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與天地同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場醞釀已久的詭異大劫。

  僅僅氣息,便讓在場那些界王境心神壓抑,毛骨悚然。

  可現在,被一劍破之!

  全場為之側目,震撼失神。

  或者說,全都懵了。

  打破腦袋都無法想象,面對此等詭異大劫,蘇奕卻渡得如此輕松。

  一劍之間,劫破云散!

  四分五裂的劫云,化作光雨,像九天瀑布般轟然垂落。

  “這和送菜有何區別?”

  蘇奕一聲調侃,身影扶搖而起。

  漫天絢爛的光雨,涌入他那峻拔的身影中。

  頓時,他一身的修為,如若打碎一道壁障,如決堤洪水般迸發暴漲,節節攀升,直沖天穹之外,搖動星漢。

  這是一場極盡蛻變和升華。

  早在半年前,蘇奕就已筑就圓滿無漏的皇極境根基,而在這半年中,他一身的道行力量,早已徹底和萬道母氣相融。

  此時,隨著他渡劫成功,直似一步登天,由世間之皇,化作星空之王!

  轟隆!

  蘇奕體內,道音如雷霆激蕩,似宏大的鐘聲在回響。

  他的肌膚、血肉、筋骨、經絡、穴竅、臟腑、一身四肢百骸,皆在突飛猛進的變化。

  他一身的修為,則瘋狂匯聚于丹田之地,不斷壓縮、不斷凝練,隱隱呈現出一個星空黑洞般的雛形。

  那是大道混洞,如同一方星域誕生之初的原點!

  而他的神魂,則似點燃了神火,燦若昊日,不斷壯大,不斷升華……

  漫天的劫光,就如時間最純凈的磅礴生機,烙印著不朽的大道力量,被蘇奕所汲取,化作其蛻變的力量。

  這片混沌海沸騰,如浪潮般的本源規則力量洶涌,和蘇奕身上的氣機產生共振。

  一時間,這片天地異象紛呈。

  有天花亂墜、地涌金蓮、神曦垂拱、瑞霞蒸騰,諸般神妙的大道力量,如浪花般此起彼伏。

  那宏大神圣的一幕,讓在場一眾界王都愣住,心緒激蕩。

  “老孔雀,你看曾見過有誰在證道同壽境時,會引發這等不可思議的異象?”

  陸言怔怔問道。

  孔慎搖頭,輕聲道:“這……或許和在混沌海證道有關,也可能是蘇道友早已在混沌海中,推演出玄黃星界周天規則最為本質的玄機,如此,才引來混沌本源與之共振。”

  眾人皆倒吸涼氣。

  若真如此,那蘇奕在玄合境時,該筑就何等恐怖的大道根基,才能在證道時做到這一步?

  無法想象。

  因為他們這些界王,當初在證道界王境時,都元不曾辦到這一步。

  “渡萬古未有之劫,方才擁有這萬古未有之氣象!”

  陸言感嘆。

  “以小老粗淺的見識,在星空深處各大星界,也不曾聽聞過類似的事情,簡直就是一樁神跡!”

  孟長云慨然,難掩激動。

  旋即,他露出敬慕之色,認真說道,“不過,我覺得諸位無須為此驚訝,這等事情發生在觀主大人身上,本就是理所應當的。”

  眾人一怔。

  理所應當?

  “觀主?”

  陸言若有所思,“道友能否和我等聊一聊蘇道友的事情?”

其他人皆露出關  注之色。

  目前為止,他們只知道蘇奕的姓名,他的來歷,身份,乃至于過往,除了天夭魔皇和孟長云之外,還沒人清楚。

  “呃……”

  孟長云踟躕了一下,斟酌道,“沒有觀主大人允許,小老可不敢妄言。”

  眾人皆愈發好奇。

  孟長云是同壽境界王,可看起來,他對蘇奕卻是一副發自內心的敬畏和崇慕!

  這本身就顯得很反常。

  “放心,你只挑選可以說的就行,若蘇兄怪責,我幫你說情。”

  天夭魔皇催促道。

  事實上,她對蘇奕那“觀主”的一世也一無所知,心中頗為好奇。

  見此,孟長云卻搖了搖頭,道:“還請天夭道友莫要讓小老為難。”

  他人老成精,早看出眼前這風姿絕代的女子,和今世的觀主大人有著不一般的關系。

  可這不代表,他就沒有原則!

  觀主大人讓說的,自然知無不言。

  不讓說的,多說一個字,都是犯錯!

