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歸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阿采輕語道:“這枚不死符的力量,勉強還能用一次,回頭告訴你們師尊,就說不死符用在對付皇極境人物身上,可就太浪費了。”

  說著,她指尖輕挑。

  那一輪渾圓不朽似的金色神環,倏爾重新凝聚為不死符。

  而阿采的身影則化作光雨消弭不見。

  景行和王雀對視一眼,皆有做夢般的感覺。

  “時代……真的變了……”

  王雀感慨。

  擱在從前的大荒天下,玄道如天,皇者如神。

  像皇極境這等存在,已堪稱是世間主宰級的存在。

  可如今,伴隨著星空深處的力量出現,人們才驀然發現,在玄道之上,還有登天之路!

  在皇者之上,是足以威懾一方星界的界主!

  這一切,帶給大荒天下極大的沖擊,也讓世間修士的認知都發生劇烈的變化。

  就像此時,金袍男子等一眾皇極境存在何等強大,足可在大荒橫著走。

  可在阿采的手底下,卻和土雞瓦狗也沒區別!

  “固有的認知被打破,全新的世界被打開,這何嘗不是一樁好事?”

  景行輕語,“別忘了,師尊前世的時候,苦苦尋覓更高道途而不得,最終不得不進行轉世重修。”

  “而我們不一樣,已獲知登天三境的秘密,也得到師尊的指點,清楚以后該如何去證道界王境!于我們而言,何其之幸?”

  王雀深以為然。

  “走吧,先去仙隕禁區。”

  景行邁步正要行動,忽地察覺到什么,從懷中拿出一塊秘符。

  秘符正自彌漫神性光澤。

  “師尊在召喚我們回去!”

  景行激動道。

  王雀愕然,難以置信道:“那一場大戰落幕了?”

  “應當如此!并且,師尊既然召喚我們回去,無疑就意味著,在此戰之中,師尊必然贏了!”

  景行神色間難掩喜悅。

  “快走!”

  王雀已按捺不住,第一時間行動。

  幽冥界。

  鬼蛇王族所盤踞的天琊城外。

  “記住,待會動手的時候,一定要將那名喚葉妤的女子第一時間擒下。”

  一個儀態威嚴的羽衣男子沉聲叮囑。

  在他身旁,三男一女皆點了點頭。

  他們來自星河神教,此次前來天琊城的目的,便是活擒葉妤,帶往大荒天下。

  “時間差不多了,開始行動。”

  羽衣男子下達命令。

  嗖嗖嗖!

  一行人悄無聲息地朝天琊城掠去。

  可尚在半途,羽衣男子忽地止步,“且慢!”

  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面青銅鏡,就見光滑的鏡面浮現出一個滿頭銀發的老者身影。

  “行動結束,你們速速返回大荒據點,莫要再生事端。”

  銀發老者喟嘆。

  羽衣男子一呆,道:“師叔,這是為何?”

  銀發老者神色一陣陰晴不定,最終苦澀道:“我們敗了,所有參與落星海之戰的人……全都死了……”

  此話一出,羽衣男子等人如遭雷擊,直接傻眼。

  敗了?!

  上百位皇極境十多位界王境……都死了!?

  一股寒意從他們心中冒出,

  擴散全身,整個人如墜冰窟。

  “快行動,莫要耽擱!”

  銀發老者催促。

  鏡面閃爍,銀發老者的身影消失不見。

  羽衣男子深呼吸一口氣,目光遙遙看了看鬼蛇族所在的方向,最終強忍著內心的不甘,道:“撤!”

  一行人轉身而去。

  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的鬼蛇族,早已人去樓空,沒有任何人。

  相似的一幕,也發生在紫羅城崔氏地盤上。

  苦海深處。

  葬道冥土內,輪回池之畔。

  “師尊傳來消息了,讓我們回去。”

  錦葵嗓音激動,眉梢盡是喜色。

  當初,她遵從師尊蘇奕的安排,和夜落白意玄凝一起前來幽冥界,兵分兩路,第一時間把鬼蛇族和崔氏一族的族人一起帶走,來到了這苦海深處的葬道冥土內避難。

  而今,已過去十多天時間,總算得到了來自師尊的消息!

  “如此看來,蘇老怪肯定是贏了。”

  抬棺老鬼笑起來。

  當錦葵他們前來避難時,曾手持他原本贈給蘇奕的“六道盤”,這讓他第一時間感應到,從那幽冥混沌本源中走出,將錦葵他們全部接到了這輪回池之畔。

  “我反倒有些不想離開此地了。”

  崔龍象有些戀戀不舍。

  輪回池之畔,分布著破損的輪回秩序力量,在此修行,讓他獲益無窮。

  “哈哈哈,你這老狐貍,最是喜歡占便宜,既如此,留下來便是。”

  抬棺老鬼大笑。

  不遠處,鬼蛇族的葉妤走過來,柔聲對錦葵說道:“回去見到你們師尊后,能否幫我捎一句話。”

  錦葵連忙道:“葉妤前輩請講。”

  她可很清楚,師尊和眼前這位美麗明秀的女子,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故而言辭和態度上很是敬重。

  葉妤想了想,有些赧然地低聲道:“就說……等我安置好族人之后,就會去大荒探望他。”

  “還有我!”

