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界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如若焚燒。

  密密麻麻的吞靈火蟻鋪天蓋地而來。

  隨便一只,都能威脅到玄幽境皇者的性命。

  而此時這樣的陣容,足可讓皇極境人物落荒而逃!

  蘇奕沒有逃。

  他一步邁出,身影四周倏爾爆綻出萬千劍影。

  像無數細密的流光流轉。

  又像洶涌的潮汐在起伏。

  而隨著蘇奕身影沖出。

  劍鳴如風雷激蕩。

  而他的身影,則如一道劃破長空的鋒芒,所過之處,無數吞靈火蟻如紙糊般炸開。

  勢如破竹,無堅不摧。

  虛空中,都被撕出一道筆直的裂痕。

  那些吞靈火蟻能夠瞬移,速度本就奇快無比。

  可在蘇奕面前,卻完全不堪一擊。

  他身影沐浴在萬千劍影之中,根本不曾親自動手,就殺出一條血路!

  灰袍老者不禁驚訝,道:“公子小心,這家伙不對勁!”

  “這大荒土著的確厲害,比之前我們獵殺的那些老家伙都要強橫一些。”

  長袍青年眸光閃動,“依我看,等會將其擒下后,煉成靈魂戰偶也不錯。”

  遠處,劍吟如潮轟鳴。

  蘇奕的身影已殺出重圍。

  “公子稍等,我去收拾此子。”

  灰袍老者縱身殺來。

  他揮動手中骨笛,頓時涌現出萬千神魔虛影,密密麻麻,法則交織。

  寥寥一擊,那等威能,足可輕易鎮殺當世的皇極境人物!

  但,那灰袍老者并非界王,而是他所掌握的大道,乃是一種星界法則!

  見此,蘇奕眸子泛起一絲輕蔑。

  都懶得多說什么,袖袍揮動。

  一片劍氣如神虹掠出,一舉將那漫天什么虛影橫掃一空。

  “嗯?”

  灰袍老者驟然色變,意識到不妙。

  他過去那段時間,憑借所掌握的星界法則,曾獵殺過數個玄合境皇者,每次都輕而易舉,手到擒來。

  以至于,當他面對蘇奕時,完全沒放在眼中。

  可此時他才意識到,這次極可能踢到鐵板了。

  “公子快撤!”

  灰袍老者大喝。

  同一時間,他一身道行全部爆發,揮動手中骨笛,當空朝蘇奕砸去。

  神魔涌現,法則如瀑。

  這一擊的威能,直似要將天地劈開,恐怖無邊。

  “似你這種角色,也和雞肋一般,讓人完全提不起興趣。”

  略帶失望的聲音響起。

  就見蘇奕身影一閃,右手掌指如劍,橫空一點。

  砰!!!

  漫天神魔炸開,滾滾法則崩散。

  而灰袍老者手中的骨笛,則一寸寸崩斷,碎屑迸射四周。

  灰袍老者咳血,軀體都被震得出現一道道裂痕,踉蹌倒退。

  還不等他站穩,蘇奕已憑空而至,抬手一抹。

  頓時,一顆好大的頭顱拋空而起。

  臨死,灰袍老者臉上都寫滿愕然,似難以接受。

  旋即,他的頭顱和軀體皆轟然化作灰燼飄灑。

  “明叔——!”

  極遠處地方,響起長袍青年那驚怒的聲音。

  早在灰袍老者讓他逃走時,他就已察覺到不妙,第一時間逃遁。

  可他還是沒想到,灰袍老者會敗得這么快!

  “該你了。”

  蘇奕縱身掠去。

  長袍青年頓時慌了,毫不猶豫捏碎一塊秘符。

  神焰沖霄,一道意志身影浮現而出,化作一個儒袍博帶,須發飄然的中年男子,直似神祇臨世。

  “老祖救命!”

  長袍青年大叫。

  “別慌,天塌不下來。”

  中年男子聲音溫和,雍容鎮定。

  “是嗎。”

  遠處,蘇奕一聲哂笑。

  一道界王境的意志力量而已,連分身都不是,早在玄幽境大圓滿層次時,他就能輕松鎮殺。

  更別說,現如今的他,已踏足玄合境中期!

  天地亂顫,山河動蕩。

  一道劍氣橫空而出,朝那中年男子斬去。

  中年男子忍不住冷笑,“呵,如今的皇境,都敢如此囂張……嗯?”

  他臉色驟變,幾乎是出自本能,全力出手硬撼。

  可僅僅剎那,他的身影就炸開,四分五裂,被一劍斬掉。

  而他那一道冷笑聲兀自還在天地間回蕩。

  像一個莫大的諷刺。

  “怎可能!!?”

  長袍青年傻眼了,差點崩潰。

  一個大荒土著,怎可能強橫到如此地步?

  長袍青年腦袋上挨了一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渾身哆嗦。

  “誰是大荒土著?”

  蘇奕笑吟吟問。

  長袍青年氣焰全無,臉色慘淡,驚懼道:“你……你究竟是誰?”

  他腦袋又挨一巴掌,腦殼都差點碎裂,疼得他齜牙咧嘴,面孔扭曲。

  蘇奕笑問道:“你不是要收我為奴嗎?為何卻不敢了?”

