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執戒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羅子洪轉身就逃,再不敢遲疑。

  他一直立在戰場邊緣,此刻逃遁時,窮盡一切底牌。

  可僅僅剎那。

  砰!!

  羅子洪的身影撞在一堵空間墻壁上。

  這一堵空間墻壁都轟然崩碎。

  羅子洪這才意識到,蘇奕之前并未撒謊,這附近天地間,覆蓋著一座空間禁陣,為的就是防止他們這些人逃遁。

  “開!”

  羅子洪掄起白骨大弓,直接朝前方砸去。

  砰!砰!砰!

  他一路所過,一堵又一堵空間墻壁爆碎,強勢無匹。

  可孟長云不忍目睹,滿臉憐憫和同情。

  他想起了自己剛才的遭遇。

  果然,須臾間而已,一路摧枯拉朽的羅子洪,就重新出現在了那熔漿大湖之畔。

  “這……”

  羅子洪驚得眼珠都差點掉下來。

  “顛倒陰陽,逆亂空間!”

  他明白了。

  可惜,卻明白得慢了一步。

  當他的身影出現,一道劍氣已迎面而至。

  咔嚓!

  白骨大弓斷裂。

  劍氣無堅不摧,將羅子洪也斬殺當場。

  至此,四位界王境存在皆隕!

  “若你們再堅持戰斗一會,我也不至于這么快下死手。”

  遠處,蘇奕輕語,微微搖頭。

  他一身氣機澎湃,道光蒸騰,歷經這樣一場顫抖,成功把他一身潛能都激發,修為都隱隱有趨于大圓滿地步的跡象。

  “恭喜蘇大人旗開得勝,誅滅群敵!”

  遠處,孟長云忙不迭沖過來,拱手賀喜,那滿臉的震撼和敬畏,倒并非偽裝。

  “之前,你若和他們一起動手,或許更有些意思。”

  蘇奕說道。

  孟長云渾身發僵,心中發虛。

  他之前藏匿在暗中的時候,的確冒出過這樣的念頭,但很快就被他扼殺在心中,再不敢多想。

  “蘇大人,小老……”

  孟長云張嘴要說什么。

  蘇奕擺手制止,吩咐道:“去收拾戰利品。”

  他收起三寸天心,來到那熔漿大湖之畔,開始打坐靜修。

  這一戰談不上激烈,但戰斗中的壓迫和磨礪,讓他的修為已擁有蛻變的跡象。

  此時,最需要的就是趁此機會,進一步將這種蛻變推進下去。

  不遠處,孟長云手腳利索地開始搜集戰利品。

  不知道的,恐怕會下意識把孟長云這位界王當做是侍奉在蘇奕身旁的一位忠仆……

  忽地,孟長云察覺到,通靈金簡發光,浮現出莫融山傳出的字跡:

  “諸位,戰況如何?可曾得手?”

  孟長云暗嘆,這就叫傻人有傻福嗎?

  他抬頭看了一眼遠處正在修煉的蘇奕,最終什么也沒做。

  他不可能好心去提醒莫融山不來。

  也斷不會把剛才的戰況說出去。

  什么都不做,自然也就不會犯錯!

  “為何沒人說話?”

  “該不會……你們想獨吞輪回之秘吧?”

  “羅兄???”

  ……通靈金簡內,時不時蹦出莫融山的消息。

  “他媽的,到現在還惦念輪回之秘,真恨不得把你這老東西也引誘過來,讓你也見識見識,觀主大人的劍道風采!”

  孟長云暗自嘀咕。

  一片灰暗的荒涼天地間。

  莫融山立在一座古老的廟宇前。

  廟宇早已坍圮,荒草蔓生。

  “肯定出狀況了!”

  莫融山神色陰晴不定。

  他懷疑,要么是羅子洪等人遭難了,要么就是他們已經得手,正在瓜分輪回之秘,而把自己給摒棄!

  究竟是哪種情況?

  莫融山拿捏不準。

  可最終,他一咬牙,轉身來到廟宇前。

  “前輩,我愿拿一則驚世秘聞,來換取您的認可!”

  莫融山稽首見禮,神色莊肅虔誠。

  “一則秘聞?呵,你覺得,我會對這些感興趣?”

  廟宇內,傳出一道淡漠的聲音。

  莫融山道:“這則秘聞,和輪回有關!”

  廟宇內,猛地傳出一陣劇烈的震顫轟鳴聲,似某種封印力量被打開。

  一股恐怖懾人的氣息,隨之從廟宇內傳出。

  天地驟然暗淡,十方云層染上詭異的血色,一縷縷如若實質的殺機,在虛空中悄然彌漫。

  而后,就見廟宇大門中,走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容貌如青年的男子,衣冠勝雪,眉梢有一抹鮮紅如血的蓮形印記。

  一對眼眸,則深沉淡漠,彌漫著厚重的歲月氣息。

  當他從廟宇大門走出那一瞬,天地驟然轟鳴,浮現出一片周天規則力量。

  莫融山倒吸涼氣,身心皆顫。

  這白衣男子舉手投足之間,帶給他近乎窒息的壓迫感,就如目睹一位真神臨世!

