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餌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兩個時辰后。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

  “這仙隕禁區倒無愧是‘萬道母地’,在此修行,竟能汲取和煉化屬于玄黃星界最為原始的混沌力量。”

  蘇奕有些訝然。

  之前打坐中,他清楚感受到,在此修行,身心如若回溯到了最古老的混沌中,妙不可言。

  “這還僅僅只是外圍地帶,若是進入那仙隕禁區深處,還不知能獲得多少好處。”

  蘇奕思忖時,取出那一副獸皮秘圖,指尖在上面輕輕一點。

  頓時,其上繪制的山河圖案像活過來般,發生奇妙的變化,山河脈絡如蠕動的蚯蚓般,漸漸勾勒出一幅新的圖案。

  與此同時,這幅圖案上的不同區域,浮現出許多蠅頭小字,分別標注著“活路”“危險”“致命危險”“死路”等字樣。

  這是仙隕禁區外圍的地形圖!

  當初蘇奕在獲得這一副獸皮秘圖時,就曾用前世闖蕩仙隕禁區時的經驗,和手中的獸皮卷進行印證。

  此時,隨著他仔細對比,很快就確定,自己處于仙隕禁區外圍地帶一個名叫“青木嶺”的地方,距離仙隕禁區深處還有極遙遠的距離。

  這青木嶺,被標注為“活路”!

  “從青木嶺出發,若要前往黑血廢墟,則需要經過兩個‘危險’地帶、一個‘活路’地帶,倒也談不上太危險。”

  蘇奕思忖時,已長身而起。

  他在進入仙隕禁區時,曾和天夭魔皇約定,要先在“黑血廢墟”匯合。

  “就是不知道,如今這外圍地帶中,有多少個試煉者,那執戒者又是怎樣的存在……”

  蘇奕展開行動,離開了這片原始密林。

  千流荒原。

  獸皮卷上所標注的一個危險地帶。

  這片區域分布著數不盡的河流和湖泊,水霧蒸騰,宛如一片澤國。

  偶爾可見體型龐大的上古兇禽,從天穹下一閃而過,渾身散發出的氣息,足以媲美皇極境人物。

  大地上,那一條條浪潮奔騰的河流中,飄蕩著殘破的尸骸、寶物碎片、以及各種破爛不堪的腐朽物品。

  一些河流上空,煞霧彌漫,詭異的惡靈藏匿其中。

  而在一些河流深處,時不時會泛起一片猩紅的光澤,那是一對對冰冷淡漠的血色眼眸。

  這片宛如澤國的地帶,到處呈現出詭異、殘破、兇險的氣息。

  蘇奕前世的時候,曾來過這片地帶,但也僅僅只逗留了不到半天,就果斷撤離。

  這地方極為邪乎,盤踞著一些極端恐怖的兇靈,每一個皆強大之極,足以威脅到皇極境人物的性命!

  不過,如今再次來到這片危險地帶,蘇奕的心境已截然不同。

  且不提他如今的道行,早已遠超前世,僅僅是融合了觀主的閱歷和記憶,就讓他足以淡看這一切。

  “也不知那一座湖泊中的‘靈魚’是否還在。”

  蘇奕暗道。

  在他記憶中,在這千流荒原深處,有著一片熔漿湖泊,湖泊內,生著舉世罕見的九色神蓮。

并且湖泊深處,還有一種極為神異的靈魚,尺許長,通體晶瑩如雪,生有龍鱗和  龍須,眼眸呈金色。

  最神異的是,那種靈魚體表,天然蘊生著神秘的道紋,在熔漿湖泊中游弋時,彌散出驚人的大道氣息波動。

  而如今,蘇奕通過觀主的閱歷,已經知道,那種靈魚名喚“太陰龍鯉”!

  一種誕生于大道本源中的先天生靈。

  更是界王境眼中的絕世奇珍,若能吃上一條,不亞于煉化一味絕世神藥!

  至于那九色神蓮,同樣是世所罕見的神物,其締結的蓮子,對淬煉神魂有著不可估量的好處。

  而現在,蘇奕打算再去走一遭,看看是否能釣幾條太陰龍鯉,摘幾朵九色蓮蓬。

  一路上,蘇奕避開了那一條條充滿危險氣息的河流,悄無聲息地朝遠處掠去。

  可終究還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一條河流中,水浪洶涌,沖出一群氣息驚天的兇靈,一個個如若妖魔般,朝蘇奕撲殺而來。

  “敗興。”

  蘇奕一聲輕嘆,袖袍揮動,漫天劍雨垂落,將那些兇靈輕松誅滅一空。

  而接下來的一路上,類似的一幕幕時不時會發生。

  換做其他皇極境人物,早已落荒而逃。

  可在蘇奕面前,這些危險充其量就是個小麻煩,彈指可滅。

  很快,極遠處天地間,映現耀眼的火光,灼熱的氣流席卷,似能把山石草木都熔煉掉。

  那是一座熔漿大湖,火光沖霄,照亮天地山河,極為醒目。

  “總算到了。”

  蘇奕正要邁步過去。

  一道凄慘的大叫忽地從遠處那座熔漿大湖附近響起。

  “你們遲早會遭報應的!一定——!”