  長袍青年驚懼不安,瑟瑟發抖,都快崩潰了。

  他也很懵,無法想象,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為何會這般強大,連界王境的意志法相,在他面前都不堪一擊!

  “說話。”

  蘇奕說著,抬手又是一掌。

  長袍青年身影一個趔趄,眼前發黑,差點暈死過去。

  他再忍不住嘶吼:“有完沒完!有種就殺了我!!他日我千靈魔山必滅你全族!!”

  “又一個無能狂怒的蠢材。”

  蘇奕頓時意興闌珊,直接出手,拍碎長袍青年的軀體,將他的神魂抽了出來。

  “你……你要做什么?”

  長袍青年的神魂似意識到蘇奕要做什么,瘋狂掙扎,驚慌尖叫,“別動手,我認輸——!”

  “哦,我不接受。”

  蘇奕隨口道。

  長袍青年:“……”

  他的神魂頓時失去意識。

  接下來,蘇奕開始搜魂。

  半刻鐘后。

  蘇奕終于弄清楚對方的來歷。

  這長袍青年名叫卓方,他所在的千靈魔山,位于神元星界。

  而神元星界,是星河神教的地盤!

  像千靈魔山此次出動的強者,就是受到了星河神教的調遣,一起前來大荒天下。

  他們并跟隨在星河神教的月輪殿大祭司一行人身邊,進入這仙隕禁區。

  而像千靈魔山這樣效命于星河神教麾下的勢力,共有六個!

“果然不出我所料,早在落星海之戰開始之前,這些來  自星空深處的家伙,就已經悄悄展開行動,前來了這仙隕禁區。”

  蘇奕暗道。

  按照卓方的記憶,星河神教和麾下那六個勢力的強者加起來,也就三十人左右。

  并且界王境的角色,僅僅只有兩人。

  一個是星河神教月輪殿大祭司‘柳劍池’,一個是神元星界“碧云道宗”的太上長老‘羅子洪’。

  早在半個月前,柳劍池就帶著一部分強者離開這片區域,前往仙隕禁區深處闖蕩。

  而碧云道門的羅子洪則率領另一部分強者,在仙隕禁區外圍地帶探尋機緣。

  “有界王境人物坐鎮,在這外圍地帶闖蕩,的確要相對安全一些。”

  蘇奕暗道。

  真正讓他留意的是,在仙隕禁區,界王境一身的道行,竟不受周天規則力量的反噬和影響!

  換而言之,在仙隕禁區,界王境可施展出全部的實力!

  猛地,蘇奕忽地心生一抹悸動。

  毫不猶豫,他閃身挪移。

  幾乎同一時間,一道銀燦燦的神箭暴殺而至,將他原本佇足的地方轟爆,虛空塌陷,大地都被鑿出一個巨大的溝壑。

  恐怖的毀滅氣息擴散,讓附近山河都猛地劇烈顫抖起來。

  蘇奕的身影都受到沖擊,衣袍獵獵作響。

  而這時候,一道尖銳的破空聲才響起。

  無疑,這一道神箭速度太快,超越音速,驟然劃破空間而至,凌厲到極致!

  “咦,竟躲開了?”

  極遠處地方,響起一道充滿驚訝的聲音。

  蘇奕抬眼望去。

  遠處天穹下,一群身影掠來。

  為首的是一個身影高大的男子,他身影精悍瘦削,肌膚呈古銅色,眼眸明亮如大日,手握一柄白骨大弓。

  整個人彌散出的氣息,驚天動地,兇悍霸絕!

  遠遠望著,直似一尊從洪荒中走出的蠻神一般。

  羅子洪!

  碧云道宗太上長老。

  被譽為神元星界第一箭道高手,同壽境中期修為。

  他手中的白骨大弓,據傳是由“真犼”的本命神骨煉制,可輕易射穿界王境的防御力量!

  這些,皆是從卓方的記憶中得知。

  蘇奕雖然繼承觀主的記憶,但以觀主在星空各界的超然地位,既然不知道這羅子洪這號人物,無疑證明,此人是在觀主轉世之后證道界王境。

  此時,在羅子洪身后,還跟隨著一大批修士,男女皆有,其氣勢洶洶,威勢驚人。

  幾乎清一色都是玄合境層次的角色!

  無疑,那些皆是依附在星河神教麾下的強者,各來自六個不同的門派中。

  “總算來了個可堪入眼的家伙。”

  蘇奕輕語,眼眸深處有戰意在涌動。

  上次的落星海之戰,他曾孤身一人被十多位界王圍攻,當時在動用觀主的道業力量之前,僅憑他那剛踏入玄合境初期的修為,也支撐了不少時間。

  而現在,他已是玄合境中期,所面對的,也僅僅只是一個界王境角色而已。

  蘇奕自然無懼!

  至于其他玄合境角色,直接被他所無視。

  “呵,口氣很大嘛。”

  遠處,羅子洪呼吸之間,牽引周虛大勢,令山河搖晃,虛空哀鳴。

  他眸綻神芒,冷冷掃視蘇奕,語氣淡漠道:“放了卓方的神魂,本座給你個痛快!”

  “否則,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