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一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宴席上。

  孔慎忽地起身,朝蘇奕行禮,正欲說什么。

  蘇奕已擺手道:“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執刑者鎮守仙隕禁區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明白。”

  孔慎面露慚愧之色,道:“此事……錯在老朽不曾干涉,默許這一切發生,若道友心中不痛快,老朽愿贖罪,接受道友懲處!”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皆動容。

  那些執刑者也意外,似難以置信。

  旋即,一個執刑者沉聲開口:“主祭大人,一人做事一人當,我等釀下大錯,怎能讓您代為受罰,還請您莫要折節!”

  “不錯,我等愿領罰!”

  其他執刑者紛紛開口。

  可孔慎不理會,兀自保持著躬身低頭的姿態。

  陸言等人的目光,則都看向蘇奕。

  蘇奕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目光看向金熾等人,淡然道:“你們敢說,是誠心來向我蘇某人贖罪的?”

  那些執刑者彼此對視,神色皆有些不自在。

  蘇奕笑起來,道:“看得出來,你們對我蘇某人并不服氣,之所以眼巴巴跑來低頭懺悔,無非是害怕我借孔慎、陸言二位道友的威勢,對你們打擊報復罷了”

  一個女執刑者嘆息道:“閣下說是什么,就是什么,我等……斷不會辯駁。”

  話雖這般說,可誰都能聽出,她內心并不服氣!

  之所以忍氣吞聲,明顯如同蘇奕所言,是礙于陸言和孔慎的威勢。

  “清芷,你這態度可不對勁!”

  陸言冷冷開口,“真以為,沒有我和老孔雀在此,蘇道友就拿你們沒辦法?”

  “錯!”

  陸言一拍案牘,抬手指著那些執刑者,“我不怕告訴你們,若我和老孔雀皆不在,你們今天必死無疑!”

  那些執刑者軀體一僵,神色變幻不定。

  這時候,蘇奕長身而起,目光看著金熾,道:“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只有你能擋住我一擊,你們都可以活。”

  “擋不住,你死,他們活,你可敢一試。”

  此話一出,全場皆寂。

  誰還能看不出,蘇奕明顯不打算放過金熾?

  那些執刑者皆一呆。

  旋即,每個人似感到尊嚴被冒犯般,心中涌起荒謬之感。

  一招定成敗?

  這家伙,把他們這些歸一境界王當做什么?

  金熾也怒極而笑,道:“當真?”

  蘇奕頷首,淡然道:“君無戲言,并且,另外,我得提醒你,我已證道同壽境,所以你出手時,最好傾盡所有。”

  金熾瞳孔驟然一縮。

  那些執刑者也猛地變色。

  猛地想起來,十天前,混沌海那邊曾出現一場驚變,在整個仙隕禁區都能感受到那種動靜。

  無疑,這極可能就是那蘇奕證道界王境所引起!

  “怪不得你這般自信。”

  金熾輕語,他眸子閃爍著瘋狂般的光澤。

  旋即,他朝孔慎行禮,道:“大人,您也看到了,我等前來贖罪,但這位蘇道友卻并不領情,且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還請您允許屬下出手,了斷這樁恩怨!”

  孔慎眉梢間浮現陰霾,似恨鐵不成鋼,道:“你會死的!”

  被這般否定,金熾面色有些難看,低著頭,咬牙說道:“還請大人允許!”

  孔慎似徹底失望,擺了擺手,“隨你!”

  金熾這才抬起頭,眸子如電般看向蘇奕,神色冰冷道:“還請這位蘇道友賜教!”

  他就不信,自己連一擊都擋不住!

  “你可以出手了。”

  蘇奕隨口道。

  金熾祭出蕩魔刑刀,一身歸一境層次的道行,頓時如山崩海嘯般從身上涌現。

  除此,在他周身,有諸般防御秘寶浮現,有神妙的防御秘術悄然彌漫而開。

  陸言和那些侍道者見此,都不禁暗暗點頭。

  金熾沒有意氣用事,已做足了準備。

  不過,陸言他們心中卻都沒底,因為連他們也不清楚,踏足同壽境后的蘇奕,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這家伙,倒是夠謹慎的。”

  天夭魔皇忍不住嘀咕。

  “再謹慎,怕也擋不住大人一擊。”

  孟長云認真回應。

  孔慎欲言又止。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我不會動用外力,但,他必死無疑。”

  這并不像安撫,更像在陳述一個事實。

  孔慎眼眸悄然一瞇。

  金熾則明顯被這一句話激到,怒極而笑,“若真如此,那我縱死無悔!”

  聲音還在回蕩,他袖袍鼓蕩,手中蕩魔刑刀隔空斬出。

  炫亮的刀鋒,掀起猩紅刺眼的刀氣,凌厲霸道,寥寥一擊,盡顯一位歸一境界王的至強手段。

  其他五位執刑者皆心中大定,看出金熾這一擊,完全毫無保留,是其最強的壓箱底殺招。

  一位歸一境界王,都已拼到這等地步,焉可能擋不住一個同壽境界王的一擊?

