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快跟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槍鋒抵喉,裁縫驚出一身寒意。

  他脫口而出,“閣下莫非已超脫登天之路,踏上仙途?”

  “仙?”

  女槍客想了想,道,“一種虛無縹緲的稱呼而已,若世上有仙,我便是搬山客。”

  “搬山客……”

  裁縫自語,旋即軀體猛地發僵,意識到這三個字中蘊含的意義。

  仙字,人在山之上!

  若把山搬走,“仙”就會墮為凡人!

  這一瞬,裁縫忽地想起觀主很久以前曾說過的一句話——

  縱使天上神仙,不敢來此人間,若有,我于人間斬仙!

  “你已經輸了,快帶我去見你的本尊。”

  女槍客說話直來直往。

  裁縫臉色變幻不定,道:“敢問閣下,究竟為何非要找我本尊?”

  無冤無仇、卻被一個神秘恐怖的女槍客盯上,這讓裁縫都一陣無語,冥思苦想許久,也想不出自己什么時候和這女槍客結過仇。

  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打架這個理由還不夠?”

  女槍客語氣有些不耐。

  裁縫:“……”

  他意識到,這次極可能遇到了一個潛心于修煉和戰斗的女瘋子!!

  遇到這種角色,根本就沒法講理,什么因果、什么恩仇、什么禮數和規矩,在這種人眼中統統都沒用!

  想明白這一點,裁縫不動聲色道:“閣下,你若要找個可看對決的對手,我倒不介意給你介紹個人。那人曾無敵于一個時代,劍臨星空,鎮壓十方,曾揚言縱使天上仙神,見他也須盡低眉……”

  不等說完,女槍客已饒有興趣道:“他是誰,如今在何處?”

  裁縫暗松了口氣,神色卻鄭重認真道:“他就是人間觀觀主,一人一劍,驚艷星空,常常自嘆舉世沒有可敵之輩,也常為此而悵然。”

  “當真?”

  女槍客紫色的眸發亮。

  裁縫神色愈發莊肅,道:“句句屬實,絕無隱瞞,如今,他就在玄黃星界的大荒天下,閣下只需隨便找個人打探一二,就能找到他。”

  “你帶我去。”

  女槍客道。

  裁縫:“……”

  他好不容易才從大荒脫身,哪可能回去?

  更何況,他無法確定,女槍客和蘇奕見面后,會否會對那樣一個玄幽境角色動手,萬一被女槍客認為,自己是在欺騙她,那可就完了。

  穩了穩心神,裁縫道:“閣下,實不相瞞,我才剛離開大荒……”

  女槍客眸子一寒,道:“莫非,你是在騙我?知道嗎,我最恨別人把我當成只知道修煉打架的瘋子!”

  裁縫心中一震,張嘴剛要解釋,“我……”

  抵在咽喉的槍鋒猛地一送,裁縫脖頸被洞穿,這具大道分身頓時化作無數碎片消散。

  “這他媽……難道不是瘋子?!!”

  裁縫的分身臨死前,都不禁氣得罵臟話。

  他過往歲月中一直藏于幕后,行走于黑暗,最擅長的便是陰謀和布局,被星空深處視作最危險的恐怖巨頭之一。

  可今天,卻碰到了一個完全不講理的瘋子!

  無緣無故要打架,隨隨便便就殺人!

哪怕裁縫心機再深沉,智謀再驚世,都完全沒  有用武之地……

  女槍客探手一抓。

  一縷屬于裁縫的大道分身的氣息,被女槍客探手抓住。

  略一反應,她明眸發亮,自語道:“這家伙的本尊的確很強,勉強算是個對手,且讓我看看,他如今躲在哪里。”

  呢喃似的自語聲還在響起,她翻手取出一塊瑩白如雪的龜甲,指尖一挑,將裁縫那一縷氣息融入那塊雪白龜甲內。

  而后,她唇中輕吐道音:

  “洞悉過往,照徹當世,臨!”

  白色龜甲驟然發光,神輝流轉,如潮般的時空光雨飛灑,映現出一幅幅光怪陸離的畫面。

  那一瞬,直似在追溯歷史長河,探尋無垠星界,震撼人心。

  很快,白色龜甲忽地一顫,浮現出一幅畫面——

  一片熙熙攘攘的紅塵世界的一座酒館內。

  一個身影干瘦、容貌蒼老普通的布袍老者,正在自顧自飲酒。

  赫然正是裁縫。

  他手中酒杯剛舉起,忽地臉色一變,渾身劇烈震顫,額頭直冒冷汗,那張蒼老的臉龐都黯然三分。

  “觀主的確已轉身重修,并且那玄黃星域的確存在著輪回之秘,只是……那行事不按常理的女槍客究竟是誰?”

  裁縫皺眉,似遇到了極大的難題。

  旋即,他似察覺到什么,猛地抬頭。

  就見酒館外的天穹上,似有一對紫色的眸正自望過來。

  “老家伙,找到你了!”

