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玄墟之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一眼看出,這白衣男子的威勢,溝通了這片天地的周天規則力量!

  故而,才給人一種大道蒼天般的壓迫感。

  而這讓蘇奕意識到,眼前這白衣男子,是個執戒者!

  因為在仙隕禁區外圍地帶,只有執戒者能夠動用周天規則之力。

  “有事?”

  蘇奕語氣淡漠。

  他運轉輪回奧義,悄然間就將那撲面而來的威壓化解。

  這讓白衣男子訝然,不由多看了蘇奕一眼。

  旋即,語氣淡漠道:“我是一位執戒者,你可以稱呼我‘山寧’,此來找你,只為一件事,希望你主動把輪回奧秘呈上來,如此,便可得到我的認可。”

  執戒者!

  孟長云倒吸涼氣,臉色大變,萬沒想到,一位鎮守仙隕禁區外圍地帶的執戒者,竟會破壞規矩,欲圖謀試煉者身上的輪回之秘!

  須知,但凡成為試煉者之人,就等于通過了仙隕禁區周天規則的選拔。

  按照規矩,執戒者不允許對試煉者出手!

  可現在,那名叫山寧的執戒者,卻主動殺上門來,這明顯就是不講規矩了!

  “原來是為了輪回之秘而來。”

  蘇奕自語,旋即笑了笑,“我已搜集到足夠的玄黃令,根本無須你的認可。”

  白衣男子神色淡漠,語氣慢條斯理,“你想多了,在我面前,不拿出輪回之秘,搜集到再多的玄黃令也沒用!”

  蘇奕道:“不講規矩?”

  白衣男子唇邊泛起一絲譏嘲的弧度,道:“錯,我的話就是規矩。”

  孟長云的心都沉入谷底。

  他曾見過執戒者鶴仙子,對方言談舉止皆令人敬重,他本以為,其他執戒者也當如此。

  可現在看來,他想的太簡單了。

  就像這白衣男子山寧,霸道無比,藐視規矩,踐踏規矩,并且還把這種行徑,視作他自己的規矩!

  “執戒者都如此?”

  蘇奕倒談不上太生氣,執戒者也是修士,既然敢肆意破壞規矩,必然是底氣十足。

  “你廢話太多了。”

  白衣男子語氣冷漠,“三個呼吸內,我要你一個明確答復,否則,死!”

  氣氛驟然緊繃,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孟長云暗嘆。

  在執戒者面前,強大如觀主,怕也只能低頭!

  遠處,莫融山內心卻莫名一陣暢快。

  觀主的轉世之身又如何?

  終究修為太低,在執戒者面前,屁也不是!

  莫融山甚至巴不得蘇奕拒絕,然后被殺死,這樣的話,不止能鏟除一個大敵,還能得到執戒者的認可,可謂一舉雙得。

  “死?”

  蘇奕不禁笑起來,道,“也罷,就讓我看看,你的規矩夠不夠大!”

  他一身氣機轟鳴,劍意沖霄,身影后方映現出六道輪回的幽暗光幕,遮天蔽日。

  眨眼間而已,蘇奕似變了一個人,直似亙古主宰,執掌輪回,衍化六道。

  那幽暗神秘的氣息,令天地皆顫。

  “果然是輪回!”

  白衣男子眸子深處迸射出駭人的神芒,似是很激動。

  他直接出手,已迫不及待擒殺對手,剝奪輪回!

  咔嚓!

天穹響起爆鳴,一道周天規則力量垂落,化作一桿繚繞著混沌氣息的戰矛,狠  狠劈向蘇奕。

  時空都似被劈開,天地如畫布般裂開筆直的縫隙。

  一擊之下,直似來自上蒼的審判之矛臨世!

  那等威能,驚得孟長云亡魂大冒,第一時間朝遠處逃去。

  面對這一擊,蘇奕鏘然拔劍,當空斬去。

  劍氣和戰矛碰撞,那片天地崩壞,狂暴的法則力量迸發,十方山河皆劇烈搖晃。

  整個千流荒原地帶,到處呈現出動蕩毀滅的氣息!

  眼下彌漫中,蘇奕的身影狠狠倒射出去。

  足足在百丈之外,才堪堪站穩。

  看似狼狽,可那來自執戒者的一擊,卻被他硬生生擋住!

  孟長云和莫融山皆瞠目結舌,差點不敢相信眼睛。

  他們皆是同壽境中期界王,捫心自問,換做是他們,注定早已被這一擊輕松轟殺,根本沒有任何一線存活的希望。

  可觀主的轉世之身,沒有閃避,沒有退縮,直接以劍道之力硬撼,擋住了這一擊!

  這無疑太震撼人心!

  “這就是輪回的力量啊……”

  白衣男子眼神狂熱,他整個人呈現出一種亢奮癲狂似的喜悅神色。

  “這家伙自身的道行,才不過同壽境中期,可借用這片天地的周天規則后,卻變得極端強大……”

  蘇奕眸光閃動,“若是硬拼,等于是在和這片天地的周天規則對戰,殊為不智。”

  “看來,得先斬除他和周天規則之間的聯系才行!”

