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鶴仙子的認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仙隕禁區外圍地帶。

  一座黑霧繚繞的山谷深處。

  “有人殺了山寧師弟!”

  一道冰冷的聲音一字一頓響起。

  黑霧翻騰,雷霆洶涌,炫亮的金色電弧閃動。

  這片峽谷都猛地劇烈震顫起來。

  仔細看,峽谷深處,有著一座古老的道場。

  道場中央,一個赤裸上半身的精瘦男子,盤膝而坐。

  他肌膚呈古銅色,長發潦草,渾身被一道道黑色鎖鏈捆縛,直似一個受刑的囚徒。

  可此時,他泛著血色的眸子泛著駭人的殺機,周身覆蓋的密密麻麻的黑色鎖鏈都劇烈震顫起來。

  “自太古最初至今的歲月中,從沒有人敢對我們執戒者不敬,可如今,卻有狂徒殺害山寧師弟,其心當誅,其罪當死!!”

  砰!砰!砰!

  爆鳴聲轟然響徹。

  覆蓋在精瘦男子身上的黑色鎖鏈一截截炸開。

  剎那間,一股滔天的戾氣從精瘦男子身上涌現,貫沖云霄,驚動十方風云!

  直似亙古時的魔神在此刻掙脫枷鎖,重現世間。

  精瘦男子長身而起,右臂探出,朝天穹一抓。

  一團周天規則力量凝聚,在他掌指間化作一道光幕。

  光幕內,映現出蘇奕一腳踩在山寧身上,將山寧一劍斬殺的一幕畫面!

  當看到這一幕,

  精瘦男子如受到莫大刺激,眼睛充斥血色,渾身古銅色肌膚一塊塊賁張,浮現出神秘的神魔血紋。

  “不管你是誰,不管什么緣由,我會摘了你的首級,剝離你的神魂,一點點把你折磨致死!”

  精瘦男子聲音低沉,直似魔神的低語,透發出徹骨的恨意。

  “韋橫兄。”

  山谷入口,忽地憑空出現一個身著藍衫,背負一塊青銅寶鏡的男子。

  他身影一個閃爍,就出現在精瘦男子身前,道,“據我看到的畫面,應該是山寧先破壞規矩,主動對試煉者出手,這已違逆了仙隕禁區第一戒律。”

  被稱作韋橫的精瘦男子眸光如刃,掃在那藍衫男子身上,“景封,我山寧師弟死了,你……還跟我談規矩??”

  聲音森然,威勢迫人!

  被稱作景封的藍衫男子臉色微變,低聲道:“我這次也正是為此事而來。”

  “那就無須廢話,跟我走,去殺人!”

  韋橫冷冷撂下這句話,大步而去。

  景封一聲苦笑,喃喃道:“當年,被選為執戒者之前,我們五人就已義結金蘭,立誓此生當同生共死,同進同退,我景封……焉可能在此時退縮……”

  他深呼吸一口氣,大步追了上去。

  路上。

  “韋橫大哥!”

  一個骨骼粗大,面容粗獷的威猛男子憑空出現。

  他肩膀處,扛著一柄丈許長的青銅棍,渾身盡是霸烈懾人的兇厲氣息。

  蒙戰。

  執戒者之一。

  “我此次違逆第一戒律,只為替山寧報仇,你可愿一起去?”

  韋橫眸子如電,看向蒙戰。

  蒙戰聲音鏗鏘道:“我已得知山寧的死訊,此來正是要和大哥一起殺敵!”

  “好!”

  韋橫沒有多說什么。

  都是過命交情的兄弟,也無須多說什么。

“我們先  去千流荒原,只需抵達山寧隕落的地方,我便可捕捉到仇敵的氣息,將其揪出來。”

  景封飛快說道。

  “走!”

  三位執戒者身影憑空一閃,就消失不見。

  千流荒原。

  熔漿湖泊之畔。

  一個身著灰袍,手握一柄竹杖的老者,正在一處坑洞前打量什么,蒼老的臉龐上,盡是陰沉之色。

  嗖嗖嗖!

  空間波動,韋橫等人的身影憑空出現。

  “我就知道,老黃你不會不來。”

  當看到那手握竹杖的灰袍老者,韋橫那冷峻的臉龐上破天荒地浮現出一抹欣慰。

  黃三甲!

  執戒者之一。

  灰袍老者抬手指著自己胸口,道:“山寧死了,我若不幫他報仇,這輩子會心中不安。”

  韋橫道:“可捕捉到對手的氣息?”

  灰袍老者道:“還要等一等,山寧的軀體和神魂,皆被一種霸道無比的禁忌力量毀掉,連灰燼都不曾留下,我之前曾推演過,對手所動用的力量,疑似是……輪回!”

  輪回!!!

  韋橫、景封、蒙戰三人皆吃驚,似難以置信。

  “若真如此,我大概明白山寧為何會忍不住對一個試煉者出手了。”

  景封神色復雜。

  輪回!

  一種早在太古最初時就被視作禁忌的至高大道,只有幽冥之地的地府主宰才有資格掌控。

  而在他們這些執戒者眼中,輪回更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因為在傳聞中,唯有像輪回這等禁忌大道,才能讓他們這些執戒者打碎身上的一層無形禁錮,重獲自由!

