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風暴降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彭祖等人頓時琢磨出味道。

  “怪不得那些星空深處的勢力雖然抵達,卻并未直接殺上門來,而是進行威脅,要逼迫蘇老怪你主動投向。”

  彭祖恍然道,“原來,他們最大的依仗,無法真正降臨大荒!”

  一位界王境存在,的確可以進入大荒,但卻只能壓制自身境界。

  可壓制境界之后的界王,還能叫界王嗎?

  其他老古董神色雖凝重如舊,但也總算稍稍松了口氣。

  之前,他們可都感到束手無策,甚至有無力和絕望的感覺!

  “不過,依我看,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岳垠妖祖道,“對方已撂下狠話,若蘇老怪你不低頭,就要斬絕和你有關的一切人和勢力,以他們的陣容,若鐵了心這么做,非引發一場不可預測的災禍不可。”

  “不錯,上次在對付裁縫的那一戰中,裁縫的大道分身可遠比皇極境存在恐怖,就連青棠的道行,也遠超皇極境水準,這一切都已注定,那些進入大荒的敵人中,定然也有類似的存在。”

  彭祖分析道。

  在座這些老古董,皆歷經無盡歲月的浮沉和戰斗,很快就把整個局勢一一剖析清楚。

  最終,所有人的出相同的結論:

  哪怕那些界王境存在無法真正降臨大荒。

  可憑借他們這次的陣容,依舊足以輕松顛覆整個大荒天下!

  而蘇奕要想獲勝……希望渺茫!

  這樣的結果,讓眾人的心情又不免變得沉重起來。

  一側,一直沉默不語的顧問天見此,心中不禁一陣冷笑。

  還罵老子甘愿當狗?

  等這一場風暴爆發時,你們這些老家伙要么當狗,要么當死狗!

  剛想到這,顧問天軀體一僵,察覺到蘇奕的目光看過來。

  “回去告訴他們,十天內,我蘇玄鈞定會赴約前往紅塵魔宮,讓他們洗干凈脖子等著!”

  蘇奕淡然開口,字字鏗鏘,斬釘截鐵。

  彭祖等人皆為之色變,被蘇奕話中的意味驚到。

  他們正要多勸,蘇奕已擺手道:“我意已決,無須再勸。”

  顧問天怔怔,似不敢相信,道:“你……當真!?”

  他都懷疑蘇玄鈞瘋了!

  蘇奕瞥了顧問天一眼,道:“當然,到時候我自會親手為你們紅塵魔宮送葬。”

  顧問天軀體一僵,旋即冷笑道:“那我可真要拭目以待了!”

  蘇奕道:“你可以滾了。”

  顧問天拂袖而去。

  蘇奕眉頭微皺,“我讓你滾。”

  顧問天氣得肺都快炸開,臉頰憋得漲紅,道:“蘇玄鈞,殺人不過頭點地,你……”

  一縷劍吟響徹。

  蘇奕眸子中殺機涌動。

  顧問天驚得亡魂大冒,整個人蜷縮成球,在眾目睽睽之下……

  直接滾了出去!

  “哈哈!”

  “慫!”

  “我已經把這一幕記錄在玉簡中,抽空宣揚出去,讓世人好好看看,這紅塵魔宮的太上長老,究竟是什么德性!”

  彭祖等人皆鄙夷。

  “蘇玄鈞,你給我等著——!”

  太玄洞天外,響起顧問天怨毒無比的嘶吼。

  可惜,蘇奕根本就沒在意。

  “蘇老怪,你既然已做出決斷,我等自不會多勸,到時候,我們陪你去走一遭便是!”

  聽濤閣內,彭祖沉聲道。

  其他老古董彼此對視,皆點了點頭。

  蘇奕怔了怔,不由笑道:“你們這些老家伙,一個個像慷慨赴死一般,不免也太大驚小怪。”

  話雖這般說,他心中卻涌起暖意。

  放眼天下,得知他蘇玄鈞遇到這樣一場彌天大禍,怕是都躲之不及,唯恐被牽累。

  可彭祖他們卻選擇站在他蘇玄鈞這邊!

  “大驚小怪?我們是不忍心你自己一個去送死!”

  天楛毒皇沒好氣道。

  蘇奕微微搖頭,淡然道:“送死?不見得,這次不殺一個血流成河、痛快淋漓,怎能讓那些星空深處的家伙知道我蘇玄鈞不好惹?”

  彭祖等人神色復雜,有欽佩,也有揮之不去的擔憂。

  這就是蘇玄鈞!

  向來如此強勢,縱使遇到彌天大禍,脊梁壓不垮,頭顱低不下!

  蘇奕笑吟吟調侃道:“你們到時候姑且看熱鬧便可,我可不想讓你們牽累了。”

  彭祖他們皆氣笑,大罵蘇奕瞧不起人。

  實則,他們都清楚,蘇奕之所以這么說,無非是不想讓他們卷入這一場風暴罷了。

  都是多年的老友,誰還能不清楚彼此的秉性?

  “事情就這樣定了。”

  蘇奕目光一掃眾人,“到時候,縱使我蘇玄鈞戰死,你們也莫要摻合!”

