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老相識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柳川嚇壞了,神魂在瑟瑟發抖。

  這還是那被稱作星墟舊土的破敗之地?

  否則,為何會誕生出如此變態的家伙?

  玄幽境啊!

  都能一劍干翻玄合境大圓滿層次的存在?

  這就是擱在星空深處,都絕對稱得上震古爍今,世所罕見!

  而此時,當看到蘇奕轉身走過來,柳川噗通一聲,主動跪在那,顫聲道:“我認輸!我認輸!!”

  聲音都帶著哭腔,一副崩潰的樣子。

  那慫包的模樣,讓老饞蟲都一陣鄙夷。

  “你可以繼續叫人。”

  蘇奕道。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柳川顫聲哀求,“只要閣下不殺我,完全可以拿我當人質,去和我太乙仙門換取想要的寶物,對了,我父親時太乙仙門大長老,他肯定會傾盡一切財富,來滿足閣下的要求!”

  老饞蟲呸了一聲,“寡廉鮮恥,毫無氣節,換我是你父親,早將你亂棍打死。”

  蘇奕卻早已習之以常。

  前世的時候,他曾見過鐵骨錚錚的老古董在死亡面前,不惜奴顏婢膝獻上自己的一切,只求活命。

  他也曾見過,卑微如凡俗之輩,無懼生死,引刀成一快!

  歸根到底,活得越久,就越怕死。

  對那些老輩人物而言,早已看淡榮辱,心中最大的執念就是求索道途,誰也不可能在死亡面前,真正做到無所忌憚,無所掛礙。

  蘇奕道:“如今除了你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人?”

  柳川一呆,神色劇烈變幻。

  不等他回應,蘇奕已經抬手將其他拎起來,道:“帶我去找他們。”

  柳川如遭雷擊,可當碰觸到蘇奕那淡漠的眼神,他渾身一個激靈,很沒骨氣地慫了。

  “蘇老怪,是否有些冒進?”

  老饞蟲忍不住問。

  “不把他們解決了,遲早還會找上門來。”

  蘇奕轉身朝遠處掠去,“你幫我看著景行,不出半刻鐘,他當可渡劫成功。”

  聲音還在回蕩,他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景行那書呆子,若以前有其師尊三分風采,怕是早證道玄合境了……”

  老饞蟲唏噓。

  這次和蘇玄鈞的轉世之身相見,目睹對方所掌控的恐怖力量,也帶給老饞蟲很大的觸動,難以平靜。

  星空中,那一片隕石地帶深處。

  “再加把勁,不出半刻鐘,這座道壇便可祭煉成功。”

  云霄生叮囑。

  附近區域,十六位來自太乙道門的強者皆不敢懈怠,全力出手,對那座道壇進行祭煉。

  忽地,極遠處天邊傳來一陣破空聲。

  “這還不到半刻鐘,霍長老和黎長老這么快就回來了?”

  云霄生一怔。

  旋即,他就意識到不對勁,霍然抬頭。

  就見一道神虹劃破虛空,倏爾掠來。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個青袍少年,而在他手中,則攥著柳川的神魂!

  云霄生心中一沉,意識到不妙。

  “這……”

  那十六個正在祭煉道壇的皇者也被驚動,齊齊停下手中動作,朝蘇奕望去。

  氣氛頓時壓抑下來。

蘇奕卻神色自若,目光從云霄生等人身上一掃,便看向那  懸浮在高處的時空漩渦。

  他不由驚訝。

  難道說,太乙道門的強者,從星空深處開鑿出一條時空隧道,直通玄黃星界?

  “云長老,我……我也是被逼的……”

  柳川結結巴巴,惶恐不安。

  云霄生眉頭緊鎖,道:“他們……都死了?”

  柳川連忙小雞逐米似的點頭。

  場中頓時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眾人無不色變。

  “閣下此來,難道打算將我太乙道門的人趕盡殺絕?”

  云霄生眸光閃動,神色空前凝重起來。

  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輕松解決霍山都和黎妙云,并且看起來對方還毫發無損,這就太瘆人了。

  也讓云霄生意識到,這看似只有玄幽境層次的少年,很可能時一個極端恐怖的存在!

  “不錯。”

  蘇奕微微頷首。

  云霄生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在場其他人也都面露怒容。

  這時候,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就見柳川忍不住提醒道:“云長老,千萬不要進行威脅!!”

  云霄生:“?”

  眾人:“……”

  柳川焦急道:“之前時候,霍長老他們就因為說了一些大不敬的話,被這位大人一劍一個,斬殺當場,我……我這也是不忍心讓大家白白丟掉性命!”

  頓了頓,他喘息道:“以我之見,若是可以,我希望……希望大家低頭,就此認輸……這樣,或許還能換來一條性命。”

  這番話一出,場中徹底騷動。

  眾人皆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蘇奕都不禁意外,這小子……轉變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云霄生則氣得厲聲喝斥:“柳川!別忘了我們是太乙道門的人,怎能如此作踐自己?若大長老見到你這貪生怕死的模樣,非大義滅親不可!”

