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吞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剎那間而已,那把仙氣繚繞的青銅戰矛便破開禁陣,沖出大淵。

  雪亮的矛鋒照亮山河。

  而那恐怖的劫光力量擴散,直接把附近一眾侍道者震飛出去。

  無可阻擋!

  在這件不屬于這個時代的絕世兇兵面前,那些界王完全顯得不堪一擊。

  “千萬別殺他,將其鎮壓便可!”

  猛地,在蘇奕身上,那一道亢奮的聲音再次響起,“老子被那賤人鎮壓無數歲月,可不想到頭來變成一場空!”

  那一把戰矛似聽懂般,產生震天的清吟,第一時間朝蘇奕斬來!

  蘇奕毫不猶豫揮劍斬出。

  滾滾混沌本源力量伴隨著劍氣迸發。

  可在這戰矛的威能之下,這一劍簡直像泡沫般,轟然崩碎。

  蘇奕身影暴退。

  可這戰矛釋放出的威能,卻壓迫得這片天地崩壞,也讓蘇奕的身影如陷泥沼。

  劫光如瀑,清吟如潮,那戰矛貫穿長空,再度殺來。

  “完了!”

  遠處,才堪堪抵達的陸言見此,心都沉入谷底,手腳冰涼。

  他曾見識過當初那一場神秘浩劫的恐怖,強大如洞宇境界王,都在剎那間灰飛煙滅。

  而現在,這一桿戰矛,則盯上了蘇奕!

  這哪還有幸存的可能?

  戰矛橫空而至,劫光如瀑,要將蘇奕徹底鎮壓。

  這一瞬,蘇奕卻止步不動,眉梢間浮現一抹微妙神色。

  “快去快回。”

  他心中輕語。

  一口道劍的虛影,蘇奕眉心之地掠出。

  砰!!!

  漫天劫光炸開。

  鎮壓而至的戰矛,似遭受到可怕的打擊,猛地倒射出去,在半空中劇烈嗡鳴顫抖。

  陸言:“!!!”

  那些侍道者也被驚到,那一把恐怖的戰矛被擋住了?

  “什么情況!?”

  蘇奕身上的青銅盒中,那道聲音從那纖秀雪白的手骨中傳出,不再亢奮,而是變得愕然。

  天地悄然變得死寂無聲,萬象黯然。

  原本混亂動蕩的混沌海,似受到絕對的壓制,陷入一種詭異的停滯狀態中。

  再無一絲波瀾泛起。

  那崩壞的虛空、席卷的亂流,皆靜止在那。

  整個天地間,像定格成一幅詭異的畫卷。

  而在這一幅畫卷中,一口道劍虛影懸浮天穹之下。

  它狀若混沌,不可名狀。

  劍身纏繞著九條虛幻般的神鏈。

  而它的氣息,晦澀神秘,談不上多恐怖,甚至顯得內斂而質樸。

  可當看到這一口道劍的虛影,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顫,神魂遭受到無聲的壓制,有窒息之感。

  那一把戰矛爆鳴,率先打破這天地間的死寂。

  它表面仙光如瀑迸發,劫光洶涌,威勢變得比之前強大了不知多少。

  可讓人瞠目結舌的是,這把戰矛卻撕裂空間,朝遠處逃去。

  不戰而逃!!

  所有人差點懵掉。

  如此恐怖的一桿戰矛,怎會被嚇成這樣子?

  唯有蘇奕,神色愈發微妙。

  那把戰矛沒能逃走。

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十方空間  徹底禁錮。

  撕裂空間欲逃的戰矛,就像一頭扎進冰層中的魚兒,徹底被凍結在那。

  戰矛上的劫光,被層層碾碎崩滅。

  戰矛上的仙光,則被壓迫得一寸寸返回戰矛內部。

  而自始至終,這一把丈二長的青銅戰矛,一動不動,只有宛如悲鳴般的顫抖聲嗡嗡響起。

  再看遠處,道劍虛影靜靜懸浮在那,根本不曾顯露任何動靜。

  可所有人都憑生一種荒謬的感覺,就仿佛那一口道劍,是無上的主宰,在冷冷看著自己的獵物徒勞掙扎……

  而后——

  那口道劍虛影動了。

  劍鋒當空一點。

  砰!砰!砰!

  丈二長的戰矛,寸寸炸開,化作一團團澎湃耀眼的仙光。

  這一切,就如食客揮動刀叉,在切割餐桌上肥美誘人的肉塊。

  而在那一口道劍虛影的劍柄處,則浮現出一道漩渦般的光影,猛地一吸。

  那戰矛所化的一團團仙光,皆似泥牛入海,被吞沒一空。

  涓滴不剩!

  這一切,讓在場所有人的下巴都差點驚到,完全傻眼了。

  那一桿戰矛,曾被人掌控在手,在很久以前發動一場浩劫,轟碎玄黃星界周天規則,抹去過往一段極端璀璨輝煌的歷史。

  哪怕時至今日,這一桿戰矛的威能,依舊足以輕松威脅到界王境人物的性命!

  像在過往歲月中,上百位侍道者鎮守這片禁區,可時至今日,則僅僅只剩下十三人。

  那些喪命的侍道者,皆是被這一把戰矛所害!

