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二百章 叩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穹下,紫色雷云翻滾。

  那座青銅殿宇屹立雷云上方,彌漫著不朽長存的氣息。

  雙鬢斑白的玄袍男子,依舊蹲坐在青銅殿宇前。

  在他面前,一道光幕流轉,浮現出蘇奕被六位執刑者圍困的一幕幕畫面。

  直至看到蘇奕身影憑空消失,玄袍男子不由長吐一口氣,自語道:“沒想到,他所掌握的底牌,竟如此強大……”

  玄袍男子陷入沉思。

  半響,他忽地起身,下一刻,身影就消失不見。

  一座孤峭的黑色山峰之巔。

  血霧彌漫。

  那個骨瘦嶙峋,身著麻衣的老人盤膝坐在山巔崖畔處,背負在身后的猩紅劍匣,則已橫陳膝蓋前。

  他眼眸望著遠處,蒼老的臉龐上盡是歲月斑駁的痕跡。

  他的眉頭緊緊皺起,似遇到無法理解的難題。

  “想不明白?”

  玄袍男子憑空出現。

  “無須想明白。”

  老人緊皺的眉頭悄然舒緩,語氣淡漠道,“一個遭受重創的試煉者,不可能闖過試煉之路,如此就足夠了。”

  玄袍男子哦了一聲,道:“我不這么認為,剛才那一戰,他根本沒有必要去應對,憑他的實力,也足可第一時間前往試煉之路。但……”

  “他沒有這么做。”

  “反倒是選擇留下,和那些執刑者廝殺角逐,這是為何?”

  老人神色淡漠,不言不語。

  玄袍男子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道:“你應該早已看出,他在借廝殺戰斗,淬煉一身道行,這么做的目的,必然和證道界王境有關。”

  老人面無表情道:“你到底想說什么?”

  玄袍男子斟酌片刻,斂去笑容,道:“八個字,及時收手,靜觀其變。”

  老人緩緩抬頭,眼眸望著不遠處的玄袍男子,道:“我可曾授意金熾他們出手對付那個試煉者?”

  玄袍男子揉了揉臉頰,輕嘆道:“你不聞不問,對那些執刑者而言,就是一種默許。”

  老人不予理會,再問道:“我可曾違反洪天尊的規矩?”

  玄袍男子眉頭微皺,語氣也帶上一絲不悅,道:“于你我眼中,足可在規矩范圍之內做很多事情,根本無須違逆規矩。”

  老人低頭看著橫陳膝前的猩紅劍匣,道:“我也送一句話,一切事宜,按洪天尊所立的規矩辦。”

  玄袍男子頓時沉默。

  許久,他笑了笑,道:“好!”

  說罷,轉身而去。

  直至玄袍男子的身影消失,老人以手指輕輕擦拭那一口猩紅劍匣,心中輕語:“只希望,莫要讓我對你拔劍相向。”

  試煉之路。

  當蘇奕出現在此地,才發現,自己佇足在一片神秘的星空中。

  星空無垠,冷寂浩瀚。

  一條由大道神虹鋪砌的路徑,一直貫通向無垠遠處。

  放眼四顧,無數星辰點綴在極為遙遠的地方,忽明忽滅。

  “一座由規則力量構建的虛幻秘境。”

  蘇奕一眼便洞察這試煉之路的本質。

  在星空深處的頂級道統中,不乏一些類似的試煉關卡,為的是選拔出最頂尖的傳人。

眼前的這條開辟在星空中的試煉之路,明顯也是如  不過,相較而言,這條試煉之路更為神異,明顯由玄黃星界的混沌本源力量構成!

  蘇奕拿出一瓶丹藥,盡數倒進嘴里。

  而后,感受著身上的傷勢,已經那快要枯竭的修為力量,他不由皺了皺眉。

  不過,也正是之前的那一場大戰,讓他體內那深層次的潛能徹底得到挖掘。

  此刻這些潛能化作純厚的生機,正自在周身上下涌動。

  隨著吞服的丹藥力量擴散,他一身的傷勢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愈合。

  猛地,一道奇異的擂鼓聲炸響。

  那一瞬,這冷寂的星空顫抖,腳下的試煉之路也隨之搖晃,涌現出一片又一片飛仙似的光雨,如夢似幻。

  “試煉者,這第一關名喚叩心,取叩問心境之意。”

  一只羽翼絢麗的靈雀浮現。

  赫然是蘇奕之前見過的那只由規則力量衍化而成的靈雀。

  “支撐不足半刻鐘,便會被淘汰。”

  靈雀的聲音一如從前,毫無情感波動,“支撐一炷香者,可名列‘叩心碑’之上。”

  說著,遠處飛仙光雨流轉,凝聚成一道古樸的石碑。

  石碑之上,浮現著一個個名字,但卻被混沌霧靄遮蔽,無法看出那些名字究竟屬于誰。

  無疑,這便是叩心碑!

  “支撐的時間越久,在叩心碑上的排名就越高,在通過試煉之路之后,獲得的機緣就越大。”

  “其中,排名前三者,可額外得到洪天尊所留的獎勵。”

  聽到這,蘇奕并不奇怪,類似的闖關試煉,他見過許許多多,早已見怪不怪。

  “那些獎勵是什么?”

