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認輸行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吟響起,在場眾人皆驚。

  而后,眾人就看到,金袍男子的頭顱滾落。

  脖頸斷口處,平滑整齊。

  嘩啦。

  一股猩紅滾燙的鮮血迸射而出。

  緊跟著,金袍男子的尸體和拋空而起的腦袋,皆化作灰燼飄灑。

  這詭異的死亡一幕,刺激得眾人皆徹底色變。

  “誰!?”

  那些畫心齋陣營中的強者皆驚怒,警惕起來。

  那金袍男子,是一名玄合境中期強者,可卻無聲息間,就暴斃當場,這讓人如何不驚?

  麻衣老者臉色陰沉,眸子如電般掃視四周。

  毗鄰湖畔的那塊碣石上,赤袍男子手握金色魚竿,穩坐釣魚臺,唯有眸子深處泛起一抹殺機。

  竟有人敢突然襲擊他們?

  找死!!

  就在這壓抑死寂的氛圍中,一道輕笑響起:

  “罵我蘇玄鈞混賬東西,那就只能以死抵罪。”

  遠處天穹下,蘇奕負手于背,邁步而來。

  蘇玄鈞!?

  場中騷動,眾人皆色變。

  那死里逃生的女子,更是睜大眼睛。

  而后,她激動叫道:“是蘇大人!我曾遠遠見過蘇大人的屠戮群敵時的曠世風采,斷不會有錯!”

  那些被囚禁的修士,頓時皆激動起來。

  蘇大人!!

  這對他們而言,簡直就如絕境中的囚徒看到了一線曙光!

  “他就是蘇玄鈞?觀主的轉世之身?”

  那些畫心齋陣營的強者,都露出難以置信之色,無法想象,對方怎會出現在此地。

  “你們高興太早了,真以為他蘇玄鈞來了,就能救你們性命?”

  湖畔那塊碣石上,赤袍男子背對眾人,不曾回頭。

  他語氣慢條斯理,道:“先殺了那些囚徒,給那個蘇玄鈞一個顏色看看。”

  一句話,那些被囚禁的修士無不驚慌,駭然失色。

  麻衣老者目光一掃那些畫心齋陣營的強者,喝道:“動手!”

  那些畫心齋陣營的強者,共有十七人,皆毫不猶豫出手。

  可比他們更快的,是一片突兀乍現的劍氣。

  密密麻麻,如天河決堤,轟然垂落,明耀世間。

  剎那間而已,十七位畫心齋陣營的強者,軀體皆轟然崩滅,魂飛魄散。

  一擊全滅,霸道血腥!

  麻衣老者驚得目眥欲裂,亡魂大冒,牙齒都在格格作響。

  剎那間,十七位玄合境人物,盡皆伏誅!

  這無疑太恐怖。

  那些被囚禁的修士,都遭受到極大沖擊,呆滯在那,蘇大人他……好猛!!!

  “這就是你所謂的……顏色?呵……”

  蘇奕不由笑起來。

  他已邁步行來,佇足在那些被囚禁的修士身前。

  “一群廢物!”

  碣石之上,赤袍男子冷哼,明顯不悅。

  他長身而起,扭頭看向蘇奕,眸子燦若烈日,道:“我聽說,數個時辰前,羅子洪敗在了你手中,可你為何不殺了他?”

  蘇奕道:“你認為我很無能?”

  赤袍男子搖頭道:“不,我只是認為,觀主的轉世之身,好像并沒有傳聞中那般厲害。”

  蘇奕笑起來,掌指如劍,輕輕一拂。

  數十丈外,麻衣老者頭顱拋空而起。

臨死,他臉上寫滿惘然,不是在對峙和交談嗎,怎么說動手就動手  了!?

  就見蘇奕淡然道:“你看,我殺了你身邊所有人,你若覺得我不夠厲害,不妨親自試一試。”

  赤袍男子臉色陰沉下來,眸子中殺機暴涌。

  可最終,他按捺住怒火,一字一頓道:“下次再見時,我定將你碎尸萬段!”

  聲音剛響起,他身影就已化作一道神虹,要破空而去。

  這出乎所有人意料。

  誰都沒想到,畫心齋這位界王境存在,之前還那般從容和強勢,可當真正面對蘇奕時,卻都不敢動手,直接就逃了!

  “沒有下次了。”

  蘇奕身影憑空消失原地。

  一道劍氣斬出。

  天地驟然陷入幽暗之中,一片六道輪回虛影,在這片山河間涌現。

  仿似幕布般,遮天蔽日。

  數千丈外,赤袍男子猛地止步,一拳打出。

  拳勁如怒海狂濤,裹挾毀滅般的法則力量迸發而出。

  可剎那間,這一道拳勁就被一片幽暗的輪回力量磨滅一空。

  “這……”

  赤袍男子臉色驟變。

  他再不敢猶豫,第一時間祭出一柄尺許長的金色戰刀,當空怒斬。

  轟隆!

  一條金色蛟龍奔涌而出,足有百丈長,完全由狂暴的法則所衍化,活靈活現。

  “蚍蜉耳!”

  蘇奕身影憑空出現,三寸天心帶著無匹的劍意,一劍就將那金色蛟龍碾碎。

  恰似仙人臨世,劍斬金蛟!

  赤袍男子唇中咳血,他驚怒交加。

  這片天地,被幽暗的輪回力量籠罩,讓他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大言不慚,你觀主如今也不過是轉世之身,連羅子洪都殺不死,何以言勇?”