  而如今,當這一把戰矛橫空出世,所有人都有一種天塌般的絕望之感。

  誰曾想,這把兇狂恐怖的戰矛卻敗了!

  像只不堪一擊的獵物般,被輕易鎮壓、斬碎、吞噬!!

  這任誰都能不驚?

  誰又能……想到?

  蘇奕縱使早已料到會如此,當看到那一把戰矛像食物般被吞掉時,依舊很吃驚、很……惋惜。

  畢竟,那把戰矛可是一件恐怖無邊的寶貝,一把不屬這個時代的兇兵!

  就這樣被吞食,自然讓人遺憾。

  眨眼間,那一口道劍虛影似吃飽喝足,化作一抹光,掠入蘇奕眉心之地。

  天地俱寂,四野無聲。

  所有人都呆滯在那。

  一種說不出的震撼情緒,如野草般在每個人心底蔓延。

  一場被視作彌天大禍的風波,就這般被輕輕松松平息了!

  所有人都有做夢般不真實的感覺。

  “如此漫長的歲月過去,我們鎮守于此,一直都不敢奢望能徹底打敗那一把戰矛,可如今……就這樣被毀了……”

  戰袍男子怔怔,神色恍惚。

  “若那位道友在那一場神秘浩劫降臨時出現,會否……能改寫玄黃星界的歷史?會否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就不會被打碎?那一批神話般的古老人物,會否還可以續寫傳奇?”

  有人喃喃。

  “過往歲月,我們這些侍道者唯一的使命,就是鎮守于此,防止那戰矛脫困,而今,這戰矛忽地就被毀掉,為何卻讓人感到如此……迷惘?”

  有人神色復雜。

  ……這一切,顯得太過匪夷所思。

那些侍道者也注定不可能一時半刻能  夠冷靜下來。

  “洪天尊若在,也不知該作何感想……”

  陸言也愣住了,心中無法平靜。

  “不!不可能!我派的‘神劫戰矛’足可斬神魔,滅界域,怎可能會被這般吞噬?”

  而在蘇奕身上的青銅盒內,響起一道充滿撕心裂肺味道的尖叫。

  到了此時,蘇奕哪可能不明白,神秘女子珞瑤所留的手骨內,所封印的就是秦沖虛的一道殘魂?

  此時,見到這殘魂如此氣急敗壞,蘇奕不禁笑了。

  一縷殘魂罷了,還是被封印的狀態,居然妄想借那一把戰矛的力量,鎮壓自己,竊取輪回,簡直癡心妄想!

  蘇奕傳道出一道意念,“老家伙,待我證道界王境時,再找你算賬。”

  瑩白如雪的手骨內,秦沖虛的殘魂頓時沉默,再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似乎,他也預料到將大禍臨頭!

  蘇奕看了看四周,沒有再耽擱,轉身而去。

  他這次乘興出行,漫步混沌海之上,原本是為了放空一下心神,欲在今日擇機渡劫。

  不曾想,卻碰到了這樣一樁風波。

  而今,風波平息,他自不愿再逗留下去。

  唯一遺憾的就是,那一把戰矛被九獄劍吃了……

  事實上,從那一把戰矛騰空沖出深淵那一剎,蘇奕就察覺到,一直在自己識海中沉寂的九獄劍,竟破天荒地主動蘇醒,并變得激動起來!

  就如嗅到了血腥的鯊魚,饑餓難耐!

  也是在那時,蘇奕從屬于觀主的記憶中,想起一件事。

  很久以前,觀主曾在星空深處的一座神秘禁地中游歷,無意間探尋到一處蘊生著混沌魔氣的池塘。

  池塘內,盛開一朵黑色神蓮。

  蓮花中央,則締結著一抹透著邪乎氣息的黑色劍鋒。

  僅一寸長。

  當時,觀主大為驚奇,正欲出手摘下這朵黑蓮。

  不曾想,這朵黑蓮猛地產生異變。

  其莖稈化作劍身,蓮根化作劍柄,蓮葉化作道圖融入劍身,蓮花則收攏在花蕊中央的那一抹劍鋒之內。

  剎那間,那一朵黑蓮就化作一柄道劍,魔煞滔天,道紋天生,充斥禁忌般的災劫波動。

  可幾乎在同一時間,九獄劍產生異動,破天荒地主動顯現,一舉將這一把黑色蓮劍鎮壓,吞食一空!

  那也是觀主第一次見到九獄劍如此主動。

  事后,觀主才推斷出一件事。

  九獄劍極可能也需要汲取力量,來補足它自身的力量!

  并且,能夠讓九獄劍主動出擊的寶物,明顯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神物!

  也是在這件事之后,觀主曾找尋一些堪稱星空深處最頂級的稀世寶物進行試探。

  可無一例外,根本引不起九獄劍的興趣,完全沒有反應。

  似乎……那些最頂級的稀世寶物,對九獄劍而言,根本不夠資格成為它進補的食物……

  正是想起了這一段往事,讓蘇奕剛才在面對那一把戰矛時,心情有些矛盾,神色有些微妙。

  能被九獄劍視作食物,無疑證明那把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戰矛,的確是一件極為了不得的寶物。

  甚至,稱得上舉世罕見。

  可讓蘇奕感到矛盾的就在這里。

  因為他清楚,這把戰矛終究會被九獄劍吃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