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戰矛所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灰色藤條上,混沌氣息蒸騰,迸發出凌厲霸道的威能,一舉將那一道劫光擊潰。

  十多丈長的劫光,轟然崩碎消散。

  彩衣女子驚魂甫定,俏臉蒼白,抬眼望去。

  就見那手持灰色藤條的,赫然是那個剛才踏海而來的青袍男子!

  “這……”

  她美眸圓睜,難以置信。

  在場其他侍道者也倒吸涼氣。

  那足可對界王境產生致命威脅的劫光,竟被一個玄合境皇者擋住了?

  這簡直匪夷所思!

  轟隆!

  不等眾人反應,深淵下方,劫光暴涌沖出,轟得那座千丈寶塔劇烈搖晃,搖搖欲墜。

  眾人齊齊色變,全力催動禁陣,再不敢分心。

  可這一次,那深淵下方的劫光力量比之前更恐怖了,如爆發的火山般沖出。

  僅僅眨眼間,那座由禁制力量所化的千丈寶塔就出現一道道裂痕,遭受到嚴重破壞。

  而正在運轉禁陣的十三位侍道者,一個個遭受反噬,或唇中咳血,或面色煞白、或發出悶哼、或身影踉蹌。

  整座大陣,都有崩壞的跡象。

  “該死!”

  “怎會這樣?”

  “快傳信請主祭大人出手!”

  那些侍道者皆慌亂,意識到局勢嚴重。

  “還是讓我來吧。”

  就在此時,蘇奕那淡然的聲音響起。

  在他掌中,玄黃造化藤倏爾化作道劍。

  而后,右臂揚起,劍鋒指向天穹處。

  轟隆!

  四面八方,無盡混沌海上空,浩浩蕩蕩的混沌力量似受到召喚般,徹底沸騰,朝蘇奕手中的道劍瘋狂涌來。

  十三位侍道者皆不禁動容。

  “他……竟能掌控和御用混沌海上的本源力量?”

  有人震驚。

  “別忘了,剛才這位道友曾在關鍵時刻救了‘明荷’道友一命。”

  有人低語,說話時,瞥了一眼那彩衣女子。

  “這位道友,的確很厲害!”

  彩衣女子認真回應。

  她對蘇奕充滿感激,可因為要鎮壓那深淵下的劫光,卻來不及好生感謝。

  其他侍道者皆心緒翻騰。

  想起蘇奕剛出現時,不假借任何外物,便凌波混沌海之上,若謫仙般掠來。

  也想起,蘇奕之前在間不容發之際,一擊粉碎劫光,挽救彩衣女子明荷的一幕。

  而此時,在看著他隨手一劍間,就牽引四面八方的混沌本源力量而來,誰還能不清楚,這個曾被他們不在意的皇者,實則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眾人思忖時,蘇奕已縱身上前,揮劍斬下。

  轟——!

  隨著那暗啞古樸的劍鋒斬落,無盡混沌本源力量若九天星河決堤,朝深淵下方斬去。

  虛空紊亂,十方皆顫。

  僅僅一劍,那從深淵下方沖出的劫光,就被轟得潰散,光雨飛灑。

  而那浩浩蕩蕩的混沌力量余勢不減,充斥在劍氣之中,朝深淵下方斬去。

  轟隆!!

  深淵下方,恐怖的碰撞轟鳴聲響徹,彌散出的毀滅威能,讓附近這片天地都在劇烈搖晃,直似要天塌地陷般。

  十三位侍道者心中一顫,一個個倒吸涼氣不已。

  好恐怖的一劍!

  一擊之下,就狠狠壓制住深淵下方的劫光,霸道絕倫。

  “多謝道友相助!”

  那戰袍男子第一個反應過來,抱拳致謝。

  其他侍道者也紛紛出聲,表達謝意。

  他們看向蘇奕的目光,明顯不一樣了。

  “之前,是我有眼無珠,言辭莽撞,冒犯了道友尊威,還望道友見諒。”

  尤其是那黃袍男子,面露一抹羞愧。

  之前,蘇奕曾主動發問,希望了解一些事情。

  可卻被他不耐煩喝斥,讓蘇奕趕緊離開。

  正因如此,黃袍男子感激之余,也不免感到尷尬。

  “舉手之勞罷了,更何況,這一場變故還未結束。”

  蘇奕說著,已邁步來到那巨大的深淵之前,俯瞰而下。

  那十三位侍道者心中一凜,神色重新變得凝重起來,分別掌控禁陣一角,嚴陣以待。

  “對了,你們說這深淵下方的那把戰矛,是在最近半年才開始頻頻異動的?”

  蘇奕隨口問道。

  在他視野中,深淵下方不知有多深,直似通往九幽般,狂暴的劫光若熔漿洪流,在其中翻騰咆哮。

  隱隱約約,能夠看到一把戰矛在其中浮沉。

  但由于距離太過遙遠,顯得極為模糊和縹緲,無法看清楚。

  “不錯。”

  戰袍男子沉聲開口,“在半年前,這處禁地一直風平浪靜,已經近千年不曾發生過異動。”

  “可就在這半年之間,深淵下方的那把戰矛就像受到了刺激,從沉寂中蘇醒了一般,前后已產生過六次異動!”