  蘇奕饒有興趣道。

  靈雀面無表情道:“等你有機會躋身前三時,自然知曉。”

  蘇奕摸了摸鼻子,道:“那就開始吧。”

  靈雀羽翼輕扇。

  咚!!

  那擂鼓般的聲音再度響起,直似古老的大道妙音在這片星空中響徹。

  剎那間,蘇奕心境一震。

  只覺似有怒海狂濤從四面八方襲來,狠狠撞擊在自己心境之上。

  那是由無形的規則力量所化,專門針對心境,極為恐怖,動輒就能撼動道心,侵擾修士的心魂!

  可這樣的沖擊,對蘇奕而言,卻似清風拂面。

  隨著他斬斷雜念,心境放空,再感受不到任何影響。

  恰似崖岸碣石,風吹浪打,無可撼動!

  咚!咚!咚!

  接下來的時間中,那擂鼓般的聲音不斷響徹。

  無形的規則力量,時而化作肆虐的雷霆閃電、時而化作狂暴的火海、時而化作接天通地的風暴,不斷轟擊蘇奕的心境。

  那等力量一次比一次強大,一次比一次恐怖。

  蘇奕靜靜佇足在那,卻感覺很枯燥。

  論心境之堅,擁有三世閱歷的他,足可傲視大荒諸天所有人,足可讓星空深處那些界王羞愧不如!

  似這樣的考驗,或許能讓其他強者心境變得動蕩,從而影響到心魂。

  可在蘇奕眼中,根本就不夠看的。

  別說撼動他的道心,就連一絲干擾都沒有,完全可視作浮光掠影,鏡花水月對待。

  他甚至還有閑暇去體會那種沖擊心境的力量……

  時間流逝,很快就過去半刻鐘。

  “就這?”

  蘇奕忍不住問。

  那只靈雀呆了一下,這才像明白蘇奕的意思般,冷冷道:“才半刻鐘而已,真以為‘叩心關’很容易?”

  蘇奕哦了一聲,他干脆盤膝坐在那,開始療傷。

  靈雀:“???”

  這家伙竟……如此囂張?

  旋即,它露出一抹感情色彩很濃的冷笑,打算看好戲。

  過往歲月中,不乏一些試煉者在此地闖關,有驚采絕艷的傲世之才、有震爍一段歲月的蓋世霸主、有才情無雙的絕代仙子……

  不管是誰,在叩心關試煉中,皆不敢有任何大意!

  并且,能夠支撐到一炷香時間的,已是百不存一。

  而能夠將名字躋身前三的,無不是憑借無上大毅力,堅守道心,硬生生熬下來。

  可現在,一個皇極境年輕人,不去堅守道心,反倒對叩心關表達出輕蔑,甚至還分心去養傷……

  這就太囂張了!

  靈雀已迫不及待想看看,這個年輕人栽跟頭那一刻。

  時間點滴流逝。

  一炷香過去。

  靈雀則愣住了。

  蘇奕一直在療傷,神色恬靜,偶爾還會拿出一瓶丹藥吞服,其余時間就是在靜坐,儀態悠閑,直似在自己的洞府內閉關一般,那叫一個從容。

  自始至終,竟似渾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這怎可能?!”

  靈雀明顯接受不了,驚疑起來。

  一個時辰后。

  蘇奕一身傷勢都已愈合大半,修為也已快要恢復到巔峰水準。

  擂鼓般的道音密集響徹,震得星空顫抖,試煉之路搖晃。

  可想而知,那等對道心的沖擊力量何等之恐怖。

  可蘇奕卻像沒事人似的,悄然睜開眼睛,道:“我有一事,想跟你請教。”

  靈雀瞪大眼睛,跳腳道:“你……你還能說話?就沒有……受到任何沖擊?”

  老天!

  這都什么時候了,足足一個時辰了啊!

  可這家伙竟沒有受到一點沖擊?他的道心該有多堅固,才能如此從容?

  蘇奕看出這只靈雀的驚訝,不禁笑了笑,罕見地謙虛了一下,道:“算不上什么。”

  “這還算不上什么!?”

  靈雀用一只翅膀捂住額頭,一副無語的樣子。

  堅持一個時辰,名字輕松能躋身叩心碑前十!

  過往歲月中,有資格前來闖關的試煉者,千中無一!

  可現在,這年輕人竟說著不算什么……

  蘇奕不由挑眉,這靈雀明明由周天規則所化,可這做派,卻似擁有性靈般,靈性十足。

  不過,就是太沉不住氣,一驚一乍,不成體統。

  旋即,蘇奕就明白了,這靈雀應該是在模仿眾生的喜怒哀樂,而非真實情感。

  畢竟,周天規則不可能成精……

  思忖時,他隨手拿出一壺酒,暢飲了一番。

  “你……你居然還能喝酒!?”

  靈雀又驚叫起來。

  這讓蘇奕一陣好笑,也懶得再謙虛,云淡風輕道:“這么說吧,就是那洪天尊在此,也休想撼動我的心境。”

  ps:第二更晚上6點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