  “我并非試圖外出,只打算在附近散散步,無須阻撓。”

  白衣男子抬眼看向天穹,袖袍一拂。

  頓時,原本動蕩轟鳴的天地悄然歸于寂靜,那浮現出的周天規則力量也隨之消弭。

  拂袖之間,乾坤易改,換了人間!

  莫融山這等界王境存在,都不禁腦袋發懵,這就是執戒者的威能?

  這玄黃星界的水也太深了!!

  當初前來時,他們這些界王,都視玄黃星界為廢墟舊土,完全瞧不上此界修士,視之如土著。

  可現在,莫融山才意識到,這玄黃星界的底蘊,遠比他們這些界王想象中可怕!

  須知,這還只是仙隕禁區的外圍地帶。

  眼前所見,僅僅只是十位執戒者之一!

  可那等威勢,就已強大到無法揣測的地步!

  “輪回?你且說來聽聽。”

  白衣男子目光看向莫融山。

  莫融山哪敢怠慢,當即把蘇奕的事情和盤托出。

  聽罷,白衣男子眼眸中泛起異色,似有燦然如燃燒的火苗,在瞳孔深處涌動。

  “這一縷萬古以待的契機……真的來了嗎……”

  低沉的喃喃聲響起,白衣男子那淡漠的臉龐上,竟是浮現一絲恍惚之色。

  莫融山心中震顫,契機?

  難道說,對這位執戒者而言,執掌輪回奧秘的人出現,也意味著一種變化出現了?

  “那人如今在何地?”

  白衣男子問道。

  “千流荒原。”

  莫融山飛快回答。

  白衣男子哦了一聲,彈了彈手指,慢條斯理道:“你若敢騙我,我必讓你生不如死!我此生……最恨的就是不老實之人!”

  莫融山軀體一僵。

  還不等他說話,白衣男子抓住他的肩膀,一步邁出。

  虛空震顫,空間直似被一步踏碎。

  白衣男子和莫融山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熔漿湖泊之畔。

  蘇奕還在靜修打坐。

  孟長云已經把所有戰利品搜集完畢。

  經過他清點,僅僅是玄黃令就多達三十二塊!

  除此,尚有其他諸多界王境層次的丹藥、秘寶、神材、秘術,琳瑯滿目,都能堆積成小山。

  “僅僅這些修行資源,這若拿去靈寶樓,都能換到上萬條星界靈脈!”

  孟長云吞了吞口水,有些眼紅。

  靈寶樓,星空深處公認的天下第一商行,背景神秘通天,就是那些星空巨頭,都喜歡和靈寶樓做交易。

  原因很簡單,靈寶樓的寶物太多了!

  多到一些頂級勢力所需的一些修行資源,都只能從靈寶樓換取!

  而所謂的星界靈脈,則是誕生于一方星界大道本源中,又被稱作大道界晶。

  是界王境修煉必須的修行資源!

  這等神物,也遠非尋常的寶藥和神材可比。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果然是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

  孟長云暗自感慨。

  這仙隕禁區外圍地帶的機緣雖多,可畢竟都太過危險,哪比得上殺人奪寶來的快?

  而一想到自己一身的寶物,都早已乖乖送給蘇奕,孟長云頓時就沒心思感慨了。

  歸根到底,自己也是受害者!

  猛地,極遠處天地亂顫,空間爆鳴。

  孟長云軀體一僵,霍然抬頭望去。

  正自打坐的蘇奕悄然睜開眼睛。

  就見遠處虛空中,兩道身影憑空浮現而出。

  赫然正是那執戒者白衣男子、以及莫融山!

  “莫老怪?”

  孟長云一眼認出莫融山,不由驚詫,這家伙來的好快!

  而蘇奕目光則看向那白衣男子。

  此人很強!

  一身氣息與天地契合,竟隱隱與周天規則力量產生溝通,讓他一身的威勢,也如若大道蒼天般強橫。

  “孟長云,你這老東西沒死!?其他人呢?”

  莫融山也看到了孟長云,不由驚疑出聲。

  白衣男子眉頭微皺,隨手一拍。

  莫融山挨了一巴掌,軀體狠狠倒飛出去,狼狽地跌落在遠處的大地上。

  “沒眼力。”

  白衣男子語氣淡漠。

  莫融山色變,噤若寒蟬,再不敢亂語。

  “這……”

  孟長云驚悚,汗毛倒豎。

  那白衣男子宛如一尊神祇,一舉一動,盡顯無上威勢。

  不經意一擊而已,如拂蒼蠅似的,把莫融山這等界王拍飛出去!

  天地壓抑,死寂無聲。

  白衣男子眼眸深沉平靜,彌漫著厚重的歲月氣息。

  他掃了一眼孟長云,后者驚得肝膽欲裂,整個人快要癱瘓。

  他也是界王,可面對那白衣男子,竟有渺小如螻蟻般的無力之感。

  還好,僅僅剎那間,白衣男子的目光就挪移,看向了熔漿湖泊之側的蘇奕。

  這一瞬,蘇奕也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壓力。

  那種壓力,勢若一片萬古蒼天壓迫而至,讓人的神魂和心境都遭受到莫大的震懾。

  蘇奕眉頭微挑,這家伙……很囂張嘛!

ps:5更完畢!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