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主祭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原始秘地。

  位于仙隕禁區深處的核心地帶。

  蒼茫的天地間,山河莽莽,彌漫著古老原始的氣象。

  這片區域內,充斥著諸多堪稱禁忌般的危險。

  有神秘的飛仙光雨,在斷裂的空間溝壑中閃爍。

  有如若神魔般的呢喃聲,在荒蕪的血色大地上回蕩。

  也有一處處詭異的兇惡禁地,籠罩在灰暗的光影中,仿似亙古延存至今的災厄深淵。

  一只羽翼絢麗的鳥兒,掠過一片充斥著災劫氣息的血色天穹,越過一座由尸骸堆積而成的萬丈大山,最終來到一座混沌氣息彌漫的青銅殿宇前。

  青銅殿宇古老恢弘,懸浮在天穹之下的紫色雷云中。

  混沌氣息繚繞,紫色雷電蒸騰,襯得那座青銅殿宇愈發神圣。

  直似諸神棲居之地!

  而在青銅殿宇前,一個瘦削男子蹲坐在那。

  他手握一柄僅半尺長的青銅短刀,正在專心致志地……修指甲。

  男子長發披散,身著陳舊的玄袍,雙鬢斑白,面容則如青年,握著青銅短刀的手掌白皙如玉,骨節分明。

  最醒目的是,在他眉心處,有著一道疤痕,疑似劍傷。

  “主祭大人,您的旨意已傳達。”

  那只靈雀飛了過來,俏生生立在不遠處虛空。

  玄袍男子嗯了一聲,收起青銅短刀,把十指攤在眼前認真打量了一番,滿意似的笑了笑,頭也不抬問道:“可有意外發生?”

  “有。”

  靈雀道,“那試煉者讓金熾抽了自己一巴掌。”

  玄袍男子一怔,笑道:“這不算意外,身為執刑者卻違背規矩欺負人,還不允許人反擊?不過……他僅僅就只這樣一個小要求?”

  靈雀道:“不錯。”

  玄袍男子揉了揉臉頰,輕語道:“看來,我這次倒是多此一舉了……”

  靈雀道:“主祭大人這是何意?”

  玄袍男子心不在焉道:“他若提出讓你殺了金熾,必是心有忌憚,要借我的力量鏟除威脅。”

  “可他沒有這么做,這無疑證明,這位執掌輪回的試煉者,定然擁有足夠收拾金熾的底氣和實力,根本無須我站出來主持公道。”

  說到這,玄袍男子一聲輕嘆,“說不準,那家伙心中極可能還會埋怨我多管閑事。”

  靈雀:“……”

  一巴掌的事情而已,還能這樣理解!?

  “主祭大人英明!”

  靈雀恭維了一句。

  只是,它聲音淡漠,沒有任何感情波動。

  “你一只由周天規則衍化的小麻雀,懂個屁的英明。”

  玄袍男子笑罵。

  旋即,他似察覺到什么,揮手道:“走吧,沒你的事了。”

  靈雀撲棱著翅膀破空而去。

  與此同時,一陣沉悶而有節奏的腳步聲響起。

  青銅殿宇前,有著九十九層石階。

  此時,一個身影,正一步步踩著石階,朝上邊行來。

  這是一個骨瘦嶙峋的老人,身著麻衣,花白的長發挽成道髻,一張面容皺紋密布,盡是歲月侵蝕的痕跡。

尤為醒目  的是,在他背上,負著一口猩紅的血色劍匣!

  老人蒼老、麻衣道髻,背負血紅劍匣,每邁上一個石階,就似一道沉悶的雷霆響徹,響徹云霄。

  璀璨的雷霆電芒,在老人腳下的石階上涌現,似是一種橫亙在那的天塹,卻無法阻擋其步伐。

  “就知道你這老東西會來。”

  石階之上,青銅殿宇之前,玄袍男子咕噥一聲,直接道,“若你是來講道理的,就免開尊口。”

  老人面無表情道:“知道你不講道理,我只為討一個說法。”

  說話時,他繼續邁步,已漸漸靠近過來。

  玄袍男子皺了皺眉,道:“你想要什么說法?”

  老人道:“十位執戒者,折損七個,執刑者金熾,更被你當眾羞辱,顏面掃地,你難道不需要給我一個說法?”

  玄袍男子笑起來,道:“那些個執戒者貪心作祟,違背洪天尊所立規矩,死不足惜。”

  “金熾身為執刑者,卻暗中和望天叟勾結,利用規矩來迫害試煉者,我沒殺他,已是仁慈。”

  說著,他長身而起,臉上笑意變淡,道:“我知道,他們都是你的手下,可規矩就是規矩,無論誰敢僭越,必受懲處!”

  氣氛,驟然變得壓抑起來。

  老人在石階處頓足,抬眼看向玄袍男子,道:“過往歲月中,他們皆各司其職,忠心耿耿……”

  不等說完,玄袍男子擺斷道:“人情歸人情,莫要混為一談。”

  老人眉頭皺起,眸子中有懾人的神芒涌動,道:“也好,那就不談這些,我想知道,你心中究竟如何想的。”

  玄袍男子不解道:“什么怎么想的?”

