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掌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皺了皺眉。

  以他如今的道行,配合玄墟奧義的力量,足可滅殺那些同壽境的執戒者。

  可面對一個手握神兵的歸一境界王,差距之大,已不是懸殊可以形容。

  不過,蘇奕談不上驚慌。

  早在前世,他就歷經過不知多少生死歷練,見慣大風大浪大兇險。

  而今又繼承觀主的閱歷和記憶,面對這樣的困境,心境斷不可能會被動搖。

  若是拼命……

  死的注定是對手!

  “本座可以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

  遠處,金熾以指尖撫摸著手中的蕩魔刑刀,語氣隨意道,“獻上輪回之秘,跪地懺悔,自可活命。”

  此話一出,天夭魔皇和孟長云皆又驚又怒。

  果然,這執刑者同樣是沖著輪回之秘而來!

  鶴仙子眼神黯然,她已猜出,第一執戒者望天叟必然是以輪回之秘為引子,換來了金熾的出手!

  至于韋橫等人的死,自始至終根本就不重要。

  “蘇奕,贖罪活命的機會就在眼前,你還不趕緊跪下謝恩,呈上輪回之秘?”

  遠處,元木沉聲開口。

  望天叟捋著胡須,神色平淡道:“依照規矩,你本是必死的結局,但只要你愿意贖罪,我等自可以在規矩之內破例一次。”

  氣氛沉悶,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

  這一刻,面對這樣的局面,連天夭魔皇和孟長云皆感到一種發自內心的絕望,手腳發涼。

  所有目光,都匯聚在蘇奕一人身上,要看他如何決斷。

  卻見蘇奕抬手輕輕撣了撣衣衫,隨口道:“看來,我蘇玄鈞必須得為這仙隕禁區重新立一個規矩了。”

  眾人一怔。

  唯有孟長云倒吸涼氣,一下子明白過來。

  前不久,蘇奕斬殺執戒者山寧時曾言,若被視作公敵,就要打碎這仙隕禁區的舊秩序,重新立一個規矩。

  一個屬于他的規矩!

  而現在,蘇奕重替此事,無疑已下定決心,要滅殺一切敵!

  沉渾蒼茫的劍吟響徹。

  蘇奕氣勢驟變,深邃的眸冷若深淵,峻拔的身影上劍意暴涌,一身的威勢也隨之節節攀升。

  “這家伙……竟還打算負隅頑抗!?”

  元木難以置信。

  “這就叫冥頑不靈,死不足惜。”

  望天叟搖頭,眼神憐憫。

  有執刑者金熾大人在前,結果早已注定,便是換做其他歸一境界王,都注定將伏誅!!

  “殺了你,不免太便宜。”

  金熾微笑出聲,“我就先敲碎你這一身傲骨!廢掉你一身修為!到那時,再看你是否還敢這般嘴硬!”

  他邁步上前,手中金燦燦的蕩魔刑刀驟然轟鳴,刀吟如神魔的嘶吼,震天動地。

  蘇奕沒有廢話,掌握那一抹劍氣,同樣邁步上前。

  大戰一觸即發!

  可就在這一剎,天穹上忽地涌現一片規則光雨,衍化出一只羽翼絢爛的靈雀。

  “金熾接旨!”

  靈雀聲音淡漠,毫無情緒波動。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讓所有人猝不及防。

  蘇奕皺眉,認出對方正是最初時候贈予自己玄黃令,選拔自己為試煉者的那只靈雀。

  “難道是……主祭大人的旨意?”

  鶴仙子似意識到什么,不由睜大眼睛,難以置信。

  主祭大人!

  一位神秘無比的超然存在。

  據傳,在太古最初時候,主祭大人曾追隨在洪天尊身邊效命,是洪天尊麾下最強的戰仆之一!

  不過,在以前時候,鶴仙子僅僅當這些只是傳聞,甚至都曾懷疑,那位神秘的主祭大人是否還活著。

  原因很簡單,古來至今的歲月中,那位神秘的主祭大人從不曾顯露過蹤跡!

  “旨意?難道……”

  望天叟和元木對視一眼,皆驚疑不定。

  無疑,兩者也和鶴仙子一樣,猜出一些端倪。

  而此時,就見金熾俊朗的面容一陣變幻,似猝不及防,又似意識到什么,整個人愣在那。

  半響,他深呼吸一口氣,收起手中蕩魔刑刀,朝那只靈雀拱手道:“敢問主祭大人有何吩咐?”

  主祭大人!

  這個稱謂,就如一道悶雷,狠狠轟在望天叟、元木、鶴仙子心中,讓得他們一個個色變。

  竟然真的是來自主祭大人的旨意!!!

  天穹下,那只靈雀羽翼流光,忽地當空一扇。

  啪!!!

  金熾臉龐上挨了一巴掌。

  聲音脆響,回蕩天地。

  再看金熾,被這一巴掌抽得面頰紅腫,頭發散亂,身影一個踉蹌,差點從虛空中栽倒。

  眾人皆倒吸涼氣,什么情況!?

  金熾也難以置信,驚怒道:“使者,這是何意?”

  靈雀語氣波瀾不驚,道:“這一巴掌,是主祭大人賞你的,你是否領情?”

