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報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落星海上。

  人們漸漸從那種震撼呆滯的狀態中回過神來。

  旋即,死寂的氛圍被打破,喧囂的聲浪如炸鍋一般響徹云霄。

  人群似沸騰,激動歡呼。

  “贏了!贏了!!!”

  “我大荒有蘇大人坐鎮,何其之幸!”

  “不瞞各位,之前我都快要崩潰了……”

  之前,實在太壓抑了,星空深處的上百個勢力一起聯手駕臨,氣勢洶洶,殺機重重。

  別說時一般修士,就是那些皇境人物都一次又一次地感到絕望、憋悶、無力。

  而現在,這一切都已經結束!

  那足可橫掃大荒天下的星空強者,盡數伏誅。

  唯有玄鈞劍主,傲立天地間!

  這任誰能不激動、不為之振奮?

  “阿彌陀佛,善哉無量壽佛。”

  硯心佛主雙手合十,滿面含笑。

  “老禿驢,原來你也很緊張嘛,我還當你一直很從容呢。”

  老饞蟲調侃,他注意到,硯心佛主衣袍也曾被冷汗浸透。

  “此戰,必將載入大荒史冊,成為古往今來最濃墨重彩的一筆,萬世流芳!”

  彭祖言之鑿鑿。

  “不清楚以后是否有人能超越蘇老怪的大道成就,但起碼他已稱得上獨步古今四字。”

  岳垠妖祖唏噓。

  那些老古董皆心潮澎湃,這關乎大荒修行界命運的一戰,由蘇奕一人力挽狂瀾,一舉定風波!

  以后,那些星空深處的勢力再想來報復,恐怕就得掂量掂量是否能夠承受那種后果了。

  “蘇兄,你沒事吧?”

  天夭魔皇早已第一時間沖過去,關切問詢。

  她紅裳如火,肌膚勝雪,風姿足以驚艷眾生。

  “你看我像有事么?”

  蘇奕笑起來。

  “看起來沒事,誰知道是不是在強撐著。”

  天夭魔皇風情萬種地乜斜了蘇奕一眼。

  忽地,遠處響起一道驚慌的大叫:

  “蘇大人,小的錯了,還請您大人大量,莫要和小的計較!”

  遠處人群中,一個瘦小的修士跪倒在那,滿臉驚恐,聲音都帶著哭腔。

  人們頓時想起來,剛才時候,就是此人第一個開口,要讓玄鈞劍主前往星空深處赴死而戰!

  “蘇大人,我們錯了!”

  緊跟著,場中又有許多修士跪伏在地。

  一個個驚慌不安,滿臉悔恨之意。

  更有一個老者,直接用雙手在狠狠地抽自己臉頰。

  場中原本沸騰激動的歡呼,頓時消散。

  目光都是齊齊看向那些跪在地上的修士身上。

  有的感到很痛快,認為這些軟骨頭活該遭報應。

  有的神色復雜,何苦來哉?

  “卑微者,若有骨氣,也可與天比高,若沒骨氣,也不過是茍延殘喘的螻蟻,讓人不齒。”

  彭祖輕嘆。

  “蘇老怪,你如何看?”

  老饞蟲目光看向蘇奕。

  “你覺得,我會親手懲處他們嗎?”

  蘇奕反問。

  老饞蟲搖頭。

  那些老古董也都不認為蘇奕會這么做,太掉分了。

“他們也看出了這一點,與其說他們是在后  悔贖罪,不如說,他們是擔心以后被世人鄙夷、排斥、乃至于打壓。”

  蘇奕淡然道,“畢竟,今天的事情,終將傳遍天下,他們之前的所做所為,也會被世人所知。以后被人戳脊梁骨倒也罷了,注定還會牽累自己的親友和宗族,說不準還會被人報復。”

  一眾老古董皆頷首。

  的確如此,以蘇玄鈞的身份,根本無須他說一個字,也根本無須任何表態,這大荒天下就有數不盡的強者會主動幫他做事!

  比如場中跪著的那些軟骨頭,各自都有親友、有宗門師長,當他們做的事情傳出去……

  必將遭受千夫所指,萬眾唾罵,乃至于被報復!

  而聽到蘇奕這番話,那些跪地求饒的修士皆如遭雷擊般,面如死灰。

  這,的確是他們最害怕面對的!

  “更別說我之前出戰,乃是解決我自己的仇敵,也從不曾被他們拿大義來逼迫。”

  蘇奕語氣平淡,“就這樣吧。”

  話畢,他負手于背,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目光都不曾看那些跪地的修士一眼。

  老饞蟲他們彼此對視,也陸續跟著蘇奕離去。

  “呸!丟人玩意,蘇大人不屑收拾你們,但我們可看不下去!”

  “那就……把他們全都殺了?”

  “這不免也太便宜他們,依我看,將他們一個個活擒,打碎脊梁骨,帶去中州第一城,懸掛城門之上示眾最好,如此,也能讓天下人看一看,那些軟骨頭的下場!”

  “妙啊!”

  遠處,響起一陣嘈雜的聲音,一些修士殺氣騰騰,朝跪伏在那的修士圍攏過去。

  頓時,那些跪地的修士徹底驚恐,腦海中齊齊冒出一個念頭:

  完了!