  想到這,蘇奕心中一動。

  同一時間,白衣男子掌指一抓,一片周天規則凝聚,化作一柄戰刀,縱身朝蘇奕殺來。

  威勢之盛,直似這片天地的主宰出手!

  大戰爆發。

  幾個眨眼而已,蘇奕和白衣男子交手上百次,殺得這片天地陷入崩壞,神輝迸濺。

  縱使蘇奕全力運轉輪回奧義,也僅僅只能抵擋住對方的攻勢,并且不止一次的被擊退,顯得異常狼狽。

  “這就等于在和周天規則廝殺,在和仙隕禁區的上蒼對抗,焉可能獲勝?”

  孟長云焦急,替蘇奕擔憂起來。

  唇亡齒寒,他很懷疑,執戒者破壞規矩滅殺蘇奕之后,也把他給滅口!

  這并非不可能。

  “你不行,輪回奧義掌控在你手中,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白衣男子搖頭,眉梢間盡是輕蔑。

  他出手霸道,步步緊逼,根本不給蘇奕任何喘息的機會。

  “你道行在界王境層次,且還利用周天規則出手,公平嗎!虧你還是執戒者,簡直就是個丟人現眼的敗類!有膽可敢和觀主大人公平一戰?”

  孟長云忍不住大叫。

  他的確很害怕,但更害怕蘇奕遭難之后,他也被滅口。

  所以,這一刻根本顧不得什么恐懼,豁出去似的破口大罵。

  白衣男子嗤地笑起來,“生死對決時,誰管你什么境界,誰管你是否借用外力?還在我面前談公平,行啊!待會我讓你跪著跟我講一講,什么叫公平!”

  孟長云色變。

  而此時,就見蘇奕頷首道:“你說的對。”

  他身影驀地凌空一閃。

  一道劍吟乍響,激蕩九天。

  肉眼可見,三寸天心之上,有一抹神秘的劍意涌現。

如若破曉晨曦般  耀眼,似九天銀河般浩瀚,如莽荒混沌般原始。

  而其色澤,就如初春時節天穹深處的一抹青色。

  剔透空靈,玄而又玄。

  大道奧義:玄墟!

  一種傳承自命運長河之上,比之輪回奧義更為晦澀神秘的大道法則!

  隨著蘇奕這一劍揚起,天地驟然間陷入一種詭異的死寂氛圍。

  崩壞般的虛空,悄然靜止。

  動蕩搖晃的天地,被一抹玄妙的青色光影覆蓋。

  而當這一劍斬下。

  那一直由白衣男子掌控的“周天規則”力量,剎那間被碾碎一空。

  砰!!!

  白衣男子手中的戰刀,都寸寸崩裂,化作潰散的周天規則湮滅。

  這一剎,白衣男子和周天規則之間的聯系,被蘇奕一劍斬斷!

  原本寂靜的天地,驟然轟震。

  漫天劍氣,肆虐如風暴。

  白衣男子原本淡漠冷酷的臉龐,驟然變色,滿臉都寫著難以置信。

  斬斷周天規則?

  這是何等大道奧義?

  難道比輪回還要更強大?

  白衣男子鎮守此地無數歲月,可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世間還有能夠斬斷此地周天規則的力量。

  這讓他哪還能淡定?

  蘇奕從遠處殺來,勢若神虹,快似挪移。

  三寸天心上的玄墟奧義已悄然消失,由輪回奧義取而代之。

  一劍斬下,六道輪回的虛影浮沉,劍意幽暗,似要將這天地萬象打入輪回!

  白衣男子顧不得他想,全力硬撼。

  砰!!

  下一刻,他身影被劈飛出去,一道血淋淋的劍痕,出現在其胸口,染紅白衣。

  白衣男子驚怒,試圖再度借用周天規則。

  可蘇奕怎會給他機會,不等白衣男子站穩,便揮劍殺來。

  白衣男子一條胳膊都被斬落,血灑如瀑。

  他臉色煞白,意識到不妙,厲聲道:“我是執戒者,你……”

  啪!!

  話沒說完,他被一劍砸在臉上,口鼻噴血,牙齒飛落數顆,整個人跌飛出去。

  “混賬!”

  白衣男子臉龐紅腫如豬頭,徹底發狂,猛地祭出一口銹跡斑駁的血色銅印。

  銅印轟鳴沖霄,血光流轉,映現出無數神秘古老的神魔秘紋,氣息之恐怖,輕易碾碎長空。

  可在蘇奕的輪回劍意之下,這一枚血色銅印的威能,在眨眼間就被硬生生磨滅,光澤暗淡。

  到最后,這血色銅印都被斬飛出去,表面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白衣男子遭受反噬,大口咳血。

  他負傷已經很嚴重,處境堪憂,尤為要命的是,他每次正欲和周天規則進行溝通,就被蘇奕強勢打斷。

  以至于此刻,僅憑他那同壽境的道行,完全被蘇奕殺得幾無招架之力!

  砰!!

  又是一記沉悶響聲,天地都隨之亂顫。

  在蘇奕劍氣鎮殺之下,白衣男子身影如隕石般,狠狠砸在大地上,砸出一個巨坑,石屑飛濺。

  再看白衣男子,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軀體殘破,血肉模糊。

  慘不忍睹!

  和之前那宛如主宰般的模樣相比,判若兩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