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劍臨星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寂靜。

  一股壓抑人心的沉悶氣氛在彌漫。

  “卑鄙?”

  星空之上,薛紫凝語氣淡漠開口,“于我輩眼中,不成界王,終究只是一界之螻蟻,又有什么資格妄論爾等?”

  聲音中,盡是輕蔑。

  星河神教莫長空悠然說道:“爾等若要活命,也可以去勸一勸蘇玄鈞,讓他主動前來送死。”

  九天閣第三獄主涂百川也不禁笑道:“犧牲他一個,換來大荒天下所有生靈的性命,這交換……可太值了!”

  這一刻,彭祖、天夭魔皇、老饞蟲皆動怒,氣得肺都快炸開,臉色難看之極。

  誰能想象,那來自星空深處的巨頭,會如此殘暴、卑劣和冷血?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不必為此動怒,不值得。”

  蘇奕微微搖頭,示意彭祖等人心安。

  “盞茶時間內,你蘇玄鈞不來赴死,我等必血洗大荒天下。”

  薛紫凝下達最后通牒。

  此話一出,

  場中氣氛愈發死寂,沉悶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樣的威脅,太殘忍!

  就如大海上的一艘船受困,船上共有一百人,只要把一個人推下海,其他九十九人就能獲救。

  否則,全部都會死。

  這等情況下,當作何抉擇?

  就如殺一人而救全城,殺不殺此人?

  忽地,一道結結巴巴的聲音響起:“蘇……蘇大人,您道行通天,能否……能否站出來,為大荒眾生一戰?”

  那是一個瘦小的男子,靈道層次的修士,貌不起眼。

  他明顯鼓足勇氣,可說話時還是無比忐忑,渾身都在顫抖。

  “混賬東西!”

  彭祖喝斥,徹底震怒。

  他焉能聽不出,此人說的含蓄,實則是想讓蘇奕去送死?

  其他老古董也大怒,萬沒想到,此時此刻,大荒這邊竟會出現這樣一個沒骨氣的混賬。

  那瘦小男子驚得一屁股癱瘓坐地,聲音帶著哭腔,“可若蘇大人不站出來,這天下所有人都得死,我……我舍不得我女兒,她……她才剛滿歲啊!”

  說著,已嚎啕大哭。

  眾人皆戚戚然,又是憤怒,又是憋悶。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就如這瘦小男子!

  忽地,一個老者站出,一副豁出去般的姿態,大聲道:“蘇大人,那些星空巨頭皆是沖著你一人而來,說句大不敬的話,這一場彌天大禍,本就是由您引起,難道不應該由您一人去承擔?”

  聲傳全場。

  人群騷動,引發轟動,許多人咒罵老者沒骨氣。

  許多人不吭聲,在沉默。

  也有人站出來,聲援那老者。

  “蘇大人,大荒天下生靈何其無辜?”

  “難道,非要全天下人因為蘇大人您一人而全部殞命?”

  各種聲音嘈雜響起,響徹天宇。

  彭祖他們又驚又怒,大難面前,果然最能考驗人性!

  星空中,薛紫凝等一眾界王唇邊皆泛起冷笑。

  這樣一幕,早在他們意料中!

  “蘇大人,我等卑微如螻蟻,遠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們……只想活命啊!”

  “蘇大人,天下生靈億萬萬,難道您忍心看著所有人都陪葬嗎?”

  場中,聲浪洶涌。

  那一幕幕,淋漓盡致地描摹出何謂人性。

  “我去殺了這些混賬!”

  天楛毒皇憤怒,再也按捺不住,殺氣騰騰。

  蘇奕揮手阻止,輕聲道,“計較這些做什么,你難道還能把天下蕓蕓眾生都殺了?”

  說著,他目光掃視全場。

  但凡被他目光看到的修士,皆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

  嘈雜的聲音也就此消失,氣氛重新變得沉悶起來。

  “誰都會怕死。”

  蘇奕眼眸深邃,語氣隨意道,“他們有這般選擇,本就是人之常情,又何須為之憤怒?”

  “更遑論,今日我蘇玄鈞若不站出來,以后也會成為這大荒天下的罪人,背負千古罵名。”

  說到這,他笑了笑,“當然,他們說的不錯,這一場彌天大禍,本就是沖著我來,自當由我一力擔之。”

  淡然的話語,響徹寂靜的天地間。

  許多修士內心悲慟,憤怒咬牙,恨不得殺了那些軟骨頭們。

  也有許多修士暗松一口氣,意識到蘇玄鈞總算站出來,如此,他們便不會再收到牽累。

  彭祖他們心緒翻騰,皆喟嘆不已。

  他們又何嘗不知道,這就是人性?

  只不過,當真正上演時,還是讓人感到說不出的心寒,為蘇奕感到不值。

  “爾等可曾想過,若無蘇玄鈞,大荒修行界遲早也會被那些星空巨頭攻陷!因為他們是沖著輪回之秘而來、沖著玄黃秘寶而來!”

  老饞蟲沉聲開口,“傾巢之下,豈有完卵,真以為,爾等可以獨善其身?”

