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界域戰場傳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雪城。

  鐵匠鋪子前。

  守夜人的弟子阿城一如從前那般,拎著鐵錘在打鐵,火星四濺。

  “有點意思。”

  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

  阿城抬眼一看,就見一個身著長袍,相貌儒雅的老者不知何時已來到鋪子前。

  在老者身旁,還立著一個身著黑色素凈裙裳,容貌精致清純的女子。

  那美麗的姿容,讓阿城也微微一怔。

  旋即,他咧嘴笑道:“客人莫非要煉制寶物?”

  長袍老者搖頭,“我來見一見你師尊。”

  阿城一怔,正要說什么,一道冷硬的聲音已響起。

  “阿城,你且回房間。”

  伴隨聲音,相貌平庸,一襲灰袍的守夜人已走出來。

  “是!”

  阿城撓了撓頭,轉身走進鐵匠鋪。

  “閣下這是來耀武揚威的?”

  守夜人臉色冷硬。

  他一眼就認出了冥王,意識到極可能是那長袍老者出手,把冥王從枉死城內帶了出來。

  長袍老者笑容溫和,道:“別誤會,老朽此來,只希望閣下能幫我捎一句話給蘇玄鈞。”

  守夜人心中一凜,眉頭皺起,“你為何不親自去見他?”

  長袍老者輕嘆一聲,似有些遺憾,道:“老朽也是奉命行事,自不能擅作主張,只能由閣下代勞了。”

  沉默片刻,守夜人道:“你說。”

  長袍老者笑說道:“煩請閣下告訴蘇玄鈞,最遲一年,我九天閣掌教至尊,希望他能前來天祈星界一敘。”

  守夜人眼眸悄然瞇起。

  他正要說什么,長袍老者已笑著抱了抱拳,帶著身旁的冥王一起離去。

  “這家伙好恐怖的道行,竟能不受酆都規則力量的影響!”

  守夜人心緒翻騰,“蘇老怪,你這是惹到了何等恐怖的大敵?”

  離開幽冥界的路上。

  一直沉默的冥王忍不住道:“天祭祀,為何您不親自去見一見蘇玄鈞?”

  長袍老者溫聲道:“掌教叮囑,此行我只把你接回去便可,不能節外生枝。”

  冥王星眸閃動,道:“我被困幽冥這么久,為何掌教至尊忽然想起要接我回去了?”

  長袍老者略一沉默,道:“我聽說,好像是你父親活著回來了。”

  冥王頓時如遭雷擊,失聲道:“我父親!?他他……沒死?”

  她明顯情緒失控,玉容變幻。

  長袍老者溫聲道:“阿九,我也不清楚具體細節,等你回去了,自會清楚。”

  許久,冥王才漸漸冷靜下來。

  她深呼吸一口氣,低聲道:“天祭祀,恕我斗膽,這一次……掌教至尊難道還想拿我的性命,來脅迫我父親?”

  長袍老者皺眉,糾正道:“阿九,你錯了,你父親和掌教至尊之間,從來不存在什么要挾。”

  冥王默然。

  她察覺到,長袍老者有些不悅!

  她也清楚,這老家伙一旦動怒,絕對會比世間那些邪魔外道更殘酷和冷血!

  當離開幽冥界,掠向星空之后。

  長袍老者忽地驚疑道:“奇怪,這玄黃星界的規則力量,竟然從衰敗中涌現出蓬勃的生機,呈現出復蘇的跡象!”

  冥王心中一動,道:

  “天祭祀前來時,沒有察覺到這一切么?”

  長袍老者搖頭道:“我是半年前抵達,為了探尋你的下落,在幽冥中盤桓了一段時間。如今看來,這半年中,這玄黃星界定是發生了某種劇變。”

  冥王斟酌道:“天祭祀為何不趁此機會,查一查引發玄黃星界周天規則復蘇的真相?”

  長袍老者深深看了冥王一眼,道:“阿九,我知道你想拖延時間,不過,在當今玄黃星界,就是蘇玄鈞出手,也不可能從我手底下把你帶走。”

  冥王沉默了,眼神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黯然。

  很快,兩人的身影便消失在茫茫星空深處。

  太玄洞天。

  外界沸沸揚揚,蘇奕則難得的放松下來。

  從仙隕禁區返回后,他就不理世事,每天除了修行,便是陪著文靈雪、茶錦、傾綰等人游山玩水。

  偶爾,也會指點一下景行、王雀、錦葵等弟子的修行。

  日子清閑安逸。

  但這種安逸的狀況,很快就被一封來自守夜人的密信打破。

  “一年之內,讓我去見九天閣掌教至尊?”

  蘇奕眉頭微挑。

  九天閣那老匹夫又想玩什么花樣?

  擁有觀主的記憶,也讓蘇奕清楚,九天閣掌教,是一個喜怒不形于色的老家伙,心思縝密深沉,道行深不可測。

  “連冥王也被帶走,這是打算拿冥王來要挾我?”

