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二師兄的求救信符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毫不猶豫迎沖而上。

  砰!!!

  兩者直接廝殺在一起,這片山河原本就崩壞坍塌,此刻直接陷入一種混亂動蕩的景象中。

  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有了第一戰的經驗,兩人如有默契般,才一動手就動用至強手段,毫無保留。

  以至于這一戰才剛開始,就呈現出最激烈的態勢。

  女槍客憋著一股火氣,出手霸道,撼大摧堅,每一擊打出,皆有碾碎長空,破殺十方之勢。

  蘇奕掌指如劍,指天打地,毫不相讓,每一招皆殺伐氣驚世。

  遠遠望去,就如兩尊神祇在這片天地搏命,不顧生死,兇險到極致。

  時間推移,戰況開始變得慘烈。

  兩人身上皆開始負傷,鮮血迸濺。

  可無論蘇奕,還是女槍客,皆根本不在意,兩者的意志、心境、乃至于精氣神,皆篤定如一,全部集中于廝殺戰斗中,渾然忘我,無懼生死。

  女槍客的槍術很特別,極致的純粹和凌厲,故而霸道無邊,毀滅氣息驚世。

  她掌控的大道法則也是如此,呈現出一種最極端的毀滅威能,無堅不摧,遠不是天祈、星寂、涅靈這等規則力量可比。

  蘇奕也是御用終結奧義,才能夠與之抗衡,至于轉生、枯榮、彼岸這些大道法則,就要稍遜一些。

  這片天地動蕩,山河傾覆,萬象皆湮。

  到最后,兩人都不知激烈搏殺了多少招,彼此渾身都沒有多少完好的地方,慘烈無比。

  砰!!

  最終,伴隨著一聲沉悶震天的爆鳴,蘇奕和女槍客的身影皆從虛空中跌落,砸在大地上。

  兩者皆早已精疲力盡,全憑一股驚人的毅力撐著,當跌落大地上之后,就是蘇奕眼前也一陣發黑。

  煙塵彌漫中,女槍客忽地猛地一咬牙,第一時間掠出,如閃電般朝十多丈外的蘇奕撲去。

  蘇奕已來不及起身,翻身正要閃避。

  “給我躺下!”

  女槍客一聲冷喝,身影如隕石般狠狠砸在蘇奕身上。

  那一瞬,蘇奕渾身骨頭都差點散架,疼得倒吸涼氣,反手朝女槍客腦袋抓去。

  女槍客冷笑,雙手如鐵箍似的,直接按在蘇奕臂膀關節處,頓時讓蘇奕雙手動彈不得。

  不過,她同樣早已負傷嚴重,瀕臨油盡燈枯,在這最后一刻將蘇奕壓制住后,也不禁急促喘息起來。

  可她紫色的眸中卻閃過一絲得意,低頭俯視著被自己壓在身上的蘇奕,蒼白失血的唇微翹,道:“快認輸!”

  話才剛出口,她嬌軀猛地一顫。

  原來蘇奕腰部驟然發力,猛地往上挺了一下,力量無比霸道,差點就把女槍客拱出去。

  她美眸泛起一絲羞憤,直欲噴火。

  這一瞬,她柔潤修長的玉腿幾乎本能地狠狠夾在蘇奕腰上,以臀部坐在蘇奕身上,結結實實地把蘇奕摁在了那。

  “認不認輸?”

  女槍客咬牙,眸子惡狠狠的。

  蘇奕哪可能會屈從了,一聲冷笑,腰部再次發力,軀體朝一側扭轉,試圖翻身,要把女槍客甩在地上。

  女槍客頓時如騎在劇烈顛簸的馬背上,嬌軀搖晃,不得不用盡力氣,用雙手、雙腿和臀部死死按在蘇奕身上。

  快,她就發現不對勁。

  雖然把蘇奕死死壓制住,可她和蘇奕之間只隔著一層破碎染血的衣服,隨著這種劇烈較量,兩人的軀體也不斷扭扯摩擦……

  “這……”

  女槍客羞憤欲狂,她能清楚感受到,所坐的地方堅硬如鐵,似火炭般燙人,并且隨著扭動,那種感覺……

  “可惡!!!”

  女槍客像被針扎了似的,噌地起身,狠狠一腳朝朝蘇奕踩去。

  蘇奕翻身就遠遠避開。

  那處地面都被轟出一個大坑,碎屑橫飛。

  蘇奕第一時間起身,看著氣惱欲狂的女槍客,先是不著痕跡地壓了壓槍,而后神色古怪道:“之前,是你主動這么打,我……”

  “閉嘴!”

  女槍客殺氣騰騰。

  她容貌被青銅面具遮掩,無法看清楚其表情,可那眼眸中的恨意,卻如若實質。

  蘇奕意識到,這女人正處于暴走的邊緣,不宜招惹。

  “算了,這一戰,我姑且認輸便是。”

  蘇奕一副豁達的姿態。

  女槍客氣得笑起來,道:“你覺得,我是那種蠻不講理的人?贏就是贏,輸就是輸,你哪怕主動認輸……都不行!”

