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姓蘇的作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中年男子名叫雪長敬。

  正如蘇奕所推斷,他來自星河神教,擔任眾星殿殿主一職。

  他之所以一眼就揣測出蘇奕的身份,與蘇奕的年齡和修為有關。

  蘇奕太年輕了,才二十歲左右。

  而他的修為,則在玄合境層次!

  這樣的年輕皇者,擱在星空深處,都屬于萬千年難得一見的絕世妖孽,足可震古爍今。

  而在雪長敬前來大荒時,就已聽說過,觀主的轉世之身,如今才二十歲左右,極為年輕。

  正因如此,雪長敬才會如此推斷。

  “活得久的人,眼力就是不一樣。”

  蘇奕感慨。

  雪長敬眸光閃爍,皮笑肉不笑道:“那我該稱呼你為觀主、還是蘇玄鈞?”

  “并無區別。”

  蘇奕負手于背,望向遠處星空中的一百零八顆星辰,“你可以繼續進行試煉了,我保證不會干擾你。”

  雪長敬相信此話,因為觀主一向一言九鼎。

  便是他的對手,都不會懷疑。

  可雪長敬卻已經沒心思去試煉,道:“蘇道友前來這原始秘地的路上,可曾遇到波折?”

  蘇道友!

  這樣的稱呼,耐人尋味。

  蘇奕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想問的,是你那些同行者的死活吧?”

  雪長敬微微頷首,“還請賜教。”

  蘇奕道:“絕大多數都死了。”

  雪長敬眼眸一凝,臉色微變,似難以置信,“你……殺的?”

  “不錯。”

  蘇奕坦然道。

  雪長敬眉梢間浮現一抹陰霾,凝視蘇奕片刻,忽地遺憾似的嘆息道:“可惜,這里是試煉之路,受制于規則,禁止試煉者之間動手,否則,我可真想和道友切磋一二。”

  蘇奕笑起來,道:“想殺了我,為你那些同行者報仇?”

  “不錯。”

  雪長敬點頭,并未掩飾。

  蘇奕也嘆了口氣,道:“巧了,我在前來原始秘地時,也曾想過要把你和其他三個試煉者殺了,可沒曾想,和你同行的那三個試煉者,竟早已被淘汰出局。”

  旋即,蘇奕又笑起來,“不過,先殺你一個先足矣。”

  雪長敬:“……”

  他忽地心生一股強烈的沖動,想現在就弄死觀主的轉世之身!

  暗自深呼吸一口氣,雪長敬諷刺道:“以你的見識,當不難看出,誰要在這試煉之路上動手,誰就會遭受此地規則力量的反噬,卻偏偏還說這番話,這若是觀主轉世之身的秉性,不免太讓人失望。”

  蘇奕若有所思道:“你想激我動手?”

  雪長敬淡淡道:“我就站在這不動,你敢動手嗎?”

  蘇奕袖袍中,一截灰撲撲的藤條掠出,朝雪長敬臉頰抽去。

  雪長敬沒動,眼神盡是嘲弄。

  果然不出他所料,根本無須他動手,一片規則力量便暴涌而出,朝蘇奕狠狠鎮壓。

  砰!!

  灰撲撲的藤條爆綻大道秘紋,混沌氣息蒸騰。

  那一片規則力量頓時被破開!

  “嗯???”

  雪長敬瞳孔一縮。

  啪!!

  藤條已狠狠地抽在雪長敬他臉頰上,打出一道血淋淋的傷痕,顴骨都被打塌陷,整個人一個踉蹌,差點跌出去。

  “這怎可能!?”

  雪長敬驚怒,難以置信,臉色徹底變了。

  早在進入試煉之路時,他就曾認真感應過,一旦在此地動手,必會遭受規則力量反噬。

  并且,那只靈雀使者也提醒,禁止試煉者之間廝殺。

  可現在,蘇奕的確動手了,也的確遭受規則力量反噬了,可他卻擋住了那反噬力量!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來,站好了別動。”

  蘇奕拎著藤條,似教習先生面對犯錯的學生般。

  雪長敬臉色陰沉,道:“你手中的寶物……”

  不等說完,蘇奕揚起藤條就抽了過來。

  雪長敬哪可能還會像之前那般無動于衷,第一時間遠遠閃避。

  可蘇奕卻緊追上來,對著他迎頭痛擊。

  這片道場涌現沸騰般的規則力量,朝蘇奕狠狠鎮壓。

  可皆被玄黃造化藤破開。

  反倒是躲閃不及的雪長敬,再次被抽了一記。

  砰!!

  他背上衣衫龜裂,肌膚都被抽出一道破損的血痕,疼得他齜牙咧嘴,倒吸涼氣。

  “蘇玄鈞!你竟敢枉顧規則!就不怕遭報應?”

  雪長敬驚怒,厲聲尖叫。

  “不怕。”

  蘇奕不假思索道。

  雪長敬:“……”

  不等他開口,蘇奕已拎著藤條,再次殺來。

  這讓雪長敬氣急敗壞,試煉之路的規則力量,怎么就這般沒用?

  連一個玄合境皇者都鎮壓不了?

  難道說,此地的規則,根本就是個擺設不成?

  心念轉動間,雪長敬猛地一咬牙,眼神冷酷,殺機暴涌,他不再閃避,決定出手一搏。

  以他那同壽境后期的修為,就不信收拾不了一個玄合境的年輕人!!

