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因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祈俏臉微變,抬眼看去。

  就見遠處地方,一道峻拔的身影走來,雙手負背,步履悠閑,瀟灑曠達。

  但他的氣息卻平淡無奇,渾然如璞玉,神韻內斂。

  這讓天祈不免有一種深不可測之感。

  只是,一想到昨晚歷經的那一場“煎熬”,她內心便難免羞憤,晶瑩的貝齒緊咬。

  那漂亮的眸都變得不善起來。

  “丫頭!莫忘了我這一路上的叮囑!”

  青銅壺內,響起九曜的提醒,聲音罕見的凝重,甚至……帶著一絲顫音。

  天祈美眸悄然瞇了瞇,沉默不語。

  蘇奕渾不在意似的,笑著開口:“看來,你之前曾易容,否則,我那些徒弟必會第一時間認出你來。”

  他無法忘記,前一段時間在蒼青大陸隕星淵時,眼前這少女曾出現在一輪血色月影深處,試圖帶走傾綰。

  天祈抿著唇瓣,沒有理會。

  她情緒很動蕩,擔心一開口就失控爆發。

  “還有你。”

  蘇奕目光看向那一個青銅壺,“這么多年不見,怎么只能藏身在這小小的‘真虛化道壺’內了?上次見面時,你可霸道的很,都敢對我動手了。”

  那青銅壺似畏懼般猛地搖晃了一下。

  “觀主大人誤會了!!”

  伴隨著一道驚慌的聲音,一縷青煙從青銅壺內冒出,化作一個足有三丈高的偉岸身影。

  他身負青色甲胄,手握一桿銀燦燦的戰矛,神勇蓋世。

  甫一出現,那一身的氣息令風云色變,虛空紊亂。

  此人,赫然是當初從那一輪血色月影中沖出,對蘇奕動手的那個偉岸身影。

  只不過,他此時才剛一出現,就斂去一身的威勢,收起手中戰矛,誠惶誠恐地朝蘇奕行了一個大禮。

  而后說道:“大人有所不知,當時在下并不清楚對手是誰,以至于才會干出那等愚蠢的事情,在那天的事情結束后,在下懊悔難當,寢食難安,恨不能第一時間前來跟大人請罪……”

  他足有三丈高,氣息端的是恐怖無邊。

  可此時,在蘇奕面前,卻似恨不得把頭都埋在地上,一副懺悔忐忑的卑微神態。

  天祈不禁驚愕,眼眸睜大,這……這也太從心了吧!?

  之前,她就有預感,九曜叔叔在見到觀主的轉世之身時會很慫,卻沒想到,他竟慫到這種地步!

  蘇奕笑了笑,道:“這些小事就不必再提了,我倒是很不解,堂堂深紅星界的第一戰神,怎么卻連道軀都沒了?”

  深紅星界,星空深處百大星界之一。

  而九曜,則是這方星界的第一戰神,巔峰時擁有洞宇境層次的道行,被視作剎星空深處的頂級大能之一。

  可現在,此人卻被寄身于一尊真虛化道壺內,只剩下神魂,這就太讓人意外了。

  “不瞞大人,在下的道軀,是在‘星璇禁地’中毀掉。”

  九曜恭恭敬敬回答道。

  “原來如此。”

  蘇奕點了點頭。

  星璇禁地,是星空深處赫赫有名的七大禁區之一,洞宇境人物前往,也是九死一生。

  “你和她又是什么關系?”

  蘇奕目光看了天祈一眼。

  九曜不假思索道:

  “在下曾欠九天閣掌教一個人情,答應留在小天祈,為其保駕護航。”

  蘇奕哦了一聲,道:“那你可知道她的身份和來歷?”

  還不等九曜回答,天祈已忍不住冰冷道:“為何要告訴你!九曜叔叔,你不許說!”

  九曜卻不理會,自顧自道:“回稟大人,小天祈身份特殊,在整個九天閣上下,只有其掌教一人清楚。”

  小天祈:“???”

  她內心油然生出一股挫敗感,怎么看怎么感覺此刻的九曜,活脫脫像個叛徒!

  根本就指望不上!

  她甚至懷疑,這時候蘇玄鈞讓九曜收拾自己,后者怕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蘇奕吩咐道:“行了,你且一邊待著。”

  “是!”

  九曜如釋重負,低頭退讓一側。

  “你找我何事?”

  蘇奕目光重新看向天祈,眼神有些微妙。

  昨夜的事情,這女人好像都了然于心了啊……

  被蘇奕的眼神盯著,天祈渾身一陣不自在,直恨不得什么也不顧,先暴揍眼前這家伙一頓再說。

  可最終,她忍住了,語氣生硬道:“我希望閣下能夠把傾綰還給我。”

  “理由呢?”

  蘇奕饒有興趣。

  天祈冷冷道:“以閣下的眼力,難道看不出傾綰和我本就是一人?我此來帶她離開,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蘇奕笑著搖頭,道:“綰兒早已是我的女人,她的去留,我說了算。”

  話語隨意,卻不容置疑。

  九曜在一側不禁激動撫掌,道:“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畢竟,能被大人看中,絕對是八輩子修不來的福氣!”

