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沈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九獄劍從沉寂中蘇醒。

  纏繞劍鋒上的八條神鏈嘩嘩作響。

  蘇奕整個識海內,泛起奇異的大道波動,似劍光在氤氳,縹緲虛幻。

  他締結在識海中的意志法相倏爾一閃,來到九獄劍前。

  說是來到了九獄劍前,實則依舊像隔著無盡遙遠的距離,給蘇奕一種遙不可及的感覺。

  就好像這把神秘的道劍,并非是在他的識海,而是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是不是感覺,這把劍明明屬于自己,又偏偏距離自己很遙遠?”

  一道灑脫的笑聲響起。

  就見九獄劍上的一條神鏈猛地劇烈作響,掀起一片神秘的道光。

  而后,觀主的身影從那一片神秘的道光中憑空出現。

  一如當初在輪回池之畔相見時,觀主頭戴玄冠,身著素色長袍,容如青年,俊逸脫俗。

  那一對眼眸燦若日月,那瘦削的身影,似能撐開天地,鎮壓星空周虛!

  可當真正面對他,卻給人一種超然于物外,曠達于世的神韻,逍遙自在,灑脫不羈。

  “的確如此。”

  蘇奕微微頷首。

  “我也如此,當初,我的修為早已臻至洞宇境大圓滿地步,并且一只腳已邁入一條更高的道途門檻中,可即便是那時候,我也感覺,這把劍雖然屬于自己,可卻太縹緲了。”

  觀主輕聲唏噓。

  他和蘇奕比肩而立,看向九獄劍,眼神有些復雜。

  “一只腳踏入更高道途的門檻?這是何意?”

  蘇奕驚訝。

  他對觀主的修為早已揣測,得知他乃是洞宇境大圓滿層次的界王,倒也并不感到意外。

  意外的是,觀主似乎已找到一條比登天之路更高的道途!

  “說來復雜,實則簡單,我當時雖觸摸到那條更高的道途的門檻,但卻無法真正踏入其中。”

  觀主語氣隨意,“原因無非兩種,一來契機不夠,二來我當年在玄合境大圓滿層次時,大道有缺。”

  “一個很久以前留下的小小缺陷,不曾想,卻成了阻礙我大道之路的絆腳石。”

  說罷,觀主不禁慨然,“這也是為何,我要轉世重修的根源所在。”

  蘇奕動容。

  這才意識到,大道有缺,在以后的道途上會產生如此嚴重的后果!

  “這些事情,等你徹底繼承了我的道業力量,自然一清二楚。畢竟,我們是同一個人,區別只在于,我是你的前世之一。”

  觀主道,“趁我這殘留的意識還不曾真正消散,你我談一些正事。”

  “正事?”

  蘇奕訝然。

  “不錯,和九獄劍有關的正事。”

  觀主抬手一指九獄劍,道,“那一條,是封印我前世道業的神鏈,而緊挨著我的那一條神鏈上,封印著我們的‘第七世’道業。”

  “在我轉世前,對九獄劍上那些‘前世道業’皆一無所知。”

“也是前不久的時候,你在輪回池之畔遇到人間劍,無意間也讓我從那條神鏈中蘇醒了一  絲意識,才琢磨出一些門道,了解到了一些和‘第七世’有關的事情。”

  蘇奕心中一震,強忍著好奇,耐心聽下去。

  就見觀主眼神泛起古怪之色,“我們的第七世,名喚沈牧,僅僅修道二十三載,就被一個女人害得心境崩碎而亡,其道業力量,封印在了九獄劍的第七條神鏈上,他的轉世之身……嗯……就是我。”

  觀主摸了摸鼻子,唇角扯動了一下,似感覺有些丟人。

  蘇奕怔了一下,也不由錯愕。

  二十三歲,被一個女人毀掉心境而亡?

  這第七世,不免也太不堪了吧?

  “他可不簡單。”

  觀主似看穿蘇奕的心思,道,“且不提我們和沈牧的關系,只從一個外人的角度來看,他絕對是我見過天賦最驚艷劍道悟性最高的奇才,沒有之一!”

  蘇奕頓時吃驚。

  觀主以往縱橫星空各界不知多少歲月,被視作最耀眼的劍道神話人物。

  可他卻說,憑生所見之輩,在天賦和劍道悟性上,無人可及沈牧!

  這任誰能不震撼?

  “別說其他人,便是你和我,在天賦和悟性上,都遠不如他。”

  觀主輕嘆,“此人是天生的劍修,是萬千年難得一見的上蒼寵兒,十五歲那年,頓悟十天十夜,便一舉證道皇境。”

  “十七歲那年,歷經生死玄關,破境而入界王境。”

  “二十三歲那年,他已問鼎洞宇境,劍鎮登天之路!”

  “他可不像你,帶著一世記憶在輪回中重修,而是憑自身悟性和天賦,在短短二十三年間,傲立界王境之巔!”

