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浩劫幕后的真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只仙氣氤氳的雪白手骨,靜靜擱在青銅盒內。

  神秘中透著一絲詭異滲人的味道。

  僅僅只看著,蘇奕就感到撲面而來的壓力。

  他的神魂隨之悸動。

  恍惚間,他看到一幕畫面。

  一片被末日劫光籠罩的世界中,一眾如若神魔般的身影在征戰,漫天法寶呼嘯,無數秘法神通爆綻神輝,席卷天地。

  血雨滂沱。

  天塌地陷。

  無數生靈在絕望中逝去。

  一條條如若蒼龍般巨大的周天規則力量,從天穹處轟然崩碎,墜落大地之上。

  “諸神契約,不可違逆!”

  有冰冷威嚴的大喝聲,轟隆響徹天地間,似主宰下達旨意。

  每一個字響徹,那片天地就隨之猛地巨震,不知多少山河傾塌,多少生靈被活生生震死。

  蘇奕抬眼“望”去。

  卻只勉強看到,那天穹之上,立著一道虛幻般的偉岸身影。

  那人立足空明的時光長河之上,身著白袍,身前懸浮一柄仙光氤氳的戰矛,如若萬古不朽的真仙,橫跨時空而來。

  可那一道身影要過遙遠,再加上佇足時光長河之上,無法看清楚面容。

  可隨著他出手,無盡劫光爆發,降臨那片世界。

  那些如若神魔般征戰的身影,皆遭受重創,許多都在劫光中魂飛魄散。

  “依照當初的契約,不屬于這個時代的力量,不允許插手這個時代的大道興替,你……越界了!”

  猛地,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就見,一只纖細白皙的玉手,忽地撕裂長天,探入那一條時光長河之上,一巴掌朝那一道偉岸身影抽去。

  時光長河劇烈翻騰,浪潮迸濺。

  如若要滅世般的力量波動,在時光長河上爆發,白茫茫的光,將那里完全淹沒。

  剎那間,這一幅畫面猛地崩碎。

  還不等蘇奕回神,又一幅畫面映現而出——

  只不過,和剛才完全不一樣了。

  這是一片殘破凋零的崩壞之地,一個軀體殘破,負傷嚴重的男子,蹲坐廢土之上。

  在他身上,兀自有觸目驚心的劫光在縈繞,在侵蝕他一身的生機。

  可他卻并不理會,動作艱難地把一截纖細雪白的手骨,小心翼翼地收進了青銅盒內。

  “什么諸神契約,他們是害怕……有人再演輪回……”

  沙啞低沉的喃喃自語聲響起。

  那負傷慘重的男子,懷抱著青銅盒,獨自坐在那,神色悵然。

  “可惜,我洪雨樓怕是再無法替前輩守護這塊仙骨了……”

  “但我相信,前輩早晚會歸來,得償所愿!”

  畫面至此消散不見。

  蘇奕則陷入沉思中。

  一只靜靜擱在青銅盒內的手骨,卻讓自己看到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畫面。

  第一幅畫面,浩劫降臨,天塌地陷,萬道崩殂!

  無數生靈灰飛煙滅,諸般堪比神魔的強大修士,也在無盡劫光中潰敗如潮。

  這一切,皆來自一個神秘人物。

  一個佇足時光長河之上的白袍男子!

  此人以諸神契約為名義,發動一場浩劫!

  但最終,一只纖細白皙的玉手探出,和這白袍男子開戰。

再結合第二幅畫面看  到的景象,讓蘇奕瞬息間就有了許多想法。

  洪雨樓!

  此人極可能就是靈雀口中的“洪天尊”。

  那被收入青銅盒的手骨,極可能就是曾撕裂天幕,殺入時光長河,與那白袍男子開戰的那只纖細玉手。

  玉手的主人,必然是洪雨樓口中的那位“前輩”!

  這位“前輩”的真容,自始至終不曾顯露在畫面中,無疑顯得極為神秘。

  至于那腳踏時光長河,宛如不朽真仙般的白袍男子,當不屬于這個時代!

  而在亙古以前,玄黃星界所爆發的那一場神秘浩劫,極可能就出自這白袍男子的手筆。

  當想到這,蘇奕不由皺眉。

  最初時的玄黃星界,極盡璀璨和鼎盛,誕生過一大批神話人物,被譽為星空萬道的祖源之地。

  可在遭受那一場神秘浩劫之后,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都破損,徹底陷入破敗之中。

  從那之后,世間再沒有登天之路!

  以前,蘇奕還在思忖,那一場神秘浩劫究竟是什么來歷。

  現在,他隱約已明白了。

  一個不屬于這個時代的白袍男子,橫跨時光長河而來,以諸神契約為名義,發動一場堪稱禁忌的浩劫,一舉毀掉了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

  而按照洪雨樓的說法,這白袍男子真正的意圖,實則是不允許這世間再出現輪回!!

  “這手骨莫非……來自真正的仙人?”

  此時,靈雀眼神呆滯,明顯也被驚到,喃喃出聲。

  它明顯沒有看到蘇奕所見的畫面。

  “你也不知道這塊手骨的來歷?”

