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試問誰先躺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女槍客似察覺自己言辭有些太過分,道:“我之前還以為,觀主的轉世之身會很厲害。”

  想了想,她又補充道:“可是,實話實說,你真的很弱,不是嗎?”

  蘇奕:“???”

  這女人還打算逼迫自己承認自己很弱?

  “不可否認,你我修為之間差距很大。”

  蘇奕語氣淡然,“不過,同境之下,你不是我的對手。”

  他性情本就孤傲,眼見女槍客這般不客氣,他也懶得再客氣什么。

  “是嗎……”

  女槍客似終于被勾起一絲興趣,道,“我也不妨告訴你,在大道路上,我向來不會用境界來壓人。”

  說著,她伸出一根纖細雪白的手指,比劃了一下,“同境之下,你能擋住我一擊,便有資格得到我的庇護。”

  “若能在我手底下撐過十招不敗,可被我視作是同道之人。”

  蘇奕直接道:“你若輸了呢?”

  女槍客唇角不由泛起一絲玩味的弧度,道:“我很欣賞你的氣魄,我也不介意告訴你,從我修行至今,除了那寥寥一小撮不愿和我打架的老家伙之外,但凡和我對決者,只有三人能撐過十招。”

  “至于贏我的人……至今還不曾出現!”

  說著,她紫色的眸亮晶晶的,盯著蘇奕,“雖然我并不看好你,但你只要能贏我,我保證,無論你提出什么條件,只要我能答應的,統統滿足你!”

  似擔心蘇奕聽不懂,女槍客道,“無論是這世上存在的寶物,亦或者你想殺什么人,于我而言,皆非難事。”

  蘇奕一聲哂笑,道:“我不需要這些,你輸了,只要告訴我一件事就行。”

  女槍客道:“一件事?”

  蘇奕點了點頭:“不錯。”

  女槍客不由深深看了蘇奕一眼,道:“我希望你能贏,哪怕沒法贏,也最好能撐過十招,否則,我可就真的太失望了。”

  說著,她目光一掃四周,道:“這里不適合戰斗,我帶你去找個合適的地方。”

  她袖袍一揮,帶著蘇奕憑空消失。

  一片荒無人煙的天地間。

  蘇奕和女槍客的身影憑空出現。

  “這里就不錯,就是打得天翻地覆,應當也沒人來干擾我們。”

  女槍客道。

  蘇奕打量了一下四周,道:“的確是個好地方。”

  女槍客收起手中長槍,長長伸了個懶腰,道:“你我大道爭鋒,自當以道行定勝負……”

  蘇奕打斷道:“我懂,出手便是。”

  女槍客呵地輕笑一聲,將一身道行猛地壓制到玄幽境中期層次。

  而后,她腳下一踏。

  虛空驟然塌陷,女槍客身影如閃電,簡簡單單一拳打出。

  晶瑩雪白的拳頭,似無匹的槍鋒劃破長空,一擊之下,天搖地晃,山河轟震。

  簡單到極致,也霸道凌厲到極致!

  蘇奕眼眸微凝。

  此女動用的,的確是玄幽境層次的力量和法則,可這一擊的威能,卻比當世那些皇極境角色都要強盛三分!

  毫不猶豫,蘇奕將一身道行運轉到極致,掌指如劍,以全力斬出。

  砰!!!

  一者拳出如槍,一者拳出如劍,在虛空中爭鋒,那片虛空驟然如紙糊似的炸開,天地轟然劇震。

  女槍客身影僅僅晃了晃,衣袂狂舞。

  蘇奕的身影則退出數步!

  “不錯!”

  女槍客紫眸發亮,帶著一絲喜悅。

  之前,她前來大荒時,內心已很是失望,認為這等地方如若泥沼,注定難以誕生可以遨游四海的神龍。

  甚至,都懷疑是裁縫騙了她,讓她內心憤恨不已。

  可現在,這寥寥一擊,讓她意識到,眼前這蘇玄鈞,的確有兩把刷子!

  須知,她這樣一拳,都能轟殺尋常的皇極境角色,擱在玄幽境中,宛如無敵。

  但現在,卻被擋住了!

  這讓她焉能不高興?

  “你也很不錯。”

  蘇奕深邃的眸子深處,有一股戰意在燃燒。

  他已經很久不曾體會這種“同境對決”的大道較量。

  尤其是,這女槍客所掌握的力量,超乎想象的恐怖,看似是玄幽境層次,實則已遠不是境界可以衡量!

  前段時間,蘇奕在踏足玄幽境中期時,就已判斷出,自身的道行,足可和前世巔峰時相提并論,認為同境之中,已注定再難找到對手。

  可現在,女槍客的出現,帶給蘇奕前所未有的驚喜!

  “再來!”

  女槍客凌空邁步,身影如電,揮拳殺出。

  她氣勢凌厲,霸天絕地,僅僅氣息,就震碎虛空,令附近千丈山河轟然傾塌崩壞。

  那種無匹的戰意和威勢,也讓蘇奕一身的潛能受到刺激般,轟然迸發,斗志如燃,戰血如沸。

  大戰爆發。

  蘇奕周身劍光氤氳,劍意如瀑,通天徹地,一舉一動,無不透發出足以震爍萬古的威能。

  第二擊碰撞,直似天雷炸響,萬千力量洪流席卷十方,直似要將天地揉碎!

