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黑魘風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冷寂廣袤的星空中。

  一葉扁舟正在穿梭前行。

  蘇奕懶洋洋坐在船尾,拎著酒壺自飲。

  傾綰乖巧地坐在一側,漂亮清澈的眸好奇地打量著沿途的景色。

  少女第一次遨游星空之上,那壯闊蒼茫的浩瀚星空,帶給她極大的震撼。

  船頭處,孟長云催動道行,駕馭扁舟飛馳。

  “大人,按照咱們的腳程,不出一個月,當可抵達黑湮界。”

  路上,孟長云笑著說道。

  黑湮界。

  位于一片星空禁區的邊緣。

  也被視作是前往星空深處的“渡口”。

  從黑湮界出發,穿過那一片星空禁區,便等于進入星空深處的范圍。

  “接下來的路上,稱我為公子便可。”

  蘇奕隨口吩咐道。

  他決定換一個身份,低調行事。

  原因很簡單。

  當初在大荒的落星海一戰,他橫掃來自星空深處的大敵,連殺分別來自畫心齋、星河神教、九天閣、太乙道門等巨頭勢力的多位界王境人物。

  到如今,蘇奕敢肯定,星空深處那些頂級勢力都早已清楚,他就是觀主的轉世之身!

  并且,他還執掌著足以讓星空深處那些頂級巨頭垂涎萬分的輪回奧義!

  這等情況下,若再用現在的身份前往星空深處,絕對會像燈塔般惹眼,會引來數之不盡的麻煩和風波。

  蘇奕可不想被各種麻煩找上門。

  “以后,我就叫沈牧。”

  蘇奕自語。

  沈牧。

  他的第七世,一個天資和底蘊逆天到讓觀主都自嘆弗如的絕代人物。

  觀主縱橫星空無垠歲月,可憑生所見之輩,在天賦和劍道悟性上,無人可及沈牧!

  此人是天生的劍修,是萬千年難得一見的上蒼寵兒。

  十五歲那年,頓悟十天十夜,一舉證道皇境。

  十七歲那年,歷經生死玄關,破境而入界王境。

  二十三歲那年,他已問鼎洞宇境,劍鎮登天之路!

  可也在二十三歲,沈牧這樣一個曠世絕才,被一個女人害得心境崩碎而亡!

  就連觀主,也僅僅只知道,在沈牧已勘破比登天三境更高的那條道途時,心境被毀,突兀斃命。

  具體的死因,或許只有沈牧自己清楚。

  而按照觀主所言,他曾懷疑,九天閣掌教,極可能知道一些和沈牧有關的事情!

  并且很可能早已識破,觀主便是沈牧的轉世之身!

  而今,蘇奕之所以帶著傾綰一起前往星空深處,就是為了探尋這其中的真相。

  對蘇奕而言,無論如何,也必須前往九天閣走一遭。

  原因有三。

  一,傾綰和小天祈本是同一人,她的身世,極可能另藏玄機。

  而這,就是九天閣掌教“送”給自己的一個因果!

  除非他不管傾綰,否則,就必須解決這個因果。

  二,九天閣掌教,疑似知曉沈牧的一些過往。

  而沈牧,則是他的第七世,同樣和他有牽連。

  三,前不久,冥王被九天閣掌教派人接走,九天閣掌教還宣稱,要在一年內,和蘇奕見一面。

  不過,蘇奕不會著急前往。

  他已猜出,九天閣掌教似遇到了什么變故,明顯沉不住氣了,否則,不可能非要在一年內就見到自己。

  “沈牧?敢問公子,這名字可有什么說法?”

  孟長云虛心請教。

  “就一個名字而已。”

  蘇奕道,“沒什么可讓你溜須馬屁的地方。”

  孟長云:“……”

  他老臉一紅,訕訕干笑。

  “仙師,這世上真的有另一個綰兒?”

  傾綰忍不住道。

  蘇奕微微頷首,溫聲道:“別擔心,不管你是什么來歷,也不管什么因果,我自會幫你解決。”

  傾綰乖巧地嗯了一聲。

  蘇奕道:“等抵達黑湮界之后,你就先藏在養魂葫內。”

  少女沒有問緣由,便點頭答應下來。

  這就是傾綰,乖巧極了。

  轟隆!

  遠處星空,涌現一片時光風暴,所過之處,許多星辰四分五裂,化作崩碎的隕石飛濺。

  那恐怖的景象,足可讓任何皇境人物膽寒。

  這就是橫渡星空的危險。

  這一路上,蘇奕他們看似泛舟星海,逍遙自在,實則一路上遇到諸多不可測的災禍和危險。

  諸如時光風暴、空間斷層、星璇亂流等等。

  除此,還有一些被視作星空掠食者的恐怖妖獸,有的體型大如神山,可吞噬星辰,有的成群結隊,如若蝗蟲大軍。

  不過,這一切自然難不住蘇奕。

  甚至,根本無須他出手,經驗老到的孟長云就足以應對這一切。

  這一次也不例外。

  隨著孟長云駕馭扁舟,幾個眨眼間,就避開那一道肆虐而來的時光風暴,朝茫茫遠處的星空掠去。

  一個月后。

  黑湮界。

  這是一個極為古老的世界位面。

  距離黑湮界遠處數萬里之遙的地方,則是一片被稱作“黑湮風帶”的星空禁區。

  從遠處眺望,能夠清楚看到,那黑湮風帶宛如一條黑色長幕,橫亙虛空,籠罩四野,它宛如潮汐般起伏,將那片星空完全遮蔽。

  黑湮風帶!