  蘇奕問道。

  靈雀搖頭,“我終究只是規則所化,所了解的事情有限。”

  蘇奕想了想,道:“洪天尊的本名,是否叫洪雨樓?”

  靈雀道:“正是。”

  “當初在那一場神秘浩劫之下,他究竟是生是死?”

  “疑似……已經仙逝……”

  靈雀喟嘆。

  蘇奕挑眉道:“疑似?也就是說,你也不清楚他是否真正隕落?”

  靈雀反問道:“你覺得,若洪天尊還活著,為何至今不曾顯現蹤跡?”

  蘇奕不再多問。

  他已看出來,這靈雀并不清楚,當年那一場神秘浩劫爆發的真相。

  “我闖過了這點星一關,卻得到了洪雨樓所留的這樣一塊手骨……還真是奇怪……”

  蘇奕輕語。

  他想起之前見到的畫面中,洪雨樓曾言,那位“前輩”早晚會歸來!

  無疑,洪雨樓似乎很確信,這手骨的“主人”以后會出現!

  “你怎么能直呼洪天尊的名諱?”

  靈雀有些不樂意,呵斥了蘇奕一句。

  蘇奕沒有理會。

  他似下定決心般,探手去拿青銅盒內的那塊手骨。

  仙光蒸騰,把蘇奕的手狠狠震開。

  蘇奕當即運轉一身修為,再次動手。

  結果,又一次被震開。

  蘇奕掌指都隱隱作痛,不由愈發驚訝。

  這塊手骨蘊含的力量,竟是超乎想象的恐怖!

  靈雀很不厚道吭哧吭哧笑起來,道:“這獎勵雖然被你所得,可看起來……那塊仙骨并不認可你啊。”

  “我何須一塊骨的認可?”

  哂笑。

  他再次出手。

  只不過這次,已動用上輪回奧義。

  頓時,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那潔白如雪的手骨猛地顫抖起來,仙霞流轉,燦然生輝。

  當蘇奕的指尖碰觸到這手骨那一瞬。

  一股冰冷神秘的力量,轟然涌現。

  恍惚間,蘇奕看到了一枚神秘的禁印,形似一方道壇,燦若仙金澆筑,神秘的禁印內,隱隱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其中。

  “輪回!”

  猛地,那神秘禁印顫抖,仙光蒸騰,那模糊的身影似要掙扎走出,顯得很激動。

  “你是何人?”

  蘇奕以神念問詢。

  他也很吃驚,沒想到那神秘的手骨內,竟留有這樣一道神秘的秘印。

  “我……”

  那模糊的身影怔住,“是啊,我……是誰?”

  聲音透著說不出的惘然。

  旋即,模糊的身影猛地抱住頭顱,似無比痛苦般,“為何,為何我什么都記不起來了?究竟是誰,將我封印于此?”

  蘇奕挑眉,道:“你可認得洪雨樓?”

  那模糊身影搖頭,“他是誰?莫非和我有關系?”

  蘇奕不禁失望,一眼看出,這模糊身影疑似只是一道殘魂,并且還失憶了!

  “你為何能認出輪回?”

  蘇奕再問。

  “輪回……輪回……”

  那模糊身影在唇中不斷重復這兩個字。

  最終,他痛苦說道:“我想不起來了!!怎么會這樣……對了,你一定知道我是誰,對吧?”

  模糊身影霍然抬頭,從那如若道臺般的神魂秘印內看向蘇奕,聲音中透著期待。

  也是這一瞬,蘇奕腦海中忽地浮現出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立在空明的時光長河中,一襲白袍,身前懸浮著一把仙光繚繞的戰矛,傲岸如主宰!

  “難道是那家伙?”

  蘇奕眼眸微瞇。

  他想起之前看到的畫面中,這塊手骨的主人曾出手,撕裂天幕,殺入時光長河,與那白袍男子廝殺。

  若他推測是真,那么這手骨內所封印的那一縷殘魂,極可能就來自這那個白袍男子!

  一個不屬于這個時代的強者!

  想到這,蘇奕認真打量。

  可惜,那神秘禁印內的身影太過模糊,就像一團光影在蠕動,根本無法看出容貌。

  “道友,你能否告訴我一切?或者說,你能否先把我放出去?”

  那模糊身影焦急開口。

  “暫時不行。”

  蘇奕直接拒絕了。

  眼下,他對這手骨一無所知,對這模糊身影也一無了解,自不會冒然做什么。

  “為何?!你分明可以輕松打碎這一道禁印的!”

  那模糊身影大叫,充滿不甘。

  蘇奕不再理會,收起神念。

  那纖細雪白的手骨沒有任何變化,可蘇奕卻意識到,這手骨的主人,恐怕超乎想象的強大。

  畢竟,若他猜測是真,那就意味著,在亙古以前的那一場神秘浩劫中,這手骨的主人,曾擊敗一個不屬于這個時代的強大角色!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靈雀忍不住問。

  它察覺到,蘇奕的神色有些不對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