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拜見蘇大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是你做的?”

  藺空語氣平靜,可渾身卻彌漫著迫人的凌厲威勢。

  可出乎他意料,眼前那青袍少年,竟似渾然不受自己威勢的影響。

  這讓他不由意外。

  “老祖息怒,這位是蘇奕蘇道友,他……”

  蒲素蓉開口勸阻,她不想彼此關系交惡,這樣的話,女兒夏青沅非仇恨她一輩子不可。

  可不等她說完,藺空哦了一聲,恍然似的說道,“原來你就是那什么蘇謫仙啊!”

  話語中,透著濃濃的諷刺。

  夏皇忍不住冷聲開口:“蒲素蓉,你還是勸勸你家這位老祖為好,否則,非給你們紫月狐族釀下大禍不可!”

  蒲素蓉愕然,敏銳發現,夏皇此刻的態度變了,似乎隨著蘇奕的出現,而變得底氣十足!

  她可不知道,夏皇當初曾被昆吾葉氏的人抓走,也曾目睹昆吾葉氏這樣的大族,是如何被蘇奕屠滅的。

  “給我紫月狐族釀成大禍?”

  藺空自語,眸子中神芒涌動,明顯慍怒。

  可蘇奕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目光自顧自看向夏青沅,道:“怎樣,你可考慮清楚?”

  “我……”

  夏青沅頓時踟躕起來。

  “罷了,你且先冷靜一下,再告訴我答案也不遲。”

  蘇奕溫聲道。

  他看得出,夏青沅心緒很亂。

  而此時,被完全無視的藺空徹底震怒,語氣冰冷道:“之前,我曾言若你有膽和我對決,就讓你三劍,留你一命,縱使我認為你該死,可也不會壞了規矩,怎樣,你可敢跟我一決?”

  言辭鏗鏘如劍鳴,殺氣驚人。

  蒲素蓉徹底色變,正欲再勸。

  藺空冷冷瞥了她一眼,道:“放心,我不會亂來,只是給他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罷了。”

  蘇奕終于抬眼,看向藺空,道:“讓我三劍?可惜,你連在我面前拔劍的資格都沒有。”

  藺空怒極而笑。

  可就在此時,蘇奕抬起右手,當空虛按。

  輕描淡寫。

  一點威能和聲勢都沒有。

  可藺空臉上的笑容凝固,毫不猶豫要拔出背后斜負的古劍,可他右臂才剛抬起。

  砰!!!

  整個人跪倒在地。

  地面那覆蓋著禁陣力量的堅硬石板,都被砸碎,龜裂出蛛網般的裂痕。

  再看藺空,雙膝骨骼爆碎,鮮血汩汩流淌而出,整個腰脊都被壓垮,以頭搶地,渾身抽搐顫抖。

  他唇中都不由發出痛苦之極的悶哼。

  全場死寂。

  蒲素蓉大驚失色,整個人懵掉。

  什么情況?

  翻手之間,老祖竟直接……跪了!?

  夏青沅紅潤的唇張成“O”形,星眸圓睜,也被驚到。

  相對而言,夏皇最為鎮定。

  他早料到會如此,別看藺空之前強勢囂張,目空一切,可在蘇奕面前,也只有下跪的份兒!

  大殿外,那負傷在地的蟒袍男子直接傻眼了。

  “你……你是何人?”

  藺空急促喘息,嘶聲問道。

  自己……竟真的連劍都沒有拔出,

  便敗了!?

  這讓藺空無法接受。

  “發生了何事?怎會亂成這樣?難道還有人敢和我們紫月狐族對著干不成?”

  猛地,大殿外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

  一個華袍老者怒氣沖沖走進大殿,那一身威勢,恐怖懾人。

  可當看到跪在那的藺空時,華袍老者不禁一愣,意識到不對勁。

  而當他目光挪移,看到立在那的蘇奕時,整個人如遭雷擊似的,那滿臉的怒容消失不見,被一抹無法形容的驚愕所取代,緊跟著,他渾身不受控制似的顫抖起來。

  而后,在一眾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這位華袍老者火燒火燎似的疾步上前,深深鞠躬見禮,結結巴巴道:“小老蒲尚云,拜見蘇大人!”

  他頭顱低垂,恨不得埋在地上。

  那誠惶誠恐的模樣,驚掉一地下巴。

  蒲素蓉惘然道:“老祖,您這是……”

  蒲尚云,這位可是他們紫月狐族的老古董,玄幽境存在!

  輩分比藺空更高一截!

  可現在,他怒氣沖沖而來,卻誠惶誠恐地在向一個少年見禮!并且一副驚恐不安的姿態!

  跪在地上的藺空也懵了,瞪大眼睛。

  便是相對鎮定的夏皇,都不禁暗驚,內心掀起驚濤駭浪,該擁有何等恐怖的威勢,才能讓紫月狐族這位老祖宗如此敬畏和恐慌?

  “你認得我?”