  誰也沒想到,報應會來的如此之快!

  星空之上。

  一片冷寂荒蕪的區域中。

  “小天祈,看到了嗎,那就是觀主的風采!”

  一艘寶船悄然從虛空中浮現而出。

  船頭上,青銅壺內傳出九曜的聲音,“我早說過,任何與之為敵者,注定沒有好下場!”

  容貌和傾綰完全一樣的天祈沉默不語。

  之前那一戰,雖相隔極遙遠,可經由九曜施展秘術,借助那一尊青銅壺的力量,讓她看得一清二楚。

  一步邁出,劍斬一眾界王!

  強大如明庸、楊奇、翟九霄、賀鳴柳這等界王境中的大能,也都被困殺在一方劍之世界中,無一生還!

  更不可思議的是,就連裁縫那等存在,竟自始至終不敢顯露蹤跡,去和觀主一決!

  這一切,帶給天祈太多的震撼,久久無法平靜。

  她當然清楚,觀主在星空深處是何等恐怖的一位見到巨擘,關于觀主的傳聞,和神話傳說都沒什么區別。

  可她唯獨沒想到,僅僅是觀主所留的前世道業力量,都會那般強大!

  強大到讓人都有窒息般的驚悚之感。

  “九曜叔叔,你說的對,哪怕觀主已經輪回轉世,但是和他這等存為敵,的確殊為不智。”

  許久,天祈才輕聲喃喃道。

  青銅壺內,九曜明顯松了口氣,欣慰似的說道:“看得出來,你總算明白,為何我會那般忌憚和害怕觀主了。”

  天祈:“

  她忍不住道:“九曜叔叔,你所害怕的觀主已經不在了,現在的他,已轉世為這大荒的蘇玄鈞。”

  九曜聲音莊重嚴肅,“還不懂嗎,這意味著觀主已經踏上了一條比前世更恐怖的劍道之路!”

  天祈俏臉微變,再度陷入沉默。

  的確,觀主當初縱橫星空各界,近乎無敵手,似他那等存在,既然轉世重修,無疑意味著,隨著他在這一世不斷崛起,其大道之路只會比前世更強!

  “小天祈,我可提醒你,千萬別去給你們九天閣的那些家伙報仇。”

  九曜鄭重說道,“是他們聽從你師尊號令,自己主動前來尋死,可怪不得觀主下手無情。而你師尊……怕是受到了裁縫那老陰貨的蠱惑!”

  天祈點頭道:“我此來玄黃星界,是為了找回我的另一半,其他的恩怨,與我無關。”

  九曜這才放心似的,說道:“如此最好,小心駛得萬年船,哪怕被當做慫包呢,也寧可要避免和觀主發生沖突。”

  天祈粉潤的唇微抿,勾起一抹無奈的弧度,這一路前來玄黃星界,她都不知道聽了多少類似的話語。

  天祈直接轉移話題,道:“九曜叔叔,你可看出之前那女槍客的來歷?”

  之前,那女槍客突兀出現,一槍破掉裁縫的攻擊,并還直接橫移星空,去找裁縫算賬。

  這樣一幕,也是帶給天祈極大的震撼,無法想象,那女槍客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強橫到如此地步。

  “看不透,也不敢看,否則必會被對方第一時間察覺。”

  九曜的聲音也帶上一抹凝色,“不過,越是如此,越證明那女槍客的可怕,以前……我可沒聽說除了觀主之外,有誰敢直接去找裁縫算賬的……”

  天祈聽罷,不由感慨,“傳聞中,都說這玄黃星界是星墟舊土,可誰能想象,此界會是這般神秘和詭秘?”

  輪回之秘!

  玄黃母氣!

  觀主的轉世之身!

  神秘的女槍客!

  無論人和事,隨便拿出一個,擱在星空深處,都足以震爍萬界,引發十方矚目。

  而現在,這些人和事,皆出現在玄黃星界這樣一個早已快被遺忘的地方,這任誰能不吃驚?

  “這里畢竟時星空萬道的祖源之地,縱使再沒落,那等底蘊,也遠非尋常可比。”

  九曜也唏噓不已。

  “不過,這樣也更有意思。”

  很快,天祈駕馭寶船,朝大荒天下掠去。

  而在星空深處。

  一片熔漿肆虐的荒蕪世界中。

  “不好!”

  一道驚叫響起。

  緊跟著,一道身影從熔漿深處暴沖而。

  仔細看,那人容貌蒼老,臉上皺紋密布,穿著布袍,發絲間別著一根銀針。

  赫然是被視作星空深處最危險的巨頭之一的裁縫!

  只不過,他此刻神色凝重,帶著一絲氣急敗壞的味道,身影一個閃爍,就要離開這片熔漿世界。

  虛空炸裂,一道槍鋒橫擋前路。

  裁縫身影猛地頓足,身影暴退數百丈之地,抬眼看去,遠處虛空中,一個女人手握長槍,一對紫眸正冷冷看向自己。

  “老家伙,這次你又能逃到哪里?”

  女槍客語氣清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