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三年之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明天?

  景行、錦葵等人一怔。

  雖然早知道師尊會啟程前往星空深處,可當得知明天師尊就將離開,一眾弟子依舊難免有些措手不及。

  “說多少次了,又非生死離別,無須為此煩憂。”

  蘇奕笑了笑。

  接下來,他一一叮囑了景行等人一些事情。

  上次轉世重生,事出倉促,以至于釀下許多波折和慘禍。

  這一次,蘇奕自不會重蹈覆轍。

  “我以往搜集的那些寶物,絕大多數都已派不上用場,就全部留給你們了。”

  蘇奕吩咐道,“這件事,由景行來掌管。”

  “弟子謹遵師命,定不負師尊所托。”

  景行肅然領命。

  “這三個錦囊,留給錦葵保管。”

  蘇奕說著,取出三個錦囊,遞給錦葵,“若遇到化解不開的事情,可一一開啟錦囊。”

  錦葵連忙收下,道:“師尊放心,弟子定會好好保管。”

  王雀不由好奇道:“師尊,錦囊內究竟藏著什么玄機?”

  蘇奕笑了笑,沒有解釋,只說道:“最好不會派上用場。”

  頓了頓,他對夜落說道:“以后,我那些故友在修行上若遇到問題,就由你來解決。”

  “是!”

  夜落連忙拍胸脯保證。

  蘇奕目光看向玄凝,“玄凝,你來幫我守好山門。”

  玄凝神色莊重應下。

  “師尊,那我呢?”

  白意忍不住問。

  “你?”

  蘇奕略一斟酌,調侃道,“只要你別闖禍,我便放心了。”

  此話一出,眾人都不禁笑起來。

  白意也不禁咧嘴笑了。

  又閑談片刻,蘇奕便讓一眾弟子離開。

  他自己則獨自坐在那,自酌自飲。

  明天就將啟程前往星空深處,蘇奕內心也泛起久違的波瀾。

  融合觀主畢生的閱歷和記憶,也讓蘇奕擁有了觀主對星空深處的認知和情感。

  觀主一生,浪跡百大星界,遨游諸天位面,闖過不知多少秘地,了解不知多少玄機。

  同樣,也結下諸般世事因果。

  哪怕閉上眼睛,那一位位曾經的故人身影、一個個曾擊敗的大敵,一次次生與死之間的歷練……過往所有一切,就如走馬觀花般映現心中。

  那么清晰且熟悉,沒有一絲的陌生。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可與人道無二三。

  哪怕他曾是劍鎮星空深處的人間觀觀主,但上一世也曾歷經坎坷、波折、磨難。

  那些錯過的、遺憾的、悔恨的、悵然的、喜悅的,是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他也不例外。

  往昔種種,皆為前因。

  而今即將啟程前往星空深處,注定不可避免會受到這些因果的羈絆。

  不過,蘇奕并不排斥和抵觸。

  修行之路,本就是一條斬羈絆、破阻擋、逆世伐道的過程。

  若無因果,何來修行?

  此時,蘇奕慢慢梳理著往昔的事情,在為自己離開做準備。

  自今世覺醒修行至今,他一路自蒼青大陸崛起、于幽冥中證道為皇、重歸大荒了斷恩仇,直至如今證道為界王,才不過五年時間。

  但這五年,于蘇奕而言,卻彌足珍貴。

  因為每一次突破,就是一個遠超前世的蛻變!

  而今梳理過往種種,蘇奕也不由感嘆,若無輪回,必不會有他蘇玄鈞今日之造化。

  “誰?”

  忽地,蘇奕從沉思中清醒,眉頭微皺。

  “咦,才一年不見,你竟變得這般厲害了?”

  一道女子的聲音在蘇奕洞府外響起。

  蘇奕起身,走出洞府,就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身著灰袍、腳踩芒鞋,面龐覆蓋青銅面具,露出一對泛著紫色光澤的眼眸。

  赫然是那個神秘的女槍客!

  但旋即,蘇奕就察覺到不對勁,道:“這是你的一道意志法相?”

  “不錯。”

  女槍客坦然點頭,“前不久,我本打算來找你打架,分一個輸贏,不曾想遇到點事情,本尊只能先離開。”

  蘇奕心中凜然。

  一道意志法相,竟無聲息地闖過太玄洞天的重重禁制,來到了自己的洞府之前!

  這女人真實的道行,又該多強?

  穩了穩心神,道:“那你這次來做什么?”

  “跟你了解一些事情。”

  女槍客道,“一年前,我曾探尋過輪回之秘,并且找到了輪回池,卻發現以我的力量,根本無法開啟輪回之路,著實出乎我的意料,我想知道,你當初是如何做到的。”

  蘇奕反問道:“我若說是自己參悟的,你信嗎?”

  女槍客怔了怔,道:“你這是在罵我笨?”

  蘇奕:“……”

  女槍客嘀咕道:“算了,輪回雖被視作禁忌,但牽扯的因果太大,我雖然好奇,但也不想沾染這等力量。”

  說著,她抬眼看向蘇奕,道:“你可知道諸神契約?”