  他明顯被氣壞,柳川這廝,簡直太沒骨氣,他自己丟臉倒也罷了,還勸他們投降,簡直混賬之極!

  被這般劈頭蓋臉的訓斥,柳川卻不禁委屈,也有些惱火,道:“我連顏面和尊嚴都不要了,為的是什么?還不是不想讓你們丟命?你們若不信,大可以自己去送死!!”

  眼見柳川還敢狡辯,云霄生氣得目眥欲裂,須發怒張,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軟骨頭的混賬。

  這若傳出去,整個太乙道門非淪為笑柄不可。

  蘇奕淡然開口:“他提醒的對,但也不對,因為既然我來了,就斷不可能再給你們投降認輸的機會。”

  一句話,讓場中氣氛猛地寂靜壓抑下去。

  “是嗎,那老夫可真想見識見識!”

  云霄生怒發沖冠。

  蘇奕哦了一聲,掌指當空一點。

  這片星空驟然明亮,無數劍氣如耀眼的神虹般從天兒降,轟然斬下。

  直似一片狂暴滂沱的劍雨傾覆而下!

  每一道劍氣,皆燦若朝陽,透發出玄妙莫測的劍威,將虛空貫穿,撕裂出一道道狹長裂痕。

  噗!噗!噗!

  場中,一團又一團血霧炸開。

  凄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地響起,除此,還有寶物破碎的聲音密集響徹。

  就見那十多位來自太乙道門的皇者,被漫無邊際的劍雨覆蓋,一個個慘死當場。

  “可惡!”

  云霄生目眥欲裂,他揮動拂塵,擋住了這一擊,可也被那密匝匝的劍氣轟得負傷,狼狽不堪。

  “何苦呢,這是何苦呢……”

  柳川喃喃,渾身都在哆嗦,驚恐不安。

  “你以為,別人都會和你一樣沒骨頭?”

  蘇奕輕語。

  柳川搖頭,失魂落魄,“我父親常跟我說,識時務者為俊杰,看破了榮辱,就不會被榮辱所累,只要能活命,一切皆可拋棄……”

  蘇奕微微挑眉。

  就在此時,云霄生忽地祭出一塊符詔,舌綻春雷,“還請靈尊大人出手,助我滅殺大敵!!”

  一字一頓,直似雷霆炸響。

  符詔點燃,爆綻出無盡光雨。

  那虛空中懸浮的時空漩渦,都在此刻急劇扭轉起來。

  旋即,一道璀璨虛幻的身影,從時空漩渦中走出!

  轟!!

  這片星空劇烈翻騰,附近的隕石帶轟然崩碎。

  一股恐怖的威壓隨之蔓延而開。

  “這……”

  柳川猛地瞪大眼睛。

  就見那一道璀璨虛幻的身影漸漸凝實,化作一個身披霓裳,美麗動人的少女。

  她柔順的長發泛著淡淡的金光,垂落纖柔的腰畔,五官精致如畫,眉眼彎彎,嬌俏的身影修長綽約,渾身散發著圣潔的氣息。

  醒目的是,在她光潔的眉心之地,浮現著一個渾圓的金色印記,印記就像一個“金蠶吞尾”的詭秘符號。

  “靈尊大人!”

  柳川目瞪口呆,失聲道,“不是說,這時空隧道只能讓界王境之下的強者通過?”

  “這條時空隧道,本就是靈尊大人親手開辟,焉可能阻擋住靈尊大人降臨此界?”

  云霄生冷哼。

  說話時,他整了整衣冠,躬身行禮:“外門長老云霄生,恭迎靈尊大人駕臨!”

  他神色莊肅,眉梢間難掩敬畏,以及一種找到靠山時的激動和喜悅。

  “你……要我幫你對付誰?”

  虛空中,那身披霓裳,若少女般美麗動人的女子心不在焉道。

  她剛一出現,目光就被遠處蘇奕那一道峻拔的身影吸引,精致如畫的俏臉泛起一絲恍惚。

  “就是他!”

  云霄生猛地轉身,抬手指著蘇奕,神色悲慟中透著恨意,“此獠猖獗殘暴,屠戮我派一眾好手,令人發指,還請靈尊大人出手,誅滅此獠!”

  字字鏗鏘,恨意十足。

  “我怕是幫不了你。”

  霓裳少女微微搖頭。

  云霄生一呆,似差點以為耳朵聽錯了,下意識道:“為……為何?”

  柳川也愣住,是啊,為什么?

  就見霓裳少女鮮紅嬌潤的唇瓣泛起一抹笑意,聲音輕柔道:“因為……我和他可是老相識了。”

  說話時,她笑著揮了揮手,“道友,還真是巧了,咱們竟然在這里見面了。”

  眼神中的欣喜,完全不掩飾!

  一副老友重逢時才有的樣子。

  當目睹這一幕,云霄生直似被五雷轟頂,手腳冰涼,魂不守舍,靈尊大人她……怎么會這樣!?

  至于柳川,他眼神惘然,早已徹底懵了。

ps:先送上兩章,晚上7點前爭取再來3章!終于有底氣敢跟大家求一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