  眾人皆默然,神色各異。

  蘇奕抬手制止道:“老家伙,無須多言,你是讀書人,難道還不清楚,世事本就如此?你若想所有人都和你一條心,反倒是在進行道德綁架,強人所難。”

  老饞蟲搖頭長嘆,苦笑道:“我明白這些,但,他們怎能拿天下眾生的名分,勸你去……赴死?”

  說到這,他掃視在場那些修士,一字一頓道:“這對嗎!?”

  所有人皆愈發沉默了。

  “老家伙,你著相了。”

  蘇奕淡然道,“罪魁禍首是那些敵人,他們隨口定下一個規矩,你難道還要按他們的規矩去行事?去苛責這天下眾生?若如此,豈不是正迎合了那些仇敵的心思?”

  老饞蟲一怔,頓時默然。

  的確,若非那些大敵進行如此要挾,焉可能會發生這一切?

  “蘇玄鈞,你明白又如何?歸根到底,我們擁有足夠的實力去制定規則,而你……只能被動選擇!”

  星空之上,薛紫凝冷然開口。

  蘇奕抬眼望去,道:“是嗎,以后我前往星空深處時,自當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你們各自宗門也做個選擇!”

  “到那時,我倒要看看,你們各自背后的宗門,當如何抉擇!”

  語氣平靜,可話語的意思,卻令薛紫凝等界王莫名地感到一陣寒意。

  “以后?”

  薛紫凝笑起來,“你蘇玄鈞……沒有以后了!”

  其他界王也都笑起來。

  那高高在上的姿態,讓彭祖他們憋悶得胸腔快炸開。

  “相信我,他們現在笑得多燦爛,死的時候就會有多難看。”

  蘇奕目光一掃彭祖等人。

  一縷劍吟響起,蘇奕沒有再遲疑,手持三寸天心,凌空邁步,沖上天穹。

  所有人都心中一震,蘇大人他……要去赴死而戰!?

  “不管蘇玄鈞怎么想的,他若死了,我讓你們那些家伙都陪葬!一個不留!!”

  天夭魔皇暴怒,殺機沖霄,眸子如刀鋒般掃視在場那些觀戰者。

  那些觀戰者驚得差點崩潰,一個個失魂落魄,如喪考妣。

  “還遠沒到那等時候,姑且……觀戰便是。”

  硯心佛主神色莊肅開口。

  彭祖他們齊齊把目光望了過去。

  星空中。

  眼見蘇奕殺來,薛紫凝等一眾界王皆眸子發亮,彼此對視,臉上皆露出笑意。

  成了!

  這蘇玄鈞終究還是上鉤了!

  “嘖,我可真沒想到,觀主的轉世之身竟如此宅心仁厚,寧可犧牲自身,也不愿拖累大荒天下蒼生。”

  太乙道門太上長老章白凌忍不住調侃,“若換做其他任何一些心狠的家伙,怕是根本不會上當,畢竟,只要自己活著,哪管他洪水滔天?”

  眾人一陣哄笑。

  “若非他這般假慈悲,怕也不會前來赴死。”

  莫長空笑說道。

  他們運籌帷幄,目睹蘇奕的身影不斷靠近,內心已蠢蠢欲動,有抑制不住的殺機涌動。

  就仿佛看到一只獵物自投羅網,看到輪回之秘主動投懷送抱!

  “待會一起動手,先擒下他,等撬出輪回之秘后,再送他上路。”

  薛紫凝輕聲道。

  “好!”

  其他界王皆點頭答應。

  很快,蘇奕的身影凌空一躍,已來到這片星空中。

  這一瞬,太乙道門的章白凌第一個按捺不住,直接出手。

  他身影枯瘦矮小,須發潦草,可當出動時,這片星空都在震蕩,恐怖的法則力量交織,襯得他如神祇出行。

  真正的界王,何等恐怖?

  指摘星辰、拂袖破界!

  所掌握的法則和力量,遠遠凌駕于皇境之上!

  與之相比,他們的大道分身的實力,最多也僅僅只有其本尊的三成實力罷了。

  “過來吧!”

  章白凌身影尚在半空,便咧嘴一笑,探手抓出。

  一只足有百丈范圍的大手橫空而出,五指如擎天石柱,繚繞著狂暴磅礴的法則力量,碾碎虛空,朝蘇奕狠狠抓去。

  直似一座大道牢籠,遮天蔽日!

  太恐怖!

  換做任何皇極境人物,怕是都來不及抵抗,就會被這一擊所彌漫的威勢禁錮道行,任憑宰割,根本無力掙扎。

  遠處,蘇奕周身大道轟鳴,光雨飛灑,一身道行攀升到極盡空前的地步。

  他沒有閃避,手持三寸天心,縱身迎去。

  三寸天心爆綻神芒,直似一掛鑿穿星空的流光,帶著無匹凌厲的劍意,當空斬去。

  落星海上,那些老古董皆空前緊張,心都懸在嗓子眼。

  誰都沒想到,蘇奕才剛踏上星空,大戰就直接拉開帷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