  聲音隨即戛然而止。

  蘇奕眉頭微挑,悄然斂去一身氣息,朝遠處行去。

  熔漿翻騰,神焰蒸騰。

  大湖之畔,一座料峭的黑色碣石之上,擺設著桌椅。

  一個身著赤袍,面容如青年的男子坐在椅子中。

  他翹著二郎腿,一手握著一根金燦燦的魚竿,一手拎著酒壺,自顧自飲酒。

  赤袍男子身旁,一具尸體橫陳,鮮血流淌。

  一個頭發稀疏的麻衣老者,從尸體中抽出一條神魂,隨手掛在了一個拇指大小的金色魚鉤上。

  而后,麻衣老者恭敬說道:“大人,餌料已備好。”

  赤袍男子嗯了一聲,放下酒杯。

  他一抖手中的金色魚竿,那掛著一條神魂的金色魚鉤,頓時掠入數百丈遠處的熔漿湖泊中心地帶。

  “我已垂釣半個月時間,才僅僅只捉到三條太陰龍鯉,那小玩意著實太過狡猾。”

  赤袍男子嘆息。

  麻衣老者點了點頭,道:“大人莫急,太陰龍鯉乃是誕生大道本源中的先天之靈,便是在星空深處,太陰龍鯉也極為罕見,這次我們能找到這樣一處寶地,只需耐心垂釣,定可以滿載而歸。”

  赤袍男子點了點頭,“我不缺耐心,但不可能把時間都浪費在此地,等湊夠玄黃令,就會第一時間啟程前往原始秘地。等我離開時,此地由你來負責。”

  “是。”

  麻衣老者肅然領命。

“另外,羅子  洪傳消息說,那個蘇奕已經抵達仙隕禁區,希望聯手一起去對付此人,你覺得,我是否要參與?”

  赤袍男子問道。

  “這……”

  麻衣老者神色明滅不定,“那蘇奕是觀主的轉世之身,半年前,曾在落星海之戰中,借助觀主的道業力量,一口氣滅殺所有界王……”

  不等他說完,赤袍男子打斷道:“此一時彼一時,據羅子洪說,蘇奕的實力雖逆天,可已經無法動用觀主的道業力量,若不趁此機會將其滅殺,后患無窮。”

  赤袍男子說到這,眸子中泛起一抹殺機,“更別說,當初落星海一戰,我們畫心齋可也損失慘重,足有一位界王和五位皇極境人物遭難!這個仇,怎能不報?”

  麻衣老者微微頷首,道:“大人所言極是。”

  “當然,我不會單獨行動,羅子洪正在召集其他勢力的界王,欲要一起聯手收拾那蘇奕,到時候,我陪著去走一遭便是,如此,當可萬無一失。”

  赤袍男子正說著,手中金色魚竿猛地一顫。

  “上鉤了?”

  他精神一振,正欲收桿,卻見熔漿深處,一條太陰龍鯉直接叼走了魚鉤上的神魂,根本就沒上鉤。

  赤袍男子不禁皺眉,“再殺一個皇者,我就不信釣不到那小孽畜!”

  “是!”

  麻衣老者領命。

  不遠處,一群修士跌坐在地,一個個修為被禁,淪為階下囚,足有三十余人。

  當看到麻衣老者走來,這些修士皆驚恐,瑟瑟發抖起來。

  這半個月時間,每天都會有十多個修士被殺,神魂被抽取,淪為那赤袍男子手中的魚餌!

  “選個餌料。”

  麻衣老者神色淡漠吩咐道。

  在他眼中,那些大荒修士就仿佛不是人,而是等待宰割的獵物!

  “喏!”

  附近區域,駐守著一批畫心齋的強者。

  當即,就有一個金袍男子站出來,一手抓住一個女子。

  這女子衣衫襤褸,披頭散發,但她和其他人不一樣,臉上沒有任何驚慌。

  她長聲一嘆,道:“若是蘇大人在,你們這些外來者,焉敢這般囂張?怕是早已被蘇大人屠戮一空!”

  此話一出,其他修士皆神色復雜。

  半年前,落星海一戰上,玄鈞劍主橫掃群敵,一舉殺光那來自星空深處的巨頭!

  這誰能不知?

  女子臉上挨了一巴掌,臉頰紅腫起來。

  那金袍男子一把攥住女子的脖頸,神色猙獰冷酷,道:“告訴你,就是蘇玄鈞那混賬東西來了,也救不了你們的性命!”

  說著,他一手拖拽著女子,來到不遠處地方。

  那里橫七豎八堆積著密密麻麻的尸體,血腥彌漫,皆是之前那段時間,被殺死的大荒強者尸體。

  “你該感到慶幸,能夠充當我家大人的魚餌,也算物有所用,不枉白活一場。”

  金袍男子皮笑肉不笑。

  說話時,他抬手朝那女子的天靈蓋拍去。

  遠處那些被囚禁的修士皆不忍目睹,扭過頭去。

  可就在這一剎,一縷清越劍吟驟然響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