  一道透著歡愉的女子聲音響起的同時,天穹忽地龜裂,一只纖細如玉的手帶著漫天道光橫空抓來。

  裁縫瞳孔收縮,身影憑空消失。

  酒館炸開。

  緊跟著,這片熙熙攘攘的紅塵世界,如若泡影般崩碎,化作一顆千瘡百孔的珠子。

  裁縫的身影卻徹底消失不見了。

  另一邊星空,女槍客的右手從白色龜甲浮現的光幕中收回,也將那一顆珠子帶了回來。

  “化界蜃影珠?這老東西可真夠膽小的,似這等角色,也最令人瞧不起。”

  女槍客自語,言辭中盡是失望。

  “罷了,等去那玄黃星界走一遭,見識見識那人間觀觀主的能耐,再去找那老家伙玩一玩。”

  女槍客做出決斷,轉身而去。

  一片灰暗的混沌世界內。

  裁縫的身影憑空浮現。

  他蒼老的容顏陰晴不定,“竟能憑借我那分身的一縷氣息,就隔著無盡時空出手,那瘋女人強大得未免離譜……”

  她是誰?

  又是什么來歷?

  裁縫很清楚,無論那女槍客剛才是憑借某種時空秘寶出手,還是憑借她自身實力出手,皆足以證明此女來歷極端恐怖!

  “擱在星空深處,或許也只有最巔峰時的觀主,能夠和此女一較長短了……”

  裁縫喃喃。

  之前,若不是他及時抽身而退,差點就和那女槍客正面交鋒!

  他不懼戰斗,卻最厭惡和排斥這種突發的戰斗。

“接下來一段時間,不能再輕易前往那玄黃星界,不過……倒是可以利用‘鐘若兮’這丫頭被殺的事情,借古族鐘氏之力,聯合畫心齋、星河神教、九天閣一起,再去  殺一殺觀主那轉世之身的銳氣!”

  裁縫渾濁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冷芒,“相信無論是因為仇恨,還是因為輪回之秘,星空中那些巨頭勢力,定不會袖手旁觀,而這……也正適合由我來進行布局!”

  太玄洞天前。

  大戰落幕,人們久久無法從震撼中回過神來。

  這一場風波,驚心動魄,變數迭生。

  從青棠最初陸續送出的五份驚喜,到裁縫和畫心齋小姐若兮陸續登場,直至蘇奕手持木劍,滅殺若兮,驚退裁縫,這一場風波才最終塵埃落定。

  可其中的兇險,想一想就讓人毛骨悚然。

  就是像彭祖、岳垠妖祖這些老古董,都難以平靜。

  而此時,人們望著蘇奕那傲立在天穹下的峻拔身影,卻都迷茫了。

  這,究竟是玄鈞劍主的轉世之身,還是那位神秘觀主的轉世之身?

  錦葵、王雀他們這些真傳弟子,也都有些遲疑。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他抬手將那名喚“神游”的木劍隔空遞給青棠,眼神憐惜,道:“丫頭,莫要再惦念往昔了,以后這世上,再沒有人間觀觀主。”

  青棠嬌軀一顫,旋即抿唇道:“師尊,弟子早已拜師太玄洞天門下。”

  看著少女那倔強的眼神,蘇奕揉了揉眉宇,最終輕嘆一聲,輕語道:“我可以是觀主、是蘇玄鈞,但以后……我就是我。”

  隨著聲音響起,蘇奕身上的氣息悄然變化,沒了那瀟灑曠達的神韻。

  “師尊……”

  青棠眼神怔怔,清麗無匹的俏臉上浮現一抹悵然。

  她知道,屬于師尊的那一股意志力量已就此散去。

  而此時,蘇奕長吐一口濁氣,目光掃視全場,最終望向了遠處的太玄洞天。

  “各位,若不嫌棄,還請隨我來太玄洞天,一起宴飲。”

  蘇奕說著,大步朝太玄洞天行去。

  錦葵、王雀他們連忙跟上。

  彭祖、岳垠妖祖等一眾老古董對視,最終也都陸續跟上。

  當時,天光湛然,山河凋零。

  唯有太玄洞天屹立天地間,不曾受到破壞,在天光下沐浴上一層神圣般的光澤。

  蘇奕負手于背,走在最前端。

  后方,一眾弟子跟隨,再后方是一眾跺跺腳都能讓大荒震三震的老古董。

  恰似君王歸來,眾臣伴隨!

  當遠遠望著這一幕,那無數的修士皆神色恍惚,陷入久久的沉默。

  青棠孤零零一人立在那,儀態踟躕。

  “快跟上。”

  山門前,蘇奕忽地扭頭,看向青棠。

  輕飄飄的三個字,一如聊起家常時的隨意和自然。

  青棠怔了怔,眼眶悄然泛紅。

  若今日被拒之門外,那無疑證明,師尊不曾原諒自己。

  還好,這一切并未發生。

  青棠只覺,人生最慶幸之事,莫過于此!

  她深呼吸一口氣,邁步走了過去。

  大荒新歷五百零三年。

  仲秋時節。

  玄鈞劍主轉世歸來,斬大敵,定風波,重掌太玄洞天!

  消息一出,大荒皆驚,天下為之震撼。

  ps:金魚已經到家,明天補欠下的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