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洪天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妙緣神山上亂糟糟的。

  一眾太古最初時的神話人物,爭吵愈發激烈。

  這讓蘇奕都感覺有些怪異。

  至于玄袍男子和靈雀,都早已呆滯在那。

  這……這是不是顯得太不矜持了?

  忽地,一個須發皆白的赤袍老者開口,道:“諸位都別爭了,不如都亮出各自的至強傳承,由那位道友自己來選便是。”

  此話一出,頓時得到許多人附和。

  不過就在此時,蘇奕則忽地出聲,道:“各位能否聽我一言?”

  交談聲頓時停止。

  在場所有目光都齊刷刷看向蘇奕。

  “道友但講無妨。”

  赤袍老者含笑道,神色和藹親善。

  這看得玄袍男子眼睛發直,這赤袍老者,是太古最初時一等一的絕世魔尊,殺人不眨眼,兇威震世。

  可現在,卻一副慈眉善目,低調謙和的姿態!

  蘇奕拎著酒壺,輕聲道:“諸位別怪我說話直接,從一開始,我便對你們的傳承并不感興趣。”

  眾人面面相覷,皆有措手不及之感。

  玄袍男子和麻衣老者都不禁愕然,多看了蘇奕一眼。

  被這般垂青,換做任何試煉者,怕是早已欣喜若狂。

  可現在,蘇奕卻似并不感興趣!

  氣氛悄然沉悶起來。

  “我有我的劍途,并且知道自己要什么,不需要什么,所以,諸位的好意,我心領了。”

  蘇奕說著,微微拱手,以示謝意。

  一陣嘆息聲響起。

  有人忍不住道:“道友若認為,我等的傳承,皆入不得你的法眼,那洪天尊的傳承,是否能打動你?”

  蘇奕不假思索搖頭,道:“錯了,并非你們的傳承入不了我的法眼,而是我自求我道,和傳承高低無關。”

  那些神話人物皆神色復雜。

  誰也沒想到,他們都已主動到這等地步,可不曾想,到頭來卻是熱臉貼冷屁股!

  也是此時,玄袍男子和麻衣老者才終于敢確信,蘇奕是真的對那些神話人物的傳承不感興趣。

  而非故作姿態!

  這讓兩者皆怔然,心緒翻騰。

  尤其是麻衣老者,內心涌起說不出的苦澀,就好像……遭受到了畢生最大的挫敗,神色都黯然下去。

  而此時,一道醇厚威嚴的聲音忽地響起:

  “爾等覺得,以這位蘇道友的闖關成就,還需要你們的傳承嗎?”

  伴隨聲音,妙緣神山震顫,周天規則若雷霆交織,繽紛的光雨流轉間,勾勒出一道瘦削身影。

  一襲寬袖長袍,長發披散,相貌清奇,隨意立著,便似執掌乾坤,口銜日月的主宰般。

  “天尊大人!”

  玄袍男子渾身一震,罕見地失態,失聲叫出來。

  麻衣老者也如遭雷擊,老臉滿是恍惚。

  旋即,兩者齊齊見禮!

  就連那只靈雀,都激動得撲棱著翅膀,大叫道:“太好了,太好了,天尊大人的意志復蘇了!”

  “見過道友。”

  妙緣神山上,那三十六個神話人物的意志力量紛紛見禮。

  一下子,襯得那長袍男子身份愈發超然。

  洪天尊!

  蘇奕一眼就認出來。

  之前時候,他曾從那塊神秘手骨中,看到過對方。

  只不過當時的洪天尊,負傷嚴重,軀體殘破,顯得無比落魄和凄涼。

  而現在的他,明顯是由意志力量所衍化,將其生前的容貌和氣質盡顯出來。

  “諸位無須多禮,且先冷靜想一想我說的話。”

  洪天尊開口。

  那些神話人物皆默然。

  而洪天尊的目光,則看向蘇奕,笑著拱手道:“道友定然已知曉我的身份,遺憾的是,未能以本尊相見,還望擔待。”

  這樣的態度,完全是把蘇奕當做平輩對待,且言辭間頗為客氣!

  玄袍男子和麻衣老者皆愈發感到有些懵。

  以洪天尊的身份,何須如此?

  “擔待談不上,我大概已了解你當初的境況,對你也頗為欽佩。”

  蘇奕抱拳還禮。

  這位洪天尊,是太古最初時最耀眼的蓋世傳奇,也是玄黃星界唯一一個曾在洞宇境層次沖擊過更高道途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他曾率領一眾強者,對抗那一場神秘浩劫!

  僅憑這些,已足以讓蘇奕敬重三分。

  “哈哈,能得道友欽佩,吾心甚喜。”

  洪天尊爽朗大笑。

  “道友,我等想明白了。”

  很快,一個神話人物開口,感嘆道,“我等當年在玄合境時,論及對道途的求索,皆遠不如這位蘇道友。”

  “此等情況下,我等縱使曾踏足洞宇之境,可這一身傳承,注定不如蘇道友自身之道途。”

  這番話一出,其他神話人物皆點頭不已。

  一個二十余歲的年輕人,卻能在叩心關考驗中,讓道心不曾受到任何影響。

  能夠登臨觀玄山之巔,一眼看盡三千道碑之玄機。

  能夠在大道爭鋒中,點亮一百零八顆星辰。

  更能夠在這妙緣神山之前,劍撼洞宇境劍修!

