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舉世為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喀嚓!

  一片密匝匝的劍氣轟來,翟九霄手中的戰刀四分五裂。

  他整個人被劍氣劈得倒飛出去。

  還未站穩,就被人一把扶住。

  “多謝。”

  翟九霄動容。

  在這等危機萬分的時刻,還能得到幫助,無疑太難得。

  “不客氣。”

  一道帶著笑意的聲音響起。

  翟九霄軀體一僵,霍然扭頭,就看到扶著自己的,赫然是蘇奕,那深邃的眼神,帶著一絲笑意。

  不好!

  翟九霄驚得魂兒差點冒出來。

  他猛地全力掙扎,左手如刀,朝蘇奕斬去。

  可手臂尚在半空,他整個人就被狠狠拋出去。

  “一路走好。”

  蘇奕揮了揮手。

  無數劍氣涌現,把翟九霄的軀體鑿得千瘡百孔,轟然爆碎,魂飛魄散。

  臨死那一剎,翟九霄莫名其妙地想起了教主漁夫曾說過的一句話:

  “一定要記住,當觀主開始貓戲耗子般陪你玩時,死亡已不可抗拒!若可以,就盡量讓自己死得體面一些吧。”

  可惜,當翟九霄明白過來時,已身隕道消。

  不遠處,響起賀鳴柳的尖叫,這膚白貌美的夫人,明顯被翟九霄的死亡刺激到,花容慘淡,瘋狂般試圖突圍。

  “別怕,剛才你還叫我小家伙呢,現在怎么慌成這樣?無非是一死而已。”

  蘇奕走過去,步履悠閑,如閑庭信步。

  隨著他出動,無數劍氣如層層疊疊的潮汐,鋪天蓋地般朝賀鳴柳斬去。

  “你別過來啊——!”

  賀鳴柳驚恐大叫。

  她是太乙道門的歸一境界王,地位崇高,在千機星界億萬修士眼中,宛如至高神明一般。

  可此時,卻嚇得徹底失態。

  “行,那我不過去,就送到這里。”

  蘇奕止步,輕輕揮了揮手。

  轟隆!

  漫天劍氣垂落,將賀鳴柳的身影徹底淹沒,明耀璀璨的劍光中,只能看到她整個人化作一片血霧,很快就消失不見。

  這一幕幕,讓明庸和楊奇都快要崩潰。

  他們清楚觀主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卻萬卻沒想到,僅僅只是一股道業力量而已,就強大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無非一死,何須用這般手段折辱我等!?”

  楊奇面容猙獰,徹底豁出去,朝蘇奕殺來。

  “哦,那你就去死吧。”

  蘇奕屈指一彈。

  楊奇沖來的身影,被無數劍氣縱橫穿插,剎那間化作漫天血肉飛灑。

  “你有什么要說的?”

  蘇奕目光看向明庸。

  此人有著洞宇境層次的道行,極了不得。

  可他此時已負傷嚴重,渾身是傷。

  這一刻,似預料到自己在劫難逃,明庸忽地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一字一頓道:“觀主,你會遭報應的!”

  說話時,他不再抵抗,軀體頓時被無盡劍氣淹沒,灰飛煙滅。

  “報應?以后的我,可就再不是前世的我了……所謂報應,又哪能波及到我……”

  蘇奕笑了笑,眼神卻泛起一絲悵然。

  他袖袍一揮。

  那籠罩在這片星空的漫天劍氣,頓時悄然彌散。

  十方之地,殘碎破敗,只他一人,孑然而立。

  偌大星空,成為他背影的點綴。

  “老裁縫,我知道你還在暗中看著,怎樣,要不要趁我尚有一戰之力,出來玩玩?”

  蘇奕轉過身,看向星空遠處,一對眸深邃若淵,發起一絲絲的玄奧光澤,似能窺破無垠虛空,看到無盡幽暗的遠方。

  許久,一道慢吞吞的蒼老聲音才響起:“上次,我就已經說過,你轉世之后,就意味著這世上再沒有你觀主這個人,我又何須在此刻多此一舉?”

  “那蘇奕或許能繼承你的記憶,繼承你的衣缽,可同樣也要承受你過往所結下的因果。”

  “對付你觀主,我或許做不到,可要對付一個還未踏足界王境的角色,自忖還有一些把握。”

  那慢吞吞的聲音,波瀾不驚,不帶絲毫感情波動,從遙遠的星空深處傳來,卻給人飄忽不定,琢磨不透的感覺。

  蘇奕笑了笑,道:“這樣才有意思,在那星空深處,有你這樣一塊磨劍石在,注定不會太寂寞了。”

  “磨劍石?”

  裁縫自語,似有被冒犯到,聲音也低沉冷淡了少許,“知道嗎,我最恨的,就是你這種目空一切的姿態。”

  蘇奕忍不住大笑,儀態曠達灑脫,“我只問你,確定不在此刻出手一搏?”

  裁縫沉默了。

  蘇奕一陣搖頭,“無趣,這次你費盡了心機,使喚了那么多手段,到頭來,卻寸未立、鎩羽而歸,不覺得丟臉?”

