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星空巨頭的旨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彭祖第一個上前,拱手含笑,和文靈雪、茶錦等人寒暄。

  景行在一旁笑著把彭祖的來歷介紹了一番。

  九極玄都祖師級老古董!

  天下道門共奉的“道祖”!

  得知這貌不驚人的老者,竟有如此身份,文靈雪他們皆一陣發懵,連忙起身還禮。

  “這些不入眼的寶貝,還請各位小友笑納。”

  最后,彭祖取出一些寶物,分別贈予眾人,每一樣寶物,皆流光溢彩,靈性超凡,無一不是世間罕見之物。

  眾人頓時受寵若驚,正欲推辭,蘇奕已笑道:“收下吧,對那老家伙而言,這些寶貝的確談不上多珍貴。”

  這還不叫珍貴!?

  文靈雪他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緊跟著,岳垠妖祖、天楛毒皇等老古董分別上前寒暄。

  景行則耐心介紹彼此身份。

  而有了彭祖打樣,岳垠妖祖他們也各送出一些寶物。

  有典籍、丹藥、神材、寶物等等。

  以他們的身份,所贈送的寶物,要么是世間難覓之物,要么是天上地下獨一份的珍寶。

  到最后,文靈雪他們腦袋都暈乎乎的,心中冒出各種念頭:

  這些前輩簡直太好說話了!

  人還超級好!

  一點都沒有拿腔作勢,也遠不像想象中那般不好接觸!

  接下來,彭祖等人皆列席其中,觥籌交錯,談笑令人如沐春風,讓酒宴的氣氛也顯得融洽熱切。

  忽地,王雀匆匆而來,稟報道:“師尊,紅塵魔宮太上長老顧問天前來求見。”

  “顧問天?這老東西當初可是在你蘇老怪手底下吃過大虧,他今日又要前來做什么?”

  天楛毒皇驚詫道。

  蘇奕也有些意外。

  就見王雀低聲道:“顧問天說,他這次充當的是使者身份,代表星空深處的巨頭勢力,要向師尊傳達旨意。”

  此話一出,滿座愕然。

  彭祖等人眸光閃動,眉頭皺起。

  “充當使者,向我傳達旨意?”

  蘇奕不由笑起來,“也罷,他既然有膽前來見我,我自不能將其拒之門外,讓他過來吧。”

  很快,王雀就帶著一個身著赤色道袍的中年走進聽濤閣。

  此人仙風道骨,柳須飄然,正是紅塵魔宮太上長老顧問天!

  一位玄合境中期的老魔頭!

  “嗯?”

  當看到彭祖、岳垠妖祖等老古董也在場,顧問天眼眸一縮,神色都有些呆滯。

  他雖是魔道上的大能,可相比在座那些老古董,終究是遜色了許多。

  但很快,顧問天就恢復冷靜。

  擱在以前,打死他都不敢獨自來太玄洞天。

  但今天,他底氣十足!

  他一挺腰脊,目光望向蘇奕,語氣淡漠道:“蘇玄鈞,星空各大巨頭已下達旨意,令你十天之內,跪在紅塵魔宮前。”

  “束手就擒,低頭贖罪!”

  “否則,必將斬絕世間一切與你有關的人和勢力!”

  一番話,令聽濤閣的氣氛驟然壓抑沉悶下去。

  一眾老古董怒形于色,臉色陰沉。

  蘇奕飲了一杯酒,道:“星空各大巨頭?都有誰?”

顧問天笑了笑,道:“想知道?等你蘇玄鈞跪在我紅塵魔宮前的  時候,自然一清二楚。”

  他儀態從容,底氣十足。

  “顧問天,你怎么說話呢?”

  天楛毒皇冷冷出聲,“信不信老子打碎你的膝蓋骨?”

  顧問天眼眸微瞇,道:“我此次代表星空各大巨頭而來,我若在這太玄洞天出狀況,就是在打星空各大巨頭的臉!你天楛毒皇不怕被滅族,盡管出手!”

  眾人眉頭皺起。

  天楛毒皇直接起身,面無表情道:“老子偏偏就不信這個邪了!”

  他抬手一巴掌抽過去。

  顧問天臉上挨了一記,一個踉蹌,差點跌坐在地。

  他面頰紅腫,驚怒地看著天楛毒皇,道:“你……”

  又是一耳光抽在顧問天臉上,打得他口鼻噴血。

  這一幕,看得文靈雪他們皆瞠目結舌。

  太強勢了!

  一位玄合境中期的老魔頭,而今卻被狠狠掌摑,無力抵擋!

  “給星空深處那些勢力當狗,還跑到我等面前耀武揚威,你顧老魔可真是越活越沒出息了!”

  天楛毒皇語氣冰冷,殺機懾人。

  顧問天滿臉羞憤,嘶聲道:“不怕告訴你們,星空深處的各大巨頭已聯袂而來,所掌握的力量,動輒可覆滅整個大荒天下!”

  “爾等若想和蘇玄鈞一條道走到黑,和螳臂擋車也沒區別!”

  “若不信,咱們就走著瞧!”

