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圍堵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動蕩。

  無數古尸從大地上破土而出,密密麻麻,一望無垠。

  它們身上暴戾的兇煞氣息匯聚,直似狼煙滾滾,籠罩天宇,震撼神魂。

  那其中,大多數是皇境層次的古尸,也不乏一些界王境層次的強橫存在。

  此刻隨著他們出現在天地間,簡直就如鋪天蓋地的古尸大軍出動,要橫掃寰宇!

  “這片天地,難道是一片古戰場?”

  蘇奕不禁吃驚。

  那些古尸太多了,密密麻麻,漫無邊際。

  “不對,若是古戰場,這些古尸斷不可能延存至今。”

  “或許,這些古尸生前,皆是慘死在那一場神秘浩劫之下的強者……”

  蘇奕剛想到這,天地轟震,一陣驚天般的廝殺聲響徹:

  “殺!”

  “殺!”

  “殺!”

  浩浩蕩蕩的古尸大軍,席卷天地間,從四面八方朝蘇奕殺來。

  僅僅那等景象,都能讓界王境角色絕望!

  “這若是被困住,怕是非力竭而亡不可。”

  蘇奕不敢再遲疑,祭出三寸天心,朝前方沖去。

  當務之急,是必須先殺出重圍!

  劍氣轟鳴,沖霄而起。

  耀眼的劍光,直似昊日升起。

  隨著劍氣斬落——

  天地間出現一道筆直的裂痕,一群上百之眾的古尸身影爆碎,轟然炸開。

  蘇奕人隨劍走,筆直前沖。

  他身影四周縈繞燦然奪目的劍意,鏘鏘劍吟響徹九霄,一身的道行被他全力運轉,施展出彼岸奧義。

  便見每一道劍氣斬落,仿似無數鮮紅如火的彼岸花在綻放,瑰麗、燦爛、如夢似幻。

  恍惚間,這昏沉動蕩的天地間,似浮現出一條火紅燃燒的道路。

  道路上,花瓣飄曳,火光流轉,一道道劍氣,似來自九幽深處的引渡鐘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而在這條道路上,一群又一群古尸軀體轟然燃燒,而后在耀眼的火焰花瓣中化作灰燼飄灑。

  在幽冥界,有一個古老的傳說。

  傳聞在最初時的陰曹地府,有一條由彼岸花鋪砌的火照之路,可引渡諸天萬界的亡魂,亦可指引死亡的歸程。

  這便是彼岸奧義。

  彼岸一生,生死歸寂!

  而此時,隨著蘇奕出手,劍鋒所指,直似在古尸大軍中鋪開一條火照之路。

  無數彼岸花涌現,如若燃燒的神焰火炬,將一路上的古尸悉數焚寂!

  縱使是強大的界王古尸,也難擋蘇奕一劍之威。

  一路縱橫,一路摧枯拉朽!

  幾個呼吸之間,蘇奕就已殺出數千丈之地,數千個古尸皆魂飛魄散。

  可那古尸大軍太多了,不斷有新的古尸從天地間成群涌出,浩浩蕩蕩。

  “情況不對,這些古尸皆神智渾噩,不可能都是由我一人引起……難道……”

  蘇奕剛想到這。

  前方,一道璀璨的金色刀氣乍現,劃破天宇,斬殺而來,刀氣中充盈的周天規則力量,強大得令人心顫。

  鐺!!

  蘇奕揮劍硬撼,卻被震得身影踉蹌,倒退數十丈之地,一身氣血翻騰。

  連三寸天心上,都浮現一道細微的裂痕。

蘇奕眉頭皺起,深邃的眸子深處泛起一  抹冷冽光澤。

  “蘇奕,我們又見面了!”

  極遠處天穹下,憑空出現一道身影,身著金色長袍,手握一柄金燦燦的刑刀。

  赫然是執刑者金熾!

  他神色冰冷,眸子中殺機濃烈,毫不掩飾自己的恨意。

  見此,蘇奕徹底明白了。

  早在自己進入這原始秘地之前,執刑者金熾就已經在此等候,并且動用秘法,操控這片天地的古尸大軍來圍堵自己!

  “我可真沒想到,你竟能夠輕松抵御這些古尸的圍攻,這就是輪回奧義的威能?”

  金熾輕語,眸子中神芒洶涌,“可惜,這是原始秘地,沒有任何規矩可言,我就是殺了你,主祭大人也不會過問!”

  他揮動蕩魔刑刀,隔空斬出一道璀璨的金色刀氣,足有千丈長,撕裂長空,威能恐怖。

  “如此更好。”

  蘇奕淡然出聲。

  他沒有退避。

  因為只要退避,就會重新陷入古尸大軍的重重圍困中,處處受敵,處境只會更壞。

  他身影如虹,掠空前沖。

  手中三寸天心猛地響徹一道激昂的劍吟,那劍鋒之上,玄墟奧義的力量彌漫而出。

  隨著蘇奕手腕轉動,一劍斬出。

  轟隆!

  那片天地轟然塌陷,虛空崩碎。

  金熾斬出的千丈刀氣,驟然間從中間斷裂,化作漫天法則光雨迸射出去。

  而隨著那戰斗余波席卷擴散,附近地帶的古尸大軍都來不及掙扎,就消散一空。

  直似被從世間抹去!

  “嗯?”