  “更遑論,此次行動損失這么大,畫師、漁夫、老牛鼻子他們,怕也會對你心存不滿,下次再想鼓動他們和你聯手,可就難了。”

  裁縫終于出聲,語氣波瀾不驚,道:“你無須再激將,即便你的道業力量已陷入最衰弱的時候,我也不會親自出動。”

  “你這老陰貨,從來都如此敗興,走了。”

  蘇奕嘆息,負手于背,轉身而去。

  “且慢。”

  裁縫忽地出聲,“臨別前,我倒是有一樣東西要送你。”

  蘇奕頭也不回道:“什么東西?”

  “一道能試出你觀主虛實的秘法。”

  裁縫的聲音還在回蕩,這片星空忽地劇烈扭曲,緊跟著,一道寒芒乍現。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道黑色神虹,由無數蠕動的符號組成。

  它無匹犀利,似鑿穿了時空的束縛,剎那間而已,已出現在蘇奕背后,狠狠刺出。

  蘇奕眸子中閃過一抹冷色。

  不過,當他準備出手時,忽地眉頭一挑,止住了動手的打算。

  幾乎同一時間,一道槍鋒驟然乍現,轟然刺在那一道黑色神虹上。

  砰!!!

  槍鋒勢如破竹,一舉碾碎那一道黑色神虹。

  虛空中都被鑿出一道巨大筆直的裂痕,裂痕兩側,毀滅般的力量轟然席卷,讓得這片星空都猛地劇烈震蕩起來。

  蘇奕抬眼看去。

  就見一道修長颯爽的身影出現,灰袍芒鞋、長發以紅繩束成馬尾、而臉龐則被青銅面具覆蓋,露出一對泛著淡紫色光澤的星眸。

  她一手握著一桿丈二長槍,腳踏星空,自有一種無與倫比的傲世風采。

  正是那個女槍客!

  “怎么是你?”

  蘇奕一怔。

  “為何不能是我?”

  女槍客反問。

  態度依舊很強勢。

  蘇奕笑了笑,道:“我可不會領情。”

  “誰稀罕。”

  女槍客冷哼,“記住,在我沒有打敗你之前,不允許你死!”

  霸氣十足。

  不過,也可以看出,她對上次沒能在同等境界中打敗蘇奕,兀自耿耿于懷。

  蘇奕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正要說什么。

  遠處星空中已傳出裁縫的聲音:“又是你這女人!”

  之前的裁縫,一直波瀾不驚,毫無情緒波動。

  可此時,明顯透著一絲怒意。

  無疑,之前那一擊,被女槍客破壞后,令裁縫震怒!

  誰曾想,女槍客更為強勢,冷冷道:“老東西,上次讓你逃了,這次我看你還能躲到哪里!”

  她一步邁出,身影憑空消失。

  “還真是一個古怪的女人。”

  蘇奕若有所思。

  旋即,他搖了搖頭,邁步朝天穹之下的大荒掠去。

  而在他身上,屬于觀主的力量正自一點點散去……

  相較于星空中的動蕩和混亂,落星海一片寂靜。

  天光下,蔚藍的海水波光粼粼,那些觀戰者皆仰著頭,屏息凝神。

  雖然看不到任何戰斗的景象,可誰都清楚,玄鈞劍主能否活著歸來,將決定這一場曠世大戰的勝負!

  彭祖、天夭魔皇等老古董,也在等待。

  他們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戰斗景象,不過,當之前裁縫出手之后,那片星空徹底紊亂,以至于他們也再看不到任何景象。

  “回來了!”

  猛地,硯心佛主開口。

  這一剎,所有人視野中,就見那天穹之上,一道孑然峻拔的身影出現,正在朝這邊掠來。

  天光明耀,映得那一襲飄曳的青袍泛起虛幻般的光澤,他負手于背,恰似仙神從天外臨塵。

  當目睹這一幕。

  之前心都懸在嗓子眼的彭祖等人,無不有一種溺水之人終于上岸般的感覺。

  也是這時,他們才發現,身上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實在是,之前明庸等四人出現時,太過恐怖,令人都快要絕望。

  而現在,隨著戰斗落幕,彭祖他們才驀地發現,最終活下來的,是蘇奕!!

  一股說不出的震撼、激動、亢奮情緒,在這些老古董心中翻騰,讓他們都為之失態,幾有喜極而泣之感。

  太驚心動魄了!

  這一戰從拉開帷幕,到此時落幕,變數叢生,兇險莫測,任憑他們見多識廣,閱歷豐富,心境都難免大起大落!

  “劍臨大荒諸天上,千秋萬世君為尊!”

  老饞蟲忍不住擊節感嘆。

  遠處那些觀戰者,則都呆滯在那,神色恍惚,如視一尊神祇從天上而來!

  贏了!

  根本無須任何人去言說,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場足以決定大荒修行界命運的大戰,隨著蘇奕的歸來,已揭曉了答案!

  天穹下。

  蘇奕憑虛佇足,目光從在場那些熟悉的身影上掃過,腦海中想起今日戰斗的點點滴滴,心中也不由蕩起一股豪情。

  只覺自重歸大荒天下至今,當屬今日之戰最為痛快。

  他拿出酒壺,仰頭暢飲起來。

  人生快意,當浮一大白!

  ps:1,感謝淇淇小跟班大佬的盟主賞!

2,還沒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