  彭祖等人皆默然。

  許久,在蘇奕的目光逼視之下,他們才點了點頭。

  蘇奕頓時笑起來。

  這一次,他看似淡然從容,可實則內心已是怒極,徹底動了殺心!

  原因很簡單,那些星空深處的巨頭,在拿他身邊的和勢力進行威脅,揚言要斬盡殺絕!!

  這已徹底觸犯蘇奕的底線。

  “對了,你們這次是為何事而來?”

  蘇奕問道。

  之前王雀曾稟報,說彭祖他們此來,是有大事相商。

  彭祖眉梢浮現一抹陰郁之氣,道:“也和那些星空巨頭勢力有關,他們已派人和我們這些老家伙接觸,給我們劃出了條件。”

  “要么選擇臣服,充當他們的走狗,為他們搜集玄黃秘寶。”

  “要么,就表明態度,和你蘇玄鈞劃清界限,并視你蘇玄鈞為敵,讓你在大荒天下陷入孤立無援的處境中,并配合他們一起,來對付你身邊的人和勢力。”

  “若是拒絕,便會被他們視作仇敵,予以毀滅。”

  這番話一出,蘇奕這才意識到,那星空深處的巨頭,原來早已展開了行動!

  這讓他內心的殺機愈發熾盛。

  無疑,在畫心齋、星河神教、九天閣、太乙道門一起聯手,并且率領上百個星空勢力兵臨大荒天下這件事上,定有裁縫的撮合和推波助瀾!

  同樣,在這些星空巨頭勢力的行動中,也定然有來自裁縫的布局!

  “蘇老怪你放心,我等可沒答應他們。”

  岳垠妖祖開口道。

  “不,你們可以選擇暫時和他們虛與委蛇,等我滅了他們之后,就無須再如此。”

  蘇奕隨口道。

  他展現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從容和自信。

  只是……彭祖他們都暗自一嘆,很難對蘇奕這樣的決斷產生多少信心。

  畢竟,這次的對手太過恐怖!

  酒席結束后,彭祖等人便告辭而去。

  而蘇奕則把景行和王雀叫到了身邊。

  “過些天,我要去紅塵魔宮走一遭,這一次的風波,我雖無懼,但卻不得不防范敵人會對你們下手,故而,提前先做一些安排。”

  蘇奕拿出蒼青之種,遞給景行,“景行,這個蒼青之種由你來保管,當我離開時,你和王雀一起,用蒼青之種帶著靈雪他們先離開太玄洞天,前往仙隕禁區避難。”

  說著,蘇奕取出一枚玉簡,溫聲叮囑道:“這其中記載著一份秘圖,屬于仙隕禁區外圍地帶的一個危險秘境,其中繪制有一條安全路徑,只需沿著這條路徑前往,便不必擔心危險發生。”

  “對了,王雀記得回你們中州王氏走一遭,提前安排,最好也帶你們王家的族人一起離開。”

  景行和王雀內心震顫,皆意識到不對勁!

  師尊以往無論遇到任何危險,皆從容自若,甚至完全不放在心中。

  可現在明顯不一樣了!

  而能讓師尊都不得不提前籌謀和防備,可想而知,這一場來自星空深處的風暴,是何等恐怖!

  “未雨綢繆,有備無患,當年我轉世的時候太過倉促,以至于留下了諸多隱患,這一次,我自不會重蹈覆轍。”

  蘇奕一眼就看出兩個徒弟內心的擔憂,隨口道,“那些敵人不足為慮,我所擔心的,無非是你們而已。”

  “師尊,都怪弟子無能!”

  景行低著頭,語氣有些難過。

  王雀內心也很不是滋味。

  “無能?”

  蘇奕笑起來,“你們可是我蘇玄鈞的弟子,誰敢說你們無能?以后你們遲早能證道為界王境存在,遠不是世間其他修士可比。”

  說著,他想起一件事,道:“記住,萬一發生不可化解的危險,就捏碎那一枚不死符。”

  “弟子謹遵師尊之命!”

  景行和王雀鄭重行禮。

  星空深處那一場風暴……來了!

  這則消息很快就傳遍大荒,引發天下轟動。

  “距離太玄洞天之戰才過去多久,那些星空深處的巨頭就卷頭重來了?”

  有人心顫。

  “上百個勢力,數目龐大的強者!這樣的陣容,怕是都能輕松覆滅整個大荒天下!”

  有人感到撲面而來的壓力。

  “完了,針對蘇大人的報復果然來了!”

  有人失魂落魄。

  “面對如此恐怖的一場風暴,玄鈞劍主又當如何應對這一場潑天大禍?”

  有人揣測。

  很快,一則消息傳出——

  星空各大巨頭下達旨意,令玄鈞劍主十天之內,跪在紅塵魔宮前,低頭贖罪!

  否則,必將斬絕世間一切與玄鈞劍主有關的人和勢力!

  頓時,這則消息宛如肆虐的風暴般,在大荒九州掀起軒然大波,引發無數嘩然。

  天下風云,由此驟變!

  ps:明天5更?支持的兄弟萌來一波彈幕……不,評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