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手骨主人的身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原來……我這無數歲月所仇恨的,全都是一廂情愿……”

  被洪天尊稱作孔慎的麻衣老者,此時眼神呆滯,蒼老的容顏變幻不定。

  心有魔債,到頭來,卻是一場空!

  這打擊太沉重,讓麻衣老者的道心都在劇烈動蕩。

  “老孔雀!快醒來!”

  玄袍男子大喝,聲音透發直抵心神的大道力量。

  他看出,麻衣老者心境快要出問題!

  可麻衣老者卻置若罔聞。

  “這一關,需要他自己來渡,別人可幫不上忙。”

  蘇奕隨口道。

  這時候,麻衣老者忽地轉身,眸子看向蘇奕,怔怔說道:“之前,你曾言,我的劍道,不過如此,甚至,不屑與我再動手,這究竟是何意?”

  玄袍男子一怔,沒想到都這時候了,老孔雀竟忽地談起這件事。

  卻見蘇奕淡淡道:“身為劍修,心有所執,執的是自身之劍途,而非恩怨情仇,過往漫長歲月中,你心有魔債,就像一直把自己關在樊籠之內,進退不得,處處受困,似此等劍道,自然不堪入眼!”

  “若換做我是洞宇境修為,似你這般對手,都不夠資格讓我出劍。”

  一番話,毫不客氣,一針見血。

  麻衣老者渾身震顫,神色變幻不定。

  “道友,你就不能說些好聽的?”

  玄袍男子焦急。

  蘇奕微微搖頭,道:“正視自己的心境,才能斬樊籠,滅魔債,一舉從困頓中超脫。若非念他尚有三分劍修風骨,我都懶得這般點撥于他。”

  玄袍男子一呆。

  還不等他反應,麻衣老者神色慘淡,喃喃道:“誤入歧途,終成魔債,哈……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狀似瘋癲,踉踉蹌蹌朝前行去,越走越遠。

  玄袍男子徹底色變,這老孔雀,心境難道徹底壞了?

  “莫要阻攔他。”

  洪天尊嘆道,“正如蘇道友所言,這一關,當由他自己來渡,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蘇奕道:“他沒有丟掉身為劍修的風骨和底線,應該不會出大問題,反倒是,若能真正勘破這一關,或許能在劍道上另有突破。”

  玄袍男子登時默然。

  一個玄合境皇者,卻在評點一位洞宇境界王的心境問題,這若擱在之前,玄袍男子非當做笑話看待不可。

  但現在,他已經意識到,這根本不是笑話。

  這個名叫蘇奕的皇者,論眼界和見識,甚至讓他這等界王都感到不如!

  很快,麻衣老者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我的意志力量已撐不了太久,道友可有事情要問詢?”

  洪天尊眼眸看向蘇奕。

  蘇奕道:“我心中的確有一些困惑,希望能得到道友的解答。”

  洪天尊微微頷首,笑道:“樂意之至。”

  半刻鐘后。

  通過和洪天尊對談,蘇奕總算明白了一些事情。

  第一,當年那個曾橫跨時光長河而來的白袍男子,自稱名叫秦沖虛。

  此人不屬于這個時代,疑似來自一個名喚“幻之紀元”的時空界域。

  第二,那塊手骨的主人,的確就是洪天尊口中的“前輩”。

  洪天尊也不清楚這位“前輩”的來歷。

  他只知道,那位前輩自稱“珞瑤”,一直守在幽冥輪回之中,沒有人知道,她為何要守在那。

  而談起和珞瑤相識的事情,則更久遠了。

  早在洪天尊尚未曾證道界王境時,曾受到幽冥帝君的邀請,前往幽冥界做客。

  也是在那時候,洪天尊在幽冥地府中,見到了被幽冥帝君畢恭畢敬視作“前輩”的珞瑤。

  后來,洪天尊才知道,連幽冥帝君都不知曉那位珞瑤前輩的來歷!

  由此,可想而知這個珞瑤的神秘。

  而談起珞瑤時,洪天尊神色間也毫不掩飾敬慕和尊重,視珞瑤為“大道領路人”!

  直至那一場神秘的浩劫爆發后,正是珞瑤在最后時刻出手,一舉重挫那個不屬于這個時代的“秦沖虛”!

  而珞瑤也在此戰中,斷掉一只手。

  按照洪天尊的說法,當時,珞瑤遭受到時光長河的沖擊,疑似被某種不詳的禁忌力量盯上,在擊潰秦沖虛之后,不得不第一時間撤離。

  而在撤離前,她把那只斷手留下,告訴洪天尊,以后她自會回來取回這只斷手。

  那斷手,便是如今封印在青銅盒內的那只雪白纖細的手骨。

  至今,洪天尊都想不出,珞瑤去了哪里,又何時才會歸來。

  得知此事的來龍去脈,蘇奕也愈發感覺到,這名喚珞瑤的女子的確太過神秘。

  并且,實力還超乎想象的強大,能夠撕裂天幕,殺入時光長河!

  連那名叫秦沖虛的恐怖角色,都被她重挫!

