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閉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雷霆洶涌,電弧交織。

  狂暴的大道本源力量翻騰咆哮,震得天穹都在劇烈顫抖。

  混沌海上,陸言祭出一張獸皮寶物,化作十丈范圍,將他和蘇奕皆遮掩其中。

  偶爾有雷霆、颶風、大道洪流沖擊過來,便被那張獸皮抵消化解。

  “此地的混沌本源力量,當初曾受到那一場浩劫的沖擊,蘊含其中的諸般本源規則力量都已破損嚴重。”

  “否則,就是洞宇境人物前來,也是九死一生的下場。”

  一路上,陸言為蘇奕介紹這混沌海的一些狀況。

  很快,兩人來到一座荒島上。

  這座荒島才數十丈范圍,和礁石也沒區別,光禿禿的,寸草不生。

  “此地相對安全,雖說偶爾會有狂暴的規則力量出現,但已經不足以致命。”

  “在混沌海,分布著不少類似的安全地帶。”

  陸言道,“以前時候,凡是成為侍道者的角色,皆會在這些安全的地方修行,直至證道界王境,才會被送往混沌海深處,鎮守那片禁忌之地。”

  過往歲月中,在試煉之路上闖關失敗的試煉者,只需得到一位主祭的認可,便可成為侍道者。

  蘇奕曾聽靈雀說過,過往歲月中,成為侍道者的強者,已有上百人。

  這上百人中,最初時候大部分是皇者,但成為侍道者之后,隨著日夜在混沌海上修行,大多都已證道界王境!

  但,如今還活著的侍道者,僅僅只有十三人。

  其他侍道者,皆在過往歲月中因為對抗那一場神秘浩劫的氣息而隕落。

  “能否跟我聊聊禁忌之地?”

  蘇奕問道。

  “那地方,至今殘留著當初那一場浩劫的痕跡,最可怕的是,那禁忌之地內,有一件不屬于這個時代的禁忌兇兵,至今還在影響和破壞此地的混沌本源力量。”

  陸言眉梢浮現凝色,“我們這些人,之所以鎮守于此,大半原因就在于,需要時刻鎮壓那一件兇兵。”

  “那件兇兵莫非是一把戰矛?”

  蘇奕忽地道。

  陸言一怔,點頭道:“不錯,那把戰矛,就是由那個名叫秦沖虛的恐怖存在所留。”

  秦沖虛,曾橫跨時光長河而來,發動一場波及玄黃星界的浩劫。

  而蘇奕曾在那塊珞瑤所留的手骨中,看到過一幕畫面,畫面中就曾顯現出,在秦沖虛身前,懸浮著一柄仙光氤氳的戰矛!

  “這把戰矛的力量,至今都不曾被磨滅?”

  蘇奕不禁感到意外。

  陸言搖頭,神色凝重道:“當年,洪天尊曾推測過,這把戰矛的來歷,超乎想象的恐怖,當初那個秦沖虛之所以能夠發動那一場浩劫,就和這把戰矛有關!”

  “過往歲月中,我們也曾試圖徹底將這把戰矛鎮壓,勘測這件兇兵的秘密,可至今都不曾成功。”

  說到這,陸言神色復雜,聲音低沉道,“反倒是為了鎮壓這把戰矛,在過往那段歲月里,陸續有侍道者為此喪命……”

  蘇奕道:“此地距離那混沌禁區還有多遠距離?”

  他被勾起了好奇心,想看一看,那把仙氣彌漫的戰矛,究竟是什么來歷,是否能從中窺破一些玄機。

  “尚有八千里之遙,路途之上危險重重,動輒會有粉身碎骨的可能。”

  陸言道,“以前時候,老孔雀負責接送侍道者前往那處禁地,可現在老孔雀他……”

  說著,他不由喟然一嘆。

  蘇奕微微頷首,道:“明白了。”

  又閑談了片刻,蘇奕想起一件事,道:“我有兩名同伴,同樣已擁有踏足試煉之路闖蕩的資格,若是可以,我希望道友可以接引他們前往。”

  陸言怔了一下,旋即笑道:“我知道他們兩人,些許小事,交給我便可。不過,我可要提前說一聲,無論是誰,必須按規矩行事。”

  蘇奕點頭。

  他當即拿出蒼青之種,喚出藏于其中的天夭魔皇和孟長云,把這件事告訴兩人。

  兩人皆痛快答應,充滿期待。

  蘇奕叮囑道:“若是闖關失敗,切莫做任何選擇,留在原始秘地等我回來。”

  他可不想讓天夭魔皇成為侍道者。

  陸言笑著保證道:“道友放心,我自會給予兩位道友庇護,不至于讓他們遭受危險。”

  很快,陸言便帶著天夭魔皇和孟長云一起離開混沌海。

  只剩下蘇奕一人,留在了這座荒島上。

  四面八方,大道規則所化的海浪洶涌,天海之間,滾滾混沌霧靄蒸騰翻滾,壯闊蒼茫。

  蘇奕隨手拎出藤椅,舒服地躺在了其中。

  之前,和麻衣老者孔慎對戰,雖只寥寥三劍,卻也讓他修為消耗嚴重。

  此刻一放松下來,一股疲憊之意不由涌上全身。

  “如今的我,憑借玄墟奧義,或許能和歸一境皇者對抗,但……要殺死對方,卻絕非易事。”

  “不過,有了玄黃造化藤之后,當可滅殺類似金熾這等執刑者。”

  “若是對上孔慎這等洞宇境界王,就是憑借玄墟奧義、玄黃造化藤、以及九獄劍的氣息,全力以赴去出手,最多也只能傷到對方……”

  “除非不顧一切拼命,否則,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蘇奕在腦海中回顧之前的戰斗,在印證自身的實力。

  跨境界殺敵,說來容易,實則難比登天。

  更別說橫跨一條道途去殺敵,放眼古今未來,能夠辦到這一步的,絕對是鳳毛麟角。

  以蘇奕如今的底蘊和道行,能夠輕松斬殺同壽境界王,已堪稱驚世駭俗,擱在星空深處,都算得上萬千年難得一見!