  眾人:“……”

  金熾滿臉羞憤之色,這一巴掌,打得他顏面掃地!

  可最終,他忍住了,死死咬著牙關,道:“屬下領情!”

  這讓人震驚。

  被抽一巴掌,還得領情?

  那位主祭大人是何等存在,竟強勢如斯?

  而下一刻,靈雀羽翼揮動,又抽了金熾一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口鼻噴血,唇中都發出吃痛的悶哼。

  望天叟和元木都差點懵掉,還打?

  天夭魔皇、孟長云都不禁糊涂了,那位主祭大人難道已經知曉此地發生的事情,于是在用這種方式懲戒金熾?

  “使者,這究竟是何意?”

  金熾羞憤欲死,眼睛都有些發紅。

  被抽耳光,傷害不大,但侮辱意味卻太強了。

  靈雀的聲音淡漠如舊,“主祭大人說,若你不知自己犯下的錯誤,就一直抽你耳光,直至把你抽醒。”

  眾人皆心顫,這才反應過來。

  而金熾似意識到什么,軀體發寒,連忙道:“回稟使者,我已知錯!不該擅自出行,離開原始秘地!”

  啪!!

  聲音還在回蕩,金熾臉上又挨一巴掌。

  一下子,他腦袋紅腫如豬頭,滿臉血漬,披頭散發,面目全非,看起來異常凄慘。

  甚至,讓人都不禁有些想笑……

  “為何?這又是為何!?”

  金熾嘶聲大叫,他懵了。

  第一巴掌,他已領情。

  第二巴掌,他已認錯。

  可這第三巴掌又是怎么回事!?

  靈雀道:“主祭大人說,你倘若認錯,就再給你一巴掌,讓你記住這個教訓。”

  “我……”

  金熾張了張嘴巴,卻沉默了。

  他擔心再說什么,就會再挨巴掌。

  可誰曾想,又是一巴掌抽在他臉上,打得他滿臉都在淌血,鼻梁骨塌陷,整個人都差點崩潰。

  這又是怎么回事!?

  這一刻,蘇奕都有些怔然,這巴掌……是打給自己看的?

  “主祭大人說,這一巴掌,是在捍衛洪天尊立下的規矩,若再有下次,必饒你不得。”

  靈雀道。

  金熾深呼吸一口氣,擦掉臉上血水,道:“請使者回稟主祭大人,屬下已徹底知錯,斷不會再有下次!”

  靈雀道:“你可以走了。”

  金熾這才敢相信不會再挨巴掌似的,暗松一口氣,拱手道:“是!”

  而后,他抬頭看了遠處的蘇奕一眼,便轉身離開。

  那一瞬,這位執刑者瞳孔深處的森然恨意和殺機,被蘇奕清晰捕捉到。

  “站住。”

  蘇奕淡然開口,“我讓你走了嗎?”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就是那靈雀也不由多看了蘇奕一眼。

  金熾:“???”

  他怒極而笑,道:“你還要如何?”

  他心中大恨,若不是靈雀使者攜帶主祭大人的旨意前來,他分分鐘就能弄死這個試煉者!

  可現在,只能隱忍。

  “抽自己一巴掌,我讓你走。”

  蘇奕隨口道。

  “你……”

  金熾震怒,眸子中殺機暴涌。

  可此時,那靈雀唇中卻輕吐一個字:

  “抽。”

  金熾錯愕,難以置信道:“使者,這難道也是主祭大人的旨意?”

  望天叟和元木對視,神色皆愈發驚疑,心神翻騰。

  主祭大人……究竟為何非要這么做?

  難道一個試煉者,會比執刑者金熾更重要?

  天夭魔皇、孟長云也都腦袋發懵,完全無法理解,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主祭大人說,必要時候,可以給予受迫害一定補償。”

  靈雀道,“現在,該你補償了。”

  金熾郁悶得差點咳血,怎還會有這種事情!?

  主祭大人究竟在想什么?

  蘇奕都不由意外,原本,他就是借此機會故意侮辱金熾,踐踏其尊嚴,要看一看金熾會如何抉擇。

  誰曾想,那神秘的主祭大人,似為了平息這一場紛爭,寧可讓金熾受辱!

  “你……這是要違逆主祭大人的意志?”

  眼見金熾不動,靈雀不禁冷冷出聲。

  金熾沉默片刻,狠狠朝自己臉上抽了一巴掌。

  聲音脆響。

  而后,他轉身就走。

  任誰都看出,金熾怒到極致,恨到極致!

  蘇奕沒有阻攔,他說話算數,自不會出爾反爾,唯有心中有些遺憾,若早知如此,當提出讓金熾抹脖子自殺的……

  而不僅僅只是抽一巴掌那般簡單。

  當然,蘇奕對此并不抱希望。

  他還不屑去借那所謂的“主祭大人”的威勢,來達到滅殺金熾的目的。

  金熾離開了。

  但那只靈雀沒走。

  它目光看向望天叟和元木。

  雖不曾開口,這兩位執戒者已徹底色變,心都懸到嗓子眼。

  ps:今天籌備一下,明天努力來個5更!

兄弟萌有免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