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盜天法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遠處的裁縫身影微微一晃,眼瞳驟然收縮。

  旋即,他感嘆道:“好一個蘇玄鈞,以玄幽境那點道行,便能抵擋我的‘盜魘之瞳’,著實厲害!”

  他話鋒一轉,皺紋密布的臉龐上浮現一絲諱莫如深的意味,“就是不知道,你如今可曾覺醒前世的記憶?”

  一番話,讓在場所有人心驚肉跳!

  無疑,這位來自星空深處最危險的巨頭級人物,之前曾對玄鈞劍主動手,但卻無功而返!

  更讓人驚疑的是,裁縫話中的意思,什么叫覺醒前世記憶?

  而還不等蘇奕進行答復,青棠俏臉一寒,道:“老王八,你這是找死!”

  她身影憑空一閃,出現在裁縫身前,晶瑩雪白的右手握拳,如劍鋒般驟然砸出。

  那片天地驟然塌陷,空間爆碎。

  一拳之威,似要鑿破天地山河!

  卻見裁縫神色不動,拂袖之間,一掌按出。

  砰!!!

  青棠這一拳直接被化解,恐怖的毀滅洪流激蕩擴散,附近山河頓時如紙糊般傾塌,大地都猛地塌陷一大截。

  而青棠的身影,則倒退出數十丈之地。

  她衣袍飄蕩,站穩身影時,除了一身氣機翻騰之外,并未負傷。

  這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裁縫的威勢何等可怕,僅僅憑虛立著,就讓彭祖那些老古董都感到心悸和不安。

  可青棠卻在和裁縫的硬撼中,不曾負傷!

  那等戰力,無疑都已超出皇道三大境的范疇!

  裁縫那蒼老的臉龐上罕見地浮現一絲訝色,“有點意思,看來你師尊當初已經把一身衣缽全傳授給了你。”

  這番話,讓許多人琢磨出不一樣的味道。

  畢竟,人們都已經清楚青棠來自星空深處,而裁縫所說的青棠的師尊,極可能并非是蘇奕,而是另有其人!

  唯有蘇奕自己清楚,裁縫說的是自己的前世之一,人間觀觀主!

  也是這時候,蘇奕終于知道,青棠和觀主是師徒關系!

  “可惜,你終究不是你師尊,哪怕你早已準備諸般手段來應對我,依舊免不了必輸的下場。”

  裁縫微微搖頭。

  “一具大道分身而已,可別把自己看得太高。”

  青棠邁步虛空,周身劍意通天徹地。

  她腳下驟然發力,虛空轟然塌陷,而她整個人直似一道迅疾的神虹,揮拳殺向裁縫。

  “若你師尊說這番話,我還在意三分,至于你……還遠不夠資格!”

  裁縫那慢吞吞的聲音還在回蕩,他枯瘦的身影驀地幻化出一片幽冷黑暗的道光,揮掌斬出。

  喀嚓!

  一掌而已,卻似凜凜天刀,劈碎青棠那一拳充斥的無匹劍芒。

  青棠冷哼,翻掌下按。

  漫天劍氣如天河瀑布般驟然垂落!

  裁縫同樣不閃不避,與之硬撼。

  剎那間,兩者已交手上百次,快得不可思議,那片天穹直似崩潰,陷入莫大的動蕩中。

  真正的天崩地陷!

  那每一次爭鋒,就如兩尊神祇在近身搏殺,隨便的一擊,動輒都可以焚天滅地,壓碎山河萬象。

  極遠處那些皇境之下的修道者,早已嚇得肝膽欲裂,當即再次朝更遠處奔逃而去。

  而留在場中的那些老古董,也一個個軀體發寒,如墜冰窟。

  這等層次的對決,遠超他們的預估和想象!

  他們心中徹底判斷出,無論是那來自星空深處的裁縫,還是青棠,所掌握的力量早已超出皇道層次!

  “這就是被視作星空中最危險的巨頭之一的威能嗎?僅僅一道分身,就已經恐怖到讓人無法揣度……”

  岳垠妖祖身心顫抖,語氣有些低沉和苦澀。

  在大荒,比皇道更高的道途早已斷絕,哪怕如他這般的皇極境老古董才情再驚艷,底蘊再雄厚,都只能止步于此境!

  可在星空深處,卻有著比皇境更高的道途,有著像裁縫這等被視作最危險的巨頭之一的存在!

  兩相對比,哪個老古董能不感到黯然和失落?

  “諸位不必為此氣餒,論才情、天賦、底蘊,我輩皆根本不遜色于星空深處的任何人,所欠缺的,無非是一條通往更高處的登天之路!”

  天夭魔皇輕語,“而今,我們已經親眼看到了這一條登天之路是何等強大,假以時日,我輩自可打破樊籬,扶搖而上!”

  她早已從蘇奕那獲知踏上更高道途的奧秘,并已付諸行動,自然不會為之沮喪,反倒充滿了期待和憧憬。

  “不錯,我輩所欠缺的,無非是一個機會。”

  彭祖微微頷首,“況且,依我看來,似那裁縫這等層次的大人物,擱在星空深處也已是最頂級的巨頭,遠不是尋常角色,我們大可不必為此妄自菲薄,黯然神傷。”

  他們交談時,蘇奕目光一直盯著遠處的戰斗。

  裁縫已經下場,哪怕是一具分身,其掌握的力量也已超乎想象的恐怖,甚至要比漁夫的大道分身更難纏!