  至于和歸一境、洞宇境界王對抗,僅憑他當今的修為,明顯力有不逮,差距太大了。

  必須動用玄墟奧義這等禁忌之道、玄黃造化藤這等混沌神物、以及九獄劍這等大殺器,才能與之抗衡。

  蘇奕拿出一壺酒,一口一口抿起來。

  那出現在命運長河上的身影曾說,玄墟奧義談不上多厲害。

  可現在蘇奕哪會不明白,那身影的言辭明顯太謙虛了,似此等大道,怕是放眼整個東玄域,都找不出多少可比擬的!

  同樣,輪回奧義也遠非尋常可比。

  甚至,論玄妙的話,并不比玄墟奧義差!

  “歸根到底,是我對輪回的參悟只算初窺門徑,而不曾真正將這等大道奧義盡數掌控。”

  “玄墟奧義也同樣如此。”

  “這兩種禁忌之道,皆不是前世的我所擁有,不過越如此,也越顯現出,這一世我所求索的劍途,也注定和前兩世截然不同。”

  “如此就夠了。”

  蘇奕仰頭將壺中酒一飲而盡,長身而起,開始行動起來。

  他袖袍揮動,數十種神料呼嘯而出。

而后,花費  了將近半天的時間,蘇奕在這座荒島上布設了一座禁陣。

  此陣兼具聚靈、掩蔽、防御三種妙用。

  隨著運轉此陣,蘇奕和腳下的整座荒島似一下子憑空消失,完全沒有了痕跡。

  而這天地間的混沌霧靄,則似受到牽引般從四面八方奔涌而來,化作漏斗似的漩渦,轟然垂落。

  而在大陣內,蘇奕盤膝而坐,周身氣機沸騰,峻拔的身影若燃燒的洪爐般,吞噬源源不斷涌來的混沌氣息。

  那是最為古老純正的玄黃母氣!

  對如今的蘇奕而言,隨時都能去證道界王境。

  可最終,他按捺住了,決定在這混沌海上徹底靜修一番,梳理三世道業,熔煉大道,沉淀心境。

  自轉世至今,他的道途雖穩扎穩打,步步為營。

  可從凡俗武夫之境,到如今的皇極境,也才僅僅花費三年多的時間而已。

  這一路雖然遇到了諸多兇險和坎坷,但卻并不曾遇到多少生死考驗和磨難。

  一切,都因為他擁有前世之閱歷,以及九獄劍。

  蘇奕很清楚,要超越前世,蹚出一條更高的劍途,就斷不能一直拘泥于前世的閱歷。

  更不能對九獄劍產生多少依賴!

  這也是為何,從覺醒今世記憶那一刻起,他在修煉上對自己的要求無比苛刻的原因所在。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外力,終究是外力。

  唯有自身所擁有的,才足以依仗!

  這并非是抵觸和排斥外力,而是看破外力和本我,讓外力為己所用,而非讓自己依賴于外力!

  恰似君臣之道,自身是君,外力是臣。

  作為君王,怎能讓臣子僭越?

  這天起,蘇奕開始在這座荒島上閉關。

  山中無甲子,寒歲不知年。

  匆匆已是半年過去。

  原始秘境。

  一座懸浮在紫色雷云上的宮殿前。

  “有勞道友幫我護法。”

  天夭魔皇朝陸言稽首見禮。

  她已闖過試煉之路,最終止步在第三關前。

  雖不曾通關,可也獲益匪淺,得到了一些機緣和造化。

  而最近這段時間,她一直在陸言的這座宮殿前潛修,時至如今,已牢牢抓住一抹證道契機。

  原本,她打算等蘇奕返回,請蘇奕為她護法。

  可半年過去了,蘇奕卻杳無音訊,而她的修為已再無法壓制住,必須盡快破境。

  “好”

  陸言痛快答應,笑道,“其實,我心中已有預感,以你的底蘊和道行,足可十拿九穩。”

  “以小老之見,天夭道友在玄合境中的底蘊,足以震古爍今,擱在星空深處,也是萬中無一,而今證道破境,自可扶搖而上。”

  孟長云也連忙笑著開口。

  天夭魔皇微微頷首。

  她沒有再說什么,漂亮的星眸遙遙看向天穹處。

  劫云洶涌,萬象寂靜。

  無數年的等待,無數次的徘徊和煎熬,這一場同壽境大劫,終于……來了!

  當天。

  天夭魔皇渡劫證道,踏上登天之路,一舉筑就同壽境道行!

  其底蘊之雄厚,才情之卓絕,令陸言這等太古最初時活下來的洞宇境大能,倍感驚艷。

ps:先送上一更,晚上6點前爭取再來個2連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