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道友請留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熔漿湖泊之畔。

  蘇奕拎出自己的藤椅,舒服地坐在了其中。

  而后,拿起金色魚竿看了看,不禁微微搖頭。

  這一根玄陽庚金煉制的魚竿,看似稀罕,但想要垂釣太陰龍鯉,根本沒多大用處。

  “這魚簍倒是不錯,由仙霧靈絲編織,算得上是一件界王境秘寶。”

  蘇奕又瞥了一側的魚簍一眼,其中有三條太陰龍鯉,神性非凡。

  他隨手拎出一條。

  就見這魚兒通體雪白剔透,生有龍鱗、龍須,眼眸呈金色,渾身蘊生著天然的神秘道紋。

  這種靈魚屬于先天神物,彌漫太陰寒氣,極為稀罕。

  “三千年火候,只能算幼苗,勉強可堪慰藉五臟廟。”

  蘇奕指尖在魚肚子上一劃,一縷金色的鮮血汩汩流淌而出,還不等落地,就被蘇奕用一口玉瓶接住。

  太陰龍鯉劇烈掙扎,可終究是徒勞。

  直至把鮮血徹底放凈,蘇奕拿出三寸天心,分別將龍鱗、龍須一一剖解,而后把整條魚從中間剖開。

  頓時,一片雪白晶瑩的魚肉映入眼簾,一縷縷清香氤氳在道光中,令人垂涎欲滴。

蘇奕咽喉滾動了一下  他沒有著急,用劍鋒把魚肉切成薄如蟬翼的薄片,順手把魚骨給抽了出來,捆綁在金色魚竿的魚鉤上。

  這才拿出一壺酒,捻起一片晶瑩雪白的魚肉,塞進嘴里。

  那一瞬,冰涼鮮嫩的魚肉軟潤中帶著一絲韌性,甘甜鮮美,隨著咀嚼,充沛的大道本源力量如瓊漿玉露似的在口腔中蔓延,直似要給舌尖的味蕾松綁。

  而當一口魚肉下肚。

  蘇奕渾身毛孔舒張,精氣神飄飄然,心神都似得到莫大的撫慰,不由發出一聲滿足似的感慨:“好久不曾吃過這等美味了……”

  他有飲了一壺酒,甘醇辛辣的酒味和冰涼鮮潤的魚肉滋味碰撞在一起,簡直妙不可言。

  接下來,蘇奕大快朵頤,幾個眨眼間而已,一條太陰龍鯉就被吃得一干二凈。

  而蘇奕身上,氣機轟鳴,每一寸肌膚都在縈繞道光,渾身霞光燦然,一身的道行都在呈現一種肉眼可見的變化。

  這就是太陰龍鯉的妙處,堪比大道寶藥!

  蘇奕意猶未盡,甩手將掛著一截魚骨的魚鉤拋到了熔漿湖泊中。

  而后,又從魚簍中取出一條太陰龍鯉,像之前那般如法炮制后,便一邊飲酒,一邊盡情享受。

  整個人愜意自在,渾身飄飄然。

  轟隆!

  很快,熔漿湖泊翻騰,劇烈動蕩。

  湖中央處,一群太陰龍鯉像受到莫大刺激般,瘋狂撕咬那掛在金色魚鉤上的魚骨。

  那一瞬,蘇奕手中的金色魚竿差點都被拽走。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舍不得魚骨,哪能刺激得那些太陰龍鯉發狂?”

  蘇奕笑起來。

  太陰龍鯉極為狡猾,靈性十足,一般的魚餌根本沒用。

  不過,當它們看到同類的尸骨時,就會徹底被激怒發狂,喪失理智。

  當初在星空深處,觀主就曾用這種激將法,一口氣釣到數十條太陰龍鯉,美美地飽餐了一頓。

  很快,蘇奕開始收桿。

  就見他手腕一抖。

  隨著魚線揚起,金色魚鉤上,掛了足足三條太陰龍鯉,皆死死咬住魚鉤上的魚骨不放。

  可最終,這三條太陰龍鯉,皆淪為蘇奕的獵物,裝進了一側的魚簍內。

  接下來的時間中,蘇奕一邊垂釣,一邊吃魚喝酒,不亦快哉。

  僅僅半個時辰。

  他就陸續釣到十多條太陰龍鯉,吃掉四條,喝光一壺酒。

  而他自身的修為,則如杯滿則溢,自然而然地突破至玄合境后期!

  并且,隨著他一身氣機運轉,正在對全新的道行進行鞏固。

  這就是造化。

  對蘇奕而言,若換做在太玄洞天閉關苦修,要想突破,起碼要三五個月之久。

  可在這仙隕禁區,到處是外界難以想象的機緣,只需抓住機會,就能扶搖而上!

  當然,前提是先活下來。

  就像這“千流荒原”,就是外圍地帶的危險區域,便是皇極境人物冒然闖入,也有死無生!

