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埋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氣氛很沉悶,鴉雀無聲。

  之前曾以長輩身份,勸阻過蘇奕的那些修士,皆無比窘迫,尷尬得要死。

  而那些認為蘇奕膽大包天,不識好歹的修士,則齊齊變了臉色,手腳冰涼。

  至于那紫袍老者王北亭……

  他額頭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

  蘇奕扭頭望去,不禁驚訝道:“你怎么來了?”

  來人正是天夭魔皇。

  她紅裳飄曳,嫵媚絕艷,臉上帶上得意的笑容,道:“我早料到你這家伙會單獨行動,故而過去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此等待。”

  蘇奕摸了摸鼻子,他還能說什么?

  而此時,王北亭似回過神般,猛地躬身行禮,顫聲道:“蘇大人,小老剛才多有冒犯,還望您莫要見外!”

  他的確沒見過蘇奕的真容。

  否則,斷不可能犯下這般低等的錯誤。

  “你也是一片好心,我怎會與你計較?”

  蘇奕笑了笑,轉身朝遠處的仙隕禁區入口掠去。

  天夭魔皇連忙跟上。

  “蘇兄,我知道你擔心我遇到危險,所以才打算單獨行動,但我早已決定前來一探,哪還在意什么生死。”

  天夭魔皇聲音柔潤,“你放心,等進入仙隕禁區后,我一定不會給你添亂!”

  “這和添亂無關。”

  蘇奕說著,一指遠處的仙隕禁區入口,“進入那里之后,就如同進入一條隨時處于變化中的空間通道,你我就是一起行動,也會被分別挪移到仙隕禁區的不同地帶。”

  他以前曾多次闖蕩仙隕禁區,可也僅僅只闖過外圍地帶,并且好幾次差點一命嗚呼。

  自然最清楚,那仙隕禁區何等恐怖。

  “若你我一起行動,我還有辦法幫到你,可若你一人,可就太危險了。”

  蘇奕說道。

  天夭魔皇認真說道:“我不怕。”

  蘇奕頓時意識到,很難再勸住這個女魔頭。

  他當即拿出一個玉簡,以神念在其中繪制了一份秘圖。

  而后遞給天夭魔皇,道:“玉簡內,繪制著仙隕禁區外圍地帶的分布圖,我已經在其中做出標記,等進入其中后,你先去地圖上的‘黑血廢墟’,我自會去找你。”

  天夭魔皇接過玉簡,痛快答應下來。

  很快,兩人的身影掠入那仙隕禁區入口,消失不見。

  遠處地帶,所有修士皆如釋重負。

  王北亭擦了擦冷汗,挺起身軀,干笑道:“你們不覺得,蘇大人也挺好說話的?”

  其他修士面面相覷。

  挺好說話?

  大家剛才可都嚇得半死!

  畢竟,在場可不止是玄鈞劍主,還有極樂魔土的祖師天夭魔皇!

  眼見無人回應,王北亭也不由訕訕,自嘲道:“蘇大人在前,卻未能識破,我王某人……可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這是一片古老原始的山河,到處呈現出莽荒般的氣象。

  濃郁的霧靄如絲帶般,籠罩虛空中,讓整片山河像披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一陣空間波動泛起。

  蘇奕的身影憑空浮現。

他舉目四望,卻發現這是一片陌生的區域,以往不  曾來過。

  還不等蘇奕去認真感知這片天地,忽地一道火光憑空乍現,朝蘇奕撲殺而至。

  這是一只僅僅小指頭大小的火紅螞蟻,通體如火銅澆筑,面孔則如若猙獰的鬼物,青面獠牙。

  隨著它撲來,虛空竟被燒出一條筆直的裂痕,恐怖的吞噬氣息,隨之席卷而開。

  那等氣息,竟不弱于玄幽境層次的皇者!

  蘇奕探手一抓。

  這火紅螞蟻就被禁錮,落入掌心。

  “吞靈火蟻,這等歹毒的生靈竟還存在著……”

  蘇奕訝然。

  吞靈火蟻,一種極端詭異歹毒的生靈,天生的古老異種,可在空間中肆意穿梭挪移,輕易可吞噬皇境的神魂。

  并且,這種生靈經常是成群出動……

  剛想到這,遠處虛空猛地劇烈顫抖,一片火光涌現,無數吞靈火蟻成群沖出,密密麻麻,像無數星火般。

  蘇奕倒吸涼氣,扭頭就走。

  倒不是害怕,而是吞靈火蟻極為難纏,數量龐大,殺之不盡,一旦被纏住,一時半刻根本無法脫身。

  最重要的是,這種毒物渾身上下沒多少寶貝,僅僅其軀體勉強能充當煉器材料。

  在如今的蘇奕眼中,如同雞肋,食之無味。

  虛空劇烈崩碎,像被焚燒塌陷般。

  那群吞靈火蟻挪移虛空,氣勢洶洶朝蘇奕追去。

  一路上,這些毒物所過之處,空間燃燒、山林焚化、大地一片焦糊。

  這等陣勢,足可以讓皇極境人物膽寒。

  可對蘇奕而言,卻談不上多少威脅。

  但很快,他就察覺到不對勁。

  在前方路上,竟又出現一群吞靈火蟻,鋪天蓋地,如若火焰洪流似的奔襲而來。

  正當蘇奕打算改變方向時,就發現四面八方的虛空中,到處有火紅的光焰沖起。

  那赫然是一群又一群的吞靈火蟻!