  赤袍男子一咬牙,揮動金色戰刀,主動朝蘇奕殺來。

  他就不信,羅子洪能逃走,他就不能!

  “何以言勇?就憑我能殺了你。”

  蘇奕輕笑,揮劍出擊。

  轟隆!

  大戰爆發。

  僅僅須臾間,赤袍男子就負傷累累,身上盡是血淋淋的劍痕。

  他難以置信。

  須知,論修為,他完全不弱于同壽境中期的羅子洪,論真正的戰力,甚至要稍勝羅子洪一籌。

  可在和玄合境中期的蘇奕對戰時,從一開始就處于絕對的劣勢之中,幾無招架之力!

  “磨劍石就該有磨劍石的覺悟,若非我如今是玄合境修為,就你這種角色,都不值得我出劍。”

  蘇奕的聲音云淡風輕。

  可落入赤袍男子的耳中,卻感受到莫大的羞辱。

  “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墊背!”

  赤袍男子大喝,徹底豁出去,不顧一切拼命,動用底牌。

  這帶給蘇奕極大壓力。

  可也讓他感到極大的滿足。

  眼下,他所欠缺的,就是這樣的對手,可以痛痛快快廝殺,借戰斗來淬煉自身道行。

  遺憾的是,沒多久赤袍男子就撐不住了。

  他負傷嚴重,臉上寫滿絕望和驚懼,打破腦袋都無法想象,一個玄合境角色,怎能逆天到如此地步。

  “觀主大人,我現在認輸還行嗎?”

  猛地,赤袍男子顫聲大叫。

  他實在不想死,再顧不得什么顏面和尊嚴,主動求饒。

  遠處,那些被困的大荒修士不禁瞠目結舌,堂堂界王,也會如此卑微的認輸求饒!?

  “我愿交出身上一切寶物,愿為大人充當磨劍石,愿聽從大人一切差遣!”

  赤袍男子哀求。

  “當真?”

  蘇奕忽地收劍。

  “千真萬確!”

  赤袍男子連連點頭。

  “那你去死吧。”蘇奕吩咐道。

  赤袍男子:“……”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被戲耍了,不禁嘶聲大叫,“觀主大人,您真要趕盡殺絕!?我告訴你,羅子洪已開始聯合其他人,用不了多久,必……”

  剛說到這,一片輪回劍光乍現,將其一劍封喉!

  隨著輪回秘力爆發,他整個人如被深淵吞噬,軀體和神魂皆在剎那間消散不見。

  “什么時候不動用輪回之力,或許就足以輕松碾壓同壽境中期的角色了。”

  蘇奕長吐一口氣。

  這次動手時,他擔心赤袍男子逃掉,直接動用輪回奧義,毫無保留,這才成功將對手斬掉。

  可蘇奕清楚,若自己被一眾類似的界王圍困,注定只能避其鋒芒,先行撤離。

  沒辦法,修為懸殊太大。

  一對一還行。

  一對多,除非動用九獄劍的力量,否則,輸多贏少。

  思忖時,蘇奕折身返回那一座熔漿大湖之畔。

  “多謝蘇大人救命之恩!”

  那些被囚禁的大荒修士皆第一時間迎上來,滿臉的感激和喜悅。

  “適逢其會,舉手之勞罷了。”

  蘇奕隨口道,“趁此機會,你們快走吧,最好立刻離開這仙隕禁區。”

  “這……”

  那些大荒修士皆神色黯然。

  其中一個老者苦澀說道:“不瞞蘇大人,哪怕沒有星空中那些強者,以我們的力量,怕也無法活著離開了……”

  當時,他們都太沖動,為了探尋機緣,直接就闖了進來。

  當真正抵達仙隕禁區,他們才深刻意識到,這大荒第一禁區是何等危險和恐怖。

  “罷了,你們拿著這塊玉簡,按照其上的路線離開便是。”

  蘇奕拿出一塊玉簡,隔空遞了過去。

  “多謝蘇大人,多謝蘇大人!”

  那些大荒修士欣喜若狂,一些人更是直接跪在地上,行叩拜之禮!

  “快去吧。”

  蘇奕揮了揮手。

  很快,那些大荒修士匆匆離開。

  讓蘇奕意外的是,這些人離開時,還把那些被畫心齋強者害死的大荒修士的尸體全部帶走了,說要把這些尸骨送回他們各自的家中,入殮安息。

  “這般品性,倒也難得,不枉我出手救他們一次。”

  蘇奕暗道。

  接下來,他徑自來到熔漿湖泊那塊碣石上。

  一根金色魚竿還擱置在那。

  碣石一側,擺著桌椅,以及一個魚簍。

  魚簍內,游弋著三條太陰龍鯉。

  蘇奕只看了一眼,就將目光看向熔漿湖泊中。

  湖泊內熔漿翻騰,火焰沖霄,位于湖泊中央地帶,生著一簇九色神蓮,瑰麗多彩,氤氳道光。

  而在那一族九色神蓮下方,隱約可以看到,一群太陰龍鯉在熔漿內游弋,若隱若現。

  “這樁機緣歸我了。”

  蘇奕唇邊露出一絲笑意。

  這次,的確不虛此行。

  借此機緣之力,說不準自身修為還能突破一個層次!

ps:明天5更!月末了,大家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