  說到這,觀主目光看向蘇奕,“你覺得,這樣的妖孽如何?”

  蘇奕倒吸一口涼氣,道:“的確強得離譜,聞所未聞。”

  觀主也罕見地露出一絲羨慕之色,嘀咕道:“明明咱們都是同一個人,天賦和悟性卻差這么多,簡直氣人!”

  蘇奕穩了穩心神,道:“似他這樣的曠世絕才,怎會被一個女人毀掉道心?”

  觀主搖頭道:“不清楚,我能察覺到的秘密只有這些,也僅僅只知道,在沈牧已勘破比登天三境更高的那條道途時,心境被毀,突兀斃命。”

  “嘿,女人!”

  觀主一聲哂笑,“用腳趾頭想就知道,這沈牧和那女人之間,定然有著非同尋常的關系,不排除兩人是情投意合的情侶,否則,縱使是死,也不至于會因為心境崩壞而死,肯定是被那女人以情感為手段害的。”

  蘇奕:“……”

  這種揣測,他可不好評判。

  “我跟你說這些,倒并非是勸你要遠離女人,而是一定要小心,避免步入沈牧的后塵。”

  觀主輕聲提醒了一句,就繼續說道,“除此,我懷疑九天閣那個老東西……唔,就是九天閣的掌教,極可能知道一些和沈牧有關的事情。”

  “因為他當初曾莫名其妙地罵我是‘負心漢’,并且罵我不止一次,還說我遲早要遭報應。”

“以前,我從沒當回事,當做無稽之談對待,可了解了沈牧的一  些事情后,卻感覺有些不對勁,九天閣那老家伙……很可能早已識破,我便是沈牧的轉世之身!”

  聽到這,蘇奕眼眸悄然一縮。

  他想起早在很久以前,九天閣掌教就在尋覓能夠克制天祈法則的人。

  也想起前不久的時候,在傾綰神魂中發現的那一道“神魂胎印”,以及那個和傾綰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天祈”!

  “沈牧是被一個女人害得心境崩壞,而九天閣掌教疑似很久以前,就清楚觀主是沈牧的轉世之身,曾大罵觀主是負心漢,這是否意味著,九天閣掌教也知道,那害死沈牧的女人是誰?”

  想到這,蘇奕背脊隱隱有些發寒,“若推斷是真的,這等情況下,九天閣掌教至尊,為何會安排傾綰出現在自己身邊?”

  “難道說,傾綰與小天祈,皆和害死沈牧的那個女人有關?”

  “畢竟,傾綰則和小天祈乃是同一個人其師尊就是九天閣掌教!”

  一時間,蘇奕心緒如飛,念頭叢生。

  他直接把自己的推測,告訴了觀主。

  觀主聽罷,卻搖頭道:“你想多了,那個傾綰,既不可能是害死沈牧的那個女人,也斷不可能和那女人有任何關系。畢竟,若沈牧是負心漢,心境該崩潰的是那個女人才對,還用不著九天閣那老家伙跑出來伸張正義。”

  頓了頓,他繼續道:“并且,時間也對不上,身份也對不上,這些事情之間所存在的唯一一個關聯,或許就是沈牧了。”

  蘇奕莫名地暗松一口氣,道:“如此就好。”

  若傾綰就是那個害死沈牧的女人所化,那她靠近自己的意圖,可就不一般了,想一想就讓人不寒而栗。

  “總之,我告訴你這些,就是給你指一條線索,以后若想了解沈牧死亡的緣由,可以從九天閣掌教那里入手。”

  觀主說道,“當然,他曾敵視我,如今也不惜動用各種手段來對付你,可見他對你我是有恨意的,以后和你謀面時,最好先將其鎮壓,再盤問這些事情。”

  蘇奕點了點頭。

  即便觀主不說,就憑傾綰和小天祈之間的關系,他遲早也會去九天閣走一遭!

  “接下來這件事,你一定要記牢了。”

  觀主神色忽地變得鄭重起來。

  蘇奕心中一凜,摒棄雜念。

  “你和我不一樣,和其他的前世也不一樣,因為你是主動謀求轉世之路,而沒有借用九獄劍的力量,這反倒讓你擁有了繼承和融合其他前世道業的資格。”

  “比如,每當你境界突破一個層次的時候,亦或者遇到某種契機的時候,就有希望從九獄劍上開啟一道前世所留的封印。”

  “就像你上次在輪回池之畔,遇到了我留在人間劍中的意志力量,喚醒了我留在九獄劍上的‘前世道業’氣息,從而擁有了繼承我的‘道業力量’的資格。”

  說到這,觀主目光凝視蘇奕,語氣愈發莊肅認真,“不過,這同樣也讓那些前世的道業力量,擁有了占據你的神魂和軀體,重新活過來的機會!”

  “你可以理解為,另一種意義上的奪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