  星空中天然的禁區。

  皇者想要橫渡這樣的區域,絕對有死無生!

  里面不僅有磨蝕修為的黑湮之風,還有諸多不可思議的險地與災禍,亂象頻發,災禍無窮。

  甚至,還有一些極端危險的星空妖獸,如同一群群嗜血的惡狼,在黑湮風帶中游弋。

  哪怕是界王境人物,輕易也不敢硬闖。

  因為黑湮風帶極為廣闊,橫亙數個星界之遙,縱使界王境存在有通天的本事,闖入其中,也會遭遇各種災禍,九死一生。

  還好。

  每隔一段時間,黑湮風帶就會陷入停滯狀態,一切災禍和危險,皆會隨之沉寂。

  只要有經驗豐富的強者帶著,足可橫穿過去。

  黑湮界毗鄰在黑湮風帶一側,也就成為了前往星空深處的一個赫赫有名的“渡口”。

  過往歲月中,來自其他星空世界的修士,若要前往星空深處,定然都需要經過黑湮界。

  簡單來說,黑湮界也可稱作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星空驛站。

  不知道有多少修行勢力和散修匯聚到此,更有許多商會,帶著諸多天南海北的珍貴物資,匯聚在黑湮界進行貿易。

  這也讓黑湮界變得無比繁華和熱鬧。

  這天,蘇奕他們乘一葉扁舟而來。

  天青城。黑湮界第一大城。

  僅僅城池,便覆蓋八千里之地!

  這等規模,都堪比蒼青大陸上的一個巨型國度。

  天青城內宗門林立,商會眾多,繁華無比。

  據傳,天青城內一些頂級勢力的背后,各自站著一個星空深處的大勢力!

  正因如此,天青城的秩序,相對要太平一些,一般情況下,沒人敢鬧事。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天青城偶爾也會發生一些血腥殺戮。

  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若擱在黑魘界其他地方,完全沒有秩序和規矩可言,各種血腥骯臟的事情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發生。

  相對而言,天青城已經是黑魘界難得的太平之地了。

  “每人十塊星脈靈晶!”

  天青城城門外,駐守著一支修士隊伍,凡是第一次進城者,皆需要購買一塊憑證。

  憑此,才可以隨意出入天青城。

  所謂星脈靈晶,是從一方星界中誕生的最頂級的靈脈所煉制。

  這等寶物,是星空深處進行交易的硬通貨,類似世俗中的錢幣。

  大荒天下同樣也有類似的寶物,但很少會拿來當貨幣,原因就是,這等寶物,是皇境人物修行所需的資源。

  “十塊星脈靈晶,這已經相當于一株皇級神藥的價值了。”

  傾綰小聲嘀咕,感覺收費太高了。

  無法想象,僅僅進城的花費就這么多。

  “這是一種篩選的門檻,把一般的修士拒之門外,只有那些來歷不凡有身份有地位的角色,才有機會進入城中。”

  孟長云笑呵呵解釋道,“若非如此,這天青城就是再大,也無法容納下那源源不斷從其他星空世界而來的修士。”

  說話時,他已自覺地拿出一些星脈靈晶,換了三張出入天青城的憑證。

  “走吧,先找個客棧落腳。”

  蘇奕負手于背,邁步走進城門。

  之前的路上,他已觀察過,遠處星空中的黑魘風帶還在運轉,沒有出現停滯的跡象。

  只能先在黑魘界盤桓一些時日。

  他在證道成為界王境后,一身氣息如神物自晦,內斂到極致,若不出手,或主動放出氣息,恐怕所有人都會當他是個毫無法力的凡夫俗子,就是界王境角色輕易都看不出來。

  不過,為避免被一些不開眼的小角色尋釁滋事,蘇奕還是顯露出一絲屬于皇境人物的氣息。

  如此,足可震懾一些宵小了。

  孟長云更低調,把一身氣息都收斂起來,像個老仆般跟在蘇奕身旁,斂眉低目,亦步亦趨,似唯恐喧賓奪主,

  傾綰本就是皇者,自不必如此掩飾。

  故而,他們一行人從進入城門那時,雖引起不少修士側目,但察覺到蘇奕和傾綰身上的氣息后,這些目光很快就挪開。

  “公子你看。”

  才剛進入城門,傾綰忽地吃驚出聲,清澈深邃的明眸睜得很大。

  蘇奕抬眼望去,也不由微微挑眉。

ps:重度落枕,脖子疼到厭世,上午去醫院,醫生說無藥可救,只能自愈……哭唧唧  你們敢信我現在走路,像個橫移的門板似的,脖子根本不敢動?

  對了,新一卷開啟了,卷名:劍沖星漢三千界,氣壓古今誰堪敵。

  等落枕好了,金魚一定多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