  “我這是闖入吞靈火蟻的老巢了?”

  蘇奕不禁愕然。

  這才剛進入仙隕禁區,還僅僅只是外圍地帶,就碰到這樣的圍堵,不得不說,著實太倒霉!

  “那就殺出一條血路便是。”

  蘇奕本不打算浪費體力,可現在看來,只能動手了。

  不過,就在此時,忽地一道嘆息聲響起:

  “我還當這次能逮住一條大魚,誰曾想,卻只是個年輕人。”

  聲音中,充滿失望。

  這聲音響起之后,那四面八方的吞靈火蟻大軍,竟似受到命令般,倏爾停頓下來,懸浮虛空中。

  “公子,這年輕人可不簡單,老奴雖看不出他的修為,卻能看出,這是一個極為年輕的皇者,擱在這破落不堪的大荒天下,已經很難得。”

  一道沙啞陰冷的聲音隨之響起。

  “是嗎,那我將這獵物收為奴仆如何?”

  “能被公子看中,是他的福分。”

  ……交談時,遠處山河間,浮現出一老一少兩道身影。

  老者一襲灰袍,面頰枯瘦,眼眸若鷹隼。

  男子容貌俊朗,身著明黃長袍,手握一支碧綠玉簫。

隨著他們出現,四面八方的天地間,無數吞靈火蟻  嗡嗡出聲,似乎在俯首稱臣般。

  “原來是御獸一脈的修士,就是不知道,是星空深處哪個宗門的。”

  蘇奕若有所思。

  御獸這種傳承,在星空深處很常見,許多頂級大勢力,皆擁有這等傳承。

  “年輕人,你已經被包圍了。”

  遠處,灰袍老者聲音沙啞出聲,語氣平淡,“不過,你很幸運,被我家公子看中,愿收你為奴,還不趕緊跪下謝恩?”

  儀態高高在上,完全是一種俯視的姿態。

  蘇奕笑起來,不以為意道:“聽這口氣,莫非你們來自‘御靈凈土’?”

  御靈凈土!

  在星空深處,論御獸一道的造詣,御靈凈土是無可爭議的第一道統,并且是‘云蠻星界’的霸主,據傳宗門中豢養著各種各樣的神禽異獸,底蘊古老。

  灰袍老者一怔,驚訝道:“你一個大荒修士,竟也知道御靈凈土?”

  “略知一二。”

  蘇奕有些失望似的,道,“看得出來,你們似乎并不是御靈凈土的修士。”

  灰袍老者有些不悅,道:“我們雖然不是來自御靈凈土,可也不是你一個小小的大荒土著能招惹的!”

  那身著明黃長袍的青年眸子如電般看向蘇奕,儀態倨傲道:“看得出來,你似乎對星空深處的事情了解一些,那你聽清楚了,我們來自‘千靈魔山’!”

  聲音中,盡是驕傲。

  “千靈魔山?”

  蘇奕思忖,搖頭道,“這個……真沒聽說過。”

  灰袍老者和長袍青年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什么意思,只聽說過御靈凈土,卻對他們千靈魔山一無所知?

  “看起來,你們宗門并非是‘百大星界’中最頂尖的勢力,也并非是一些隱世不出的古老巨頭,否則,我一定不會沒聽說過。”

  蘇奕輕嘆。

  繼承了觀主的記憶和閱歷,蘇奕自然對星空深處的頂級勢力了如指掌。

  可思來想去,都沒有想出“千靈魔山”的來歷,那只能證明,在觀主一生的修道生涯中,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個勢力!

  灰袍老者:“???”

  這小子,是看不起他們千靈魔山?

  長袍青年也錯愕,他們這是被一個大荒的土著鄙視了?

  “罷了,我且問你們,在這仙隕禁區中,你們千靈魔山是否還有其他更厲害的高手?”

  蘇奕道,“回答我,可免一死。”

  他都懶得去收拾這種小魚小蝦,打算直接去收拾兩人背后更強大的角色。

  可此話一出,卻讓灰袍老者怒極而笑。

  長袍青年也揉了揉耳朵,似不敢相信。

  他語氣冰冷道:“明叔,殺了這大荒土著,無須再留活口!”

  “老奴正有此意。”

  灰袍老者也被氣壞,殺氣騰騰。

  說話時,他袖袍中掠出一支骨笛,當空一揮。

  一道激昂的笛聲猛地劃破天地間的寂靜。

  四面八方的天地間,無數的吞靈火蟻頓時動了,如若洶涌的火焰潮流般,朝蘇奕撲殺而去。

  鋪天蓋地,聲勢驚天。

  而見到這一幕,蘇奕卻一陣感慨,現在的人,可真是越來越暴躁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