  “等回頭送天夭魔皇一些,再帶一些回去給他們都嘗一嘗。”

  蘇奕察覺到,隨著自己突破玄合境后期,在煉化太陰龍鯉的力量時,效果已遠不如前。

  當達到一定程度,這種效果只會越來越少。

  不過,蘇奕并不打算收手,機會難得,不說把熔漿大湖中的太陰龍鯉一網打盡,也要盡可能多捕捉一些。

  期間,蘇奕還順手摘了幾朵九色神蓮,卻遺憾發現,蓮蓬內的蓮子遠沒有成熟,似這等神物,或許對其他皇者是稀世珍寶。

  但在他眼中,已沒多大用途。

  忽地,一片金色光雨涌現,引起蘇奕注意。

  就見那片金色光雨,是從那赤袍男子的遺物中散發出來。

  赤袍男子的遺物并不多,一個儲物戒指,一塊金色竹簡,以及一些零碎的丹藥和神材。

  儲物戒指內,一大批界王級靈髓,以及其他一些五花八門的修煉之物,價值連城。

  其中,就有足足九塊玄黃令!

  無疑,之前以赤袍男子為首的畫心齋陣營,曾獵殺八個試煉者。

  而那一片金色光雨,則是從那塊金色竹簡中散發出來。

  蘇奕隨手拿起,略一打量,就明白這是何物——

  通靈金簡!

  一種由曠世神料“通靈金竹”煉制的寶物。

  只需用神念在其中鐫刻文字,就能隨時隨地和其他手持通靈金簡的人進行聯系。

  蘇奕神識探入其中。

  就見一行行對話浮現而出。

  “我已經和太乙道門的‘云虹子’道友匯合,決意一天后,便去收拾觀主的轉世之身。”

  這一行字跡一側,還標注著“羅子洪”。

  “算我一個,等我滅殺了‘黑光洞’的那頭邪靈,就去和你們匯合。”

  這一行字跡,標注著“閻鋒”。

  羅子洪:“其他道友有何打算?”

  接下來,浮現出一個有一個強者的回復。

  莫融山:“我正在和一位執戒者接觸,希冀得到他的認可,等成功后,便去和各位道兄匯合,一起斬殺蘇奕!”

  錢川:“笑話,等你莫老怪前來,那蘇奕早逃到不知哪里去了!”

  王彌:“無須勉強,這次行動,

  我們已湊足六位界王境存在,滅殺那蘇奕易如反掌!等解決此人,輪回之秘自當由我等瓜分!”

  孟長云:“為何一直不見聞北道友說話?該不會還在垂釣太陰龍鯉吧?”

  當看到這,蘇奕眼神異樣。

  這些老東西,竟然用通靈金簡進行聯系,圖謀滅殺自己的事情!

  無疑,那個聞北,就是之前被自己所殺的那個赤袍男子。

  想了想,蘇奕直接用神念在金色玉簡中寫了一句話:“誰距離最近,我去找你們,一起行動。”

  他心中殺機涌動,決定進行反獵殺,能坑殺幾個是幾個。

  孟長云:“你聞北糊涂了?昨天你說讓老子去找你,老子都已經快抵達千流荒原了,你卻要離開,莫非是戲耍老子?”

  蘇奕怔了怔,在金色玉簡中寫道:“你快來,我已等不及要去殺那蘇奕了!”

  孟長云:“不出半刻時辰,一定能到,記得給老子留幾條太陰龍鯉做補償!”

  這時候,羅子洪也說話了,“兩位道友匯合之后,還請一起前往‘青木嶺’,我們在那邊匯合。”

  孟長云:“好。”

  蘇奕也回復道:“好。”

  而后,他忍不住笑起來,有意思啊!

  他摸了摸下巴,眼神古怪,有了這通靈金簡,完全可以用“聞北”這個身份進行釣魚,還不愁被人察覺!

  “唔,這么做是不是太陰險了一些?”

  蘇奕搖了搖頭,這怎么能叫陰險,是他們先暗中聯手,要一起對付自己,自己只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

  還不等半個時辰,遠處天邊傳來破空聲。

  一個仙風道骨,手握羽扇的玄袍老者朝這邊掠來。

  孟長云。

  天祈星界落云劍宗太上長老,同壽境中期修為。

  遠遠地,孟長云一愣,他目光掃視熔漿大湖四周,只看到一個年輕人孤零零坐在那,再沒有其他人。

  “小友,這里只你一人嗎?”

  孟長云飛掠上前,笑容慈和問道。

  蘇奕也笑道:“正是。”

  孟長云哦了一聲,心中則暗自惱怒,聞北那混賬,難道在故意戲耍老子?!

  旋即,他目光瞥見,蘇奕身旁的魚簍中,竟裝有數十條太陰龍鯉,頓時吃驚道:“這些……都是小友自己釣的?”

  蘇奕笑道:“正是。”

  孟長云驚嘆道:“厲害!”

  他心中實則有些狐疑,感覺有些不對勁。

  聞北和畫心齋陣營的修士不在,卻偏偏有一個年輕人在此垂釣,這本身就透著一股邪乎勁。

  須知,這可是千流荒原!

  就是他這等界王境人物,都得小心翼翼。

  可現在,一個玄合境層次的年輕人,卻悠閑地在此垂釣,身邊還堆積著一些魚骨頭,分明已在此垂釣多時,這不免太反常!

  除此,孟長云還注意到,附近有戰斗的痕跡!

  這讓他心頭猛地一跳,愈發感覺不對勁。

  “那小友繼續釣魚吧,老朽就不打擾了。”

  孟長云笑著告辭,轉身就走。

  “道友請留步。”

  身后傳來那年輕人挽留的聲音。

  可孟長云卻暗呼不妙,撒開腳丫子狂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