  第三件事,那位當初在那一場浩劫之下避禍的幽冥帝君,雖最終保全了輪回奧義,卻終究沒能逃過此劫,身隕道消。

  原因很簡單,他在最后時刻,于心不忍,毅然選擇返回,和洪天尊一起去對抗那一場浩劫。

  最終,無論是洪天尊,還是那位幽冥帝君,皆齊齊在浩劫之下遭難!

  這個真相,洪天尊沒有告訴麻衣老者孔慎,否則,怕是會讓孔慎的心魔徹底發作!

  畢竟,孔慎的心魔,就和仇視幽冥帝君當初不曾對抗那一場浩劫有關。

  若得知幽冥帝君那慷慨赴死般的壯舉,可想而知,會對孔慎造成何等嚴重的打擊。

  可惜,時間無多,在談過這些事情后,洪天尊的意志法相明顯已支撐不住,趨于崩碎消散的邊緣。

  在這最后時刻,洪天尊踟躕了一下,問了蘇奕一件事。

  “道友……是否從輪回中爭渡而來?”

  蘇奕不曾隱瞞,點了點頭。

  “果然如此……”

  洪天尊釋然之余,告訴蘇奕一樁秘辛。

  哪怕在太古最初時,由幽冥帝君掌控輪回,也一直受到制約,不曾真正開啟過輪回之路!

  其中緣由,疑似和諸神契約有關,也疑似和那位神秘的珞瑤前輩有關。

  而這,也等于在告訴蘇奕,哪怕是從太古最初時算起,時至今日,唯有蘇奕一人,曾開啟輪回路,于輪回中爭渡歸來!

  “可以預見,珞瑤前輩歸來之日,定會和道友相見,到那時,或許就能揭開道友內心的一些困惑。”

  洪天尊輕語。

  他希望蘇奕能好好保管那塊手骨。

  最后,洪天尊的意志法相消散了,他把自己的傳承也留了下來,請蘇奕帶走,不至于讓傳承斷絕。

  “天尊大人……”

  玄袍男子面露傷感之色,悵然若失。

  他意識到,隨著洪天尊這一道意志力量消失,以后怕是再也難見到了。

  靈雀也哀嘆不已。

  蘇奕談不上多感慨,心中只是有些遺憾。

  因為內心還有一些困惑,不曾得到解答。

  若時間充足,甚至可以去和洪天尊聊一聊那凌駕于界王境之上的道途。

  可惜,洪天尊的意志力量在漫長歲月的沉寂中,早已被消磨嚴重,能支撐到如今蘇醒,都很不容易。

  收起洪天尊的傳承力量,蘇奕長吐一口濁氣,決定前往混沌海潛修。

  “我來帶道友前往。”

  玄袍男子當即主動請纓,親自帶路。

  行動前,玄袍男子叮囑靈雀去照看麻衣老者孔慎。

  試煉之路四大關卡,是由規則力量所化的一方秘境世界。

  通過試煉之路,也讓蘇奕獲益匪淺。

  在第一關,獲得一顆堪稱曠世神藥的“蟠桃”。

  第二關,獲得玄黃造化藤、參悟化生、飛光、玄禁三種堪稱至高的大道奧義。

  第三關,得到神秘女子珞瑤的手骨。

  第四關,帶走包括洪天尊在內的一批神話人物的大道傳承,并知悉和那一場神秘浩劫有關的諸多秘辛!

  而現在,蘇奕打算徹底潛修一番,沖擊界王境。

  天地昏沉,萬象枯竭。

  仙隕禁區深處,到處是荒涼、灰暗、破敗的景象。

  前往混沌海的路上,蘇奕也是了解到,玄袍男子名喚“陸言”,是洪天尊麾下的強者之一。

  不過,在當初那一場神秘浩劫之下,只有他和麻衣老者孔慎兩人活了下來。

  在過往歲月中,兩人一直秉持洪天尊的意志,遵循洪天尊所立的規矩,鎮守在這仙隕禁區深處。

  交談時,遠處天地間忽地響起一陣沉悶如雷的轟鳴,激蕩天地間,震得四方虛空皆顫。

  抬眼望去,一片浩瀚無垠的雷霆汪洋,出現在遠處天地間。

  那里混沌霧靄蒸騰翻滾,狂暴的雷光電弧閃爍,景象恐怖。

  “道友,那就是混沌海,由玄黃星界所遺留的一股混沌本源力量所化。”

  玄袍男子陸言神色復雜,輕嘆道,“當初對抗那一場神秘浩劫的主戰場,就位于此地,許多震爍天下的神話人物,都是在當時喪命在了這片海域之中……”

  蘇奕抬眼凝望,內心也不由震撼。

  那浩瀚的混沌海之上,到處彌漫著厚重磅礴的玄黃母氣!

  無數古老原始的大道規則力量,似層層疊疊的浪潮一般翻騰起伏,雷霆激蕩,颶風肆虐,諸般充斥毀天滅地氣息的大道異象隨之涌現,也讓那片海域變得狂暴而危險。

  “不過,這些都是陳年往事,走吧,我帶你前往一處安全的地帶修行。”

  在陸言帶領下,兩人徑自朝混沌海掠去,身影很快便消失不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