  似這般人物,擱在太古最初時,何人可及?何人可比?

  足可稱得上舉世無雙!

  一個羽裳女子語氣帶著欽佩之意,道:“我們所有人都認為,蘇道友以后之成就,定會在我等之上。”

  眾人皆含笑點頭。

  忽地,那赤袍老者神色鄭重道:“蘇道友,老朽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道友能成全。”

  蘇奕道:“說來聽聽。”

  赤袍老者道:“老朽希冀畢生所求索的大道傳承,可以重見天日,不至于徹底消亡于歷史長河中,故而,懇請道友幫忙,將老朽的大道傳承帶走,不至于讓薪火就此斷絕。”

  說罷,他神色莊肅地朝蘇奕躬身行禮。

  蘇奕略一思忖,道:“也罷,我答應便是。”

  頓時,其他神話人物皆心動,紛紛出聲,希望蘇奕可以幫他們帶走大道傳承。

  這一幕,看得那玄袍男子和麻衣老者又是一陣瞠目結舌,還能這樣!?

  蘇奕最終沒有拒絕。

  幫人傳道授業罷了,對他而言,并非難事。

  更何況,若能讓這一批神話人物的傳承重現天日,對整個大荒天下而言,也是莫大的好事。

  “多謝道友!”

  “多謝道友!”

  ……一道又一道充滿感激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

  那些神話人物皆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如若解脫一般,身影一個個消散不見。

  而在他們各自的傳承道碑上,則有一個個大道光團浮現而出。

  那是他們各自畢生的傳承之力!

  隨著洪天尊袖袍一拂。

  這三十六個大道光團頓時如長了翅膀般,朝蘇奕掠去。

  蘇奕抬手收了起來。

  “孔慎。”

  洪天尊目光看向麻衣老者。

  麻衣老者默默跪伏于地,道:“天尊大人,屬下已明白您要說什么,愿意領罰!”

  洪天尊長聲一嘆,道:“你不曾違逆我當年立下的規矩,我又怎會苛責于你?只不過,你今天的舉動,實屬不該。”

  麻衣老者以頭叩地,聲音沙啞道:“天尊大人,屬下自知犯錯,但,并不后悔。”

  “當年您曾說過,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唯獨缺了輪回規則,若能補全,當有阻擋那一場浩劫的希望。”

  “可……作為您當年的摯友,幽冥帝君明明已經應允,在對抗那一場神秘浩劫時,會親自赴戰,可最終……他卻沒有出現!”

  說到這,麻衣老者的聲音明顯激動起來,“若非如此,您當初……怎可能敗在那一場浩劫之下?這玄黃星界天下無數眾生、以及那無數修士和勢力,又怎可能……徹底消散于世?”

  聲音中,已帶上毫不掩飾的恨意和怨氣。

  玄袍男子見此,神色很復雜,這……就是老孔雀的心魔!

  而蘇奕這才意識到,為何麻衣老者會那般敵對和仇視自己,原來這一切,都和輪回有關!

  “你說錯了。”

  洪天尊喟嘆,“當年那一場對抗浩劫的廝殺,你并不曾參與,故而并不清楚真相。”

  “真相?”

  麻衣老者怔住。

  “不錯,這件事,本來是一樁機密,牽扯到一位神通廣大的前輩,故而,我才會對你們進行隱瞞。”

  洪天尊輕語,眸子泛起追憶之色。

  蘇奕心中一動,前輩?

  洪雨樓口中的這位前輩,莫非就是那塊手骨的主人?

  就見洪天尊繼續道:“既然那一段黑暗的歷史都已消失無數歲月,我也無須再隱瞞。”

  這一刻,蘇奕、玄袍男子、靈雀和麻衣老者皆露出傾聽之色。

  “那一場神秘浩劫,是由一位不屬于這個時代的大人物所發動,最終的目的,并非為了毀掉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也并非時針對我洪雨樓而來。”

  洪天尊眉梢浮現一抹凝色,“而是為了輪回!奪不走,便將其毀掉!”

  場中一陣騷動。

  蘇奕也不由挑了挑眉。

  “正因如此,我在一位前輩的授意之下,提前通知當時的幽冥帝君,讓其攜帶幽冥錄和六道盤等禁忌神器,離開玄黃星界避禍。”

  洪天尊長吐一口濁氣,道:“還好,當初提前做了這個準備,否則,毀掉的就不止是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恐怕連輪回……都也難以保存下來。”

  眾人聽罷,皆怔住,心緒翻騰。

  這個真相,談不上多曲折,可卻完全出人意料。

  因為誰都沒想到,當初那一場幾乎毀掉玄黃星界周天規則,讓世間就走向凋零和沒落的神秘浩劫,竟是沖著輪回而來!

  請:m.3zmm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