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界王古尸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道觀外。

  得知蘇奕打算獨自前往仙隕禁區深處,天夭魔皇不由急了。

  她嫵媚的眸瞪大,一字一頓道:“就是死,這次我也要和你一起行動!”

  孟長云也連忙道:“大人,小老也不怕死!”

  蘇奕不禁揉了揉眉宇。

  他已經告訴兩人,此去仙隕禁區深處,極可能會被那以金熾為首的執刑者針對。

  并且,那只靈雀曾說過,仙隕禁區深處,沒有規矩!

  這意味著,那些執刑者皆可以隨意出手,而不必擔心遭受懲處。

  “道友,你擁有十八塊玄黃令,在進入原始秘地后,隨時可進入試煉之路闖關,而不必擔心受到執刑者阻撓和干擾。”

  鶴仙子提醒道,“另外,天夭道友已得到我的認可,她在進入原始秘地后,同樣可以直接進行闖關。”

  蘇奕心中一動,若如此,倒是相對安全一些。

  “前輩,那……我能得到您的認可嗎?”

  孟長云眼熱,滿懷期待地看著鶴仙子。

  “不行。”

  鶴仙子直接拒絕,“我說過,你的潛力不夠,便是去闖關,也走不了多遠。”

  孟長云:“……”

  在場之中,拋開鶴仙子不算,只有他是界王境存在!

  可偏偏地,他卻被認作是潛力不夠……

  這也太打擊人了。

  蘇奕目光看向孟長云,道:“你真不怕死?”

  孟長云不假思索道:“不怕!”

  蘇奕抬手扔給他十八塊玄黃令,道:“這個機會,我給你,莫要浪費了。”

  孟長云頓時呆滯在那,受寵若驚似的,結結巴巴道:“大人,這……這可太珍貴了,小老……”

  “一次闖關機會罷了,值得這般大驚小怪?以后,眼界放遠一些。”

  蘇奕呵斥了一句。

  孟長云慚愧,深深躬身行禮,道:“小老受教!以后定不負大人所望!”

  蘇奕拿出那一副獸皮圖,遞給鶴仙子,“道友且看看這幅秘圖。”

  鶴仙子略一打量,就說道:“這定然是在很久以前,進入仙隕禁區的一位試煉者所留,外圍地帶的標注倒也沒有差錯,但對于仙隕禁區深處的描述,則有很大的問題。”

  蘇奕挑眉,道:“還請賜教。”

  鶴仙子道:“仙隕禁區深處,便是原始秘地,若沒有搜集到十八塊玄黃令,或者得到執戒者的認可,幾乎沒有人能夠存活。”

  “至于洞宇境界王……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進入仙隕禁區。”

  說到這,鶴仙子道:“原因也很簡單,仙隕禁區的周天規則,會滅殺一切外來的洞宇境界王。”

  蘇奕心中一動,道:“針對外來的洞宇境界王?難道說,以前歲月中,曾有洞宇境界王試圖闖入仙隕禁區?”

  鶴仙子點了點頭,道:“那是太古最初時候的事情,當時,玄黃星界極盡璀璨和鼎盛,被視作東玄域百大星界的四大祖地之一。”

  “在那個時代,許多來自其他星界的強者,皆慕名而來,只為在玄黃星界求索更高道途……”

  “其中,不乏一些洞宇境界王。”

  “當時,有洪天尊等一批神話人物坐鎮,那些來自其他星界的登洞宇境界王,也不敢造次!”

  說到這,她神色忽地變得黯然下去,嘆息道,

  “可隨著那一場神秘的浩劫降臨,過往的一切都徹底煙消云散了……”

  蘇奕微微頷首。

  這些事情,太過遙遠,相隔無盡歲月,便是在觀主的記憶中,也并不了解這些。

  須知,那一場浩劫爆發在亙古之前前。

  而亙古至今的時間,都已經過去十多萬年之久!

  可想而知,玄黃星域那一段最璀璨鼎盛的時期,要遠比亙古時期更久遠。

  “那一場浩劫究竟是什么來歷?”

  蘇奕問道。

  很早之前,他已了解到,正是隨著那一場浩劫爆發,才破壞了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讓過往那一段歲月和歷史徹底湮滅,就連登天之路,都隨之斷代。

  鶴仙子道:“不清楚,不過據我所知,那一場浩劫的痕跡,至今還留在原始秘地深處,傳聞那一場浩劫來自一件不屬于這個時代的禁忌兇器。”

  蘇奕眼眸微凝。

  一場浩劫,竟和一件不屬于這個時代的兇器有關?

  這實在駭人聽聞。

  又閑談片刻,問詢了一些前往原始秘地的事宜,蘇奕便帶著天夭魔皇和孟長云啟程離開。

  安全起見,他把兩人都安置在了蒼青之種內。

  一天后。

  一道接天通地的巨大壁障,出現在蘇奕視野中。

  這一道壁障,如若飛仙光雨,從天穹垂落而下,像天塹般阻斷前路。

  橫斷天壁!