  也無怪乎當初觀主曾提醒,要自己小心此人,至于漁夫和畫師,反倒不被觀主放在眼中。

  都不是這兩位星空教主級的大能不夠強大,而是相比裁縫的危險,要遜色一些。

  同樣,青棠展露出的實力,也遠超蘇奕的預判,感到意外。

  但很快,蘇奕眉頭就皺起。

  青棠正在被壓制!

  裁縫的手段,直似能竊取天機,料敵于先,且他在戰斗時,穩打穩扎,無懈可擊。

  根本就不給青棠任何喘息的機會,也不曾留下任何破綻。

  在這等攻勢之下,青棠每一次的進攻,皆被裁縫死死壓制住!

  猛地,青棠祭出一口道劍,威勢猛地強盛一截。

  無疑,她正自全力以赴,試圖扭轉頹勢。

  裁縫卻微微搖頭,蒼老的面容古井不波,道:“沒用的,你手中那些底牌和力量,于我眼中,皆談不上威脅。”

  聲音還在回蕩,他掌指捏印。

  直似主宰將天幕收攏,覆蓋于掌印之上!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這天、這地、這世間一切大道力量,皆盡數融于裁縫的掌印之中。

  盜天印!

  裁縫所掌握的至高秘術,盜竊天地規則的玄機,換來天地為我所用,大道為我所融。

  仿似天地主宰,駕馭大道,掌控生死!

  隨著裁縫掌印拍出。

  鐺!!!

  青棠斬出的道劍驟然爆發出刺耳的劇烈哀鳴,那恐怖的沖擊力,震得青棠身影一個踉蹌,唇中咳血。

  那清麗無匹的絕世容顏,都泛起蒼白之色。

  場中震撼。

  那些老古董皆不禁替青棠捏了一把汗,心神顫抖不已。

  此刻的裁縫太強了!

  只遠遠看著,就讓他們無不有一種窒息、絕望的驚懼之感,一顆道心都遭受到嚴重沖擊!

  可以想象,正面和裁縫爭鋒的青棠,又承受著何等恐怖的危險和壓力!

  “青棠她……”

  錦葵、王雀他們的心都猛地揪起來,空前緊張。

  相比那來歷神秘恐怖的裁縫,他們自然是站在青棠這邊的,眼下見到她負傷,誰能不為之擔憂?

  蘇奕神色淡然如舊,唯有那深邃的眸子深處,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冽光澤。

  當青棠負傷那一瞬,他內心深處也似被刺痛,一股說不出的殺機抑制不住地涌上來。

  大戰還在進行。

  只不過,縱使祭出道劍之后,面對那極端恐怖的裁縫時,青棠依舊是節節敗退,快要支撐不住。

  她原本挽起的長發都披散下來,純黑如夜的裙裳染讓點點觸目驚心的鮮紅血水。

  那張清美如畫的俏臉也是愈發蒼白!

  可她不曾退卻,雋秀深邃的明眸凌厲如劍,殺機如沸,眉梢眼角之間,盡是一種極致的平靜和決然。

  可在外人眼中,青棠此刻的處境無疑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青棠,若你現在認輸,我或許會大發慈悲,去求一求裁縫大人,饒恕你一命。”

  遠處,畫心齋小姐若兮露出恬淡自若的笑容,“當然,前提是你自己去把蘇玄鈞擒下,作為投名狀。”

  那言辭有戲謔、也有憐憫和諷刺。

  錦葵他們的臉色皆又是擔憂又是憤怒。

  “你再多說一句,我拼著性命不要,也把你斬在劍下。”

  青棠出聲,語氣淡漠冰冷。

  她看起來很狼狽,處境不妙。

  可當此話一出,卻讓畫心齋小姐若兮頓時色變,恬淡秀美的臉龐都變得陰沉許多。

  可最終,她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此刻的青棠,雖然已顯露出必敗的跡象,但若兮很確信,若青棠真要拼命,還真有可能拉她墊背!

  “在我面前耍橫,不免太過自不量力。”

  裁縫輕嘆。

  他掌指成印,猛地橫空一壓。

  砰!!

  青棠那一口本就遭受多次重擊的道劍,在這一擊之下轟然崩碎,碎屑迸射而開。

  她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般倒飛出去,俏臉蒼白如紙。

  身影還未站穩,那晶瑩剔透的肌膚上已出現一縷縷龜裂的血痕,剎那間就將那如墨般的黑色裙裳染成刺眼的血色!

  眾人皆震駭,無不為之變色。

  “不好!”

  錦葵他們心都懸在嗓子眼,焦急如焚。

  彭祖、天夭魔皇他們也都心中發寒,下意識將目光看向蘇奕。

  卻見蘇奕神色平淡如舊,似根本不曾因為青棠遭受重創而受影響。

  可沒人注意到,他那一雙攏在袖袍內的雙手,在這一刻悄然攥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