  蘇奕不禁有些意外。

  蒲尚云不敢抬頭,恭恭敬敬說道:“不瞞蘇大人,小老前不久曾在天武神山之外,一睹蘇大人的絕代風采,內心敬慕已久,不曾想,卻在今日意外見到蘇大人,著實讓小老驚喜。”

  “原來如此。”

  蘇奕點了點頭。

  “天武神山?蘇大人?難道……”

  跪伏在地上的藺空似想起什么,目瞪口呆道,“您……您是玄鈞劍主!?”

  話剛出口,藺空就挨了一耳光,打得他口鼻噴血,跪在那的軀體都癱在地上。

  卻是蒲尚云出手了,他滿臉鐵青,憤怒斥道:“蘇大人的名號,也是你能夠直呼的?真是混賬!還不趕緊給蘇大人道歉?”

  說著,他又一腳揣在藺空身上。

  卻見藺空渾不著惱,反倒惶恐匍匐在地,道:“小的有眼無珠,冒犯蘇大人尊威,還請蘇大人見諒!”

  他徹底慌了!

  身為紫月狐族的皇者,他焉可能不知道“玄鈞劍主”是何許存在?

  別說是他,就是紫月狐族輩分最高的老古董,見到玄鈞劍主也必須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怠慢!

  哪怕是大荒天下那些頂級人物,大多都不夠資格成為玄鈞劍主的座上賓!

  這一幕,看得夏皇和夏青沅一陣眼暈,這反差……真是太大了!

  蒲素蓉則徹底呆滯在那,俏臉蒼白,她連續受驚,腦袋都變得混亂,整個人呈現出魂不守舍的狀態。

  蘇奕似笑非笑地看了蒲尚云一眼,道:“我和你們紫月狐族之間,并無深仇大恨,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覺得,我當如何處置此人?”

蒲尚云軀體一僵,不假思索道:“全憑蘇大人做主!縱使殺了藺空,我族也斷不敢  有任何怨言!”

  蘇奕目光看向藺空,道:“你自己去跪在城中石像之前,三天之內,不得起身。”

  聞言,藺空渾身顫抖,面如土色,聲音沙啞道:“蘇大人,小的但求……一死!”

  蒲尚云狠狠一腳把藺空踹翻,憤怒喝斥,“饒你一命,已經是蘇大人開恩,你還敢不從,簡直不知好歹!!”

  藺空苦澀道:“我若跪了,便是生不如死,此生再難在劍道之上有所建樹。若如此,倒不如……一死了之。”

  蘇奕不由多看了藺空一眼,道:“你可恨我?”

  藺空低著頭,道:“技不如人,不敢言恨。敗在蘇大人手底下,我亦不敢心存怨憤。但求蘇大人寬宏大量,莫要因為我的冒犯之舉,而怪責我紫月狐族,任何懲處,我愿一身擔之!”

  此話一出,蒲尚云神色變幻,喟然長嘆。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他看向夏青沅,溫聲道:“青沅姑娘,你也看到了,無論你作何抉擇,皆無須有任何顧慮。”

  一旁的蒲素蓉花容慘淡,失魂落魄。

  她哪會不明白,蘇奕話中的意思?

  可她不敢多說一個字,哪怕就是搬出紫月狐族全部力量,在那位宛如神話般的存在眼中,也完全不夠看!

  夏青沅猶豫許久,低聲道:“我……我想留在父親身邊。”

  聽到這句話,夏皇心中一顫,眼眶頓時濕潤了。

  就見夏青沅深呼吸一口氣,道:“哪怕大夏和紫月狐族的差距再大,可這里是我的家,我斷不會因為所謂的光明前途,而拋棄我父親不管,若這樣,”

  少女的聲音漸漸變得堅定起來。

  蘇奕點頭道:“那就這么定了。”

  一錘定音。

  蒲尚云、藺空、蒲素蓉等人,皆不敢不從。

  蒲尚云甚至感慨似的說道:“丫頭,你這份孝心,著實讓我等慚愧,以后無論什么時候,只要你遇到麻煩,我紫月狐族定全力以赴幫你解決!”

  夏皇內心冷笑,這老東西,分明是想喪事喜辦,借機攀附蘇奕罷了!

  不過,他也不好說什么。

  這就是現實。

  今日若非蘇奕趕到,紫月狐族的態度焉可能發生如此逆轉?

  而對蘇奕而言,今日之事,完全不值一提。

  接下來,他留下來和夏皇、夏青沅一起吃了一頓酒,留下了一些修行所需的寶物和典籍,便告辭而去。

  “素蓉,福禍相依,今天的事情,未嘗不是一樁好事,青沅是你女兒,夏云靖是你夫君,而他們父女背后,站著蘇大人!”

  “你也清楚,蘇大人在大荒的威望何等之高,我根本不敢奢求能和蘇大人攀上多少情分,可若能維系好和青沅以及他父親的關系,結下善緣,必然會讓我們紫月狐族收益!”

  “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吧?”

  當天,蒲尚云如此叮囑蒲素蓉。

  蒲素蓉滿懷悵然和苦澀。

  以前,她自視甚高,縱使和夏皇結為夫妻,也向來不曾真正在意夏皇,骨子里透著傲意。

  可如今……

  她才終于意識到,夏皇已經成了他們紫月狐族都需要去竭力巴結的對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