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他真的是觀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彈指一劍,破黑魘夢境,重創裁縫!

  那霸道無匹的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這……還是蘇玄鈞!?”

  彭祖倒吸涼氣。

  他身邊那些老古董也都傻眼。

  之前,青棠已展露出遠超皇境層次的通天戰力,強大到令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可在裁縫面前,卻一直被打壓,根本沒有還手余地。

  而此時,面對執掌木劍的蘇奕,強大如裁縫,竟也顯得有些不堪!!

  這太不可思議。

  須知,世人都已清楚,玄鈞劍主轉世歸來,重修至今也只是玄幽境道行,修為遠不如其前世最巔峰時。

  可現在,隨著他出手,卻一劍重挫裁縫,這任誰能不驚?

  “師尊他……”

  錦葵他們也都愣住,只覺得師尊像徹底變了一個人,就連氣質也發生變化,渾身盡是曠達傲岸、逍遙自在的超然之意。

  “師尊……”

  青棠蒼白失血的唇瓣微顫,內心歡喜到無法用言語形容。

  蘇奕那徹底變化的氣質,她太熟悉了,熟悉到根本不用去看,去辨認,她就知道,那……就是她最崇慕的那個人!

  那個敢笑天上仙神,見我也須盡低眉的傳奇,那個逍遙于萬古人間的劍修!!

  天地間煙霞彌散。

  蘇奕憑虛而立,眼眸俯瞰大地深坑之下,道:“老裁縫,縱使你只是一道分身,也不該弱成這般模樣,難道說,當年我那一劍不止重創了你的大道,連你的一身脊梁骨都被打彎了?”

  他儀態散漫,渾身盡是閑適灑脫的超然之意,手中木劍鏘鏘耳鳴,直似一尊劍中仙,風采無雙。

  此話一出,全場震動,無不瞠目結舌,以前……玄鈞劍主曾重創裁縫!?

  唯有青棠清楚,很久以前,被視作星空深處最危險巨頭之一的裁縫,生平唯一一次慘敗,就是敗在自己師尊手底下!

  不過,這老家伙極端可怕,也是唯一一個在師尊手底下撿回一條命的狠茬子!

  “裁縫大人怎會敗得這么快……”

  畫心齋小姐若兮懵了,滿臉難以置信。

  大地深坑之下,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響起。

  裁縫渾身是血,從深坑中緩緩站起身影。

  他仰頭看向蘇奕,嗤地笑起來,道:“誠然,若你還活著,我保證有多遠逃多遠,可你早已不再世間,人間觀也早已凋敝破敗,而我……還活著!”

  他蒼老的眉梢眼角,盡是平靜和從容。

  蘇奕探手一抓。

  虛空爆碎,一只大手隔空抓來。

  裁縫深呼吸一口氣,掌指捏為盜天印,與之硬撼。

  可僅僅剎那間,盜天印就爆碎,裁縫都來不及反應,就像只蒼蠅似的,被那只大手狠狠攥住。

  場中又是一陣轟動,震撼難言。

  此時的蘇奕,太強了!

  那種力量,完全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根本不清楚,這該有何等強大的道行,才能辦到這一步。

  可這一剎,裁縫卻出奇的冷靜!

  他沉聲道:“若兮丫頭,該你出手了!不必理會我的安危,我死了無所謂,硯心佛主則必死無疑!”

  聲音還在回蕩,裁縫就被拽到蘇奕身前。

  “一具大道分身罷了,還這般囂張,真是欠揍。”

蘇奕哂笑,屈指在裁縫的腦門上  敲了一記。

  敲擊聲沉悶如鼓。

  裁縫那本就遭受重創的枯瘦身軀猛地顫抖起來,他那一身的力量被徹底禁錮!

  “青棠丫頭,先看著這老陰貨,待會我再收拾他。”

  蘇奕甩手一拋,裁縫被隔空扔給了青棠。

  “嗯!”

  青棠頷首領命。

  而蘇奕的眼眸,則看向遠處的畫心齋小姐若兮。

  當被蘇奕的眼眸盯上,若兮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身心皆涌起抑制不住的恐懼。

  根本不敢再有任何遲疑,若兮抬手一招。

  “疾!”

  一柄骨傘騰空而起,傘面撐開,當空旋轉,迸發出白茫茫的神光,遮天蔽日。

  所有眼前刺痛,心神遭受震懾。

  “白焰玄骨傘?原來是鐘家的后裔。”

  蘇奕輕語。

  他驀地縱身上前,木劍揚起,如掄起一柄巨錘似的,剎那間砸出九次。

  當第一道劍氣砸出,虛空崩壞,漫天白色神焰爆綻。

  那一柄骨傘的傘面驟然震顫,無數神秘奇異的道紋圖案從傘面浮現,才堪堪抵住這第一劍,第二劍、第三劍、第四劍……便轟砸而至。

  轟!轟!轟!轟!

  頓時,震天般的密集碰撞聲轟然響徹。

  那一柄骨傘僅僅雖神異莫測,可僅僅眨眼間而已,傘面那無數神秘奇異道紋就被磨滅消散,傘面都被砸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破爛不堪。

  最終,這件寶物徹底崩壞,四分五裂。

  若兮俏臉慘白,盡是難以置信。

  此傘是她背后宗族的一件救命珍寶,可煉山海、可困界王!