  就在此時,蘇奕動手了。

  右臂抬起,隨手當空一點。

  輕描淡寫,不帶一絲煙火氣息,當即便有一抹劍氣貫空而去。

  這一劍,同樣平平無奇。

  可僅僅剎那,就勢如破竹般擊碎金熾斬來的刀氣!

  太霸道了!

  在這一抹劍氣面前,金熾窮盡畢生所學施展出的至強一刀,卻和紙糊都沒有區別!

  金熾也猛地一驚,毛骨悚然。

  根本不敢遲疑,將一身的秘寶和防御力量全力施展,并且,第一時間進行閃避。

  可讓他驚駭的一幕出現。

  在那一抹劍氣的威壓之下,附近虛空如被禁錮,讓他就像陷入冰層的魚兒,根本無法閃躲。

  而當這一劍斬來——

  砰!!!

  金熾渾身上下的十多件防御秘寶和一重重防御秘術,幾乎是同一時間炸開。

  光雨迸濺中,金熾被一劍封喉!

  在其咽喉間,出現一個血淋淋的窟窿。

  他眼睛猛地瞪得滾圓,直勾勾看著遠處的蘇奕,似要說什么,卻已來不及。

  整個人悄無聲息地化作一片灰燼飄灑。

  魂飛魄散!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一劍而已,一位歸一境界王,直接被抹殺!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讓陸言、孔慎這些洞宇境界王都不禁心中一顫,為之震驚。

  再看其他五個執刑者,皆受到莫大的驚嚇,呆滯在那,似難以置信。

  “縱死無悔?”

陸言輕嘆  道,“來不及后悔才對。”

  天夭魔皇神色微妙,有些復雜,原本,她還惦念著證道同壽境,以自己那壓制無數歲月的雄厚底蘊,去試一試蘇奕的長短。

  可現在看來……

  懸了!

  “當初,此人勾結第一執戒者,欲搶奪我家大人身上的輪回奧義,用心險惡歹毒,僅憑這一點,就罪該萬死!”

  孟長云沉聲道,進行評判,也是說給在場其他人聽的。

  眾人皆默然。

  孔慎掃了那五位執刑者一眼,聲音沙啞,道:“你們……是否該感到慶幸?”

  五位執刑者渾身一顫。

  下一刻,齊齊朝蘇奕低頭認錯!

  “行了,你們退下吧。”

  蘇奕擺了擺手。

  他重新坐回席位上,孟長云連忙第一時間斟酒。

  那五位執刑者見此,卻不敢就這般離去。

  任誰都看出,這五位執刑者被嚇到了!

  之前蘇奕斬殺金熾的一幕,無異于殺雞儆猴。

  也讓這五位執刑者徹底意識到,之前陸言說的話并不錯,若非陸言和孔慎今日再次,今天……他們這些執刑者注定難免一死!

  “去吧,回去懺悔,若無我的同意,不得再擅自離開自己的駐地。”

  孔慎喟嘆,神色復雜。

  那些執刑者,皆為歸一境界王,擱在太古最初時,也是世間頂尖級的存在。

  可如今,卻淪落到這般地步,讓誰能不感嘆。

  “時代……的確變了……”

  孔慎心中自語。

  蘇奕這個打碎過往舊秩序,掀開新時代帷幕的劍修,已遠不是尋常界王可比!

  在他面前,什么資歷、什么底蘊、什么身份,統統如浮云。

  再倚老賣老,自命不凡,注定將栽跟頭!

  那些執刑者默默離去。

  酒宴繼續進行。

  只是,無論是陸言、孔慎,還是那十三位侍道者,在面對蘇奕時,除了尊重,更多出一絲若有若無的敬畏。

  無疑,在蘇奕斬殺金熾之后,已讓眾人的心境悄然發生了一些變化。

  孟長云敏銳察覺到了這一點,不禁暗道,你們這些家伙若知道,巔峰時的觀主大人有何等強大,怕是非坐不住不可!

  在星空深處,誰不知道能夠和觀主同席宴飲的角色,屈指可數?

  酒席上,蘇奕又問起那些來自星空深處的試煉者。

  很快就了解到,除了在試煉之路第三關被他殺死的星河神教眾星殿殿主雪長敬之外,畫心齋的那位太上長老、九天閣的第二獄主、以及太乙道門的那位太上長老,都已殞命。

  這三人在離開原始秘地時,路過一些禁忌地帶,無一生還。

  而這也就意味著,在一年前進入仙隕禁區的那一批來自星空深處的強者,已近乎全軍覆沒。

  除了孟長云。

  酒席結束后,蘇奕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取出了那個存放在神秘女子珞瑤的手骨的青銅盒。

  仙光氤氳,如夢似幻,手骨纖細雪白,靜靜擱在青銅盒內。

  哪怕不是第一次見到,蘇奕也不免有驚艷之感,心緒泛起一絲波瀾。

  那傳聞中的仙道……

  是否真正存在?

  ps:遇到點急事,第二更會很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