  “每一次異動,就會掀起狂暴的劫光,試圖沖出這座深淵。”

  “并且,那戰矛產生的威能一次比一次可怕。”

  “直至這一次,深淵下方的異動,完全超乎我們的想象,剛才若非有道友相助,我等注定得付出慘重的代價。”

  說罷,戰袍男子后怕之余,面露慶幸之色。

  蘇奕則陷入沉思。

  半年前,正是他進入仙隕禁區的時候!

  而這半年內,他一直在混沌海那座荒島上潛修,可這深淵下方,那一把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戰矛,卻在頻頻異動!

  這之間,是否有關聯?

  “當初,秦沖虛為輪回而來,并且是依仗這把戰矛,才發動了那一場波及玄黃星界的浩劫。”

  “會否,這把戰矛感應到了我身上所掌握的輪回氣息?”

  蘇奕剛想到這,異變陡生。

  深淵下方,驟然響徹一道驚世般的轟鳴聲。

  那如若熔漿般的劫光在這一刻驟然爆發,直似山崩海嘯,朝深淵上方沖來。

  一眾侍道者無不驚駭,頭皮發麻,怎會這樣!?

  他們在此鎮守無數歲月,還是第一次見到,那深淵下方會產生如此恐怖的異動。

  僅僅那等氣息,就讓他們這些界王亡魂大冒。

  而此時,蘇奕眉頭一皺,感受到一抹冰冷刺骨的殺機,牢牢鎖定自己!

  是那一把戰矛的氣息,從深淵深處掠出,如若蟄伏已久的洪荒兇獸,盯上了自己!

  “果然,此地的異動,是沖著自己而來!”

  蘇奕終于確定了這件事。

  他沒有遲疑,揮動手中道劍。

  混沌海沸騰。

  漫天混沌本源力量奔涌用來,如若天風海雨,匯聚于蘇奕的道劍之間,轟然斬落。

  那一瞬,蘇奕就如這混沌海的主宰,揮劍之間,混沌海的本源力量奔涌而來。

  如臂使指!

  轟隆——

  這片禁地紊亂。

  蘇奕斬出的劍氣,和那熔漿爆發般的劫光碰撞在一起,恐怖的毀滅洪流肆虐,附近虛空都在轟然塌陷。

  十三位侍道者哪敢怠慢,紛紛全力催動禁陣,阻止這等毀滅力量擴散。

  可旋即,他們就色變。

  僅僅是那等戰斗波動,就沖擊得禁陣劇烈動蕩,讓他們一個個難受得快要咳血!

  可想而知,若不是蘇奕擋在前邊,僅僅是這一擊,就足以讓他們這些侍道者付出無法想象的代價!

  “哼!”

  蘇奕眸子變冷,全力出手。

  一道道無匹的劍意騰空而起,牽引著混沌海上的本源力量,朝深淵下方斬去。

  這半年時間的閉關,讓蘇奕將一身的修為徹底融入玄黃母氣的力量,一身靈氣如若混沌般厚重磅礴。

  除此,他這半年里,一直在推演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奧秘,身心之地、意念之間,皆早已能夠和玄黃星界的混沌力量產生奇妙的呼應和契合。

  再加上他手中的玄黃造化藤,本就是玄黃混沌的一截先天靈根,天生可御用混沌本源之力。

  正因如此,縱使蘇奕還不曾證道界王境,可在這混沌海上,卻可以隨心所欲地掌控此地的本源力量。

  這就叫“天地皆同力”!

  很快,在蘇奕全力出手之下,深淵下方沖出的劫光,再次被壓制下去!

  可還不等那些侍道者松口氣,一道穿金裂石般的清吟聲猛地響徹。

  深淵下方,滾滾劫光沸騰,一把縈繞著仙氣的青銅戰矛浮現而出。

  那一瞬,一股毀天滅地的殺伐氣息,隨之擴散而開。

  天穹都在劇烈顫抖。

  混沌海轟然沸騰,混亂不堪。

  十三位侍道者,皆亡魂大冒,心神劇痛,感受到致命的威脅,就如殺身之禍就將來臨。

  混沌海遠處,陸言早已接到消息,正全力朝這邊掠來。

  當察覺到這一抹恐怖無邊的威能波動,這位從太古最初時活下來的洞宇境存在,也不由悚然。

  難道,那把戰矛徹底復蘇了?!

  恍惚間,陸言仿佛又看到當初那一場神秘浩劫爆發時的景象,宛如末日!

  “怎會這樣……”

  陸言焦急,全力前沖。

  他很清楚,若任由那一把戰矛橫空出世,不止混沌海會被毀掉,整個仙隕禁區乃至于當前的玄黃星界,都將遭受一場無法想象的大災變!

  這一刻,

  蘇奕身上,忽地響起一道透著亢奮和得意的笑聲,“哈哈哈,自今日起,輪回當為本座所掌控!”

  聲音,來自神秘女子珞瑤所留的那塊纖秀雪白的手骨中!

  是那個裝作失憶的家伙?

  蘇奕挑眉。

  不等他多想,深淵下方,那把仙氣繚繞的青銅戰矛,裹挾著璀璨浩蕩的劫光,朝深淵上方沖來。

  宛如末日災劫般的毀滅氣息,隨之席卷而開。

  今天3更完畢!

最近因為一些瑣屑事情忙到身心疲憊,等穩定下來,金魚必會再來個5更  別的不說,一路追更的童鞋應該清楚,金魚在更新上,談不上多牛逼,但只要答應的爆發,目前還沒有食言過。8149/9069123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