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問我手中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陰沉黑暗的云層,似亙古籠罩于此。

  而今,卻被一道劍氣斬破,僅僅那等劍光,便煌煌如日,照亮十方山河!

  遠處,蘇奕人如仙神,劍開九霄,傲立天穹之下!

  這一瞬,天夭魔皇、孟長云皆瞇起眼睛,神態恍惚,幾乎懷疑自己在做夢,憑生不真實之感。

  這一瞬,鶴仙子心神震撼,難以自已。

  在場之中,唯有它最清楚,韋橫等四位執戒者的聯手圍攻,是何等恐怖,足可輕松轟殺界王境人物!

  可現在,這樣的圍困,卻被一劍破之!

  那種沖擊力,簡直無以復加。

  也是這一瞬,韋橫、景封、蒙戰和黃三甲,齊齊色變,一個個被驚到。

  “這是何等劍道,竟能……斬斷我等所借用的周天規則之力?”

  韋橫驚悚。

  須知,在仙隕禁區,他們這些執戒者能夠御用周天規則,足可輕易滅殺同境界王。

  可現在,一個玄合境皇者,一劍之間,就扭轉乾坤,破掉他們所執掌的周天規則,這無疑太恐怖!

  “這似乎并不像輪回奧義!”

  風景擦掉唇角血漬。

  之前,蘇奕一劍之威,破掉那漫天青色神焰,也讓他遭受到反噬,受到沖擊。

  “山寧應當就是被這等力量殺害。”

  蒙戰沉聲道,臉色難看。

  “早知道此獠非同尋常,卻沒想到,竟逆天到這等地步……”

  黃三甲也受到沖擊,臉色變幻,盡是驚容。

  云層翻滾,劍氣煌煌。

  天穹下,蘇奕衣袍飄蕩,儀態恣肆,都已懶得廢話,直接探出右手,當空一抓。

  那鑿破厚重云層的一道劍氣倏爾化作三尺長,落入蘇奕掌中。

  那一瞬,直似握住了一輪璀璨耀眼的大日!

  所有人心顫震顫。

  韋橫厲聲大喝:“和他拼了!”

  他催動那僅剩下的五座紫色石碑,朝蘇奕鎮殺過去。

  同一時間,蒙戰、景封和黃三甲皆全力出擊。

  根本沒有任何保留,和拼命也沒區別。

  誰都清楚,若壓不住蘇奕的氣焰,這一戰的后果,注定不堪設想!

  轟隆——

  神焰掠空,寶光激蕩。

  四位執戒者皆選擇拼命,并且,他們重新操縱周天規則,一個個如若主宰般,威能恐怖。

  喀嚓!

  震耳欲聾的爆碎聲響徹。

  蘇奕揮劍之間,碾碎五座紫色石碑,劍鋒一轉,以霸道無匹的凌厲之勢,斬掉韋橫一條臂膀。

  他毛骨悚然,駭然失色。

  若不是他閃避及時,這一劍都能殺了他!

  轟隆!

  天地間,劍氣在縱橫,光焰蒸騰,把虛空完全攪亂。

  這一刻的蘇奕,縱劍天地間,所向披靡,斬掉韋橫的一條胳膊后,劍鋒一轉,橫掃其他三人。

  無邊的劍氣如烈日之光肆虐,輕而易舉就將對方三人掌控的周天規則斬破。

  而那恐怖到堪稱禁忌的劍威,則一舉將對方三人轟飛出去,一個個遭受重創。

  喀嚓!

  蒙戰手中的鐵棍斷成兩截,磅礴的劍氣,轟得他軀體殘破,鮮血飛濺。

  砰!!!

  沉悶的巨響在虛空中炸開。

  由景封御用的那一個青銅寶鏡出現無數裂痕,而后轟然炸開,碎屑迸濺如雨。

  而景封自身,則被震得大口咳血,染紅衣襟,身影似斷了線的風箏般倒射出去。

  至于黃三甲,他更是凄慘,直接被劍氣轟碎軀殼,神魂雖及時逃遁,卻因受驚過度發出凄厲的慘叫。

  剎那間而已,四位執戒者遭受重創!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看得天夭魔皇、孟長云都呆滯在那,滿臉震撼。

  之前,天夭魔皇還在為無法和蘇奕一起赴死而痛苦,幾欲癲狂。

  孟長云更是悲慟無助,嘶聲大罵自己太過無能。

  可現在,兩人都快要懵掉。

  原因就是,本以為即將遭難的蘇奕,非但沒有遭難,反倒似化身仙神,一舉扭轉乾坤不說,還殺得四位執戒者潰不成軍,身負重傷!

  “他所掌握的劍道奧義,竟能破開仙隕禁區的周天規則!!”

  鶴仙子終于明白似的,倒吸涼氣,眸子中盡是震撼。

  “你們快退!我來擋住他,快——!”

  戰場中,韋橫怒吼,渾身發光,光焰蒸騰。

  他橫擋在前方,試圖犧牲自身,牽制蘇奕,為其他人爭取一線生機。

  蘇奕不由一聲輕笑,螳臂擋車罷了。

  他正欲出手——

  “還請道友手下留情!”

  遠處虛空中,空間劇震,浮現出一個侏儒老者和一個身著赤袍的俊美少年。

  “望天叟和元木!”