  一道橫亙在仙隕禁區外圍地帶和原始秘地之間的大道壁障。

  越過其中,便可抵達原始秘地。

  在前世,蘇奕曾三次闖蕩仙隕禁區,可如今才知道,那時候自己一次都沒有進入這原始秘地內。

  略一佇足,蘇奕便祭出十八塊玄黃令。

  橫斷天壁上泛起奇異的規則波動,一片光雨垂落,將他身影籠罩,下一刻便消失在原地。

  當蘇奕視野恢復清晰,已來到一片詭異的血色天地中。

  山河蒼茫,彌漫著古老原始的氣息。

  一縷縷混沌霧靄在天穹下流轉,讓這片天地間籠罩上一層神秘的色彩。

  “那竟是玄黃母氣……”

  蘇奕不由驚訝。

  這片天地間籠罩的混沌霧靄,赫然是由玄黃母氣所化,僅僅呼吸一口,就讓蘇奕一身氣機活潑運轉,心曠神怡。

  “若是有人能夠自幼就在此地修行,怕是用不了多少年,就能輕松踏足遠超同齡人的境界。”

  蘇奕不禁感慨。

  他擁有三世閱歷,自然清楚,似這樣一方混沌般的古老天地,是何等神異和罕見!

  那星空各界最頂級的洞天福地,都要遜色一些!

  旋即,蘇奕察覺到不對勁。

  這片天地太過寂靜,似完全沒有任何生機,連草木都沒有,盡是枯竭破敗的山岳。

  天穹猩紅,似被神靈的血染紅,彌漫著令人心神壓抑的災劫氣息。

  “這應該就是玄黃之源,也被視作是原始秘地,很久以前曾遭遇一場浩劫,令此地遭受破壞……”

  蘇奕一邊思忖,正欲邁步前行。

  猛地,前方虛空炸開。

  一桿血淋淋的戰矛破空刺來。

  蘇奕輕輕一閃,便躲開這一擊。

抬眼看去,就見  那血淋淋的戰矛,握在一個足有丈許高的尸骸手中。

  這尸骸身負殘破甲胄,膚色慘白,眼瞳猩紅,身上洶涌著滾滾黑色煞霧,狂暴破碎的法則力量,在他周身蒸騰,恐怖懾人。

  “這應該是界王境人物的死尸,身上混雜著殘碎的怨氣和殺機,神智混沌。”

  蘇奕眉頭微皺。

  這一具界王古尸不知隕落多久,身上甲胄都已腐朽殘碎,肌膚干癟如石,渾身盡是暴戾狂暴的兇煞之氣。

  那界王古尸殺來,揮動血淋淋的戰矛,碾碎虛空,兇狂無比。

  蘇奕袖袍鼓蕩,掌指間浮現一抹劍氣,當空一劃。

  咔嚓!

  那血淋淋的戰矛四分五裂。

  而劍氣余勢不減,一舉插入界王古尸的眉心。

  隨著劍氣迸發,無數鮮紅如燃的彼岸花浮現,在這界王古尸上洶洶燃燒起來。

  剎那間而已,這界王古尸身上的兇煞氣息轟然消弭,仿似被徹底凈化。

  到最后,連軀體也土崩瓦解,化作灰燼飄灑。

  “可惜了,在控尸一脈的老家伙眼中,這界王古尸可是一等一的絕世寶貝。”

  蘇奕輕輕一揚手,那一抹劍氣悄然消失。

  他對控尸一道不感興趣,甚至感到惡心,自然沒有收集界王古尸的心思。

  蘇奕走上前,從地上拾起一塊嬰兒拳頭大小的黑色玉石。

  玉石晶瑩剔透,似有厚重純凈的大道力量在其中涌動,散發出一縷縷神圣般的氣息。

  “界元神晶!”

  蘇奕驚訝。

  一種只有歸一境界王,才能夠于體內凝練出的神物,匯聚著界王境一身的大道本源之力,絕對是世間一等一的稀罕寶物。

  若被其他界王得到,既可以用來淬煉寶物,也可以從界元神晶中感悟到屬于這位歸一境界王的修行之秘!

  擱在星空深處,界元神晶絕對是無價之寶,足以讓任何大勢力都垂涎!

  原因就是,界元神晶太過稀罕。

  首先,此等神物只有歸一境界王能夠凝練。

  其次,并非隨隨便便哪個歸一境界王隕落后,就能將此等寶物留下。

  大多時候,歸一境界王死后,徹底身隕道消,根本沒有機會把自身的界元神晶留下來。

  “看來,剛才那一具界王古尸生前,是一位歸一境強者。”

  蘇奕暗道。

  他收起這塊界元神晶,打算以后用來淬煉道兵。

  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珍,運用得當,能夠祭煉出最頂級的登天道兵!

  “還好,我掌控輪回奧義,天生克制這等死物,否則,收拾這樣一具古尸,注定很麻煩。”

  “就是不知道,這片天地間,是否還有類似的界王古尸……”

  蘇奕不禁有些期待。

  才剛進入仙隕禁區深處,就碰到這樣一樁機緣,著實帶給他不小的驚喜。

  轟隆!

  而就在蘇奕思忖時,這片山河猛地產生一陣劇烈動靜,天搖地晃。

  緊跟著,四面八方的大地上,一道又一道氣息暴戾滔天的身影破開地層,橫空而出。

  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ps:先送上個3連更,晚上6點左右再來個2連更!!

  一個字:票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