  天祈:“!!!”

  她氣得都恨不得把九曜攆走,不幫忙倒也罷了,竟還幫別人坑自己!

  哪有這種叔叔!?

  “可我若非帶走傾綰呢?”

  天祈道。

  “小天祈,千萬別做糊涂事!”

  不等蘇奕開口,九曜已忍不住道,“我有充足的理由懷疑,你師尊早已視你為棋子,要投石問路,另有圖謀!否則,他為何當年會把傾綰送往玄黃星界?為何傾綰會出現在觀主大人身邊?這其中……定有你不知道的玄機!”

  天祈:“……”

  她徹底意識到,沒法聊了。

  僅僅是九曜就不會允許她去和觀主的轉世之身對峙!

  “早知道,就不帶你一起來了!”

  天祈郁悶得快要抓狂。

  “你也懷疑,九天閣那老匹夫在算計我?”

  蘇奕看向九曜,有些訝然。

  “回稟大人,這件事本就充滿蹊蹺,稍微有些腦子就能察覺到不對勁。”

  九曜連忙道。

  “是啊,誰都能看出的事情,那老匹夫焉可能不知道?”

  蘇奕道,“可他卻偏偏這么做了,似根本不擔心被我識破,這其中怕是另有隱情。”

  九曜試探道:“大人,以我看來,這一切或許和小天祈的身世有關!”

  蘇奕道:“她的來歷的確不簡單,我曾查探過,其神魂中有這極為特殊的神魂胎印,這是先天靈族的后裔才能夠擁有的獨門印記。”

  “先天靈族!?”

九曜動容,道  ,“在星空深處,目前所知道的先天靈族,只有兩家,一個是天火靈族虛氏、一個是青鸞靈族風氏,并且,這兩族皆是東玄域中最神秘的‘護道古族’!”

  蘇奕微微頷首。

  東玄星域的護道古族,共有七個。

  像青棠所在的姜氏、鐘若兮所在的鐘氏,皆是其中之一。

  不過,隨著很久以前姜氏古族覆滅,護道古族已只剩下六個。

  其中,虛氏和風氏,皆是先天靈族,地位超然,底蘊神秘。

  聽到兩人談論自己的身世,天祈漸漸冷靜下來,道:“我可不是來自那兩個護道古族。”

  蘇奕隨口道:“你當然不是,你的靈魂胎印和那兩個先天靈族的完全不一樣,連我也不曾見過,我很懷疑,你和你背后的宗族,或許并不屬于東玄星域。”

  天祈星眸微凝,明顯吃驚,道:“東玄星域之外,還有其他星空位面?”

  “有。”

  蘇奕點頭。

  從觀主的記憶中,已讓他了解到,在東玄星域之外,存在著其他星空位面。

  不過,東玄星域和其他星空位面的同道,完全被一層域界壁障所隔斷。

  要想前往,必須闖過“域外戰場”!

  不過這些,蘇奕并未解釋。

  他現在大致已猜出,九天閣掌教要做什么了。

  這老匹夫,極可能是要送給自己一個無法拒絕的因果!

  這個因果,和傾綰、小天祈的來歷有關。

  甚至,也可能和自己第七世“沈牧”有關!

  畢竟,在自己還是觀主的時候,九天閣掌教曾多次罵自己“負心漢”。

  這世上可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之前和觀主的道業力量相見時,對方也曾提醒,九天閣掌教疑似知曉,他就是沈牧的轉世之身。

  所以,傾綰和天祈的出現,也就順理成章了。

  而想要了解沈牧的隕落之秘,則可以從九天閣掌教那入手!

  簡單而言,無論是了解沈牧隕落之秘,還是了解傾綰和小天祈的身世,都需要從九天閣掌教那入手。

  而這,自然就是九天閣掌教送給自己的一個“因果”!

  他為何要這么做?

  蘇奕不清楚,但他知道,這個因果極可能會很燙手!!

  并且,憑他現在和傾綰的關系,注定不可能袖手旁觀。

  而這一切,九天閣掌教必然也很清楚。

  像這次天祈的出現,極可能就是九天閣掌教的“投石問路”之舉,就是要告訴自己,這個因果,自己已經沾上,不接也得接!

  “你師尊工于心計,早在很久以前,就拿你為棋子,給我布了一個局,而這個局的關鍵,就在傾綰身上。”

  蘇奕目光看著天祈,道,“而今,他已經成功了,至于你這枚棋子的生死,他也根本無須擔心,因為他清楚,我若殺了你,傾綰也無法獨活。”

  天祈俏臉變幻,明顯不信,道:“我師尊他……為何非要針對你?”

  蘇奕笑了笑,道:“我也想知道,這老匹夫在我前世的時候,為何不敢堂堂正正和我爭鋒,卻非要處心積慮用這種手段,來讓我沾染一場因果。”

  說到這,他唇泛一絲冷意,“等我前往星空深處時,自會跟他好好算算這筆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