  “這于我們而言,未嘗不是一個好消息,為山寧報仇的同時,若能掌控輪回……”

  韋橫眸子中神芒洶涌,“我們就無須再擔心遭受第一戒律的反噬,甚至……可以就此打破身上那萬古的禁錮,重獲自由身,離開仙隕禁區這座牢籠!!”

  這番話一出,其他執戒者明顯也激動起來。

  “當務之急,是先鎖定對手的下落。”

  深呼吸一口氣,景封飛快道,“老黃,我來幫你一起施法,捕捉對手的氣息。”

  “好!”

  黃三甲點了點頭。

  云蒸霞蔚,飛瀑流泉。

  這是一座靈秀的神山之巔,一座古老的殿宇屹立,附近云海翻騰,景色壯麗。

  若非親眼所見,恐怕沒有人敢相信,這樣一座神秀大山,會位于仙隕禁區外圍地帶這種兇險之地。

  一個身著道袍的赤發男子憑空出現在山巔,來到那座古老殿宇前。

  “道兄,半個時辰前,第六執戒者山寧突遭大難,身隕道消,而今,以韋橫為首的其他四位執戒者,皆離開各自鎮守之地,匯聚一起,疑似要去為山寧報仇。”

  赤發男子輕聲稟報。

  他容如青年,赤發如火,面龐白皙英俊,唯有眼眸轉動時,泛起厚重的歲月滄桑氣息。

  “山寧如何死的?”

  古老殿宇內,傳出一道沉渾的聲音。

  赤發男子飛快道:“他擅自離開鎮守之地,在千流荒原深處,被一個名叫蘇奕的試煉者所殺。”

  “緣由呢?”

  “疑似和輪回奧義有關。”

  “輪回!?”

  古老大殿內,那沉渾的聲音透著吃驚。

而后,一個矮小  如侏儒般的身影,從那古老大殿內走出。

  他須發雪白,慈眉善目,才只有三尺高,可舉手投足之間,卻有一股莫大的威嚴。

  赤袍男子下意識低下了頭顱,不敢去直視對方。

  “怪不得山寧不惜違反第一戒律……”

  侏儒老者一聲輕嘆。

  “道兄,山寧違反戒律在先,被試煉者殺死也是咎由自取。”

  赤袍男子道,“而今,韋橫等四位執戒者枉顧規矩,欲去為山寧報仇,這已經嚴重違背了‘洪天尊’當初立下的規矩,你覺得……當如何處置?”

  侏儒老者一陣沉默。

  許久,他眼神微妙,道:“元木,我們也是執戒者。”

  被稱作元木的赤袍男子皺眉道:“道兄的意思是?”

  侏儒老者笑了笑,道,“我的意思是,該按規矩辦的時候,自當按規矩辦,該講情分的時候,也得講情分。”

  說著,他折身返回那座古老的殿宇,“元木,這件事若處置得當,于你我而言,當也可稱作是一樁天大的好事。不過現在,我們姑且再等一等。”

  赤袍青年元木神色明滅不定,他隱約猜出了侏儒老者的一些心思。

  卻又不敢妄下定論。

  “情分?規矩?好事?等一等?”

  元木陷入久久的沉默中。

  黑血廢墟。

  在獸皮地圖上被標注著“活路”的一個外圍區域。

  此地天穹覆蓋著濃厚如鉛塊的黑云,大地上,到處是傾塌的廢墟,綿延無盡。

  廢墟中,到處可見早已干涸的黑色血漬。

  陰雨綿綿,空氣中彌漫著壓抑人心的陰晦氣息。

  在廢墟深處,有著一座殘破的道觀。

  道觀內,一盞燈籠孤零零掛在那,灑下昏暗的光影。

  雨水如成串的珠子似的從房檐瓦片上垂落,發出密集的滴答聲。

  一只通體雪白的仙鶴,坐在道觀內一座傾塌的神龕前。

  它如若人類修士般,跏趺而坐,羽毛晶瑩如玉,深邃的眼眸泛著如夢似幻的道光。

  “若非玄黃星界的周天規矩破損嚴重,以你的資質和潛力,早在很久以前就能踏足登天之路。”

  仙鶴開口,聲音清脆溫和,“不過現在也不晚,你已得到我的認可,等你進入原始秘地闖關時,足可感悟到最為古老純正的玄黃混沌力量,如此,證道界王之境也絕非難事。”

  不遠處,一襲紅裳的天夭魔皇立在那。

  她星眸發亮,紅潤的唇邊泛起一絲喜色,稽首見禮道:“多謝前輩成全!”

  在她進入仙隕禁區的第一時間,就被挪移到了這黑血廢墟,而后,就見到了這位自稱執戒者的“鶴仙子”大人,獲知了和試練者、原始秘地有關的一些秘辛。

  更重要的是,僅僅只是初次見面,聊了一會天而已,她就得到了“鶴仙子”的認可!

  這一切都太順利了。

  順利得讓天夭魔皇這等魔道祖師級人物都不禁有做夢般的不真實感覺!

  “無須謝我,這就是緣法,更重要的是,你的潛力和天賦無比驚人,我自不介意幫你一把,讓你有機會去原始秘地闖一闖。”

  鶴仙子聲音溫和,看向天夭魔皇的眼神也帶著一絲欣賞。

  天夭魔皇正要說什么,忽地一陣腳步聲從遠處灰暗陰沉的雨幕中傳來。

  ps:第二更中午12點左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