  “不對,以九天閣那老匹夫的性情,不會干出如此愚蠢下作的事情。”

  “這其中,怕是別有隱情。”

  蘇奕陷入思忖,一時有些琢磨不透。

  半響,他搖了搖頭,懶得再多想。

  不管九天閣掌教是什么心思,以后親自去天祈星界走一遭,自可真相大白。

  “只給我一年的時間……看來,你這老匹夫似乎有些著急了,越如此,我倒是越不能急,且看看誰更能沉得住氣。”

  蘇奕想到這,把孟長云叫了過來。

  “過往那些年,星空深處可發生過什么大變故?”

  蘇奕問道。

  孟長云思忖半響,道:“回稟大人,小老以前一直在千機星界修行,過往那一段歲月中,還不曾聽聞有什么大變故發生。”

  “對了!”

  忽地,孟長云一拍額頭,似想起什么,道,“大概是二十年前,一則傳聞曾流傳在星空各大星界,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當時,連一些頂級道統也被驚動。”

  蘇奕道:“什么傳聞?”

  孟長云連忙道:“據說,沉寂萬古的域界戰場就將重新開啟,一場不可預測的大變,將在東玄域和其他一些域界中上演!”

  蘇奕眼眸微瞇,心中也不由訝然。

  界域戰場!

  這是一個久遠到幾乎快要被星空各界遺忘的地方。

  傳聞,界域戰場是一處貫通各大域界之間的通道,通過界域戰場,可以前往其他星域!

  也有傳聞說,界域戰場是仙界遺落世間的一角,藏著和仙途有關的秘密。

  但……

  這些都是傳聞。

  在觀主的閱歷中,就曾探尋過和界域戰場有關的秘辛,最終得出一個結論——

  界域戰場的確存在!

那地方就如一個橋梁,貫通在各大星域之間,自然地也  成了各大星域的必爭之地!

  但早在太古時期,界域戰場曾發生過一場變故,就此徹底從世間消失。

  從那之后,界域戰場就再也不曾出現過。

  “若這則消息是真的,對東玄域而言,的確是一場萬古未有的劇變……”

  蘇奕輕語。

  東玄域,囊括上百個星界,以及無數個大小世界位面。

  玄黃星域和星空深處那各大星界,皆位于東玄域內。

  而擁有觀主的記憶后,已讓蘇奕清楚,在東玄域之外,還有其他星域!

  在太古最初時,界域戰場就是一道樞紐,貫通各大星域之間。

  但隨著界域戰場消失,各大星域之間的通道就此斷掉,彼此再沒有任何交集。

  而如今,竟有傳聞說,界域戰場就將重啟,這若是真的,東玄域的確會迎來一場不可預測的劇變!

  畢竟,一旦界域戰場出現,也就意味著,其他星域的修行勢力擁有了入侵東玄域的機會!

  當然,凡是有弊有利。

  對東玄域那些頂級道統而言,同樣也擁有了殺進其他星域的機會。

  歸根到底,就要看誰最終能掌控界域戰場這塊地盤!

  “大人所言極是,二十年前,當這則傳聞出現后,各大星界徹底轟動,掀起了一場滔天波瀾,哪怕時至今日,都還有人在議論這個傳聞。”

  孟長云頗為感慨。

  “傳聞畢竟是傳聞,現在談這些,言之過早。”

  蘇奕搖了搖頭。

  最近這段時間,他一直在為前往星空深處的事情做準備。

  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啟程離開。

  等抵達星空深處之后,自然可以進一步打探和界域戰場有關的消息。

  時光如梭,匆匆已過去一個月時間。

  在此期間,陸言曾親自前往太玄洞天,交給蘇奕一個制定完善的規章秩序。

  蘇奕翻閱后,頗為滿意。

  陸言、孔慎他們既然奉自己為尊,自然要按規矩辦事。

  這份規章秩序,嚴格而言是在給陸言他們立規矩!

  除此,這段時間,蘇奕前往蒼青大陸走了一趟,把蒼青之種,融入到了蒼青大陸的世界本源中。

  在混沌海潛修那半年時間,蒼青之種汲取到龐大的混沌力量,早已喚醒生機,擁有成長的底蘊。

  蘇奕確信,以后隨著蒼青之種復蘇,蒼青大陸將避免“盛極而衰”的下場,重新生出新的世界本源!

  這也算是履行了蘇奕當初答應阿蒼的一個諾言。

  另外,蘇奕將那一批神話人物的傳承力量,留在了太玄洞天,并布設試煉之地。

  只有通過試煉之人,才有機會獲得某一位神話人物的傳承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九極玄都、小西天等頂級道統的修士,皆有機會前往太玄洞天進行試煉。

  蘇奕還不屑在這等事情上藏私,既然是他人所留的傳承造化,自當由最合適的人來繼承。

  “我打算明天就啟程,前往星空深處。”

  這一天,蘇奕把景行、錦葵等傳人叫到身邊,把自己的決定說了出來。

  ps:這一卷要結束了,最近這幾章是鋪墊劇情,有些平淡,不寫不行,寫多了又被吐槽水,所以寫的很糾結和蛋疼。

  明天開啟新的一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