  蘇奕身影再度被撼動,倒退數步。

  這次不等他站穩,女槍客已暴殺而至,揮手之間,似執掌審判之槍,強勢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蘇奕自不會退避,與之硬撼。

  一時間,兩者如若絕世天神在激烈廝殺,這片荒蕪的天地都在崩壞,一座座山岳傾塌斷裂,化作齏粉。

  僅僅是那戰斗余波,都有輕易抹殺玄合境角色的威能!

  這實在太恐怖。

  若被人看到,必為之震撼,無法相信這是玄幽境層次的大道爭鋒。

  第九招,蘇奕唇角淌出一絲血漬。

  女槍客衣袍有些凌亂,一對如象牙般雪白剔透的大長腿若隱若現。

  她卻不驚反喜,紫眸燦然如日,整個人煥發出愈發驚人的戰意,道:“沒想到,在這大荒天下,竟能碰到如你這樣的對手,真不錯!”

  她聲音透著一絲激動。

  蘇奕笑了。

  他明白這種感受,無敵于世太久,難免高處不勝寒。

  而今遇到一個可堪對決者,恰似棋逢對手,整個人的精氣神都不一樣了,痛快淋漓!

  就像現在,他一身的戰意徹底沸騰,斗志澎湃,能夠清楚感受到,自身的精氣神都似在歡呼。

  蘇奕甚至有預感,當此戰結束,用不了多久,就能輕松踏足玄幽境后期!

  “第十招,若你能撐住,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至強的槍道之秘!”

  女槍客聲音還在回蕩,她身影凌空而起,驀地揚起一條修長的右腿,如若揚起的長鞭般轟殺而下。

  這一擊,直似要把天地劈開,將山河踏碎,大有無堅不摧,一往無前之勢。

  蘇奕不退反進,右臂橫空,若龍爪從云層中探出,猛地轟出。

  砰!!!

  恐怖無比的毀滅力量,從女槍客劈下右腿中迸發,直似山崩海嘯,壓迫得蘇奕身影猛地一沉,朝虛空下墜出十丈之地,一身氣機翻騰,難受得咳出一口血來。

  可他似渾然不覺,反手一扣,五指如鉗,攥住女槍客小腿腳踝處,正欲趁機將其禁錮。

  女槍客一聲冷哼,劈手朝蘇奕脖頸斬來。

  剎那間,兩者近身相搏,戰況愈發兇險,招招致命。

  可兩者皆沒有退讓的意思,彼此皆似不知生死為何物,從九天之上殺到大地,這片數萬丈范圍的山河,都成為兩者的戰場,殺得難解難分。

  咔嚓!

  蘇奕肩骨斷裂,血肉迸射。

  但與此同時,女槍客背部也被蘇奕的掌指劈中,衣衫爆碎,晶瑩如玉的肌膚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

  “不錯!不錯!再來——”

  女槍客很高興,毫不掩飾自己的歡愉。

  似乎蘇奕能夠讓她負傷,帶給她的是一種久違的驚喜。

  不過,她出手愈發凌厲,也愈發強勢,一舉一動,牽引周虛之力,動輒便有傾覆一方山河的威能。

  蘇奕哪可能會客氣?

  這樣的爭鋒,他也已太久不曾遇到,此時此刻,再不想其他,忘了這天、這地、這人,身心皆沉浸在這一戰之中。

  在這等搏殺之下,接下來的時間中,兩者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多。

  蘇奕長發披散,渾身殘破染血,身上盡是觸目驚心的傷口。

  女槍客也好不到哪里,灰色衣袍碎裂,肌膚分布著縱橫交錯的血色劍痕。

  至于這片天地,早已被打得淪陷,徹底化作廢墟般的地帶,滿目瘡痍,到處是肆虐的毀滅氣息。

  時間推移。

  一百招、兩百招、三百招……

  直至暮色十分。

  這片天地間,只能看到兩道身影兀自在強勢搏殺,彼此皆負傷累累,皆凄慘狼狽,慘烈無比。

  到最后,在蘇奕一身修為都已瀕臨油盡燈枯邊緣時,這一戰也不曾分出勝負。

  同樣,女槍客明顯也精疲力盡,時不時急促喘息。

  可無論是蘇奕,還是女槍客,皆不曾退縮,兀自搏命般廝殺,仿佛不把對手徹底拿下,縱死也不會罷手!

  “你不行了,這一擊,我就讓你躺下!”

  猛地,女槍客一聲輕笑,縱步長空,揮拳殺來。

  拳出如龍,透發一股無上威壓,針對的不止有蘇奕的道軀,還有她的神魂和心境。

  遠遠望去,這一拳,似要將蘇奕和那片天地一起葬滅!

  “我看最終還是你先躺下!”

  蘇奕一聲冷哼,迎沖上來。

  咔嚓!

  他右臂被轟斷,鮮血飛灑。

  可在這一瞬,他身影猛地前沖,勢若神山橫移,硬生生撞在女槍客懷中,左臂同一時間探出,狠狠砸在女槍客腹部。

  女槍客悶哼,軀體如煮熟的大蝦般彎弓起來,劇顫不已。

  可她足夠堅狠,雙臂如靈蛇環抱,猛地箍住蘇奕脖頸,這若是被箍緊了,必輸無疑!

  蘇奕第一時間反手鉗制,以左手撐住對方的臂膀。

  頓時,兩個人像扭在一起的麻花似的,齊齊砸在大地上。

  砰!!

  煙塵彌漫。

  在最后時刻,女槍客被狠狠壓在了下面,禁不住發出一聲痛呼。

ps:補更送上另外,金魚保證,這周內就會補個5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