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神游九天仙山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劍吟響徹之際,這片被黑暗覆蓋的天地猛地劇烈翻騰,而后出現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亮光頓時從縫隙中涌入。

  蘇奕視野恢復清晰,六識恢復。

  這一剎——

  他赫然看到,距離自己丈許之地的位置,裁縫右手揚起,正欲一掌朝自己這邊按下。

  可也是在這一剎,裁縫似受到刺激般,蒼老的面容驟然一變,當即收手,身影暴退。

  在裁縫原先佇足的地方,一圈無形的無上劍威如風暴般掃過,將虛空直接碾碎,塌陷出一個百丈范圍的空間溝壑!

  無疑,剛才若不是裁縫及時閃避,極可能就會遭受到那一道無上劍威的碾壓!

  而這樣一幕,也讓蘇奕暗驚。

  一是被裁縫那詭異的秘術驚到。

  二則是那一道突兀響徹的劍吟,竟然是在他御用九獄劍的力量打算出手時而引發!

  那天地間的黑暗夜幕徹底爆碎,天光大作,恢復如初。

  而在極遠處虛空,裁縫蒼老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罕見的驚疑,明滅不定。

  之前,他所施展的乃是“黑魘夢界”,完全由他的盜天法則演化而成,別說滅殺皇境人物,就是收拾一些尋常的界王境角色,也不費吹灰之力!

  可偏偏就在他打算對蘇奕下死手的時候,一縷無上劍威乍現,一舉破壞了這一切。

  并且,那一縷劍威的力量,令他都感到嚴重的威脅!

  “難道……是那把劍?不可能,觀主的人間劍早在很久以前,就鎮壓在漁夫那艘船上,也因此讓漁夫至今不曾脫困,無法重臨星空深處……”

  “可若非人間劍……為何那一縷劍威卻如此可怕?”

  裁縫眉頭緊鎖。

  他這一生,幾乎皆藏于幕后,行走于黑暗中,如若幕后黑手般,被星空深處的人們所忌憚和害怕。

  而他最不喜的,就是突然發生的變數!

  此時,遠處觀戰者皆驚。

  之前,在他們視野中,裁決和蘇奕所在的那片天地山河,倏爾間被黑暗籠罩,再看不到任何景象。

  那詭異的一幕,令所有人毛骨悚然。

  可僅僅轉瞬間,伴隨著一動劍吟響徹,那一片黑暗轟然爆碎,而后就看到了這樣一幕場景。

  直至看到蘇奕、青棠皆無恙時,錦葵他們和那些老古董皆長松了口氣。

  蘇奕沒有理會這些,他扭頭看向青棠。

  就見青棠雙手中,不知何時已托著一個古老的青銅劍匣,而青棠那張俏臉上,盡是難掩的激動和恍惚。

  似乎,心神受到巨大的震動。

  當蘇奕目光看過來,青棠如夢初醒般回過神,而后深呼吸一口氣,躬身將手中青銅劍匣呈上。

  “師尊,這就是弟子送您的最后一份驚喜,也只有您……才能夠開啟這一個劍匣。”

  青棠嗓音都在顫抖,明顯很激動,有些失控。

  咔嚓!

  還不等蘇奕出手,當那青銅劍匣呈現在身前,劍匣上覆蓋的一層神秘封印,就被一股可怕的無上劍威沖破。

  一口木劍掠出,滴溜溜繞著蘇奕旋轉飛舞,似歡喜雀躍。

  此劍古樸無華,呈灰青色,唯獨在劍柄處鐫刻著兩個蠅頭小字:

  “神游”!

  蘇奕抬手將此劍握在右掌間。

  頓時,一股說不出的熟悉感覺涌上心頭,如血脈交融,而神魂中,九獄劍劇烈晃動。

  其中一條鎖鏈嘩嘩作響,釋放出一股龐大厚重的道業力量。

  木劍驟然轟鳴,古樸無華的劍身之上,涌現出一股無上劍威。

  如若肆虐的風暴,席卷長空萬里,激蕩九天十地,籠罩萬古人間!

  天地劇顫,萬象黯然。

  所有人心生一種難以言說的震駭,呆滯在原地,就如目睹一樁不可思議的神跡發生。

  視野之中,仿佛到處都是白茫茫的劍意,一種凜凜劍威充盈在每一寸虛空,似無所不至,無遠弗屆。

  談不上威脅,談不上威脅,卻讓人感受到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渺小和卑微。

  一如井蛙望天,天何其之廣袤,而己身又何其之微末!

  “這……”

  彭祖、天夭魔皇他們這些老古董皆神色恍惚,徹底失態,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無知”。

  因為似這等劍威,太過至高和無量,以至于完全超出了他們能夠想象的范疇!

  “這是什么道劍!?”

  畫心齋小姐若兮身心皆顫,俏臉變幻。

  她來歷特殊,見識過諸多不可思議的神異事情,論見識的話,一些界王境存在都不如她。

  可此時,僅僅一道劍威而已,卻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惘然。

  那種滋味,根本難以用言語描摹,讓自己的認知都在此刻顯得匱乏和貧瘠!

  “神游九天仙山外,劍斷浮生萬古愁!”

  青棠輕聲呢喃,她那雋秀如畫的眉梢間,盡是激動、崇慕、歡喜、恍惚的神色。

  神游一劍,可斷萬古人間事!