  蘇奕:“……”

  半響,女槍客似乎冷靜了一些,冷冷道:“這次就到此為止,等我從幽冥返回時,再和你一較高低。”

  說著,她周身光霞涌動,原本破損嚴重的嬌軀瞬息恢復如初,整個人神采奕奕。

  而后,她邁步長空,就要離開。

  “你真要去探尋輪回之秘?”

  蘇奕問道。

  “有問題?”

  女槍客道。

  蘇奕很意外,因為世人皆知,他掌握著輪回之秘,以這女槍客的道行,完全可以用強,從他身上獲取輪回之秘。

  可女槍客并未這么做。

  就憑這一點,就讓蘇奕心生一抹好感,道:“輪回之秘,可以從苦海深處的葬道冥土中探尋。不過,那地方極端兇險,修為再高,若參不透其中奧秘,寸步難行。”

  女槍客一怔,道:“你之前說,想問我一件事,現在,你可以問了。”

  投桃報李?

  蘇奕笑了笑,道:“并非什么大事,而是想問一下我一些老友的下落。”

  說著,他提起天楛毒皇、絕武皇等人的事情。

  女槍客當即想起來,給予回答,告訴蘇奕,自己當初并沒有為難他們,那些人很早就已經前往星空深處。

  了解了這些,蘇奕徹底輕松,道:“多謝。”

  女槍客顯得極驕傲,冷著臉,沒有理會,身影一閃,憑空消失不見。

  蘇奕則盤膝而坐,靜心修復身上的傷勢。

  直至數個時辰后,他長身而起,隨即離開了這片殘破凋零的山河,重返太玄洞天。

  太玄洞天一戰落幕,隨著蘇奕重掌太玄洞天,大荒天下掀起軒然大波,陷入前所未有的轟動中。

  到處都在傳揚此戰的消息,也將蘇奕的威名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空前高度。

  “所謂當世神話,當如是也!”

  不知多少人為此感嘆。

  有關玄鈞劍主的傳奇事跡,自無須贅述。

  與此同時——

  隨著這一場大戰落幕,有關星空深處的一些事跡也開始在大荒各地掀起熱議。

  在以往歲月,對世人而言,星空深處神秘莫測,如若禁忌,充滿危險色彩。

  可如今,隨著畫心齋、九天閣、星河神教進入大荒的力量陸續被蘇奕一一滅殺,人們才驀地發現,原來星空深處的強者,也并非真正無敵。

  也并非像傳聞中那般高高在上不可撼動!

  “我們和星空深處的修士之間,缺的只是一條比玄道之路更高的道途罷了!根本無須忌憚他們!”

  有老輩人物心緒澎湃。

  隨著消息傳揚,讓他們了解到諸多秘辛,終于清楚,在那玄道之路更高處,還有著一條登天之路!

  “據傳,玄鈞劍主已將登天之路的秘密傳授當世那些皇極境老古董,可以預見,以后咱們大荒,定會誕生出界王境存在!”

  有人充滿期待。

  “無愧是蘇大人,這才是真正的大氣魄、大胸襟!放眼古今,縱觀天下,無人可及!當可稱作是古今第一神話!”

  ……在這些沸沸揚揚的議論聲中,也有人嗅到危險的味道。

  “莫要高興太早,那些星空深處的勢力栽了這么大的跟頭,焉可能忍氣吞聲?”

  “他們遲早會卷土重來!”

  “到那時,蘇大人威名越大,遭受到的報復就注定越嚴重!”

  “傾巢之下,豈有完卵,若蘇大人敗了,我們大荒天下注定也將遭遇大變……”

  而在外界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太玄洞天則一片靜謐清寧的景象。

  蘇奕在閉關,錦葵、王雀他們也各自在修行。

  事實上,對修士而言,在他們漫長的生命中,閉關修煉才是永恒的常態。

  蘇奕已經把太玄洞天寶庫中的寶物,分別賜予門下那些弟子。

  同時,還分別給了錦葵他們一件玄黃秘寶,用以修行所需。

  在這方面,蘇奕從不會有任何私心。

  時光如水,匆匆流逝。

  很快便過去兩個月時間。

  大荒天下已漸漸恢復往昔寧靜和平和。

  唯有當世那些頂級道統都清楚,那來自星空深處的一場風暴,遲早會席卷大荒!

  誰也無法預測,這一場風暴會有多恐怖。

  但每個頂級道統都已經開始提前準備,做足最壞的打算。

  而蘇奕,歷經兩個時間修煉,足足煉化掉四件玄黃秘寶,一舉將自身修為淬煉到玄幽境后期!

  并且,距離圓滿地步也僅僅相差一線!

  “僅剩下四件玄黃秘寶了……”

  洞府中,蘇奕從打坐中醒來,眉頭微皺。

  隨著修為提升,他必須煉化更多的玄黃母氣,才能讓修為一直保持最為極盡的提升和蛻變。

  “若是踏足玄合境時,缺少玄黃母氣,怕是只能前往仙隕禁區走一遭了……”

  蘇奕暗道。

  就在他思忖時,洞府外忽地響起錦葵略顯焦急的聲音:

  “師尊,不好了,弟子剛剛收到來自二師兄的求救信符,二師兄疑似遭遇到一場危及性命的變故!”

  ps:忽然好奇,誰能告訴我,天天罵我寫的水,卻天天追著看的朋友,究竟是怎樣的一種心態?相愛相殺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