  老人嗤地一聲冷笑,道:“你該清楚,太古最初時,這萬道母地為何會爆發那一場浩劫,而當年,洪天尊他們為抵御這一場浩劫,傷亡慘重!”

  “若非最后時刻,洪天尊以無上偉力,將那一柄不屬于這個時代的兇器封禁于此,整個玄黃星界,都將徹底崩壞。”

  “可在當初,幽冥中那個執掌輪回的幽冥帝君,自始至終不曾站出來幫忙!”

  說到這,老人眉梢浮現一抹凜冽恨意,“你也該清楚,萬道母地是玄黃星界周天規則的誕生之地,是星空萬道的祖源,可唯獨缺失了輪回規則,這才讓那一場浩劫有機可乘!”

  玄袍男子不禁一聲長嘆,道:“我可真沒想到,無垠歲月過去,你這老東西,依舊還在怨恨當初的事情。”

  說著,他目光看向那位老人,一字一頓道:“也罷,我就再說一遍,當初便是那位幽冥帝君站出來,也注定難以阻擋那一場浩劫!”

  老人冷笑:“這番話,我聽得耳朵都長繭了,味同嚼蠟,一點意思都沒有。”

  玄袍男子眉頭緊鎖,旋即無奈似的攤攤手,道:“那你究竟想如何?”

  老人道:“很簡單,說出你內心真正的想法,為何要幫那個試煉者!記住,是真話!”

  玄袍男子沉默了。

  許久,他揉了揉臉頰,道:“我可以明確告訴你,自始至終,我是在按洪天尊的規矩行事!”

  老人冷哼。

  明顯,這樣的回答,讓他很失望。

玄袍男子凝視  老人片刻,道:“老孔雀,若你信得過我,就姑且等一等,看一看那試煉者最終能夠走到哪里。別忘了,這是洪天尊當初布設的試煉關卡,到那時,你自會明白一些真相。”

  頓了頓,他說道:“說實話,那些真相,也正是我所一直想知道的。”

  老人沉默許久,一字不發,轉身而去。

  在他背后,那一口血色劍匣格外惹眼。

  玄袍男子皺了皺眉,道:“老孔雀,你最好別亂來,你該清楚,身為主祭者,若擅自出手……”

  “我清楚我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不勞你來提醒!”

  老人漸行漸遠,沙啞淡漠的聲音則在這片天地響起。

  玄袍男子不再多言。

  直至老人的身影消失不見,玄袍男子長嘆一聲,輕語道:“希望如此。”

  他重新坐在那青銅殿宇之前,默然不語。

  黑血廢墟。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時,周身氣機轟鳴,圓潤通達,諸般法則奧義化作朦朧的光雨,氤氳繚繞。

  “修為總算重回前世最巔峰時了……”

  蘇奕發出一聲滿足似的感慨。

  他一身修為已晉升至玄合境大圓滿地步!

  不過,他如今的道行早不是前世可比。

  不僅僅時修為更雄厚,神魂、道軀、精氣神每一個層面,皆遠勝前世!

  “這就是輪回重修的好處,天下絕無僅有,足可讓星空深處那些老家伙們徹底瘋狂……”

  蘇奕輕語。

  輪回重修,可補全過往道途的遺憾,求索更高道途!

  僅僅這一點,就堪稱禁忌,是其他大道奧義完全無法比擬。

  “接下來,就該為證道界王境做準備了。”

  蘇奕暗道。

  他已擁有觀主前世的閱歷,很清楚當初觀主在證道界王境時,的確曾留下遺憾。

  而這個遺憾,讓得觀主在走到登天之路盡頭時,成為了羈絆他突破更高境界時的一塊絆腳石!

  畢竟,大道有缺!

  “這一次,我的根基早已錘煉得圓滿如一,只需推演出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力量,融入一身道行之中,足可踏足一條遠勝第八世的登天之路!”

  “除此,這一世的我,執掌輪回、坐擁玄墟奧義,當踏足同壽境時,定可筑就不朽無上之道業!”

  蘇奕對此,充滿強烈的信心。

  當初,命運長河上那一道身影已明確說過,玄墟奧義的力量,能夠在踏足同壽境時,發揮不可估量的妙用!

  而蘇奕已經見識過玄墟奧義的恐怖之處,對此自然深信不疑。

  “大道求索,只爭朝夕,以后我蘇玄鈞的道業,自當超越觀主,劍指更高道途!”

  蘇奕拎出一壺酒,痛快暢飲。

  轉世重修至今,今日再入皇極境!

  不過,他的閱歷和認知,早已和前世不同。

  唯一不變的,便是他那一顆堅定不移的道心。

  靜時養心如玉。

  動時礪心如鋒!

  沒有再多想,蘇奕從地上悠然起身,撣了撣衣衫,走出了道觀。

  他決定,今天就去仙隕禁區深處走一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