  蘇奕搖頭。

  他只清楚,當初秦沖虛橫跨時光長河而來時,曾打著諸神契約的名義,言稱不允許世間有人再演輪回!

  并且,秦沖虛的那一縷殘魂,還曾叫囂,執掌輪回的他,必將成為諸天神魔的公敵!

  “那你可要小心了。”

  女槍客說道,“輪回的存在,對任何紀元的至強者而言,都稱得上是一個禁忌,在以后的歲月中,你怕是會遭受到許多意想不到的殺劫和麻煩。”

  說著,她眸子中泛起憐憫,“所以,你可別以為執掌輪回有多了不起,它或許能帶給你超乎想象的力量,可同樣也會給你帶來無法想象的災厄。”

  蘇奕挑眉道:“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聊這些?”

  “當然不是。”

  女槍客道,“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擔心你萬一遭難,我以后還如何報仇雪恥?”

  蘇奕略一思忖,就明白過來。

  無疑,女槍客還在為當初同境界對決時,敗在自己手中的事情耿耿于懷!

  蘇奕淡然道:“放心,我蘇某人的命一直很硬。”

  旋即,他話鋒一轉,道:“趁此機會,能否跟我聊聊諸神契約的事情?”

  女槍客:“想知道?”

  蘇奕認真點頭:“不錯。”

  女槍客抬手指著自己鼻子,“等我本尊回來,你我同境界在對戰一場,贏了我,我便告訴你。”

  蘇奕:“……”

  看到蘇奕那語塞的表情,女槍客唇角勾起一絲笑意,道:“別著急,不出三年,我本尊定會回來。”

  “三年?奇怪,怎么都是三年……”

  蘇奕眉頭微皺,想起那塊手骨的主人珞瑤,也曾說三年內會歸來!

  女槍客訝然道:“也有人曾跟你談起,說三年后會歸來?”

  蘇奕點頭,“不錯。”

  女槍客明顯被勾起好奇心,道:“對方是誰?叫什么名字?是男是女?”

  蘇奕心中一動,道:“你若回答我一些問題,我倒不介意跟你聊聊此事。”

  女槍客頓時嗤笑出聲,道:“不說就算了,總之,我大概已斷定,你說的那人,肯定不屬于這東玄域,更有可能不屬于這個時代。”

  蘇奕眼眸微瞇,道:“何以見得?”

  女槍客眨了眨眼睛,道:“天機不可泄露。”

  蘇奕:“……”

  他忽地有一種把這女人直接鎮壓,嚴刑拷打的沖動。

  就不信從她嘴里撬不出一些秘辛。

  “是不是想動手?你可以試試。”

  女槍客雙臂環抱在胸前,下巴微抬,挑釁似的看著蘇奕。

  蘇奕冷哼道:“我還不屑去欺負一具意志法相,等你本尊回來時,我自會再像上次那般,把你鎮壓。”

  女槍客:“……”

  她似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畫面,漂亮的紫色眼眸泛起羞惱之意,道:“行啊!到時候,就看誰把誰鎮壓!!”

  語氣惡狠狠的。

  蘇奕則笑起來,道:“我這人,最不在乎的就是別人的威脅。”

  女槍客胸膛一陣起伏,半響才說道:“那你可一定要好好活著等我回來!”

  說罷,她轉身就走。

  但很快,她就又頓足,頭也不回道:“三年內,界域戰場將重啟,一場接引之戰就將在其中上演,你若能把握住,就有機會真正從這個時代超脫。”

  說罷,不等蘇奕反應,女槍客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三年內,界域戰場重啟!

  接引之戰!

  從這個時代超脫?

  蘇奕不由動容。

  女槍客臨走前這番話,每一句皆藏有不為人知的大玄機!

  “三年內,那疑似成仙的珞瑤會歸來,這女槍客的本尊也會重現,就連那消失萬古歲月的界域戰場也會開啟……”

  蘇奕自語,“為何這一切都會在三年中上演?這其中,究竟藏著怎樣的隱情?”

  思忖半響,蘇奕忽地笑了笑,“這星空深處,可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翌日一早。

  天剛破曉,萬象生輝。

  太玄洞天山門外。

  以景行為首的一眾傳人、以及文靈雪、茶錦、寧姒婳等人,皆早已等候在那,為蘇奕送行。

  “回去吧。”

  蘇奕揮了揮手,便大步而去。

  在他身邊,傾綰則顯得很不舍,時不時回頭,看向文靈雪等人。

  這一次,蘇奕要帶她前往星空深處,去九天閣走一遭!

  孟長云一直跟隨蘇奕身后,像個亦步亦趨的老仆。

  很快,在眾人目送下,蘇奕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天邊。

  大荒新歷五百零三年,七月十一,夏末。

  玄黃星界新時代的帷幕剛掀起一角,天下風起云涌,被視作當世神話的蘇奕則悄然啟程,前往星空深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