  可此時,僅僅剎那間而已,就被徹底毀掉!

  場中煙霞彌散,蘇奕的身影邁步行來。

  若兮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將一直藏在右手掌間的一塊秘符捏碎。

  頓時,一道神虹沖霄而起,激蕩乾坤。

  “誰,竟敢對我鐘氏族人出手?”

  天地亂顫,一道充斥莫大威嚴的聲音響起。

  伴隨聲音,萬千玄光垂落天地,凝聚為一個身著玄袍的老者,負手于背,威勢如天!

  場中死寂,所有人頭皮發麻,心生大恐懼。

  此人氣息太可怕!

  “老祖救命!”

  若兮顫聲開口,臉色慘淡,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蘇奕頓足虛空,看著這一道突兀出現的身影,不由露出一絲思忖之色,倒也沒有著急出手。

  “丫頭別怕。”

  那玄袍老者臉色浮現一抹疼惜之色,“有我在,必可保你無憂!”

  “老祖,您要當心,這次的對手是……”

  若兮剛說到這,玄袍老者搖頭打斷道:“不管是誰,得罪了咱們鐘氏,都必死無疑!”

  眾人皆色變,聽出玄袍老者言辭中的殺機。

  遠處的裁縫見此,唇角一陣抽搐,再忍不住道:“鐘老兒,我勸你還是當心一些,這次你的對手乃是……”

  “觀主”兩字還沒說出,玄袍老者眉頭已皺起,怫然不悅道:“你這老禿驢又是何人,有何資格來指點本座做事?”

  裁縫:“???”

  若兮飛快道:“老祖,那位是裁縫大人!”

  “裁縫?”

玄袍老者自語,旋即瞪大眼睛,滿臉愕然,難以  置信道:“被打得這么慘,真的會是老裁縫那家伙?”

  裁縫:“……”

  “他又是誰?”

  玄袍老者意識到有些不對勁,目光看向好整以暇立在遠處虛空中的蘇奕。

  “他……他是觀主!”

  若兮顫聲開口。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敏銳看到,玄袍老者軀體猛地一顫,一副驚得差點蹦起來的樣子。

  他明顯失態,道:“不可能!觀主怎可能這么年輕?他的骨齡才二十歲左右而已,他他……怎可能是觀主?”

  眾人都一陣心潮起伏。

  觀主?

  這位存在究竟是誰?

  僅僅一個稱號而已,就讓那玄袍老者如此失態!

  可想而知,這位“觀主”擱在星空深處,恐怕也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而此時,蘇奕似終于想起什么,自語似的說道:“我當初曾說過,你們鐘家界王境以上角色見我時,若不跪地膜拜,便見一次打一次,直到把你們鐘家的骨頭徹底打垮……”

  說著,他忽地看向遠處那玄袍老者,道:“你……跪不跪?”

  全場死寂,眾人皆愕然。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玄袍老者身上。

  這位剛剛出場時威風凜凜,威嚴如天的鐘家老人,此刻如遭雷擊般,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若兮禁不住道:“老祖,真有這等規矩?”

  玄袍老者艱難地點了點頭。

  若兮只覺腦袋發懵,下意識道:“怎會……這樣?!”

  玄袍老者沒有理會,他目光看著遠處的蘇奕,咬牙說道:“別人說你是觀主,我可不信!!”

  聲音還在響起,出乎人們意料的是,玄袍老者忽地抬手抓住若兮,狠狠朝遠處投擲過去。

  “丫頭快逃!我定給你搏出一條活路!”

  玄袍老者大喝。

  他身影爆綻萬丈玄光,朝蘇奕暴殺而去。

  天翻地覆,虛空紊亂。

  這玄袍老者整個人如若燃燒,一拳打出,穹頂都似要被掀翻、大地似要就此塌陷。

  任誰都看出,這玄袍老者此刻和拼命都沒區別,一擊之下,傾盡所有!欲要和玉石俱焚!

  “你們鐘家真以為我不在了,就可以無視當年我說的話?”

  蘇奕一聲冷哼。

  他身影一閃,揮動木劍迎上去。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光焰如潮肆虐擴散。

  動蕩混亂的戰場中,蘇奕和玄袍老者的身影交錯而過。

  而后,玄袍老者軀體一僵,艱難扭頭,歇斯底里般嘶聲大吼:“丫頭……快……快逃……他……真的是觀主!!”

  斷斷續續的聲音還在天地間回蕩,玄袍老者的軀體已砰地一聲化作漫天光雨消弭一空。

  裁縫暗自一嘆。

  那鐘老兒終究只是一道意志力量罷了,在觀主這等層次的角色面前,早注定不堪一擊。

  極遠處天穹下,若兮臉色煞白,亡魂大冒,萬沒想到,自己老祖全力出手,竟也和螳臂擋車般,轉瞬即敗!

  這也根本沒有給她多少逃遁成功的機會!

  也就在這一剎,若兮的脖頸被一只大手攥住。

  今天就一更,大暴雨,高鐵晚點三個小時,又餓又困,今天太狼狽了,欠大家一更,改天補回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