  葉妤腰畔懸掛的天琊鬼蛇燈內,傳出幽雪的聲音。

  錦葵痛快答應道:“前輩放心,晚輩一定如實稟報給師尊。”

  遠處,崔龍象飛快傳音給婆娑,道:“前輩,看到了嗎,蘇老怪早把小葉子的魂勾走了,您可千萬不能被上當,那家伙……情債太多,我看著都生氣!”

  婆娑:“……”

  她白發如雪,眉心一抹嫣紅印記,身影縹緲空靈。

  此刻聽到崔龍象的提醒,哪會不清楚,崔龍象是擔心自己也像葉妤那般,被蘇玄鈞拐跑了?

  “你想多了,我很欣賞蘇道友,但也僅僅只是欣賞,可視作是大道上的知己,而非紅顏知己。”

  婆娑聲音清冷回復。

  崔龍象眉梢間卻泛起一抹憂色。

  什么大道路上的知己,凡是被蘇老怪盯上的女子,哪個能逃得了他的魔掌?

  “不管如何,也不能讓婆娑前輩去見蘇老怪!”

  崔龍象暗下決心。

  “錦葵姑娘,我能不能和你們一起去大荒?”

  葉遜湊上前,期待道。

  他心中已經在美滋滋地想到,等抵達大荒,憑自己和姐夫的親情,哪還不是走到哪里瀟灑到哪里?

到那時,誰敢找  自己麻煩?

  辦他!

  誰敢跟自己搶風頭?

  辦他!

  誰……

  葉遜越想越是期待。

  “不行!”

  葉妤直接出聲。

  她可太清楚自己這個弟弟的德性,紈绔風流,惹是生非,若是前往大荒,還不知會給蘇奕添多少麻煩。

  葉遜張了張嘴巴,頓時頹然,無精打采道:“無趣,太無趣了,想找我蘇哥吃杯酒都不行,這人生還有什么意思?”

  崔龍象嘿地笑起來,道:“你小子時想吃花酒吧。”

  誰曾想,葉遜卻一點也不尷尬,反倒熱情邀請道:“前輩要不要一起去大荒耍耍?”

  崔長安頓時看不下去了,勾搭自己老子去吃花酒?這小子也太無法無天!

  他上前一掌拍在葉遜肩膀,面無表情道:“要不……我和你一起?”

  葉遜呆了呆,當目睹崔長安那不善的目光,他頓時干笑道:“開玩笑而已,前輩別當真,我葉遜可不是那種人!”

  崔長安冷哼道:“你葉大少是什么人,整個幽冥天下誰不清楚?”

  葉遜頓時語塞。

  目睹這一幕,眾人都不禁莞爾。

  當天,錦葵夜落等人便啟程重返大荒。

  而鬼蛇族和崔氏一族的族人,則分別重返故土。

  大荒。

  隨著落星海一戰落幕,大荒天下陷入空前的轟動中。

  “當初那些認為蘇大人必敗的家伙,現在后悔得腸子都青了吧?”

  “這一戰,已經影響了大荒修行界的走向,起碼……以后世人都將清楚,在玄道路之上,還有登天之路!”

  “固有的世界格局已打破,我敢肯定,從今以后,前往星空深處探尋道途的修士注定會越來越多!”

  “不錯,星空深處不再神秘,也不再如禁忌般令人談而色變,就連那星空深處的大勢力,也并非無法戰勝!”

  “可以說,蘇大人借此一戰,徹底改變了大荒修士的認知,也為我們蹚出了一條路!”

  “就憑這一點,蘇大人在世人心中,已可封神!”

  “你們說,蘇大人的道行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天下沸騰,皆在議論這一戰的細節,以及對大荒修行界的影響。

  而在議論中,蘇奕的名望也是節節暴漲,達到了空前絕后的地步。

  在以前,他就被世人冠上諸多美譽,諸如萬道之師劍道傳奇大荒領袖等等。

  而現在,他儼然成為天下修士心中不敗的神話,如若神明!

  太玄洞天。

  外界紛紛攘攘時,蘇奕則在閉關。

  或者說,從落星海返回后,他就閉門謝客,在靜心潛修。

  “一身道行,總算徹底鞏固下來了。”

  洞府中,蘇奕悄然睜開眼睛,露出輕松之色。

  落星海一戰,他破劫證道,踏入玄合境層次,但卻沒多少時間對自身道行進行錘煉和鞏固。

  這也是蘇奕為何在返回后,第一時間進行閉關的原因。

  境界不穩,勢必會影響以后的道途!

  “接下來,也該去參悟一下觀主所留的前世道業了。”

  蘇奕重新閉上眼眸。

  很快,廣袤無垠似的識海中,九獄劍忽地微微一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