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釣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一步踏出,一劍斬十六位界王!

  那等風采,一如傳說中的曠世劍神,劍鋒所指,無所匹敵!

  當看到那如煙火般綻放的血腥,在星空中乍現。

  彭祖、天夭魔皇、老饞蟲他們全都呆滯在那,震撼失神。

  之前,他們都已知曉,蘇玄鈞乃是觀主的轉世之身,可他們對于觀主究竟有多強大,卻一片空白。

  而現在,他們親眼見識到了。

  那人劍鎮星空,有我無敵!

  界王境存在何等恐怖?

  強大到讓大荒天下都感到絕望,讓當世最頂尖的皇極境存在都感到渺小和無助。

  可如今,足足十六位來自星空深處的界王,被一劍屠滅一空!

  那等震撼,無以復加!

  “原來,這才是蘇老怪的殺手锏……”

  天楛毒皇失聲呢喃。

  太玄洞天一戰,他們也曾目睹蘇奕執掌“神游”木劍,顯現出觀主的曠世風范。

  可那一次,遠沒有像今日這般震撼人心!

  “怪不得,他十天前明明清楚此次的對手,有界王境人物,可依舊執意要前來赴戰,無疑,他當時根本就沒把這些大敵放在眼中。”

  岳垠妖祖唏噓。

  “贏了?”

  彭祖都不禁有做夢般的恍惚感。

  由于距離相隔太過遙遠,在場那些觀戰者,絕大多數受制于修為,根本無法看到星空中那一戰的景象。

  可當看到那些老古董眉梢間的喜色,以及他們的輕聲感慨,所有人都愣住。

  蘇大人……贏了!?

  “還沒有結束。”

  遠處,硯心佛主輕語。

  一句話,讓正自震撼的其他老古董一怔,猛地抬眼望去。

  果然就見星空之上,蘇奕憑虛佇足,不曾返回,似乎……在等待什么!

  “都到了此時,還不出來?”

  蘇奕把玩著三寸天心,目光悠悠看向星空遠處。

  他聲音不大,卻仿佛清楚,有人在暗中可以聽到。

  “呵,不出來嗎?那就容我猜猜,裁縫那老陰貨是不可能來的。”

  蘇奕自顧自說道,“而星河神教的漁夫被我的人間劍鎮壓、九天閣那個匹夫畫地為牢,心有魔債,此生怕是無法從天祈星域走出。”

  “太乙道門那老牛鼻子也不敢動,否則,古董商第一個饒不了他。”

  “至于畫師這爛慫的老東西……”

  蘇奕眸子中泛起一抹鄙夷,“給他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來直面于我!”

  說到這,蘇奕似意識到什么,輕語道:“看來,當年那些勉強可堪入眼的老家伙們……到現在也不敢來見我啊……”

  他似是自語,也似是在說給暗中的一些人聽。

  卻一直不曾得到回應。

  “無趣。”

  蘇奕搖了搖頭,轉身要走。

  “觀主請留步。”

  一道沙啞的蒼老聲音從星空遠處傳出。

  蘇奕沒有理會,邁步朝大荒天下掠去。

  一道金燦燦的神虹驀地從星空遠處乍現,劃破無盡虛空,朝蘇奕斬去。

  蘇奕側身閃避。

  一側的虛空,被那金色神虹劈出一道觸目驚心的空間裂痕。

  “盞茶時間已過,看來,觀主大人果然沒撒謊,你那前世所留的道業力量,怕是已快要消弭殆盡!”

  “定然如此,否則,他為何連這一擊都不敢硬接?”

  交談聲中,星空遠處的地方,忽地出現數道身影,眨眼間而已,就憑空出現在這片區域中。

  蘇奕霍然轉身。

  那數道身影似是有所顧忌,猛地在遠處止步。

  仔細看,這是三男一女。

  “九天閣天祭祀明庸,見過觀主大人。”

  一個白發道袍老者稽首見禮,他手握玉尺,儀態雍容。

  可當面對遠處的蘇奕時,他眉梢間則縈繞著一抹若有若無的忌憚,整個人的精氣神空前集中。

  “過去的觀主,早已不在,何須再尊稱其大人?”

  一個黑袍瘦高男子冷冷開口。

  他名喚楊奇,一位來自畫心齋的界王境大能,手握一支畫筆。

  “的確,這一世的他,名喚蘇奕,才不過二十歲的樣子,給我們當徒孫都遠遠不夠。”

  一個容貌年輕如青年的紫袍男子慢條斯理開口。

  他腰懸刀鞘,身影筆挺,來自星河神教,名喚翟九霄。

  “這話可就太損了,有失風度,也會被那小家伙看不起。”

  一個膚白貌美的綠裙夫人掩嘴輕笑,她肩膀處爬著一條青碧如玉的靈蛇,整個人的氣息妖媚陰柔。

  她來自太乙道門,名喚賀鳴柳。

  四人之中,最弱的都有歸一境道行。

  而最強大的像九天閣天祭祀明庸,更有著洞宇境修為!