  鶴仙子驚愕。

  來人正是第一執戒者和第三執戒者!

  天夭魔皇俏臉陰沉,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這個節骨眼上出現,分明就是故意的!

  “操!”

  孟長云氣得差點直接罵臟話。

  之前觀主大人被重重圍困時,也沒見這兩個老東西站出來,反倒是那些執戒者即將伏誅時,他們來了!

  簡直就是惡心他媽給惡心開門,惡心到家了!

  而看到望天叟和元木出現,韋橫等四人皆松了口氣,之前,他們被殺得肝膽欲裂,斗志快要崩潰,都已做好最壞打算。

  可現在,隨著望天叟二人出現,事態已出現轉機!

  可就在這一剎,蘇奕手起劍落。

  一道無匹璀璨的劍氣呼嘯而出,一舉佇足在前路上的的韋橫轟殺當場。

  軀體和神魂都炸碎,徹底魂飛湮滅!

  這一劍,那叫一個干脆利索,也霸道無比,完全不把望天叟和元木放在眼中,直接就殺了。

  “你敢——!”

  景封、蒙戰和黃三甲受驚,目眥欲裂。

  望天叟和元木的臉色都難看下來。

  兩人都沒想到,這個名叫蘇奕的試煉者,竟如此不客氣,連一點情面都不講!

  鶴仙子心中咯噔一聲,卻是一陣暗嘆。

  不得不說,望天叟他們出現的時機太不厚道,任誰遇到,都會為此動怒。

  “殺得好!”

  天夭魔皇撫掌。

  “就該弄死那些違反規矩的混賬!一個也不留!”

  孟長云咬牙切齒。

  他內心也很痛快,激動得老臉發光。

  那些執戒者,他已完全不在乎了,什么東西,一個個下作到了極致!

  “道友息怒,莫要被怒火沖昏頭!”

  望天叟深呼吸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的不愉。

  他身影一閃,擋在了蘇奕的前路上,道,“今天發生的事情,我都已清楚,那些執戒者違背第一戒律,自會受到懲處,老朽也希望,道友就此止手。”

  不遠處,元木輕嘆一聲,道:“今天的事情,一切都錯在那些執戒者身上,道友放心,我們定會秉公辦事,還你一個公道。”

  說到這,他目光看向遠處的鶴仙子,“道友若不信,可以問一問鶴仙子,在仙隕禁區外圍地帶,任何執戒者,只要違反規矩,必會嚴懲不貸,絕無幸免。”

  鶴仙子遲疑了一下,這才緩緩點了點頭。

  “他媽的,老子第一個不服!”

  猛地,孟長云大叫,怒發沖冠,“之前我家大人被圍攻的時候,你們怎么不出來主持公道,秉公辦事?現在那些混賬快玩完了,你們一個個假惺惺說要按規矩辦事,不覺得虛偽?老子都替你們感到丟人!”

  一番話,罵得望天叟和元木臉色難看。

  可他們最終并未理會,目光只看著蘇奕。

  蘇奕揚起手中劍鋒,指著景封、蒙戰和黃三甲三人,道:“今日此時,他們必須死。”

  平淡隨意的一句話,卻有不容違逆的力量。

  景封他們神色皆變得無比難看,又驚又怒。

  望天叟臉色也陰沉下去,道:“道友,依照仙隕禁區的規矩,執戒者犯錯,自當由執刑者裁定,你若冥頑不靈,一意孤行,可就等于在和我們所有執戒者宣戰!”

  元木也面無表情道:“我們已表露出足夠的誠意和歉意,也勸你得饒人處且饒人,適可而止為好,萬事做絕,只會害人害己!”

  天夭魔皇玉容變幻。

  她內心雖極不痛快,可冷靜之后卻清楚,這時候退讓一步,才是最明智的抉擇。

  否則,事情只會越鬧越大!

  孟長云內心雖憋悶,可也清楚,眼下最好的結果,就是讓執刑者依照規矩去收拾那三個執戒者。

  如此,既不會徹底撕破臉,也不至于把事情鬧得不可收拾。

  鶴仙子長嘆一聲,道:“蘇道友,第一執戒者都已表態,我相信,他肯定會這么做,斷不會偏袒那三位執戒者。”

  眼見鶴仙子也出聲,望天叟神色緩和不少,目光看著蘇奕,道:“只需你點一點頭,今日此事,便可就此揭過。”

  “揭過?可以。”

  蘇奕淡淡的說道,“先問過我手中的劍。”

  聲音還在回蕩,他驟然出手。

  燦然的劍氣鏘然而鳴。

  蘇奕縱身上前,一劍斬出。

  虛空驟然裂開。

  所有人皆有猝不及防之感,都沒想到,話都說到這般地步,蘇奕竟還不罷手。

  望天叟和元木更是臉色一沉,齊齊出手。

  可僅僅剎那間,兩人色變,蘇奕那無匹的劍道威能,直接把這片天地籠罩的周天規則震碎,讓他們無法借力!

  轟!!

  劍氣橫空斬來,其光大盛,明耀乾坤,充斥如若無上般的禁忌威能。

  望天叟和元木雖全力抵擋,可依舊被這一劍轟飛出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