  雪長敬身上道音轟鳴,光霞激蕩,威勢一下子變得恐怖無邊。

  那一身的修為被他運轉到巔峰地步。

  “咄!”

  雪長敬暴喝,掌指捏印,一片絢爛的星輝凝聚,碾壓著虛空,朝蘇奕籠罩而去。

  可還不等這一擊靠近蘇奕——

  爆鳴響徹。

  雪長敬的身影倒飛出去。

  狂暴的規則力量,轟得他口鼻噴血,狠狠摔在數十丈外,狼狽凄慘。

  “為什么會這樣!?”

  雪長敬氣得破口大罵,“還有沒有規則可言了?只允許他蘇玄鈞破壞規則,就不允許老子出手?艸!”

  他實在氣壞了,滿腔悲憤,快要瘋掉。

  蘇奕都不禁樂了。

  他笑吟吟走上前,掄起藤條就抽了過去。

  雪長敬哪還敢硬抗,撒開腳丫子狂奔,進行閃避。

  可這道場只有百丈范圍,只一味的躲避而不對抗,終究太被動。

  很快,雪長敬屁股上又挨了一記,打得他發出嗷嗚一聲慘叫,雙手捂著屁股,整個人都蹦起來。

  他試圖沖上星空。

  可星空之上,浮現一百零八顆星辰,規則力量籠罩。

  當他靠近時,一片規則力量轟然垂落,砸得他整個人摔在地上,眼前直冒金星。

  還不等反應,蘇奕就拎著藤條抽來。

  砰!!

  他整個人像個陀螺似的飛了出去。

渾身都是血淋淋的傷口,皮開肉綻,披頭散發,面  目模糊,那叫一個凄慘。

  渾沒有了之前時候身為界王境的威嚴。

  若被星河神教的人看到,怕也無法想象,他們的眾星殿殿主,會被虐得這般慘。

  就在此時,一片光雨涌現,那只靈雀出現了。

  它冷冷看著蘇奕,語氣淡漠道:“試煉者,你已違反試煉之路的規矩!”

  雪長敬登時激動起來,揮動著胳膊,嘶聲大叫:“使者大人,那姓蘇的作弊,無恥之尤,必須予以嚴懲!!”

  作弊?

  靈雀怔了一下,瞧瞧把這位界王境大人物折磨成什么樣子了,連作弊二字都說出口來。

  蘇奕也笑了,雪長敬明顯怒火上頭,才會說出如此幼稚可笑的話來。

  “他沒有作弊。”

  靈雀耐心解釋,“畢竟,規則力量也曾對他懲罰,阻止他對你動手,但……好像沒起多大作用……”

  “這還不叫作弊!?”

  雪長敬瞪大眼睛。

  “不算。”

  靈雀認真回答,“違反規矩和作弊,完全不一樣。”

  雪長敬:“???”

  他氣得渾身抖索,悲吼道,“還有沒有天理?有沒有公道?合著,我們這些遵循規矩的老實人,就活該被欺負?!”

  蘇奕和靈雀面面相覷,皆笑了,這是界王境說的話?

  靈雀沉默片刻,道:“你也可以違反規矩出手。”

  雪長敬面頰抽搐。

  他沉默了。

  許久,他抬起頭,盯著靈雀,一字一頓道:“我若在此死去,那就證明這試煉之路的規矩……不公!”

  靈雀只敷衍的哦了一聲。

  這氣得雪長敬都有一把掐死這只靈雀的沖動。

  蘇奕道:“這樣吧,你撤掉此地的規則力量,我給他一個公平對決的機會。”

  雪長敬一怔,似難以置信。

  他目光看向靈雀。

  靈雀沉默片刻,道:“也好。”

  它羽翼扇動,頓時,籠罩在這道場四周的規則力量消散一空。

  雪長敬頓時激動起來。

  他一身道行轟鳴,滿腔的悲憤和怒火化作濃烈的殺機,毫不掩飾。

  他冷眸如刃,一指蘇奕,道:“姓蘇的,就憑你敢跟我公平對決這一點,我會讓你死個痛快!”

  聲音還在回蕩,他張口吐出一口幽藍飛刀,全力出手。

  “斬!”

  幽藍的飛刀薄如蟬翼,帶起漫天星輝,這一擊,傾注著雪長敬畢生道行,故而威能也是恐怖無邊。

  “這樣的對手,的確已經有點不夠看了。”

  蘇奕心中暗道。

  一抹飛光似的灰影乍現。

  咔嚓!

  幽藍色飛刀尚在半空,應聲而裂。

  緊跟著,滿天星輝轟然消散。

  遠處,雪長敬瞪大眼睛,嘴唇顫抖,斷斷續續道:“好……好快的……一劍……”

  聲音還在回蕩,他眉心之地忽然裂開。

  一蓬猩紅滾燙的鮮血噴灑而出。

  而后,整個人無聲息地仰天倒下。

  當軀體倒在地上,砰地一聲化作漫天灰燼,旋即撲簌簌飄灑一空。

  這位來自星河神教眾星殿的同壽境界王,就此形神俱滅。

  不遠處,蘇奕低頭看了看手中的灰色藤條,油然贊嘆道:“好寶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