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為人坦蕩蘇玄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不過很快,羅子洪就按捺住內心的亢奮。

  他吩咐道:“對方畢竟是觀主的轉世之身,前世曾震爍星空各界,極端危險,待會出手時,必須全力以赴,不容遲疑。”

  其他三人皆點頭。

  他們都已經得知,之前時候,羅子洪曾被蘇奕擊敗,一條胳膊都被斬掉,內心自然不敢有任何怠慢。

  這也是為何,他們決意一起聯手的原因所在。

  “加上孟長云和聞北兩位道友,我們這邊共有六位界王,出其不意突襲之下,當可十拿九穩。”

  錢川飛快道。

  “既然動手,就往死里打,不留一絲后手,我就不信,還拿不下一個轉世之身!”

  閻鋒殺氣騰騰。

  交談時,他們已漸漸靠近熔漿大湖附近。

  “呵,還在釣魚,我看他才像條大魚,待會就將被我們宰割。”

  王彌忍不住又笑起來。

  在他們視野中,蘇奕孤零零獨坐在熔漿湖泊,背對著他們,一副待宰羊羔的樣子。

  而此時,他們都已準備充足,蓄勢以待!

  錢川手中,浮現一柄金色短戟。

  王彌悄然握緊了手中的一口道劍。

  閻鋒的寶物最特別,乃是一條青銅長鞭,分作九節,每一節皆覆蓋著神魔秘紋。

  而羅子洪悄然挽起手中白骨大弓。

  只是,就在他們正欲動手時,遠處坐在藤椅中的蘇奕,忽地開口:“稍等一下。”

  輕飄飄四個字,在這寂靜的氛圍中卻顯得格外突兀。

  羅子洪等人皆錯愕,猝不及防之下,他們差點直接動手!

  就見蘇奕放下手中金色魚竿,起身之后,收起了藤椅和魚簍,這才轉過身來。

  “可以了。”

  蘇奕笑說道。

  他邁步虛空,似散步般掠起,來到天穹之下,一襲青袍飄曳,一副淡然出塵的姿態。

  這反常的一幕,讓羅子洪他們皆意識到不對勁。

  “你……早料到我們會來?”

  羅子洪忍不住道。

  蘇奕笑道:“是我主動邀請你們來的。”

  眾人:“???”

  這究竟什么情況!?

  “還不明白?”

  蘇奕揚起手中通靈金簡揮動了一下。

  剎那間,羅子洪他們心中咯噔一聲,明白了過來,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

  上當了!

  這一次的行動,他們一直被牽著鼻子走!

  “卑鄙!”

  王彌大罵。

  “堂堂觀主的轉世之身,卻用這種陰險手段引誘我等前來,傳出去,非被天下人譏笑不可!”

  閻鋒臉色陰沉。

  “這么說,孟長云和聞北都已經死了?”

  錢川喃喃,臉色變幻不定。

  這樣的事實,簡直就像被人敲了一記悶棍,讓他們一個個驚怒交加。

  “別慌,我邀請你們前來,無非是想堂堂正正一戰而已。”

  蘇奕笑說道,“可絕沒有布設陷阱,坑殺你們的打算,事實上,我還不屑這么做。”

  “當真?”

  羅子洪眸光閃爍。

  “君無戲言,我前世的為人,你們想必也都清楚,便是老裁縫那老陰貨,也不敢詆毀我的人品。”

  蘇奕淡然道,“更何況,若真要陰你們一把,根本無須顯現蹤跡,直接在此布設禁陣,動用一些瞞天過海的手段,

  足可將你們一網打盡。”

  說著,他一指附近區域,道,“在這片天地,僅僅只布設了一座名喚神空顛倒陣的禁陣,此陣的用途很簡單,只為了防止各位不戰而退。”

  羅子洪等人面面相覷。

  蘇奕太坦然了!

  這反倒讓他們愈發警惕,內心緊繃。

  見此,蘇奕不由輕嘆,認真說道:“大家都放松一些,我之所以說這么多,是真的想和你們痛痛快快戰一場,既分勝負,也分生死。”

  頓了頓,他繼續道:“打敗我,輪回之秘就是你們的,并且還能為你們各自的同門報仇雪恨,何樂不為?”

  藏在暗中的孟長云差點懵掉。

  他怎么看怎么感覺,觀主是在苦口婆心勸對方動手。

  并且,還誠意十足,毫無隱瞞!

  這,該是怎樣一種風度和胸襟?

  羅子洪一陣沉默,旋即說道:“各位,我們已經沒得選,不全力以赴出手,怕是再無法活著離開,既如此……”

  說到這,他深呼吸一口氣,眸子銳利懾人,“為何不放手一搏!?”

  聲震云霄,殺氣騰騰。

  錢川、閻鋒、王彌三人對視,皆點了點頭,眉梢間殺機縈繞,徹底冷靜下來,斗志如燃。

  遠處,蘇奕欣慰,撫掌贊道:“大丈夫,當如是!”

  這樣的夸贊,讓羅子洪等人怎么聽怎么別扭。

  “去你的大丈夫,動手!”

  羅子洪猛地咬牙,嘶聲大喝。

  他第一時間彎弓搭箭,射出一道銀色神箭。

  道音轟鳴,天地亂顫。

  銀色神箭鑿破長空,如若一道無匹神虹,射向蘇奕。

  幾乎同一時間,王彌、錢川、閻鋒皆悍然出擊,從三個方向朝蘇奕包抄而去。

  在前來的路上,他們就已商議好出手的對策,這時候才一開戰,配合得默契十足。

  “殺!”