  這把劍,或許不如人間劍的威名大,卻是最讓師尊鐘愛的一把劍,神游無矩,大逍遙、大自在!

  “觀主?”

  場中,響起裁縫凝重的低語聲。

  他蒼老的容顏上,眉頭緊鎖,古井不波的神色,已變得明滅不定。

  在他眼中,遠處的蘇奕,和之前徹底不一樣了,渾身透發出一股疏闊曠達的氣質,飄然若仙神!

  觀主?

  這一瞬,錦葵他們皆驚疑。

  他們同樣察覺到,師尊的氣息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明明立在那,卻給人一種立足九天云端,俯瞰萬古人間的超然之意!

  任何人看到,都憑生一種凡俗之輩仰望天上仙神的卑微之感。

  “觀主?”

  蘇奕深邃的眸中盡是平淡,輕語道:“今世……我已非我。”

  “當真?”

  裁縫眸光閃動。

  “試試不就知道了?”

  蘇奕一聲哂笑,袖袍飄蕩,手中木劍鏘然一聲劍鳴,相隔千丈之地,當空一斬。

  裁縫瞳孔驟然收縮。

  在他身后,一道黑暗天幕涌現,遮天蔽日,而在他身上,則倏爾多出一股凜凜天威,似化作這天地大道的化身。

  “御!”

  裁縫舌綻春雷,雙手之間倏爾衍化出無數黑色大道神芒,締結為一張大道光幕。

  似一方天塹橫擋于身前!

  盜天之幕!

  可隨著蘇奕這一劍斬下,天地間驟然裂開一道筆直裂痕,似被一劍劈開。

  劍氣所指,將那一道黑色天幕狠狠碾碎。

  砰!!!

  漫天光雨迸射。

  那遮天蔽日的黑暗天幕,就似被無堅不摧的光明沖垮,轟然消散在虛空之中。

  而裁縫的身影,則一個踉蹌,蹬蹬蹬倒退出九步。

  每一步落下,山河搖晃,萬象劇顫,而裁縫的臉色也隨之變幻一次。

  直至站穩時,裁縫干瘦的胸膛急劇起伏,渾身都在微微顫抖,而后發出劇烈的咳嗽,唇角無聲息地淌出一縷鮮血。

  全場震撼。

  之前的裁縫,何等可怕?簡直如無法撼動的無上主宰,打壓得青棠女皇毫無招架之力。

  可此時,面對手執木劍的蘇奕,裁縫卻在一劍之下被撼退、唇中淌血!!

  “我明白了,或許你還不是觀主,但你所動用的,卻是觀主所留的力量。”

  裁縫眸光閃爍,聲音沙啞道,“可惜,也僅僅只是觀主所留的力量而已,怕是根本撐不了多久。”

  “殺你,綽綽有余。”

  蘇奕屈指一彈木劍,縱身上前。

  劍鳴鏘鏘,劍意煌煌。

  天上地下,一股無上劍威在蔓延。

  裁縫一身道行全力運轉,右手一拋,祭出一柄纖細的黑色飛梭。

  飛梭在虛空掠起,牽引一股沛然莫御的凜凜天威,無盡黑暗隨之轟然垂落,淹沒這片天地。

  盜魘織夢術!

  遠處觀戰者心神一顫,如墜入無盡黑暗中,神魂無處安放,憑生絕望恐懼之意。

  就如被天地驅逐,永世墮落!

  這是裁縫至強的大道手段,竊取天機,縫制出一方夢魘之界,可輕易剝奪對手的神魂、記憶、乃至于性命!

  在星空深處,此術更被視作最禁忌的七大秘術之一,就是界王境巨頭,也談而色變,忌憚無比。

  無疑,裁縫意識到危險,毫無保留出手了。

  可僅僅一剎,蘇奕那淡然的聲音響起:

  “老裁縫,當你從幕后走出,暴露出自身,你已經失去最大的優勢。”

  聲音回蕩時,無匹的劍意激蕩擴散。

  萬象崩潰,黑暗四分五裂。

  眾人皆如同從那無盡墮落般的夢魘中驚醒。

  而在視野中,就看到一片茫茫劍氣在天地間席卷。

  就看到裁縫的身影,如若一葉小舟,置身茫茫劍氣,被沖擊得搖搖晃晃,不斷負傷。

  那干瘦的身影上,剎那間就多出無數血淋淋的劍痕,血肉飛濺,白骨隱現!

  眾人皆震駭無言。

  可裁縫卻似渾不知痛苦,神色冰冷淡漠,全力催動手中的黑色飛梭。

  “開!”

  他舌綻春雷,試圖從那茫茫劍氣的圍困中殺出。

  可一柄木劍當空鎮壓而至。

  鐺!!!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黑色飛梭四分五裂,碎屑迸射。

  緊跟著,裁縫周身的防御力量爆碎,他整個人被這一劍砸得頭破血流,從虛空中摔落大地。

  砰!!

  大地都被砸出一個大坑,石屑煙塵四散。

  而大坑底部,裁縫渾身抽搐,渾身是血。

  慘不忍睹!

  ps:諸君,金魚真不是不加更,是在北京參加培訓,只有每天晚上熬夜碼字,好幾次都差點斷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