  金熾動容,眼瞳都下意識瞇起來,內心吃驚。

  他是歸一境道行,所執掌的更是原始秘地的周天規則,遠比仙隕禁區外圍地帶的周天規則更強。

  似剛才那一刀,足可輕松斬殺同境界王。

  可現在,卻被蘇奕這樣的玄合境皇者一劍破之!

  “此子所動用的大道法則,似并不像輪回,難道……他還掌握比輪回更強的大道?”

  金熾思忖時,已毫不猶豫再次出手。

  他今天鐵了心要滅殺蘇奕,絕不會再給他任何生路!

  大戰爆發。

  蘇奕縱劍前沖,大開大合,一道道劍氣如長虹掠空,撕裂天宇,霸道凌厲。

  他不曾有任何保留。

  修為相差太過懸殊了。

  哪怕他修為已突破至玄合境大圓滿層次,可相比歸一境界王,依舊相差足足兩個大境界!

  不過,早在前來這原始秘地時,他就已思忖過,若遇到金熾這樣的大敵,當如何應對。

  故而現在動手時,根本沒有任何遲疑。

  轟隆!

  天地混亂,毀滅氣息肆虐十方。

  金熾催動蕩魔刑刀,本欲在最短時間內鎮壓對手。

  可讓他震驚的是,他每一次攻伐,皆被蘇奕一一抵擋化解!

  并且,蘇奕竟還主動在進攻!

  那強勢的姿態,讓金熾都有些懷疑,到底誰才是歸一境界王,誰在掌控這方天地的周天規則……

  “此子不除,若讓他逃到試煉之路上闖關,非成為心腹大患不可!”

  金熾內心殺機暴涌,他再不顧其他,全力出手。

一片周天規則沸騰,悉數融入蕩魔刑刀內,這件神兵  驟然爆綻萬丈血光,隱隱約約,竟有諸神誦經般的聲音響徹。

  而當這一刀斬下。

  簡直就如上蒼之刃斬落世間,充滿禁忌般的威能。

  幾乎同一時間,蘇奕眸子中殺機一閃。

  三寸天心表面,浮現出一抹神秘晦澀的氣息,連劍吟也變得沉渾而蒼茫。

  這片天地劇顫。

  山河萬象黯然。

  那遠處無數的古尸身影,皆似遭受到震懾,齊齊呆滯在那。

  就仿佛時間和空間,都在這一瞬靜止。

  這一瞬,金熾毛骨悚然。

  他敏銳察覺到,自己所掌控的周天規則,竟遭受到可怕的壓制!

  并且,內心生出強烈的危機感。

  可他已來不及多想,來不及變招。

  蘇奕那一劍,已破空斬來。

  一劍之間,似超脫時光羈絆,打碎空間壁障,于長空一閃,金熾斬出的刀氣如紙糊般斷碎。

  那一把堪稱頂級神兵的蕩魔刑刀的刀尖,被輕易削掉。

  而這一劍余勢不減,斬在金熾身上。

  猩紅滾蕩的鮮血迸濺。

  一條血淋淋的臂膀橫空飛起。

  “怎可能——!”

  凄厲的慘叫在極遠處響徹。

  原來,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金熾憑借對危險的本能,第一時間遠遠避開。

  可即便如此,他的一條臂膀被斬落,那可怕的劍意沖擊之下,讓他的軀體也遭受波及,直接遭受重創,軀體出現許多裂痕,五臟六腑都受到沖擊。

  蘇奕眉頭微挑。

  不得不說,歸一境界王的確很恐怖,遠超同壽境的角色。

  哪怕他已推演出對敵之法,御用九獄劍的氣息,可在關鍵時刻,依舊沒能殺死金熾。

  歸根到底,還是他修為不足,一身氣機無法徹底鎖定金熾,神魂力量也無法給予其震懾。

  這才讓金熾僥幸撿回一條命。

  不過,金熾已遭受重創,對蘇奕而言,無非是補一劍的事情。

  蘇奕沒有耽擱。

  無論是動用玄墟奧義,還是動用九獄劍的氣息,都太過消耗修為。

  最重要的是,這一劍雖然重創金熾,但也引起對方的警覺,再無法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必須速戰速決。

  蘇奕縱身閃動,正欲揮劍朝金熾斬去。

  忽地,蘇奕心生一絲強烈的驚悸,毫不猶豫朝一側避開。

  一道紫色飛劍憑空乍現,將那片虛空碾碎,無匹凌厲的劍氣迸發,肆虐如潮。

  蘇奕皺眉,差之毫厘,這一劍就能要了他的命!

  是誰出手?

  不等蘇奕想明白,猛地一道悶雷般的巨響傳出,一片絢爛的銀光若九天銀河垂落。

  那是一枚銀燦燦的道印,勢大力沉,摧垮長空,直似翻天印般,令附近山河劇烈動蕩。

  在另一個方向,一口青色銅鐘浮現,壓碎那片虛空,迸發出一道宏大無量的鐘聲。

  青色的音波如怒海狂濤,席卷山河而來。

  而那一口紫色飛劍在虛空中滴溜溜一轉,嗤的一聲再度斬來,速度之快,宛如瞬移!

  剎那間而已,蘇奕身陷圍困之中!

ps:第五更稍晚,大概晚上8點前,臨時遇到點瑣屑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