  王彌祭出道劍,斬出一道長達百丈的璀璨劍氣。

  “斬!”

  錢川一聲暴喝,手中的金色短戟橫空怒劈,掀起漫天金色雷霆,法則力量轟鳴,毀滅氣息驚人之極。

  啪!!!

  閻鋒揮動手中青銅長鞭,那霸道的一擊,將前方虛空打爆,無數法則迸發,霸道凌厲。

  三位界王境斗戰經驗何等豐富,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的一擊!

  不過,最快的是羅子洪射出的那一道銀色神箭,直接將蘇奕鎖定。

  這一箭哪怕被擋住,也勢必會遭受到其他三位界王的圍殺!

  而這一切,皆發生在一剎間!

  蘇奕眸子發亮。

  四位界王在這一剎展露出的實力,讓他內心的戰意也被徹底點燃。

  三寸天心掠出,劍鋒驟然劇顫,如拖拽著風暴斬出,當劍鋒和那銀色神箭相碰時,猛地一引。

  頓時,銀色神箭的軌跡偏移,從蘇奕耳畔劃過。

  恰似四兩撥千斤。

  而幾乎同一時間,蘇奕手腕抖動,三寸天心掀起一道遮天蔽日的渾圓劍幕,朝前橫推。

  王彌的劍氣、錢川的金色短戟、閻鋒的青銅長鞭,皆齊齊轟在那一道劍幕之上。

  轟隆!

  虛空紊亂,神輝迸濺。

  渾圓劍幕驟然炸開,四分五裂。

  趁此時機,蘇奕從圍困中一躍而出,劍鋒如夭矯閃電,殺向距離最近的王彌。

  王彌揮劍硬撼。

  擋!!!

  爆鳴聲中,王彌的身影被震退,臉色不由驟變,好可怕的力量!

  “殺!”

  錢川和閻鋒從兩側殺來,氣勢滔天。

  幾乎同一時間,遠處的羅子洪再次射出一箭。

  轟隆!

  天搖地晃,虛空崩壞。

  大戰爆發,四位界王全力以赴,動用至強手段圍攻,一個比一個兇悍。

  僅僅是那等戰斗余波,都能輕易碾碎當世皇極境人物!

  而在這等戰斗中,蘇奕一身的戰意被徹底喚醒,斗志如燃,內心大呼痛快。

  之前時候,他吞食了十多天太陰龍鯉,體內累積了龐大雄厚的大道力量,此刻隨著戰斗進行,這些累積體內的力量,也在不斷被熔煉,化作蘇奕自身道行的一部分。

  就見——

  他峻拔的身影燦然發光,每一寸肌膚否在蒸騰神輝,一身氣機似風雷般轟鳴,在廝殺中不斷變強,不斷攀升。

  整個人宛如一尊亂世火爐,直似要焚盡天地山河。

  而在他手中,三寸天心的威勢也隨之暴漲,演繹出一種種玄妙莫測的劍道傳承。

  時而若天風海雨,遮天蔽日。

  時而似滄海橫流,浩蕩奔涌。

  時而如流光破空,其光煌煌。

  時而……

  每一種劍氣,皆奪盡造化,充斥莫大玄機。

  遠遠望去,蘇奕直似扶搖九天的劍神,一舉一動,似要劍斷萬古,橫壓一切敵!

  察覺到蘇奕那一身斗戰力量的變化,羅子洪等人驚駭,無不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們預料到觀主的轉世之身很強!

  卻沒想到會強橫到如此離譜的地步!

  僅僅十個彈指。

  他們四位界王的攻勢,就被蘇奕完全擋住!

  圍攻之勢,成了勢均力敵的角逐和廝殺。

  二十個彈指后。

  錢川、閻鋒、王彌三人,已完全被壓制,處境兇險。

  羅子洪射出的神箭,也再難威脅和牽制蘇奕。

  而在三十個彈指后。

  砰!!

  錢川的金色短戟四分五裂,無匹的劍氣橫掃,將他整個人轟殺,形神俱滅。

  緊跟著,一道驚恐慘叫響起,王彌的身影,被一道煌如天日的劍氣劈成兩半。

  他手中的道劍,都隨著一聲哀鳴崩碎。

  太快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錢川和王彌這兩位同壽境初期的界王境存在,便被斬殺當場。

  那等一幕,讓藏于暗中觀戰的孟長云都不禁駭然,有窒息之感。

  也是這一刻,他深刻意識到,自己能夠從蘇奕手底下撿回一條命,是何等慶幸的一件事。

  “走!”

  羅子洪目眥欲裂,嘶聲大喝。

  根本無須他提醒,閻鋒早驚得肝膽欲裂,在錢川二人被殺時,就已第一時間挪移虛空,從場中撤離。

  可他身影尚在半途,蘇奕一劍斬出,直似八方風雨,轟然碾壓而至。

  砰!!

  千丈虛空崩碎。

  同壽境中期修為的閻鋒,軀體化作無數血肉碎塊。

  那片崩壞的虛空,都被染成猩紅的血色。

  “救……救我……”

  詭異的是,在閻鋒死后,他臨死前發出的一道求救聲,才在天地間響起。

  令人毛骨悚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