼過去。

  場中的氛圍,也是肅殺壓抑之極。

  “你們是飛云樓的人?”

  道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氣,問道。

  “死到臨頭,哪來這么多廢話。”

  蟒袍男子說著,已悍然出擊。

  他揮動雷霆戰刀,法則交織,霸烈無匹。

  同一時間,黑袍老者和美婦人也一起出擊。

  僅僅幾個眨眼,道袍老者就負傷嚴重,渾身是血。

  不過,或許是忌憚他臨死拼命,也或許是要把他活擒,黑袍老者等三人并未下死手。

  而是想貓戲耗子般,不斷重挫道袍老者,要將其徹底鎮壓。

  道袍老者神色悲憤,他似乎也意識到在劫難逃,嘶聲叫道:“臨死前,能否告訴我,為何你們要針對我玄黃星界的修士?”

  聲音中,盡是不甘。

  沒有人理會。

  黑袍老者三人的神色淡漠而平靜,如視一個唾手可得的獵物。

  道袍老者見此,不由苦澀喟嘆,明顯已徹底絕望。

  “勇河,你來拿下他,記住,別傷其性命。”

  黑袍老者吩咐道。

  “好!”

  蟒袍男子點了點頭。

  可就在他要行動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你家老祖若看到你這般窩囊,怕是非氣得七竅生煙不可。”

  眾人一怔,抬眼望去。

  就見不遠處,一個身著青袍的年輕人,朝這邊走來。

  渾身上下,縈繞著一縷玄照境皇者的氣息。

  “找死!”

  蟒袍男子眸子中殺機一閃。

  “且慢動手,看看這小子是否和那老家伙是一路的。”

  黑袍老者吩咐道。

  “窩囊?”

  道袍老者神色怔怔。

  他本以為在劫難逃,誰曾想,此時此刻,卻有一個年輕人站出來,罵他窩囊!

  “道友說的不錯,我……的確太窩囊了……”

  道袍老者聲音艱澀。

  蘇奕冷著臉,呵斥道:“不止窩囊,還有眼無珠,如此簡單的一個陷阱都看不出來,自以為可以救人,殊不知,早已是他人眼中的獵物。”

  這一幕,讓黑袍老者等三人皆面面相覷,心中感覺很怪異。

  那年輕人是誰,竟在這時候跑出來訓斥那個老家伙,口氣還大的不得了。

  道袍老者也被訓得灰頭土臉,整個人呆滯在那。

  他都將淪為敵人俘虜,還被人這般不留情面打擊,這滋味……讓道袍老者都有崩潰之感。

  “還好,難得有一腔熱血和膽魄,用心也不壞,否則,我都懶得救你。”

  蘇奕神色緩和不少。

  道袍老者渾身一震,這把自己罵得體無完膚的家伙,竟是來救自己的?

  見此,黑袍老者三人非但不驚,反倒皆露出一抹笑意。

  有意思,竟又冒出來一只獵物。

  還真是讓人驚喜!

  ps:第二更中午12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