  天夭魔皇惡狠狠瞪了孟長云一眼,可卻也無可奈何。

  孟長云賠笑道:“不瞞諸位,以后你們定然會了解到,觀主大人是何等傳奇的一位存在,因為在星空深處,若不知道觀主大人的尊號,那簡直就是身為修士的一種恥辱。”

  讓人遺憾的是,孟長云守口如瓶,再不談一個字。

  天穹下。

  蘇奕一身道業的蛻變還在持續,引來異象紛呈,宏大無量。

  而他的神魂,恍惚間似一小子越出這片天地,掠向天穹深處,來到星空之上。

  大大小小的世界位面,頓時纖毫畢現地呈現在識海中。

  三十六個世界未免,如若眾星拱月,環繞在大荒天下四周。

  而以大荒天下為中心,是無盡的虛空,以及其他一些光怪陸離的世界位面。

  很快,蘇奕看到了蒼青大陸,那里的世界規則力量,已破敗混亂。

  而越過這一個個大小世界,則出現一片灰濛濛的古老世界。

  它懸浮在那,大若無垠,籠罩在無盡灰暗中,一眼望不到盡頭。

  那是……幽冥!

  猛地,蘇奕神魂一顫,眼前所見到的一切景象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如若天幕般,遮蓋在這片星界的周天規則力量。

  它就像流云飛絮,縈繞著混沌的光澤,映現出諸般規則波動,呈現出周而復始、生生不息的神韻。

  這是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

  這是蘇奕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知到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

  它籠罩在大荒天下、籠罩在無垠的星空、籠罩在大大小小諸般世界之上。

  浩瀚。

  廣袤。

  厚重!

  但很快,蘇奕察覺到,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出現許多被破壞的地方,就如瓷器身上布滿了裂紋!

  無疑,那是當初那一場神秘浩劫留下的傷痕!

  蘇奕心念一動。

  頓時,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籠罩在大大小小諸多世界上的周天規則,在這一刻忽地震顫起來,和蘇奕自身的氣機產生共鳴。

  “身心與規則契合,道業與星界共鳴,是故,可登天為王,這才是真正極盡圓滿的證道之路……”

  奕徹底明白了。

  觀主當初說的不錯,當自身道業和一方星界的周天規則契合,才算得上是真正圓滿無漏的界王境道業。

  蘇奕身上,那一直在蛻變的道行轟震,一舉踏入同壽境中。

  他不理會其他,盤膝坐于虛空之中,開始鞏固道行,整個人沐浴在燦然若神圣般的光輝中。

  “成了!”

  陸言如釋重負。

  在場其他人也都露出振奮之色。

  他們都是界王,怎會看不出,蘇奕已經一步登天,踏上一條全新的道途?

  界王三境,同壽、歸一、洞宇!

  同壽,取與天地同壽之意。

  臻至此境,一身力量蛻化,體內凝聚大道混洞,如若一方星界誕生最初時的原點。

  所掌握的大道力量,皆化為星界法則!

  就是道軀和神魂,也會實現翻天覆地的蛻變。

  何謂界王?

  于一方星界可稱王!

  而要知道,一方星界囊括大小不知多少世界位面。

  踏足界王境,無疑已經等于佇足在一方星界的巔峰位置。

  轟隆!

  混沌海在沸騰,萬象共振,異象紛呈。

  這一天的大荒天下,天穹之上神曦涌現、瑞霞垂拱,浮現出一幕幕不可思議的異象。

  不知多少修士被驚到,為此震撼,不知所措。

  “天降瑞兆,十方規則皆動,莫非,有足以影響天下的大變發生?”

  小西天。

  硯心佛主佇足菩提樹之下,罕見地露出驚容。

  他能清楚感受到,覆蓋在大荒天下的周天規則力量,似煥發出一股驚人的生機!

  “當是一樁足以澤被天下的福緣,古來未有!”

  硯心佛主做出如此判斷。

  心中,已是激蕩萬千。

  這等變化,究竟是誰人引起?

  難道……

  是蘇老怪!?

  硯心佛主雪白的眉頭微挑,這并非不可能。

  半年前,他曾得到來自蘇奕的一封信,言稱要前往仙隕禁區走一遭,謀求證道界王境之事,在他不在時,請托自己多多留意太玄洞天。

  而如今,半年已過去,蘇奕杳無音訊。

  硯心佛主早有推測,若蘇奕此行順利,當其歸來時,必然已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界王!

  而如今,蘇奕還不曾真正回歸,可硯心佛主則心生強烈的預感,此時此刻發生在大荒天下的這場驚世變化,極可能和蘇奕有關!

  “究竟是否如我揣測,等你蘇老怪歸來時,自可真相大白。”

  硯心佛主心中輕語。

  九極玄都。

  彭祖從閉關之地沖出,一個邁步,就來到天穹之下。

  放眼四顧,神曦飄曳、瑞云蒸騰,連那天穹之上,都有滾滾周天規則在變化。

  “這破敗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周天規則,難道要枯木逢春了不成?”

  彭祖驚叫。

  他能夠清楚感受到,自己那滯留玄合境大圓滿層次的修為,竟產生一絲蠢蠢欲動的跡象!

  雖然極細微,可卻被他清晰捕捉到。

  這讓他徹底失態,胸腔都在劇烈起伏。

  這一場驚變是否意味著,那一條早已斷掉不知多少歲月的登天之路,將重現世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