  無論地位、身份,都遠不是之前薛紫凝等十六位界王可比。

  不過,他們卻似極為忌憚,遠遠立在那,并不接近。

  看似談笑自若,實則每人皆戒備十足,早已在暗中將一身道行運轉到極致。

  “你們若想聊天,就在這聊吧,恕不奉陪。”

  蘇奕笑了笑,轉身就走。

  他哪會看不出,這四個老東西在故意拖延時間?

  明庸、楊奇、翟九霄、賀鳴柳四人彼此對視。

  而后,他們似是做出一致決定,直接出手了。

  明庸揮動玉尺,一片劫難般的灰色法則涌現,凝聚為一柄戰矛,爆射而去。

  楊奇催動手中畫筆,剎那間而已,萬千璀璨雷霆乍現,直似一片肆虐的雷海,要淹沒那片星穹。

  同一時間,翟九霄拔出腰畔戰刀,怒斬而出,簡簡單單一刀,卻有劈天斷地之勢。

  而賀鳴柳唇中輕吐道音,肩膀處的青色靈蛇猛地彈起,在虛空中化作一條青色法則神鏈,鞭撻而下。

  轟隆!

  星空沸騰,十方皆顫。

  肉眼可見,遠處一些星辰隕石都猛地爆碎,這片星空陷入一種莫大的恐怖氛圍中。

  四位來自星空巨頭勢力的界王境頂尖人物,剛一出手,就直接動用殺招,毫無保留。

  因為沒有人比他們清楚,觀主是何等恐怖的存在,無論如何去重視和小心,都不為過!

  就像之前,他們一直耐心等待,就是要等觀主的道業力量消散。

  落星海上,彭祖等人心生大恐怖,如墜冰窟,遍體生寒。

  他們這才意識到,原來這一戰真正的壓軸戲,現在才上演!

  之前無論是那上百位皇極境人物、十多位界王境大道分身、還是那星空中的界王境本尊,皆并非這一戰的主角!

  真正的殺機,在那四位氣息恐怖如星空主宰般的大能者身上!

  這任誰能不驚?

  一場大幕,殺劫重重,簡直讓人崩潰。

  星空中。

  毀滅般的力量席卷肆虐,雷霆激蕩,刀氣如虹。

  正邁步前行,背對這一切的蘇奕,卻無聲地笑了笑。

  而后——

  他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轟隆!

  他原先佇足之地,萬丈星空直接塌陷,被轟得四分五裂,恐怖的力量洪流,甚至沖向大荒天下,引發來自玄黃星界規則力量的抵擋!

  那等一幕,驚得人亡魂大冒。

  可明庸、楊奇等四位界王境大能心中卻齊齊咯噔一聲,臉色驟變,猛地憑空一閃,朝四面八方掠去。

  “晚了!當你們現身那一刻,已注定在劫難逃!”

  一道灑然輕快的笑聲響起。

  伴隨聲音,就見這片星空中,忽地涌現出無數劍氣,就仿佛雨后瘋狂滋生的野草,密密麻麻,覆蓋東、南、西、北、天上、地下。

  一眼望去,到處是燦然若昊日的劍氣,直接把這片星空完全覆蓋。

  鏘鏘鏘!

  劍吟密集如戰場上的鼓點擂動,隆隆響徹,無匹肅殺的劍意,似山崩海嘯般,在星空中迸發擴散。

  劍意如恒河沙數,無窮盡也!

  “該死,我們上當了!”

  明庸怒吼,揮動玉尺抗衡。

  可瞬息而已,他身影就被一片浩蕩密集的劍氣轟得踉蹌倒退,身上都出現一道道血淋淋的劍痕,披頭散發,頗為狼狽。

  與此同時,楊奇、翟九霄、賀鳴柳三人也遭受到可怕的沖擊。

  那密密麻麻的劍氣,似周而復始,生生不息,籠罩這片星空,不斷朝他們斬來。

  那感覺,就如陷入一片劍之國度,目光所及,盡是煌煌如日的無匹劍氣。

  很快,楊奇等人皆負傷!

  “堂堂觀主,竟也玩弄這般騙人的伎倆,著實令人不恥!”

  翟九霄震怒,厲聲大喝。

  他們哪會不明白,觀主之前所說的只能支撐盞茶時間,完全就是騙人的鬼話?

  而他這么做,分明就是在釣魚,要引誘他們四人從暗中站出來!

  “爾等之前,不是也用那些不堪入眼的角色為誘餌,迫使我出手么?大家彼此彼此。”

  蘇奕笑呵呵開口。

  他身影忽地出現在這茫茫劍氣世界中,隨著邁步,無數劍氣蜂擁而起,如一層層的潮汐般隨著他出動,形成一種宏大壯闊的奇觀。

  那一瞬,就如劍之主宰出行,萬劍隨從!

  “快突圍!!”

  明庸大喝,直若拼命般,將身上底牌都施展出來。

  根本無須他提醒,其他三人察覺到不妙后,全都像受到刺激般,把各自殺手锏祭出,全力進行突圍。

  轟隆!

  無盡劍氣迸發,將他們一次次沖鋒擊潰,并且還殺得他們節節潰敗,都無法進行閃避。

  因為到處都是影影綽綽劍氣,似無窮盡般在縱橫交錯,劈斬而來。

  無論他們如何躲避,都會遭受恐怖的轟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