  說罷,他憤然拂袖,轉身欲走。

  “站住。”

  彭祖開口,“話不說完,就想離開,真以為這太玄洞天是隨便誰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其他老古董也神色不善。

  顧問天軀體一僵,旋即一聲冷笑,拿出一塊秘符,道:“此符名喚‘焚星無跡’,乃星河神教的一位大人所賜,憑借此符,就是你們一起出手,也阻攔不住!”

  “是嗎。”

  這時候,蘇奕開口了,“你可以試試。”

  被蘇奕目光盯著,顧問天心中莫名地一寒,毫不猶豫捏碎手中的秘符。

  一捧瑰麗耀眼的星輝乍現,掀起空間漣漪,將顧問天的身影籠罩其中。

  可幾乎同一時間,一聲冷哼響起。

  就見蘇奕右手指尖一挑。

  一道劍氣橫空閃過,那片耀眼的星輝轟然崩碎。

  顧問天的身影從虛空中一個踉蹌跌落出來。

  一切皆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

  這一幕,讓彭祖等人都咂舌不已。

  以他們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顧問天所動用的秘符極為神妙,充斥著一股宛如禁忌般的規則力量。

  可誰曾想,蘇奕輕飄飄一擊,就將這等秘符力量破掉!

  顧問天臉色變得煞白,徹底慌了,道:“蘇玄鈞,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你殺了我,根本沒有任何好處,反倒會徹底激怒那些星空巨頭,為自己招來彌天大禍!”

  蘇奕拎著酒壺給自己斟滿一杯,道:“回答我一些問題,我讓你活著回去復命,否則,現在就給你一個痛快。”

  顧問天軀體顫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著內心的驚慌和恐懼,道:“你說。”

  此話一出,在座那些老古董頓時一陣冷笑。

  誰還能看不出,顧問天徹底慫了?

“景行,你先帶靈雪  他們去休息。”

  蘇奕隨口吩咐道。

  “弟子遵命。”

  景行長身而起,帶著文靈雪等人離開。

  而后,蘇奕才說道:“說說吧,那些星空巨頭來了多少人。”

  一刻鐘后。

  蘇奕問完了所有問題。

  顧問天倒也配合,知無不言。

  只不過,當了解到這一場風暴的真相后,聽濤閣內的氛圍已是變得沉悶無比。

  因為按照顧問天所言,這次星空深處出動了上百個勢力!

  僅僅這個數目,就令人感到沉重和壓抑。

  “還真是大手筆啊!”

  彭祖輕嘆。

  “說句不好聽的話,若星空深處真擺出如此大的陣勢,要攻陷大荒天下,的確不在話下。”

  岳垠妖祖眉頭緊鎖,憂心忡忡,“哪怕我們這些老家伙加起來……怕都擋不住。”

  “根本無須懷疑,這一場風暴若來臨,注定將決定大荒天下所有修行勢力的命運!”

  有人情緒低沉,“而可以預見的是,無論誰和那些星空巨頭作對,都注定將面臨粉身碎骨的下場……”

  眾人神色陰晴不定。

  早在太玄洞天一戰落幕后,他們就已預料到,那星空深處的巨頭勢力,必不會就此善罷甘休,以后遲早會卷土重來。

  可誰也沒想到,當這一場風暴來臨時,陣容會如此之恐怖!

  “怪不得這顧老魔甘愿當狗,在這等威脅之下,大荒天下那些修行勢力,怕是沒幾個敢去對著干的。”

  有人苦笑出聲。

  不遠處,顧問天沉默不語。

  “蘇老怪,你如何看?”

  天楛毒皇目光看向蘇奕。

  其他人也紛紛看去。

  蘇奕自顧自飲了一杯酒,道:“上百個星空勢力,看起來嚇人,可于我看來,也不過如此。”

  他眼眸深邃,語氣平淡道:“這上百個勢力,分別依附在畫心齋、星河神教、九天閣、太乙道門這四個巨頭勢力麾下。”

  “他們所出動的強者數量雖多,可真正的界王境角色,終究只是極少數。”

  “其他之輩,皆是玄合境層次的角色罷了。”

  “誠然,他們所掌控的星空法則極端強大,足可穩壓大荒天下的同境人物,可在我眼中,似這樣的角色早可以忽略不計。”

  “真正值得重視的,是那一小撮界王境角色而已。”

  聽罷,彭祖等人卻一點也輕松不起來。

  “蘇老怪,我等所擔憂的,就是那些界王境存在。”

  彭祖喟嘆,“似這等級別的角色降臨,放眼大荒天下,誰可匹敵?”

  蘇奕笑著搖頭,道:“他們無法降臨。”

  眾人一怔。

  就見蘇奕道:“玄黃星界的周天規則早已破敗嚴重,可也正因如此,界王境的角色反倒無法真正降臨此界,否則,必會遭受到玄黃星界規則力量的反噬!”

  “之前你們也見到了,無論是畫心齋、九天閣、星河神教那些角色,沒有一個界王境角色。”

  “便是裁縫,也僅僅只能動用一道大道分身,才能出現在大荒天下。”

  說到這,蘇奕一聲眸子中泛起一抹冷意,“這也就意味著,哪怕此來的界王境再多,他們若要降臨大荒天下,就必須將自身境界壓制到皇境層次,否則,他們只能呆在大荒天下之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